串珠426:習近平根本不是江志成為首的江派的對手

簡述:記住我今天說的話,習近平和江志成比在中國影響力,如果在官方上說,今天習近平來開會江志成來開會,我告訴你,大多數人會去江志成那不會去習(近平)那。如果今天軍隊,說今天讓軍隊大家舉旗共反的時候,說現在你有倆選擇,你是跟江志成你是跟習,一定是跟江志成。這是很多中國人,很多人不懂的概念。
為啥你不懂呢,兄弟姐妹們?軍隊到今天習(近平)認為自己全拿了,你別忘你往回看軍隊參謀長,除了楊紹武之外,汪東興時代之外,所有中國軍方中央警衛我有些人名我不能說的,都是咱哥們,幾乎百分之百都是江家的。陳炳德只有生活中從小到大隻有一個人把他肚子踹上了五個大腳印子,郭文貴踹的,你可以問問去,所有人都知道。——郭文貴2021年10月3日

封面:我覺得習(近平)被做掉的可能性大於一切,就江志成和曾(慶紅)和王岐山和孟建柱做掉習(近平)的可能性要大於一切。郭文貴2021年10月3日

2021年10月3日七哥直播: 習近平拿下傅政華符合他的政治利益

2021年10月3日 現在大家可以去看一看啊,世界上——大家今天聽重要我要你們學一學,對你們每一個人都有用,所有的全世界的錢,大多數是控制權才是你的錢的權利。比如說這個錢在塞舌爾,塞舌爾的控制權,我用塞舌爾成立了叫塞舌爾大衛公司,我控制了一個荷蘭的家族基金。記住啊,所有家族的信託基金最牛的地方是荷蘭,就叫Family Trust Foundation是最好的,你看到全世界洗錢最牛的,藏錢最多的就是荷蘭的信託基金,不玩到荷蘭的級別就不不是玩的最高級別的。
荷蘭下面是哪呢?大家記住啊,才是瑞士。瑞士下面是哪呢?才去什麼馬爾代夫啊,塞舌爾啊,還有什麼3ks啊,BVI啊,巴哈馬啊,這種地方。所有在中東藏得錢,所有在塞舌爾藏得錢,本質不同,大衛兄弟問的非常好,塞舌爾都是最終持有者,它怎麼會持有者呢?
比如說像江志成,你們要記住啊,現在你看到所有的孫力軍、馬雲、趙薇、還有黃什麼龍她老公,還有一個就是現在的楊潔篪、還有王毅、還有這個程國華、包括倪堅、王岐山、周亮,包括康典,所有這些人的大佬,最終的受益人都是江志成。
這樣說一點兒,記住我今天說的話,習近平和江志成比在中國影響力,如果在官方上說,今天習近平來開會江志成來開會,我告訴你,大多數人會去江志成那不會去習(近平)那。如果今天軍隊,說今天讓軍隊大家舉旗共反的時候,說現在你有倆選擇,你是跟江志成你是跟習,一定是跟江志成。這是很多中國人,很多人不懂的概念。
為啥你不懂呢,兄弟姐妹們?軍隊到今天習(近平)認為自己全拿了,你別忘你往回看軍隊參謀長,除了楊紹武之外,汪東興時代之外,所有中國軍方中央警衛我有些人名我不能說的,都是咱哥們,幾乎百分之百都是江家的。陳炳德只有生活中從小到大隻有一個人把他肚子踹上了五個大腳印子,郭文貴踹的,你可以問問去,所有人都知道。
我上天安門城樓,這小子陳炳德到處查我,說為什麼郭文貴能上天安門城樓啊,他是什麼來的?六十年大慶,我可以告訴你們,你不懂得江,所有孫力軍、馬雲、趙薇,所有這些人,包括恆大的一少半,今天的郭寶昌他親爹就是江志成。所有今天的科興疫苗都是江志成的,百度、抖音、嘀嘀打車、zoom,後邊全都是江志成的。
只有華為、ZTE、還有稀土是習(近平)家的,只有這幾樣是他的。火葬場、養老保險王岐山家的,金融機構王岐山和朱家的和江家的,人家江家唯一的,江綿恆換了四次腎了,是吧,心臟又換一次了,聽說心臟也換了一次了,聽說換了心臟了,都是新疆人的心臟、新疆人的腎,好好的,但隨時“嘎奔兒”。
然後江綿康在三部出來的,沒什麼能力,江家的姐妹裡面沒幾個能人。然後剩一個養子叫王恆,就是王野,原來中興的副總裁,就是江澤民王冶平的親侄女,這是第三個兒子。江家的傳播人是誰啊,就是江志成,就是王野。就這幾個人,那你現在人家江家把真正的軍事權力,海外藏錢密碼,海外關係都給了他。你問馬雲,馬雲所有的問題就是因為孫力軍案,牽扯到了馬雲,但是馬雲只能說孫力軍,說孟建柱,他不可能說到王岐山,也不可能說到江志成。
那江志成的錢在哪來的?兄弟姐妹們你們知道嗎,你們查查去,江志成的整個博系統,咱們叫G系列,人家叫博系列,什麼博裕啊,博興啊,博起啊,沒有叫勃起,哈哈,這有點胡扯了,是吧。這些博系列的控股公司在塞舌爾,在塞舌爾,哈哈,開玩笑,你把我整蒙了兄弟,在塞舌爾,他為啥在塞舌爾投資幾個公司?
