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專欄】在路上038—北京篇

溫哥華揚帆農場 小雨

小時候學的第一篇課文就是《我愛北京天安門》,再加上從小各種宣傳耳聽目聞,對北京的印象很特別:莊嚴、太陽、紅色、金色,但這些也僅僅限於自己的揣度;直到畢業參加工作到北京出差,才了了兒時到京的夢想,記得是兩千年初的一個冬天,灰濛濛的天空中直插著高高的楊樹條,北風瀟瀟,上面掛著或黑或白的塑料袋,空氣中好像永遠都有股煤煙味,後來才知道那叫霧霾。現實中的北京和書本上描述的差異蠻大:灰色、霧霾、市井、匆忙。最近幾年聽說下了很大力氣治理大氣,空氣質量應該好多了罷。

在北京出行是比較有特色的,從沒哪個城市像北京搭車這麼難。各種的禁停區,這個也能理解,畢竟城市規模大還是首都,存在各種嚴格管理;最不能理解的就是招手攔的士,對方多是徑直開走,有禮貌點的司機會跟你擺擺手,沒禮貌的司機從來是理也不理自顧開走;有時候我就納悶,他們靠什麼收入?!攔車碰壁多了也總結了幾條規律,酒店門口停泊的的士你不必理會,都是挑遠活的;在路邊停著的的士,也多是碰壁,要麼藉口休息,要麼藉口等人;景區和車站的的士,打死都不能碰,那是要宰人的。

因此在北京搭車是要有技巧的,比如搭上車,我總是說:勞駕!麻煩到某某某地方。不過這個技巧,讓我搭車收益良多。記得有一次開車的師傅大概五十多歲左右,剛上車我的一句“勞駕”讓他比較吃驚,他趕緊回了句“您太客氣了,第一次有人這樣說”,這樣就打開話匣子了。師傅直接說,他本不想拉我,順路停了,前面也拒絕了兩位客人了。我問他為什麼,他說也不為什麼,就是不想拉,看著順眼才拉。後來隨著聊天地深入,原來師傅以前也是下崗工,再過五六年就退休了,愛人、孩子都有工作,他也不好意思老呆在家裡,就出來開車活動活動。上午晃晃悠悠拉點活,中午在外面隨便吃點,再找個陰涼地兒眯一會兒(路邊停車的多是這種)或找人下下棋什麼的,基本上一個下午就晃過去了,然後晚上回家。我問那一個月收入大概多少?他竊竊地笑了,家裡從來不要他的錢,說出來不怕笑話,一個月也就是2000-3000元,並且北京像這樣的情況比例還不少。第一次聽他這麼說,我也是醉了,附和著笑笑。師傅倒是滔滔不絕了,說起了以前下崗的艱難,現在開車每月高昂的份子錢,幹多也掙不到錢,以及交警地嚴苛刁難等等,他可能也有工作的不如意而帶來的不平惡氣,就一直這麼說著。我就只是靜靜地聽著,感受著首都北京一位底層民眾地絮絮抱怨,到了目的地,他笑了:好久沒這麼痛快了,反正都是一面之緣,見笑了,不過能和您聊天真好!

一路上多是聽師傅嘮叨了,其實我倒沒說多少,心裡默默祝福這位北京師傅日子越來越好。老實說北京師傅的要求並不高,只是要有人能聽聽他的境遇而已,而這都是奢望。

從小一直嚮往的首都北京,到了反而沒覺得如何,更多地是失望和不安,腦海裡只是浮現北京灰色天空下北京師傅訕訕的微笑。

您雖然在微笑,其實您很傷心

编审:文敏   发布:文敏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