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的中國偵探揭示中共對穆斯林人的酷刑程度(二)

  • 編譯:螞蟻兄弟

蔣警官說,在警察拘留所內,主要目的是向被拘留者逼供,性酷刑是其中一種手段。

“如果你想讓人們招供,就用上面有兩個尖頭的電棍”蔣警官說“我們在頂端綁上兩根電線,在人被綁起來的時候將電線放在他們的生殖器上”。

他承認在審訊過程中他經常不得不扮演“壞警察”的角色,與他的一些同事不同,他避免了最嚴重的暴力酷刑。 “有些人把這看作是一份工作,有些人只是心理變態者”。

蔣警官說,一種“非常常見的”酷刑和非人道措施,是獄警命令老囚犯強姦和虐待新的女囚犯。

來自新疆的48歲維吾爾族學者阿尤普(Abduweli Ayup)說,他於2013年8月19日被拘留,當時警察手持步槍包圍了他為教幼兒母語而開設的幼兒園。

阿尤普說,他在喀什市的一個警察拘留中心的第一個晚上,就被十幾個中共國囚犯輪奸了,這些囚犯是受“三四個”獄警的指示,他們也“饒有興趣”的目睹了這次輪姦。

她說“獄警他們要求我脫掉內衣,然後叫我彎下腰,不要這樣做,我哭著請求,請不要這樣做”。在輪姦過程中她昏了過去,醒來時發現被自己的嘔吐物和尿液包圍。

“我看到了蒼蠅,好像它們在我身邊飛來飛去”阿尤普說。 “我覺得蒼蠅都比我厲害,因為沒有人可以折磨它們,沒有人可以強姦它們”。

“我看到那些人在嘲笑我,說我太弱了”她說“我聽到了這些話”。這種羞辱在第二天仍在繼續,當時獄警還問她:“你玩得開心嗎?”

她從警察拘留中心被轉移到另一個集中營,在被迫承認“非法集資”的罪行後,最終於2014年11月20日被釋放。

CNN正在等待中共國政府對阿尤普證詞的回應。

現在生活在挪威的阿尤普仍然在教書,還用維吾爾語為孩子們寫書,試圖讓他們的文化得以延續。但她說,曾遭受酷刑的創傷永遠留在她的身上和心理上:“這是我心中永遠的傷疤,永遠不會忘記。”

現在生活在荷蘭的奧米爾-貝卡利(Omir Bekali)也在為他曾在集中營的經歷所帶來的長期心理上的傷害而掙扎著。

45歲的貝卡利告訴CNN:“我們(在難民營)的痛苦和折磨永遠不會消失,它永遠不會從我們的頭腦裡抹去。”

貝卡利出生於新疆,母親是維吾爾族,父親是哈薩克族,後移居哈薩克斯坦,於2006年獲得公民身份。他說,在去新疆出差期間,他於2017年3月26日被拘留,一周後,他在克拉瑪依市的一個警察局的地下室被審訊,並遭受了四天四夜的酷刑。

“他們把我放在一張老虎椅上”貝卡利說“他們把我們吊起來,用木頭火把打我們的腹股溝,用鐵鞭子打我們的臀部”。

他說,警察試圖強迫他承認支持恐怖主義,他在接下來的八個月的日子裡被轉移到集中營中度過。

貝卡利說:“當獄警們第一次給我的腿戴上鐵鍊時,我就想到,我就要下地獄了”他說:“囚犯的手和腳都戴著沉重的鎖鏈,迫使他們保持駝背狀態,甚至睡覺時也是如此。”

他說:在那裡的時候我體重下降了大約一半,出來的時候“看起來像個骷髏”。

貝卡利說:“我在這種心理折磨中倖存下來,因為我是一個宗教人士。如果我沒有信仰,我不可能活下來,我對生命的敬仰,我對自由的熱情讓我堅強的活著。”

這是海外維吾爾族父母帶著孩子被困在中共國的痛苦:

CNN前往新疆尋找他們的下落

貝卡利說,他在集中營的時候,有兩個認識的人死在那裡。他的母親、姐姐和弟弟都被關押在集中營裡,他被告知他的父親巴克里-伊布拉伊姆於2018年9月18日在新疆被關押時死亡。

新疆政府官員在周三的新聞發布會上回應了CNN關於貝卡利的問題,他們確認貝卡利因涉嫌恐怖主義罪行被拘留了八個月。但官員們說,關於他所受到的酷刑和拘留他的家人的指控“完全是謠言和誹謗”,他的父親死於肝癌,而他的家人“目前過著正常的生活”。

從他在歐洲的新家出發,前警官蔣警官每次都要掙扎著才能睡幾個小時。那些經歷過集中營的人持久痛苦在他的腦海中閃過,他覺得自己接近崩潰。

“我現在已經麻木了”蔣警官說“我曾經逮捕過那麼多人”。

前囚犯阿尤普(Ayup)晚上也很難入睡,她被拘留期間的噩夢所折磨,無法擺脫她被監視的感覺。但她說,她原諒了折磨她的獄警。

“我不恨他們”阿尤普說“因為他們都是這個體系的受害者”。

她補充說:“他們在那裡給自己定上了罪行。他們是罪犯,他們是這個犯罪系統的一部分。”

蔣警官說,甚至在他去新疆工作之前,他就已經對中國共產黨感到“失望”了,因為腐敗程度越來越嚴重。

“他們假裝為人民服務,但他們是一群想實現獨裁的人”他說。逃離了中共國後,開始揭露他在那裡的經歷,他說他想“和人民站在一邊”。

現在,蔣警官知道他將永遠無法返回中共國“如果我回國,我肯定會被打死”他說“我肯定會被逮捕,會被冠上很多的罪名:叛國、洩露政府機密、顛覆,中共組織他們都已經想好了”。

“我代表維吾爾人說話的事實(意味著)他們可以指控我參加了一個恐怖組織。我可能會被指控犯有一切可以想像的罪行。”

當被問及如果他與他以前的受迫害者面對面會怎麼做時,他說他會“害怕”,並會“立即離開”。

“我很內疚,我希望這樣的情況永遠不要再發生在他們身上”,蔣警官說“我希望得到他們的寬恕,但對於遭受這樣的折磨的人來說,這太難了”。

“我怎麼可能有顏面面對這些人呢?”他補充說“即使你只是一個警員,你也要對所發生的事情負責,你需要執行命令,但很多人一起做這件事,我們要對此承擔責任”。

簡評:

這是一篇讓人深思、憤怒、傷心的新聞採訪報導。中共病毒之後,全世界疫苗的推廣,及疫苗所引起的次生災難。讓各國政府和人們似乎忘記了,中共在新疆所犯下的罄竹難書的罪行。

中共已經被美國國務院宣布犯有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這一點請人們不要遺忘。

儘早滅掉中共這個邪惡的政權,才能恢復世界的平靜。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來源cnnespanol.cnn.com

接上篇:流亡的中國偵探揭示中共對穆斯林人的酷刑程度(一)超鏈接


審核:Aires的星
校對:阿伯塔
發布:信心滿滿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