他用這塞舌爾的公司去控制荷蘭的Family Trust,Banner Filter在塞舌爾的公司,為什麼?塞舌爾一共才三萬多人,實際上五萬人,所有人都被他拿下了,然後呢他又到中東科威特、卡塔爾,“咵”又拿下一部分。所以說這背後的,記住啊,那個控制密碼的手在哪裡,在塞舌爾,那中東的玩啥的呢?大家你看完全不一樣,他不是控股的公司了。
中東的控股公司沒什麼優勢,真正的黃金、鑽石還有所有的藏得大量的稀土,甚至中國的古董字畫,他只在兩個地方放,他不可能在任何地方放。不可能美國、不可能加拿大,他知道隨時可能給他幹掉。
中東他可以控制一個國家,你知道中東有多少軍事基地?誰能回答的了我?如果任何人能回答我中東有多少軍事基地包括美國CIA,我給他磕一個。
我跟CIA開會,沒有一個人能回答的上來的,我跟彭培奧國務卿問他,他都不清楚。我說你說的不對,我敢在直播說這話,這些軍事基地絕不受習(近平)控制。習(近平)覺得自己控制了,“一帶一路”所謂的安保公司,就搞得像美國黑水一樣,是吧,安保公司實際上劉彥平,劉彥平是曾(慶紅)家的人,劉彥平人家是上海人,這是為什麼剛才說你看曾慶紅家族還有曾偉,他玩哪了?曾慶紅曾偉玩澳大利亞新西蘭,你發現了嗎?所以這些澳大利亞新西蘭是曾(慶紅)家藏寶的地方。
江家是新加坡、塞舌爾、中東藏寶、藏控股權和Family Trust的地方,所以江家的所有Family Trust都在瑞士和荷蘭,他最後的控股人是塞舌爾和馬耳他,還有新加坡,大量的現金流動都在新加坡,然後通過嫁接過來的洗錢的,日本的像軟銀啊,是吧。所有軟銀的這些東西全都是江家的,什麼嘀嘀打車啊,這些什麼的,微信。
所有你看這個以後很可怕,中國老百姓這種無知不是一般的可憐,一個江志成絕對拿走了所有中國人。
記住啊,中國一年20萬億GDP,15萬億美元GDT,中國可改革開放30年了,你算過嗎飛飛?過去從2001年到現在中國總共GDP多少錢,你們知道嗎?現在查,從2001年到2020年中國GDP總額多少錢,查查,查查,你現在查。
你看剛剛又給我打電話,這個國內外交部這個姐妹又給我打電話了,又給我打電話了,不接了啊,你看又打過來了。你看到我直播呢嗎?小妹妹啊,不說你名字,只說程國平,不說你們領導!我這一說誰誰死你知道嗎?關鍵是太真了!

多少錢啊,2001到現在?不是李士祥,三票先生(戰友呢稱),是李家祥,航空管理局局長,江澤民的老婆的外甥女婿李家祥。李士祥這個北京常委判刑了,混蛋至極這個貨。
總共啊,總共啊,140萬億美元,140trillion再加上你GDP不都是你自己的,GDP完了以後你說一年下來中國就是說,你算算多少錢?你算算多少錢?中國人你知道,就像用電一樣,美國的牧場裡面的豬牛,一月用電65度到80度電。

然後,兩年前有個人給我吹牛,說:“習(近平)都在掌握之中,習(近平)都清楚……”給我說,在哈德遜河上在船上,國內的一個大佬。我看著他,我說:“我告訴你,我很驚訝!你這麼高的身份你認為習(近平)都知道”,我說:“不旦習(近平)現在不知道、過去不知道,他未來都不可能知道”。這個人是我最後一次跟他見面的對話,他以為他家裡是大官啥都懂得,我說為什麼不知道?
