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勒岡議員稱臭名昭著的“塔斯基吉研究”又上演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上傳 水星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gs德先生

在翻譯“俄勒岡議員尋求大陪審團調查中共病毒數據操縱”【1】那篇文章的過程中,看到塔斯基吉(Tuskegee)這一名詞,了解後發現“塔斯基吉”是指“塔斯基吉梅毒研究”,起於30年代初對患有梅毒的非裔美國人進行的藥物研究,整個過程沒有對受感染的男性進行青黴素治療,嚴重違反了道德標準,是美國歷史上最臭名昭著的生物醫學研究【2】。

俄勒岡立法者將FDA禁止醫生對中共病毒患者使用伊維菌素等已經證明是安全藥物的行為類比為“塔斯基吉梅毒研究”。

“俄勒岡議員尋求大陪審團調查中共病毒數據操縱”文章的後半段:

“塔斯基吉(研究)”的第2部分【3】

信中說,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國家人口動態統計系統”(National Vital Statistics System)告訴死亡率數據編撰者,在2020年3月的警報中要強調中共病毒是死亡的“原因”,這與2003年聯邦手冊中關於記錄傳染病是存在先決條件下的“死亡促成因素”的規定不符。

撒切爾(Thatcher)和林蒂庫姆(Dennis Linthicum)告訴阿斯法格(Asphaug),關於通過RT-PCR檢測方式對中共病毒進行診斷,CDC和FDA推薦了一個高閾值(40),這是眾所周知的通過發現微不足道的病毒載量而設定為假陽性的方法。

一年多前,公共衛生專家向《紐約時報》提出了同樣的擔憂,建議閾值應為35或更低。該報發現,在馬薩諸塞州、紐約州和內華達州中高達90%的“陽性”患者因病毒載量太小,不會傳染。

參議員們寫道,相比之下,對接種疫苗的人使用28閾值進行測試而消除了假陽性,這些使“公眾對他們提供的數據和基於這些數據的公共衛生政策幾乎不可能相信”。

信中說,聯邦回絕了康涅狄格州米爾福德分子診斷實驗室(Connecticut’s Milford Molecular Diagnostics Laboratory)主任李新航(Sin Hang Lee)的請求,他從2020年3月開始討論“PCR設計和校準的重大問題”,並於11月再次提供“法律援助”。據稱,FDA沒有提供任何證據地駁回了他的請求,稱其“缺乏科學依據”。

今年夏天,李在《中共病毒疫情:案例研究與意見》雜誌上發表文章表達了他的擔憂,在一份摘要中,他指責“虛假的PCR檢測”造成了美國“不必要的封鎖”,並將其與每年導致數千名女性“不必要的陰道鏡(宮頸)活檢”的HPV檢測進行了比較。

李寫道,未標明的生物技術公司利用“這些可疑的檢測結果,在定義中共病毒感染的統計數據時隨意移動目標欄,以犧牲公眾利益為代價掩蓋各種商業操作。”

立法者的請願書還指責FDA拒絕了“安全有效的基於證據的治療方式(evidence-based treatments)”,正如當年的塔斯基吉研究(the Tuskegee study)拒絕向患有梅毒的黑人男性提供青黴素一樣。

他們提到了維生素D和伊維菌素,這兩種藥物 “在服用數十億劑量後具有廣泛的臨床安全歷史”。撒切爾和林希庫姆說,為中共病毒感染者開這種藥的醫生可能會面臨被吊銷執照、罰款和監禁的懲罰。

女權主義者、反中共病毒的強制政策者娜奧米·沃爾夫(Naomi Wolf)在撒切爾公開聲明一天后,發布了一段鮮為人知的對撒切爾的採訪視頻,沃爾夫聲稱推特無限期地關了她的賬戶,部分原因是她大力宣講了撒切爾支持州政府禁止實施中共病毒強制疫苗接種令和強制口罩令的新聞稿。

據“健康自由代表”(SHF,Stand for Health Freedom)的庫肯多爾(Kuykendoll)稱,這是第二次試圖讓美國檢察官批准大陪審團調查。

這項工作始於去年在《科學、公共衛生政策和法律》(Science, Public Health Policy, and The Law)雜誌上發表的一篇同行評議論文,庫肯多爾說,在提交之前,它經過了九名律師和一名法官的審查。

該論文的主要作者是自然療法專家亨利·伊利(Henry Ealy),他問道:“為什麼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決定不使用他們編寫的數據收集和報告系統?該系統已經在全國范圍內使用了17年,沒有發生任何事故。而使用一個未經測試和未經證實的系統專門用於中共病毒的數據統計,不進行討論和同行評議,這又是為什麼?” 伊利也是俄勒岡州活力健康研究所(Oregon’s Energetic Health Institute)的創始人。

去年,“健康自由代表”(SHF)通過電子和實物郵件向每位聯邦檢察官和司法部提交了請願書和證據,引用了該論文,但沒有人回應。請願書的標題是“代表所有擔憂的公民”,並致辭“法官閣下”。

庫肯多爾說,今年春天,撒切爾和林芝庫姆“盡職盡責地審查了這些指控”後重新啟動了這項工作。她拒絕具體說明SHF是如何與俄勒岡州的立法者聯繫的,儘管請願書表明林希庫姆早些時候就參與了此事,因為他是專家證人名單的唯一聯繫人。

一個月以來,撒切爾和林芝庫姆都沒有回答任何問題,庫肯多爾只是將這一消息告知了自然療法專家伊利,以便與立法者取得聯繫,但他沒有回應。

(摘譯完)

CDC和FDA將PCR檢測的閾值隨意調整,對未接種疫苗的感染者將閾值提高到40,對接種疫苗者將閾值調低到28,這可以將中共病毒感染者人數誇大,還可以將未接種疫苗而感染的危害誇大。

不誇大宣傳疫情的嚴重性,怎能實施封鎖?怎能改變並控制人們的生活方式?不封殺羥氯喹、伊維菌素等廉價有效的藥物,陰謀集團怎能以緊急授權強推實驗性疫苗大範圍施打?

中共病毒和毒疫苗就是子母彈,被邪惡勢力操控,成為奴役世界的工具,而各國政府機構、主流媒體在金錢、利益驅動下成為邪惡勢力操控世界的幫兇,立法、司法、執法結構也全面面臨侵蝕,有的已經徹底沉淪變節。

正義的人們必須有緊迫感,如果還不揭露邪惡,曝光黑暗,與之抗爭,我們都將再沒有機會生存。戰友們加油!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有關鏈接:

【1】https://gnews.org/zh-hans/1587808/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Tuskegee_Syphilis_Study

【3】https://justthenews.com/government/federal-agencies/lawmakers-seek-federal-grand-jury-investigation-covid-19-statistical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