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人知的電子郵件:Fauci祝賀武漢合作者獲得”應得的”習近平獎

  • 編譯:七葉之芒
圖片來源:本篇新聞

更多的Fauci電子郵件揭示了美國醫療保健官員與中共的密切關係

《國家脈搏》獨家獲得的安東尼-福奇先生的新電子郵件顯示,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祝賀流行病學家伊恩-利普金博士(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重要合作者)獲得中共獨裁者習近平的個人獎勵。

利普金–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在2016年獲得了習總書記頒發的中國國際科技合作獎,隨後又獲得了中共中央政府、中央軍委和國務院頒發的另一個獎項。

2016年的獎項是中國共產黨(CCP)對外國科學家的最高科學榮譽,正如哥倫比亞大學的一份新聞稿所引述的那樣,利普金說,”這鞏固了我與中國科學院、科技部和衛生部的親愛的朋友和同事的關係”–這些機構都是中國共產黨的全資和經營實體。

在2020年,他評論說:”獲得這枚獎章是一個巨大的榮譽……我將珍惜它,提醒我在中國的親愛的朋友和同事,以及我們一起為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健康所取得的成就。”

後者是在共產黨中國告訴世界當時的”新型冠狀病毒”(後來被稱為COVID-19)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幾天前獲得的。

隨著病毒的傳播,利普金博士成為媒體對這一問題最經常談論的人物之一。2020年被《紐約時報》稱讚,在世界衛生組織宣佈COVID-19疫情為”大流行病 “的6天后,利普金為他的中共朋友打掩護的工作變得很明顯。

在根本沒有多少證據的情況下,Lipkin和其他四人發表了一篇關於”SARS-CoV-2的近端起源”的論文,其中他們推測”SARS-CoV-2是不可能通過實驗室操縱相關的SARS-CoV類冠狀病毒出現的”。

幾個月後,Lipkin甚至感謝Fauci對實驗室洩露理論的否定。今天,幾乎18個月後,這種觀點不再可信。

祝賀你!

除了與中國強硬的馬克思主義政權有密切聯繫外,利普金還從福奇自己的國家衛生研究院(NIH)機構獲得了近100項資助,以資助其研究。

福奇發出的電子郵件中包含的新聞稿,涉及到利普金與中共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長期合作歷史。

他的職業經歷摘要顯示,他甚至為該政權提供”諮詢”,並從中國國營科學機構講課和接受資助,正如《國家脈搏》之前披露的那樣。

Fauci在2016年1月8日新聞發佈的第二天發給Lipkin的電子郵件中感歎道:”祝賀你!”然後補充說:”非常值得”。

The National Pulse獲得的這封郵件是在Lipkin嚴正否認COVID-19的實驗室來源之後發出的。包括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和《今日美國》在內的媒體都引用了利普金的話,以此來”駁斥”雷德菲爾德博士將該病毒與中國實驗室聯繫起來的爆炸性說法。

“我們應該遠離指責”,利普金在補充說”沒有證據表明它是在實驗室創造的”之後告訴哥倫比亞廣播公司。

利普金還接受了包括中國全球電視網在內的中國國營新聞機構的幾次採訪,他堅稱”我在中國、大學和政府中有這麼多朋友,我可以幫助人們相互交流,共同合作”。”著名流行病學家沃爾特-利普金讚揚中國對冠狀病毒爆發的透明和專業的做法”,國營媒體《環球時報》的標題寫道。

簡評:

隨著疫苗在全球的推廣,中共病毒的溯源問題似乎已經被遺忘,但是有很多證據已經浮現出來。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福奇以及他的“同事”們,早已經與武漢病毒所以及和中共勾兌在一起。他們或資助、或指導、或以被諮詢者的名義,把相關的生物學技術“傳授”給了中共的相關人員。他們不但從中換來了巨大的經濟利益,也從中獲得了中共所頒發的“國家榮譽”。

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驚天陰謀?病毒的爆發、疫苗的推廣、病毒溯源的被擱置。一切的發生似乎都籠罩在了黑暗的計畫之中。頂著科學家的光環,去做邪惡的勾當,所造成的傷害無疑是巨大的。全世界不明真相的人們付出了難以計數的代價,甚至無數人因此失去了生命。

這些助紂為虐的邪惡科學家們終將遭到應有的審判。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新聞來源:thenationalpulse.com


審核:螞蟻兄弟
校對:阿伯塔
發稿:信心的選擇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