就像江澤民一樣,江澤民都到了啥時候了,美國的那個斯諾登跑到香港去了,跑到香港以後,中國共產黨找不著,然後從香港又到俄羅斯了,中國安全部才找著了,然後開會,江澤民說你為啥找不著呀?大罵:你TM的都幹什麼了!結果是許勇躍說:是你籤的呀。說當時香港迴歸把香港的所有的情報部門安全人員全撤回來。
“我說過這話嗎”?說你當時籤的文件呀。沒人敢頂他,只有許永躍敢頂他,“馬上給我派人過去!現在派人過去”!才開始,三千部隊跨過了香港。
董建華在一星期後發表了一個香港迴歸最大的一個錯誤是把香港的緝私情報部全部撤回,拒絕英國移交給香港的英國在香港的情報部門,記得吧大衛兄弟這段話,拒絕了英國移交輯私情報部門,說這是我們最大的失誤,結果斯諾登到現在找不著。
就證明有多可怕,江澤民竟然不知道香港沒有安全部情報部門工作。你以共產黨多牛X吶,習近平不知道!
……
你剛才弄的啥呀?飛飛你捯飭出來的,多少錢?
300年的飛飛:我現在還差19年、20年沒有,其它的,總的從2000年加到17年的話,我拿過來給大家看一下。
郭文貴先生:你還當會計,我超級懷疑你的執照是糊弄來的、買來的。
300年的飛飛:嘿嘿
郭文貴先生:旦願不是藍金黃弄來的,哈哈
300年的飛飛:哈哈哈……我看一下。
郭文貴先生:昨天我看完你直播以後,我發現……
青藤先生:數字加起來是從2001年到2020年,是差不多98萬億吧。
郭文貴先生:一百萬億,剛才我的有誤、我的有誤啊,一百萬億。
一百萬億就別說別的了,二十萬億、三十萬億,因為那有成本的嘛,GDP不都是你的是吧,十萬億。
剛才大衛兄弟問了一個馬舍爾(可能口誤:塞舌爾)怎麼弄?它是控股、最終控股公司享受,還有戰友千萬注意,昨天飛飛講的特別好,不是什麼資產,千萬記住有價證券和投資價值和資產價值完全不同的概念。就像海通,海通說自己有五千億資產,它五千億資產是給人管理的,它是股市值五千億。它管理多少資產呢?八萬億。
就像平安一樣,淨資產近十萬億人民幣,那是所有的保費存錢都算它的資產十萬億。它真正的市場價值多少錢呢?一萬多億。對吧,飛飛你有什麼要說的嗎?飛飛,你有什麼要說的飛飛?
300年的飛飛:沒有,沒找到數據有點難為情。
郭文貴先生:昨天飛飛講的非常好。今天大衛問的也很好,大家也有常識判斷了。
那麼,江志成在海外控制的錢和現金是兩回事,如果整個海外現金加在一起,就是現金,不能算有價證券的都換成現,得在海外,我們未來能追回來大概在四萬-五萬億。他們在海外的控制的資產大概在二十萬億美元,大家一定搞清楚啊,他不是銀行裡的金磚、金條、鑽石,大概在二十萬億,江志成最起碼佔一半。
江志成絕對是想當太上皇的,你們可千萬別忘了。王立科、裴文俊,包括現在的傅政華,傅政華跟著習(近平),但是絕對骨子裡是相信江家代言人是江志成的。然後孫力軍、孟建柱、王歧山、像康典、像周亮,曾慶紅、曾偉全家100%是認可江志成的,是祖傳扶植江志成的。
江志成是絕對是跟江、還有和曾(慶紅)和王歧山都認可,習(近平)只能幹五年滾蛋,然後下一個人是他來選的,這絕對是他想的。要不然你怎麼想想中國你給我說吧,所有最掙錢的微信、騰訊、滴滴打車、馬雲、螞蟻金服、平安、上海銀行、上海九市、興業銀行、幾大地產商,哪個不是江志成控股,你給我找一個出來。
所以說習(近平)最大的敵人是誰呀?是王歧山、是江志成、是曾慶紅,孟建柱、孫力軍是在這要弄死習(近平)的!你看看孟建柱跟我的對話當中有啥話,你看看傅政華對話,傅政華說未來二十年是我的,你記得孫力軍跟我說什麼了嗎?吳徵跟我通話說什麼了嗎?吳徵說:“習主席很偉大呀,這是我們民族復興啊,我們要幫助習主席啊,他必須要成為拯救中國拯救國家,成為世界超級大國的最關鍵啊,這是我們中國的福份啊"。你顛倒過來講是什麼,他是我可控的、我可用的、要實現我想法的人。
連吳徵都這樣說了,你想吳徵給班農吹牛X:彭麗緩每星期得給我老婆楊瀾打電話,通上兩三個小時,精神治癒,而且講的都是一些習近平性無能的事,然後習近平每週要給我打電話通兩三個小時,說說彭麗緩多麼讓他不高興、說說中國的政治讓他多麼的沮喪,向我請教國際知識。這是吳徵、楊瀾給班農說的,班農還在白宮的時候說的,當時說服班農要遣返郭文貴的時候。
你以為中國共產黨政治就這麼高級嗎?你以為習近平習一神真的是神了嗎?你以為習就真的知道這個世界真相嗎?就像江澤民,斯諾登都跑到俄羅斯了,找不到斯諾登才發現香港竟沒有情報人員。你以為他了解這個世界嗎?
