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公署讓新南威爾士州前州長褪去光環

翻譯:4mi
編輯/評論:文泓

聞導讀

新南威爾士州原州長貝瑞吉克蓮在其任期內業績頗丰,在這場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新州出台的很多限制措施,相對維州更具人性化。貝瑞吉克蓮有廣泛的民意基礎,曾經是澳洲的一位明星州長。然而,廉政公署的持續調查聽證會,讓民眾了解到澳洲政壇背后普遍存在的貓膩。任何一家執政黨在投放公共資源時,都具有明確的指向——優先執政黨選區(“豬肉桶”現象);為了基層選舉需要發展新黨員,動用公款為其支付黨費(不當招聘)。上述這些都是腐敗灰色地帶,而貝瑞吉克蓮走得更遠,為其男友的選區項目財政撥款援助。

即便如此,這位前州長依然可以善終,因為此類現象在澳大利亞很普遍,一般辭職后便不追究了。更有甚者安德鲁斯领导的工党不断跨越道德底线 – GNEWS,澳大利亞的腐敗選舉文化(不當招聘),反腐敗部門跟蹤了多少年竟然毫無進展。所以,不應盲目迷信西方民主制度,也期待我們的正道主義可以更有作為。

文:

當貝瑞吉克蓮於2021年10月1日辭去新南威爾士州州長職務時,各種贊譽紛至沓來。她被譽為女權主義偶像,是澳大利亞最大州的第一位當選女州長。總理斯科特·莫里森也評價:“作為州長,她已展現出了英雄般的品質……”

三周后,那些贊揚貝瑞吉克蓮的人現在都沉默了。因為廉政公署正在調查貝瑞吉克蓮是否在2015年至2018年期間“違反了公眾信任”或“鼓勵腐敗行為”。在那期間,她與前沃加沃加議員達里爾·馬奎爾私下有着過於隱密的“親密”關系。

一些政府官員告訴廉政公署,他們曾建議(新州財政)不要為馬奎爾選區的兩個項目提供總額為3550萬澳元的資金,理由是項目帶來的價值有限。然而,卻被政客們否決了,資金被提前撥付。

前體育部長斯圖爾特·艾爾斯在廉政公署作證,證明沃加沃加槍支俱樂部獲得550萬美元升級其俱樂部大樓的情況。艾爾斯沒有被指控有任何不當行為。

在廉政公署聽證會場外,人們的猜測紛至沓來。如果貝雷吉克連被發現違反了公眾信任,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呢?有三種可能的結果——而最可能的結果似乎是不會對她釆取進一步行動,因她已經辭去了公共職務。隨着(執政黨)新州與堪培拉聯合政府的就位,不會有進一步追究她的政治意願,盡管在選舉上遭受損害。

最嚴重的結果是將案件移交檢察長辦公室(ODPP),該辦公室將自行決定釆取進一步行動。然而,刑事起訴的門檻很高,ODPP也許不願意為那些在法庭上可能不成功的起訴耗費公共資金。

另一種行動方案是將提交州議會的議會特權和道德常設委員會。該委員會職能之一與1988年《廉政公署法》第7A條有關,該條界定了腐敗行為的定義。

由於貝瑞吉克蓮擔任新州議員18年,州長4年,她有權獲得大量的養老金和丰厚的退休金福利。但1971年《議會繳款退休金法》第19AA條規定,議員在任職七年后有資格領取養老金,“除非該議員或前議員被指控犯有或被判犯有嚴重罪行”。這被定義為可判處五年或五年以上刑罰的罪行,或“臭名昭著的罪行”。

現任新州就業、投資、旅游和西悉尼部長的艾爾斯10月22日上午告訴廉政公署,他已拒絕了馬奎爾在2014年和2016年向澳大利亞飛碟靶場協會(ACTA)提出的550萬美元的申請。

然而,馬奎爾仍然“不依不饒”,仍在繼續申請資金援助。雖然通常的做法是,撥款申請人必須自己承擔提交商業案例(費用),廉政公署聽說,新州納稅人支付4萬美元,讓一家顧問公司為ACTA撰寫商業案例(任務書)。

協助廉政公署的律師斯科特·羅伯遜問艾爾斯部長,鑒於ACTA是一個私人機搆,政府為何決定這樣做?

艾爾斯回答道,對於該協會是否有(政府)資金資助他們的商業案例,存在一個“問號”。

艾爾斯部長說,他認為該建議有價值,但希望在其進一步發展之前“能進行更多的研究或提出商業文案”。

聽證會繼續進行中。

(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Gnews平台無關)

原文鏈接:Berejiklian’s return to power in doubt as ICAC takes the sheen off (crikey.com.au)

發布:文武全才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TV直播1台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