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祖母雜談——為滅共而生

作者:聖地香港

注:本文構思了很久,是由於奶奶去世,想寫一些文字紀念她。一開始是用英語寫的,原來想發在微信朋友圈,後來想想算了,圈裡都是小粉紅、微商等,沒人會在意,寫的有些內容也發不出去。直到最近發現我們自己的GNEWS是個不錯的平台,把自己的一些經歷分享出去,十分有意義。英文發布後,“信心的選擇戰友”建議中文稿也可以投一下,和志同道合的戰友們分享也是一樁樂事,故將原文大致翻譯如下,內容不盡相同。

2020年12月15日,在中共病毒疫情氾濫之時,祖母在老家醫院離世,由於封城和疫情管控,身在幾千公里之外城市工作的我沒辦法回去送葬,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中共,製造並散播病毒的邪靈惡黨中國共產黨。

由於小時候父母離異,我和祖父祖母一起生活了很多年,所以關係十分親密。我們經常一起去公園鍛煉身體,一起去打漁,一起玩牌……那段時間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祖父在我高中一年級時去世,那時我也十分傷心,經常一想到祖父眼淚就止不住。然而對於祖父的離去,我卻並不責怪誰,祖父因肝癌去世,並且我當時還在老家上學,給祖父送行我全程都參與了,陪著祖父走完了最後的人生路,可能是由於中國人的思維方式,我覺得祖父的離世對我來講雖然傷心,卻無遺憾。祖父去世後,祖母年紀也越來越大,再加上我後來到別的城市讀書、工作,所以有時只有過年回老家才能去探望,有的時候幾年回一次家,所以見面次數就更少了。

祖母信佛,是一位居士,每天早晚都要誦經念佛。所以很小時候我就有機會接觸到了宗教,最早的啟蒙可能是從釋迦牟尼成佛的故事開始的。但是我從來沒有加入任何宗教,可能是性格叛逆,從小就對中共的各種謊言極其反感。但是我相信包括佛、耶穌在內的所有的神佛,我覺得人類太渺小太狹隘。怎麼能因為你看不到就說他們不存在呢?他們會不會存在於平行空間?他們會不會只存在於精神世界?他們會不會存在於人類所謂的科技無法企及的微觀世界中?佛說的一沙一世界不正是如此嗎?這些問題曾經困擾我很久,甚至一度整天思考人為什麼要活著,卻從來沒找到答案。直到我接觸爆料革命,聽到文貴先生對萬佛萬神祈禱,而最震撼人心的莫如新中國聯邦建國之日的閃電神蹟,至此,我知道這就是我要找的人,這就是我要尋的道!

我一直都相信神佛和靈魂的存在,下面有兩個小事件可以佐證。在祖母去世時,我已經有兩年半沒有回老家探望她了,祖母患有阿爾茨海默症,記得上次回去時她已經不記得我,看著我把我幾個叔叔伯伯名字喊了一遍。祖母去世兩週前,我做了一個夢,祖母九十多歲,夢裡的祖母大概是她五十歲的樣子,看起來十分健康。我們站在她曾經居住過的一棟樓前聊了很多,後來她帶著我穿過我家的倉庫要去哪裡,我就醒過來了。這個夢太真實了,真實到我醒來時卻如在夢中,我十分擔心她,所以馬上聯繫了我父親詢問情況,當時父親和幾個兄弟在老家輪流照顧祖母,父親說祖母沒事,挺好的。但是事後我再次詢問父親才知道那時祖母情況不好,最後一次被送進了醫院,我突然明白過來那根本不是夢,是祖母知道自己大限將至,她以靈魂之體穿越幾千公里來跟我告別的。另一個事件也和祖母有關,我的表弟和我年齡相仿,小時候經常一起在祖母家玩,他也在離老家幾千公里的城市工作,並且已有十年以上沒有回過老家,突然有一天他跟我姑姑說想回老家看看,然後就訂了票,而這時距祖母去世還有3天。這是後來我們聊天時我才知道的細節,他說他和我姑姑都更相信超自然能力了。

回顧過去,很多點滴的事情串聯起來,至少有兩到三次自己和死神擦肩而過,就像自己是有上天保佑的。而今天,在中共病毒肆虐全世界之時,站在人類歷史的大拐點上,我可以很確信的說,我確實是被上天保佑的,上天指引我接觸並加入了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而後者在這場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生化戰中再一次拯救了我的生命。我想我終於知道了多年前困擾我那個問題的答案,我為什麼要活著?為了推翻邪惡的中國共產黨貢獻自己一份綿薄之力。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英文版鏈接:gnews.org


審核:文樂
校對:阿伯塔
發布:信心的選擇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