但凡跟中南坑跟共產黨高官打過交道的,就是一幫騙子、一幫Low極的騙子、一幫黑社會、一幫不要臉的貪吃貪婪的豬一樣的東西,沒信仰的官一定是壞到極點的人、Low到極點的,沒信仰、沒有人民、真的沒有人民沒有天下,更不會以人為本。這就你能看到整個中國人的悲劇,十四億人被這幫流氓下三濫的給騙著。
現在大老闆是誰呀?曾(慶紅)、江志成、習(近平)三角對立,王歧山也能算是稍後的人物。你想想曾(慶紅)家有多少錢,誰說過瀋陽的盛京銀行?誰說過?七哥第一個說的!盛京銀行最早是誰呀?戴永革!東北黑社會流氓,叫東北底下組織部部長。大衛知道,東北大乎悠,是吧。戴永革還想把裕達給吞下呢。
曾慶紅的馬仔,曾偉的馬仔,曾偉不就倆馬仔嗎?戴永革、肖建華,對不對呀。你抓了肖建華你敢動人家江志成嗎?你敢動曾(慶紅)家嗎?你敢動戴永革嗎?你不敢動。戴永革還活得好好的呢,是不是,協和地產、仁和地產。
盛京的大老闆是誰呀?是戴永革叫了許家印,當時盛京的第二大股東是我們方正、是你七哥,知道了嗎!
盛京我太清楚了,然後盛京又成了所謂許家印的,許家印現在能把習(近平)給玩死。你想,許家印能讓共產黨現在跪下來幫他擦屁股,你覺的共產黨真的偉大嗎?
美國這個國家的腐敗,叫華爾街給駕馭的,就像被什麼人給強姦,就像被個小癟三強姦,這邊屁股上打著嗎啡強奸著美國年輕的侍女,然後美國人說他偉大。扭頭一看就是一個打著嗎啡的混蛋玩意。共產黨是一個假老虎、紙老虎、流氓下三濫!
什麼恆大?什麼8.5萬億的地方債務,他們根本沒有搞清楚地方債務和關於——你看所有的人都在報道地方債務,七哥最早2017年說地方債務。我告訴你,地方債務恰恰不是共產黨軟肋,共產黨的軟肋就是房地產和金融。他根本沒搞明白,外國人你看看騙、忽悠,被共產黨嚇成這種德行,幫著他們奴役我們中國人民。但凡你瞭解共產黨這幫流氓嘴臉,你就不會被他忽悠。
所以說兄弟,今天你看到這些資產在海外的時候,我們要追回的資產,就是要找到這些國家控制江志成的最終持股結構的最終公司,證明他非法性,把這些東西歸還給人民。還有一個把他控股持有的資產變現還給中國人民。
還有海外一些黑的帳戶的錢,像王歧山抓週永康所有的案子,石油系的在瑞士銀行一個帳號就是幾十億美元,王歧山直接就改成自己名字了,改成孫瑤了,哇塞!這小子膽子太大了,直接改成孫瑤了。而且這個事聽說是習(近平)親自批示哈到瑞士銀行挨個談查,一個是銀行說沒有,你知道為啥呀?這就是習(近平)可憐的地方,江志成牛的地方。
孫瑤用的是多層機構結構,他當然不用孫瑤持股了,是吧。就是這個共產黨習近平搞不定,你覺的他能怎樣著。他就嚇唬美國、嚇唬臺灣有本事,他別的沒本事。
郭文貴先生:所以說,現在鹿死誰手真不一定,真不一定。現在很有可能,我覺得習(近平)被做掉的可能性大於一切,就江志成和曾(慶紅)和王岐山和孟建柱做掉習(近平)的可能性要大於一切。
而且,不會像你看到什麼上街運動什麼,不是的,你就是突然間,“嘎嘣”一下就完了,很有可能,而且就在2025年以前,一定會發生。好,謝謝。繼續,咱今天照著七八個小時來吧。
300年的飛飛:(笑)哈哈……這個我……

  • 3:48:48恆大是習(近平)家的,所以非滅它不可;共產黨就是海外勢力,就是國際共產主義,過去被蘇聯控制,現在被俄羅斯控制;
    大衛先生:飛飛我回應一下七哥。(飛飛:好)Sorry,我打斷了啊。七哥我回應一下,就剛才您說到這個內部鬥爭啊,就您剛才提到的這幾個家族,我跟您分享一個有意思的事啊,就關於恆大的。我們看資料的時候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國內媒體報道恆大呢,《財新》專門報恆大的那個有幸災樂禍的味道。
    比如說,恆大的高管是如何控股的,恆大的高管如何消費的,恆大怎麼倒下的。大家注意他這個邏輯,他就是什麼呢?看熱鬧。然後讓老百姓,給人一種感覺,我《財新》我能爆料,然後又是王健腳疼死,又是這一套。
    然後我特意看了一下其它的財經板塊,還真沒有《財新》那種好像能挖出東西的口吻。就這個結點上,我看出一點,就他這個不同的心態對待這個事件,一面是想就定點穩持二十大之前的這個心態;一面是唯恐天下不亂,爆死你才好,那種感覺。《財新》有這個風向,我剛才看了連續幾篇,跟您分享一下。謝謝
    郭文貴先生:大衛兄弟你這個是非常非常……看得很細的,《財新》100%是王岐山的人,也是江志成的人、吳徵的人,這是肯定的。這是江派的100%瘋狗啊。而且她愛李友、愛王岐山愛到了發瘋的程度。就胡舒立生活中那個樣子,你想想,能把李友給送緊急醫院去——給玩到,這麼大歲數一個女人,她這咋玩的,你想想?是不是?
