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貴天成——文貴先生談“馬雲”(三)

整理:BENJ1
編輯:Kelly若靜

郭文貴先生2017年9月9日直播:

是中國官方整個市場的壟斷和官方的腐敗,不讓任何人有創意,不讓任何人來碰這個市場,才形成了壟斷性的馬雲的市場。別人開淘寶能開的活嗎?公安那邊把你給掐死了,說你非法集資,說你什麼詐騙都給抓了,你說一個國家幾百萬公安幹警為你馬雲站場子,綁架別人,那當然你能發財了,當然你能賺錢了,你騙誰呢?

你到處演講去,在韓國有一次演講,我聽了,我真聽不下去。下邊那學生提問:馬雲先生,你告訴我發財的秘訣吧?秘訣是堅持、辛苦。你馬雲辛苦過嗎?那農民工不比你辛苦嗎?農民工最後賺的連個看病的錢都沒有。然後說要有勇氣,你有老兵有勇氣嗎?我們老兵的命都交給國家了,最後落的什麼樣子?用前天這幫老兵說的話,他說我們現在不是說被他們拋棄了,我們的人生是徹底被他們綁架了。我們願意他們拋棄我們,不要管我們,讓我們自生自滅都可以,就這都不行,我們這老兵現在去哪、吃啥、喝啥、跟誰見,都受他們管。

你馬雲說什麼勇氣,你有什麼勇氣啊?然後在韓國講,我們這些人想搞市場,也搞這種網絡如何如何,馬雲才滑稽呢,說:你一定要大膽的做你想做的事。廢話!中國人想做的事多了去了,你的老板江澤民家族讓做嗎?江志成的一個基金那麼多錢,他一喊一嗓子就幾十億幾百億,那上海銀行,那是他們家的了,整個上海大半70%都是江家的,誰敢做呀?誰做也都是給江家打工的,誰像你馬雲十幾個政治局委員是你們家裏邊的股東,那放個屁都比常委會都重要、政治局會議都重要,你講啥呢?騙這些孩子們,所以說馬雲第二個就是千萬別把孩子們當傻子,馬雲你記住我說的話,你的事將成為全人類研究的對象,真相一定會出來的。

我看了有一本書,是英國出版的,就是——傑克馬(Jack Ma)到底是騙子還是超級天才。然後他們問我,也是你的朋友,他問我怎麼看這個書,我說很簡單,答案:馬雲不是騙子,他是具有超級智慧的騙子或者天才的騙子,不是說他要麼是騙子,要麼是天才,我說不是,他是超級的智慧的騙子,絕對是,百分之百的,就馬雲是個超級的騙子,然後這是第二條。

第三條,馬雲,你的財富不論在哪國的,到最後你都要面對一個全人類的問題,你的財富去了哪?你財富的分配?還有你和中國這些盜國賊的勾結,一定有一天,會讓你走向審判台,馬雲你看著。

頭兩天我跟美國反腐部門開著會,對我影響特別大,而且還有一個朋友告訴我說,讓我很驚訝的事情,他說邁爾斯,你不要忘了,任何一個用美元,只要花美元買的東西,(只要)這個是美元買的,只要在全世界各地,只要我證明你這個錢是非法的,美國有全世界的執法權。這讓我太興奮了,就你馬雲用美元買的東西,還有盜國賊們用美元買的東西,我在全世界都可以告你,這就是我郭文貴下步要幹的事情。馬雲咱倆這個較量你看著,從現在開始,郭文貴絕對是你的噩夢,你要有本事能證明,你的每一分錢都是幹凈的,我給你跪下;你要能證明你跟江家的權力壟斷沒關系,我給你跪兩次;如果你要能證明你沒有參與大數據,你沒有幫助他們獲取公民的信息,成為盜國賊的幫手,你敢保證你的每一個產品都是真的,沒造過假,沒有涉嫌犯罪,我給你跪三次。

所以說馬雲先生,千萬別以為你有了錢你就擁有了一切,不可能!

