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奇资助了残忍的小狗实验,让沙蝇活生生地吃掉它们

【简评:】福奇之流把自己当作了上帝,一副道貌岸然,用科学遮掩着犯罪。他坚称虐待小狗是科学,推行病毒疫苗,伤害数百万人也是科学!认为那些批评他的人“实际上是在批评科学”。如此狂妄自大,用所谓的“科学”操纵着人们的生命,必将受到追责和审判。

据《零对冲》记者:Tyler Durden 2021年10月23日报道:

图片源自:《零对冲》

据《国会山报》报道,虽然最近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安东尼·福奇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蝙蝠冠状病毒的遗传操作上,但一个两党的立法者小组要求对小狗下药的“病态”实验做出答复。

“我们的调查人员表明,福奇的 NIH 部门将375,800美元赠款的一部分赠送给突尼斯的一个实验室,用于给比格犬下药,并将它们的头锁在装满饥饿沙蝇的网状笼子里,这样昆虫就可以活生生的吃掉它们。”非营利组织白大衣废物项目写道,“他们还连续九个晚上将小猎犬单独关在沙漠的笼子里过夜,用它们作为诱饵来吸引传染性沙蝇。

正如《国会山报》的 Christian Spencer 所写:

非营利组织《白大衣废物项目》是最早指出美国纳税人的钱被用于资助有争议的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现在他们已经将目光投向了安东尼·福奇的另一项与动物测试相关的问题 —— 用引起疾病的寄生虫感染数十只小猎犬,目的是在它们身上测试一种实验性药物。

众议院议员(其中大多数是共和党人)希望福奇自己解释,以回应白大衣废物项目提出的涉及给小狗下药的指控。

根据白大衣废物项目,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不要求对狗进行药物测试,因此该组织询问为什么需要进行此类测试。

《白大衣废物项目》声称,在北非突尼斯的一个实验室中使用了 44 只比格犬幼犬,其中一些狗的声带被切除了,据称是为了让科学家们可以在没有尖叫声的情况下工作。

据《国会山报》报道,相关立法者由众议员南希·梅斯 (R-SC) 领导,他在给 NIH 的一封信中表示,声带切除术是“残酷的”,是“应受谴责的滥用纳税人资金的行为”。

加入梅斯立法者小组的有:辛迪·阿克斯尼 (D-Iowa)、克里夫·本茨 (R-Ore.)、史蒂夫·科恩 (D-Tenn.)、里克·克劳福德 (R-Ark.)、布赖恩·菲茨帕特里克 (R-Pa.)、斯科特·富兰克林 (R-Fla.)、安德鲁·哥巴里奥(RN.Y.)、卡洛斯·吉门内兹(R-Fla.)、吉米·戈麦兹 (D-Calif.)、Josh Gottheimer (DN.J.)、Fred Keller (R-Pa.)、泰德·柳(D-Calif.)、丽萨·马克伦(R-Mich.)、Nicole Malliotakis (RN.Y.)、Brian Mast (R-Fla.)、斯科特·佩里(R-Pa.)、比尔·波西(佛罗里达州共和党)、迈克奎格利(伊利诺伊州民主党)、露西尔罗伊巴尔·阿拉德(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玛丽亚 E.萨拉查(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特丽塞维尔(阿拉巴马州民主党)、丹尼尔韦伯斯特( R-Fla.) 和 Del. Eleanor Holmes Norton (DD.C.) 。

可笑的是,斯诺普斯将这个故事列为“混合物”,因为“目前尚不清楚NIH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 (NIAID) 所长安东尼·福奇博士是否亲自批准了该项目。”

因此,责任在哪里……

福奇如何解释这个问题?

福奇说,攻击针对小狗的酷刑是对科学的攻击。

文章来源:https://www.zerohedge.com/medical/fauci-funded-cruel-puppy-experiments-where-sand-flies-eat-them-alive-vocal-cords-severed

(本文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

翻译:洛杉矶盘古农场 – Raul

校对:洛杉矶盘古农场 – Mike Li

评论/编辑: 洛杉矶盘古农场 – 明子

洛杉矶盘古农场欢迎您加入:(或点击上方图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