    七哥也經歷過風風雨雨,夜店裡也混過,是喲,我都很難想象。我問過李友,她怎麼把你弄到醫院去了,李友說:“你不知道啊,我這點老骨頭,讓她給我折騰散了,還給我看著日本的片讓我學,又捆又抓的,整得我啊哪兒都疼,哪兒都疼,又咬又啃的。”所以這個胡舒立王八蛋是個變態,但她真的崇拜,她就崇拜男人的那種變態的女人,崇拜王岐山,崇拜李友。
    怪了門了,所以說她絕對她看不起習(近平)。就當初習(近平)當個奧運會主任,她就私下裡跟李友、跟我們說“習(近平)個傻貨”,她說彭麗媛天天怎麼著怎麼著,就說她罵彭麗媛往死了罵,她老看不起彭麗媛了。你知道這個對彭麗媛很看不起的人是誰啊,真的是楊潔箎,真的就是楊潔箎和像胡舒立這號他們幾個。還有那個誰,公安部那個什麼“李”什麼“生”?被抓起來那個副部長——李東生,也看不起彭麗媛,就往死了罵,你知道嗎?
    所以這個胡舒立這時候出來很有意思的,因為恆大就是遠平支持起來的。你知道當時車峰出事前啊,車峰有一次晚上給我打電話,他說:“這個馬雲啊,回去讓我簽署……”我給你們講過好多次這個“說籤這個幾千億的合同”。我說:“你千萬別去,去了就回不來了”。“哎呀,他說,你看看,我最近還和周亮他要跟我見個面。周亮說:‘你回來啊,你這個好好聊聊,聊聊遠平的事,我跟你聊聊遠平的事’”。哇噻,周亮那時候都在蒐集遠平……找車峰。現在車峰在裡邊關著,你們可以去問去,專案組,是吧。
    想蒐集遠平的料,那是周亮啊。胡舒立那一提習遠平,哎喲那就提彭麗媛、提習(近平),那就往死了罵,爆整個習(近平)家的料,就是當年的布隆伯格,就是胡舒立跟《華爾街日報》一起幹的,就是那個傅才德乾的。
    傅才德就在我這作吃飯,原話他說:“所有的東西都是胡舒立在香港安排見什麼叫安娜這女的,見習(近平)家的料全都是”。你可以看得出來,習(近平)抓了王岐山的哥們任志強,抓了董祕書長,董雷(注:應為董宏),但是他就不敢抓胡舒立。
    你看到沒有他就不敢抓。雖然被無數次帶走問話,她就是看不起……現在頭兩天你看到她罵習(近平),習豬頭,而且胡舒立深信不疑:王歧山是中國最好的領導人;胡舒立深信不疑:江家才能領導中國走向美好的未來。所以說這個你看得很對啊,恆大是習(近平)家的人,所以非滅他不可。看得很準,謝謝。

2021年10月13日 郭文貴先生:當時馬雲最牛的一句話:老子做生意不為了錢。但是你覺得現在馬雲他是不是為了錢?馬雲到了香港,馬雲到了香港的活動證明了——是不為了錢,我為的是權,我為的是權力。馬雲在香港所有見的面、布的局都是為未來的權力,在全世界顛覆習近平,要樹立所謂的上海江家江志成、王岐山和他朱鎔基這樣的啊,馬雲這樣的政府。很多人以為是不是馬雲上去當中國總書記?江澤民,江志成上去中國就很好,習死了,這些人是不是比他更好?