雅虎楊致遠讓你給騙得半死不活的,孫正義也對你是意見一大堆,你別在那吹牛,我都知道的事,老百姓不知道! 馬雲先生,你的財富是怎麼獲得的,你最清楚,我們這號人也清楚,背後江家、孟建柱、孫立軍,還有我不說出口的幾個常委,還有幾個副總理,你清楚。你最清楚,我們清楚,答案是一定要有的,不可能沒有答案的。所以說馬雲先生,這是第三個問題。我們的較量從現在開始,你到處去遊說不要幫郭文貴,還在其他公司出錢幫助盜國賊收拾我,你,還有許家印都玩這事,還有綠地的張玉良,你們這些狗雜種們,跟那些盜國賊的狗雜種們,你們這些幫兇,咱們非得有個較量,一定是你死我活。馬雲,我原來真的很尊重你們,當我知道你和江志成(毛頭毛毛)、還有咱們現在的兩個副總理的家人、某個現在常委的家人,還有跟孟建柱、張玉良你們這些人混在一起要對付郭文貴的時候,我無比震驚。

第二個,我聽說馬雲的飛機,幾乎每一周都要一次、兩次到澳門,去嫖十幾個女孩子,那趙薇就是幫兇了。大家老問趙薇的事情,拿趙薇當回事幹嘛,趙薇是個女孩,咱不說她,以後再說。整個的吃喝嫖賭說明了什麼,馬雲你看你啊,自古以來無論是官家還是商家,求神拜廟,以道養身,以道養家的全是沒信仰的,那都是自己的恐懼和懼怕死亡,作惡多端,尋求精神上的解脫或者說精神上的慰藉,那叫精神安眠藥。如果一個人和官家和商人,去拜鬼拜妖拜道的時候,這人基本上是沒有信仰,你看馬雲這個人是極為懼怕恐懼死亡的,而且是他跟那個我認識比他早的那個死掉的王林先生,那王林變蛇的,王林先生,他去拜。不是他偉大,他是根本沒有對這個世界上的信仰,他還局限於求鬼求神求蛇求妖啊,黃大仙然後狐貍他求這個,來想辦法保證他安全,保證他健康,保證他賺更多的錢,這都是說明了沒有信仰、恐懼、作惡多端的這種行徑。真正有信仰的善良的人不需要這個,不怕鬼敲門,因為沒做虧心事。

另外一個,馬雲先生現在狂妄的,覺得自己,各國總理,各國元首,各國首相跟我多好,拿聯合國的什麼顧問,聯合國給他出了一個什麼護照,就好像穿上黃馬褂了,有不殺之金箍罩,馬雲你見識還太短。我在國外看到的卡紮菲的兒子、家人,跟他幾個孩子也都認識,當年在英國讀書,英國買了那麼多房子。卡紮菲出事以後,全英國的貴族們、富豪們都首先作出跟他澄清,跟他沒關系,不認識,捐給劍橋的錢退回去,主動把事說清楚。在西方這個社會太現實了,你說你成了犯罪分子了,還想誰搭理你?你拉邊倒去了,資本主義社會,錢就是主義,別在這說那麼多,資本主義社會法律就是最高無上的主義,只要你碰到法律了,沒人會救你,這是個現實。

還有你看到薩達姆他家屬?在英國,在歐洲,薩達姆要出事,最後結局是什麼?馬上不是樹倒猢猻散,馬上大家都躲得遠遠的,根本跟他不認識,能救得了你嗎?救你的只有你自己,誰也救不了你。我郭文貴要幹了殺人放火的事,我要跟這些盜國賊集團們到處助紂為虐,那能活到今天嗎?還有人,竟然那個亂倫彪,這個家夥竟然說郭文貴獲得了三個一等功,還要申請庇護?你懂點法律,政治庇護你懂不懂?亂倫彪這號人能成為律師,是對全人類的律師的侮辱。郭文貴的這三個一等功,第一是中英友好,中英友好我傷害誰了;第二是達賴喇嘛要回國,你能做得到嗎?我是為中國人。第三,我是為了新疆人和少數民族回國,我做的全是最偉大的事業,我充分地利用了盜國賊的體制和系統,做出最偉大、正義的事情。你竟然敢說我三(個一)等功是我不能政庇?政治庇護和你過去做什麼,和你現在政治庇護的目標有關系嗎?亂倫彪、夏業良這種,真是人畜都不是的人,這簡直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悲哀。人家美國的一個律師看到他們說的這些以後,他們說,簡直就是無法理解、不可理喻,所以說馬雲花了點錢,在海外買通了各個媒體網站、海外所謂的海外大宣傳,為他整個的站台,被馬雲所用,所以馬雲先生這回對我的這次出手讓我很震驚,非常震驚。

發布:Janek

更多資訊,請關註: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TV直播1台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