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青蒿的不解之緣

作者:AN 英國倫敦喜莊園

摘要:每到夏天暑濕季節,我總會生一場大病:頭痛、發燒、無力、胸悶氣短、全身痛,身上像壓上了大鉛塊般,不想挪動半步,好像連喘氣的力氣也沒有了。每當這時,母親就會到野外去,掐兩大把新鮮的綠綠的黃花蒿回來。

網絡圖片

郭先生最近的爆料,揭開了一個一直被中共雪藏的關於青蒿素的巨大秘密——青蒿素除了可以治療瘧疾,還能治療中共病毒,甚至是治療癌症和糖尿病等。青蒿素還有可能就是打開人類長壽秘訣的鑰匙,對此我深信不疑。

2015年,當屠呦呦憑藉青蒿素獲得諾貝爾獎時,我曾多次上網查詢“青蒿”到底是什麼植物,但每次都很失望,因為網上根本沒有正確的關於青蒿的圖片,僅有的幾張圖片也是模模糊糊,根本看不清是何方神物。六年過去了,當郭先生說出青蒿素是中共雪藏的神藥時,我也終於從網上查到了青蒿的真面目——原來青蒿又叫黃花蒿!多年來一直讓我疑惑不解的青蒿的神秘面紗終於揭開了。

其實,從我有記憶起,就與青蒿結下了不解之緣。

在我的老家,人們把青蒿也就是黃花蒿叫“黃蒿”。黃蒿長大後的植株蓬鬆碩大,是最普通不過的野草了,漫山遍野隨處可見。我之所以對黃花蒿記憶深刻,是因為在我小時候,黃花蒿是我的救命藥。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中國,物質貧乏、缺衣少藥。那時的我身體虛弱,每到夏天暑濕季節,我總會生一場大病:頭痛、發燒、無力、胸悶氣短、全身疼痛,身上像壓了大鉛塊般,不想挪動半步,好像連喘氣的力氣也沒有了。每當這時,母親就會到野外去,掐兩大把新鮮的綠綠的黃花蒿回來,找一隻大碗倒上高度白酒。母親讓我脫掉外衣躺在床上的涼蓆上,她用黃花蒿的嫩尖蘸高度白酒,從我的臉部開始,用黃花蒿從頭搓到腳,基本上是全身搓一遍。黃花蒿經白酒在人身上一揉搓,滿屋子裡充滿了黃花蒿和白酒的濃濃的味道。等全身搓完了,母親會輕輕地將殘留在我身體上的黃花蒿碎屑除去,讓我睡一覺,等睡醒後,全身的疼痛與不適一掃而光,滿血復活。幾乎每年夏天,我都要重複一次黃花蒿的洗禮,一直到十年前才停止。其實現在想起來,每當我必須要用黃花蒿祛除身體的疾病時,那個症狀跟中共病毒患者的症狀,倒有幾分相似。

當屠呦呦獲諾獎時,我怎麼也查不到青蒿是什麼植物,還以為青蒿是艾蒿之類的,沒想到居然是屢次治療我疾病的黃花蒿!當郭先生公佈青蒿素是治療中共病毒和祛除疫苗之毒的解藥以後,不久就有人說青蒿素帶來了肺炎之類的嚴重疾病,也不知是在帶風向還是在混餚視聽。我立刻懷疑這些人要么是買到了假藥,要么就是別有用心地幫助中共造謠的,中共不想讓平民百姓用很便宜的藥來治療中共病毒才是真。

黃花蒿本來就是野草,雖然不能像某些野菜那樣可食,但也從沒聽說過有毒,而且我從小一直在用;不僅我用,我的家人在夏天有類似的病症時,還在用這個偏方治療。好在不久之後,郭先生就在直播和蓋特上告訴戰友們不要用中共國生產的青蒿素藥品,怕中共在藥上摻假來荼毒百姓,總算沒讓青蒿素背黑鍋!這次,郭先生又及時戳穿了中共的陰謀詭計——中共的老雜毛們向來把好東西據為己有,捂得嚴嚴實實的不想讓老百姓知道;他們自己天天想長生不老,卻希望老百姓早點死去,那樣就不用支付早已被盜國賊盜空的養老金了……

正如屠呦呦所說的,青蒿素就是上帝送給人類的最好的禮物,此言不虛,可惜能知道並理解這句話的人不多。郭先生再次把青蒿素這個上帝的禮物的秘密告訴全世界,能聽到這個好消息並相信的人,首先就是我們這些一路追求正義、一路跟隨郭先生和爆料革命的新中國聯邦人,單就這一件事,我們已是被上帝眷顧的最幸運的人了。

校對:仙女兒-文善/ 審核:X-Wing飛得更高


免責聲明: 本文只代表編譯、作者觀點, 與Gnews平台無關。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0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