我可以告訴你,你看到了馬雲和孫力軍、傅政華、孟建柱怎麼對待中國人的和對待中國警察的,過去的十年,你就知道他上來以後,他比習近平壞一萬倍都不止。你想想馬雲說過的話,“我不為錢而活著,我不為錢做生意”。現在證明了,你是不為錢,你跟孫力軍啊,他所有的原因就是孫力軍案和江志成案開始的,就是為了權力嘛。那獲得了權力以後你想幹什麼啊?你就是搞壟斷嘛。壟斷的馬雲,還有朱雲來、江志成、孫力軍是給誰呀?給美國歐洲的光明會、共濟會,他就給這些力量,他一定不會給中國人民的。你見馬雲做過幾回慈善事業啊?馬雲是國際共濟會的最重要的成員吶,你們知道嗎?他就是光明會最重要的成員。他和王岐山,那是一會之友啊,這不是開玩笑的。

  • 1:08:45馬雲、吳徵、胡舒立信心滿滿王岐山最後一定出手,王岐山過去拿著幾萬億行賄全世界法律界、律師界、所有的基金。
    郭文貴先生:所以現在你看看馬雲呆在香港,現在開始全面佈局。我告訴你,現在對咱們爆料革命是好事,這兩撥人誰死了,對咱都是好事,是吧,你們使勁掐。現在在香港,所有的馬雲接觸的人都知道,馬雲信心滿滿,吳徵信心滿滿,胡舒立信心滿滿,覺得王岐山最後一定出手。你看胡舒立發出的東西嗎——一定出手。那麼我告訴你,這些人出手還有個很重要的問題,別忘了所有的這些大律師事務所在中國賺錢,賺錢最多是誰啊?
    王岐山在銀行,當年管著銀行,建行上市、農行上市。這個UBS進中國,UBS黑掉郭文貴。UBS這個銀行一定是個最大的腐敗銀行。咱們一定把他幹滅他啊。UBS怎麼進的中國,就是因為黑掉了我幾十億美元嘛。王岐山是吧。UBS 、還有郵儲銀行上市,上海銀行所有的業務代理,沒有王岐山點頭不可能,沒有周亮不可能。這些律師事務所賺錢吧?投行賺錢吧?代理機構基金賺錢吧。你習近平再活100回,你也沒有王岐山過去拿著幾萬億行賄全世界法律界、律師界、還有涉及到西方的法官和檢察官,然後所有的基金。

2021年10月13日 習近平的噩夢與恐懼將來自於其家人。江志成、馬雲、王岐山、吳徵、孟建柱、周亮等人已經完成對滅掉習近平家人的佈局。郭先生:

2021年10月20日 文貴直播習近平得知馬雲、江志成等人要除掉他,所以他絕對不會對這些人手軟

2021年10月22日 ● 01:06:37江派是要幹掉習的,盯著習家的一舉一動,習要達到目的一定會瞞天過海閉關鎖國
郭文貴先生:說到這的時候我再跟你講,吳徵,你知道為啥大衛兄弟是好兄弟嗎?當年,4年前,2017年吳徵帶著中國一票公安人員去倫敦,坐的車就是咱們大衛兄弟開的車,大衛兄弟在車上把他所有的全程的錄話(注:疑為口誤,應是對話)都給他錄下來了,當時發給了我。我第一次爆料,爆大衛的料,你說大衛是不是兄弟?所以很多人來跟我說大衛有問題的時候,你們不知道大衛和七哥之間的關係。
吳徵那個時候去到的那些(地方),帶著那些公安訪問英國你知道是幹什麼嗎?吳徵當時其中的人就是有王立科手下和王立科他們,而且到現在習都不知道。當時調查習的姐姐的孩子叫吳拉菲,口天吳,拉菲就是拉菲酒的拉菲,是他姐的一個兒子,吳拉菲的姐姐我名(字)先不說,嫁給了英國人,吳徵就讓人調查他們,到現在習都不知道。
那個時候咱就知道,江派要幹掉習的,對江家所有的事情、江家的一舉一動都要盯著他(注:疑為口誤,應為習家)。而且就在那個時候,我們就開始瞭解他們想幹什麼。
那麼反過來說了,今天的習大部分都在否定鄧的路線的時候,一定會閉關鎖國,他不閉關鎖國他無法實現這(目的),這是個(手法),政治上就是瞞天過海,你瞞天才能過海,你不瞞天你怎麼過海呀?過海是政治目的,但他一定是瞞天,一定是要把這個政治問題,他一定閉關鎖國。
同時,他不閉關鎖國,江家這些人在海外的資產和安全是沒有辦法……還有這些中國的1%的人擁有90%的財富,怎麼可能你不閉關鎖國,怎麼達到自己的目的呢?所以答案是肯定的,你說的都是對的,一定會。
● 01:08:50上海幫擁有了香港的90%
郭文貴先生:更重要的是你要看到兩個條件,就是江家,你看今天所有的習弄的江派的這些大佬、私人企業家幾乎(百分之)90以上都是江浙人,江派的。
上海幫擁有了香港的90%,這點你們不懷疑吧?在上海,講上海話的,用董建華的話:“上海話上海話,上海人上海人”(注:學上海口音說話)。董建華、樑振英、林鄭月娥,所有香港的幾個,現在那幾個律政司司長,前律政司司長、現律政司司長、前警察頭兒、現警察頭兒,哪個不是上海幫?你見有山西幫嗎?廣東幫還有存在的嗎?人家李嘉誠是廣東人,但李嘉誠本質、人家老婆家全是上海幫。
你給我講講郭家,兩個郭家,幾大家族哪個不是上海幫?(包括)恆生家族,哪個不是上海幫?香港沒有廣東幫,香港的粵語不是最主語,香港的主語是上海語——上海話,上海人,你想想在整個香港什麼情況?那習為什麼要幹掉香港?
反過來又說了,臺灣被“藍金黃”的人是誰“藍金黃”的?不是習,他沒這個腦子他沒這個智慧,是人家楊潔篪,是人家中紀委十八局和十一局、十三局。所有這江家的軍隊,包括當時的總政聯絡部,包括統戰部,那全都是江派,在賣臺賊裡邊(百分之)90以上那全都是江派的。
那你去想想,習你有啥跟人家折騰的?你想拿回臺灣,你想拿回香港,沒有一個香港臺灣的就是跟江家合作的(人物)不等著習出事的。
01:10:48共產黨體制內無勇士無行動者,總幻想別人做掉習,王、孟、江家、鄧家皆如此;六中全會開完到二十大期間是習最危的時候,會發生牆角效應
郭文貴先生:這就像昨天和前天,我跟上海的這些人聯繫,包括這些馬雲的哥們兒,他說:“七哥,我們現在最大的希望:1,你能成功;2,誰把習給做掉”。
所有人的希望,大家你就看著,中國過去70年人的幻想,就像有人幻想川普替我們滅共,同時現在黨內人幻想習被做掉。大家你別忘了這事,文耀,這很天真吶,要不然中國沒有這些事,就沒有文化大革命,就沒有一次次的中國這70年的運動成功,也不會有六四(事件),這就是今天我剛才對我們臺灣的管家說了句話:“中國無男人”。
吳徵這號的人能橫行官場,過去70年能到今天,還有今天所有的人,包括臺灣,都期待著你根本就不可能發生的所謂的川普滅共,所謂的有人做掉習近平。就像馬雲、虞鋒、董文標、馬化騰、馬明哲,都等待著馬明哲把他幹掉(或者)馬雲把他幹掉,互相期待。
最後大家知道,中國所謂的曾國藩的哲學心理——中庸之策,給自己的懦弱找來了藉口,給自己的天真找來了藉口。什麼各掃門前雪,什麼自己不要當出頭的椽子,什麼這事總有人做,都是懦弱的藉口。
在西方沒有這種哲學,在西方沒有了這些東西才有了變革,總有比你快出手的,所以你總是想用行動證明比別人快,這才是西方的劍客精神,整個的基督精神,整個西方的勇士精神、騎士精神,才有了西方今天的文明。
縱觀中國十幾億人口,除了包小二兒小三兒的,除了中國所謂的中庸哲學,除了罵中國女人不行(之外),沒有勇士!沒有行動者!都在等待著把習做掉的突然事件發生,包括王岐山,包括孟建柱。
你想想,當年王立科跟那吳徵這些人在一起到英國去,是我大衛兄弟的車上,開車。我今天我說這個你們不用證明吧?你可以找大衛來直播,我從來沒說過啊,對不起了大衛我說了。大衛最早發給我整個這個東西,那時候就要做(掉)習,習(直到)今天不知道。
他做到了嗎?他沒做到。你覺得如果江浙一帶能如果找王立科殺習近平,你覺得江家還有救嗎?江家指望孫力軍這種流氓能殺習近平,你覺得他能成功嗎?你覺得孫力軍和王立科互相推諉:“你伸手你上”、“你上”、“你上”……
這就像巴黎和大牛打架,要揍七哥一樣,巴黎說:“大牛你上啊”,大牛說:“巴黎你先上去撓他”,倆人在那喊了半天,喊了兩三年也沒動手,結果讓我一屁給嘣回去了,就這麼簡單。
結果倆人(孫力軍和王立科)全被抓了,是吧?而且選擇了武昌,所謂的武漢起義,我要當黃興,我要當蔡鍔,我要當袁世凱,結果兩人全(被)抓了,全完了,全家給滅了。
王立科是誰知道不?王立科是當年遼寧的王珉推薦給江蘇的,100%是王珉的人。你見過王立科生活中就是你見過當年的就是莊烈宏,還有生活中的路大腦騙,耷拉個腦袋,就那種樣兒你知道嗎?就他還殺習近平?
吳徵能把跟王立科、高峰和北京安全局的李東、孫力軍、孟建柱這些人能搞在一起能想幹掉習近平,幹了幾年了?——幹了十年了,以幹習發財,以幹習騙財。你看一個吳徵在馬雲那搞掉七八十億美元的錢,想想這裡邊有多可怕!
所以所有的剛才你的答案,文耀,基本是黨內人所有的答案,你的答案都會發生,更加證明了體制內無一好男兒、無一好女人、無一個勇士,更沒有人有視野。答案“是”,又怎麼樣? “是”,你又能怎麼樣?
鄧家那麼多人,鄧家有敢行動的嗎?——沒有,可悲! 鄧家勢力只有一幫政治騙子,鄧家不管他個人恩怨,還是“六四”什麼,鄧小平是鄧家你看到的唯一的一個男人,一個天才,他家的兒子女兒無一個能配得上鄧小平這個家的,這個人的。
這就是中國人的悲哀,一家人出一個英雄,家裡邊都是“狗熊”,而且“狗熊”一生都寄託在一個英雄的身上過日子,然後他還自己出口永遠“是一家人”,中國的一個家庭文化來否定唯一指靠的一個頂樑柱,全家人都在罵他,全家人都在否定他;全家人出去譜兒都比他大,最後這頂樑柱一塌,全家馬上回到比貧民還差的狀態。
包括我,包括你們,任何人家庭都這樣,這是我們東方和西方的不一樣,東西方是真的根本性的不一樣。文耀成功了,在中國就是你倒全家都倒,而且全家人都否定你,沒有人尊敬你,你在外面所有獲得的尊重,不會被(家人)尊重。中國人永遠都是羨慕妒忌恨,文耀你成功了,文耀的妹妹就看你不順眼,文耀的妹夫看你不順眼,早覺得沒有他就沒有你。
在西方,你不管是爹還是兄弟,還是妹夫,還是姐夫,你成功了,我得到的恩惠我非常感激,我更加尊重你,而且家裡永遠是讚揚你誇獎你,你在家是英雄中的英雄。就像班農先生看到時候,他爸爸一看到班農就是,一百歲的老人也好,八十歲的老人也好,看到兒子就感動,替兒子做筆記:“你是我的榮耀”。
中國人沒這個文化,這就是我們要看到的。這就是為什麼鄧家沒有人能站出來,滅習還手太軟了。我給你們講過一句話,當年宋平我問他:“江澤民那麼霸道,咋就沒人說話呀?”,那時候江澤民還沒站穩的時候,你知道宋平說句什麼話?
他說:“他TM就上海人瞎咋呼,他沒有人敢喊一嗓子,他要有人敢喊‘你說的不對’,他立馬停止,上海人江浙人就這(缺)點:膽小,不敢看嗓門大。你看李長春他跟他們拍桌子,一拍桌子喊,最後答應人家了。”
那我說:“鄧家咋沒人敢動?” 他說:“鄧家就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的,這幫人就想吃點喝點,他哪是什麼鄧家人? 鄧(的)那個智慧那個種啊”。這是宋平的原話。今天我時刻想到宋平的時候,文耀,就是整個鄧家沒有人敢站出來的。
什麼王啊,都是咋呼,吃鄧的,喝鄧的,享受鄧的,根本沒有鄧的智慧和勇氣。江家就咋呼這些年以後,現在江家一個鳥德性的,所有這些人都是跟江家吃點喝點,但是冒頭兒的事、有智慧有信仰的事輪不著。
習這個人他沒敢幹,習要敢幹,他越敢幹他越安全。說實在話,大家拋開政治來說。什麼王岐山、孟建柱,你像斯大林那套“老子都給你抓了,我一個小時都給你抓了,抓完就給你活埋了都,槍斃都不槍斃你”,你看看他安不安全?——習更安全。
你現在還給習呀孟呀,什麼孫力軍、王立科這些小爛崽有機會折騰你十年,你覺得習真的有智慧嗎?他沒智慧。中國(出)就要出倆人,要麼就別出:中國要麼就出個斯大林,要麼就出一個華盛頓,其他人都不需要,或者說臺灣的蔣經國,那要其他人幹啥?
蔣經國能給民主自由法治,要麼就出個斯大林,讓黨內這幫王八蛋全殺光他,等待著最後一次解放的開始,你接不接受都這樣。你覺得習是斯大林嗎?你覺得習是蔣經國嗎?——他都不是,所以他最後會被滅掉。一會兒裝斯大林,一會兒裝蔣經國,最後會被滅掉,一定會被滅掉。
我說到這裡,我就知道等六中全會開完到二十大期間,習是真正最危的時候。我就說過這個牆角效應,當大家發現、確定我們這房間人都會被你幹掉的時候,就是狗、羊、豬都會奮起咬你,直接衝向那個牆,我沒法活了嘛。
江浙人多聰明啊,上海人多聰明啊,現在最後覺得習還得改過來,習也傳遞了各種好的信息,在習身邊有各種臥底隨時要幹掉習,當這種幻想都沒有的時候,這就是當年的吳國楚國“老子跟你(對)幹了,沒辦法了”,陳勝、吳廣,上海也能出兩個。
問得非常好,我先說到這兒,謝謝!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免責聲明:本文只代表編譯、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