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勒岡議員尋求大陪審團調查中共病毒數據操縱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上傳 水星

trialsitenews.com

去年中共病毒爆發不久,感覺疫情蔓延迅速,尤其是在美國,很快達到了每天數万人感染的量級,當時就有個朦朧的概念,不是數據統計部門在有意陷害川普總統吧?隨著爆料革命向縱深發展,對病毒、大選、疫苗一系列陰謀的揭露,越來越多地意識到,“數據統計操縱”也是陰謀集團的一個環節。

《只是新聞》(just the news)10月10日的文章,從某個角度驗證了筆者的猜測。文章題目,“立法者尋求聯邦大陪審團對中共(新冠)病毒數據統計操縱進行調查”。副標題介紹,俄勒岡州參議員告訴聯邦(駐俄勒岡州)檢察官,“公共衛生政策必須基於準確且可獨立驗證的數據”,而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和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並沒有提供這樣的數據。

文章說,俄勒岡州的立法者告訴聯邦在該州的檢察官,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採用了“專門用於中共病毒(COVID-19)數據收集的雙重標準”,在疫情早期就誇大了病例和死亡人數,違反了多項聯邦法律,扭曲了減緩政策。

州參議員金·撒切爾(Kim Thatcher)和丹尼斯·林蒂庫姆(Dennis Linthicum)在“一個由世界著名醫生、流行病學家、病毒學家和律師組成的大型團隊”的建議下,請求美國檢察官斯科特·阿斯法格(Scott Asphaug)批准一項大陪審團的調查,以了解如何衡量這場疫情。

“公共衛生政策必須以準確且可獨立驗證的數據為基礎,以優化結果,增強公眾對帶領他們度過這場危機的人的信任。” 共和黨立法者在一封信中寫道,該州實施了一些最嚴厲和最長的有關中共病毒的限制,並附上了一些證據。

一份是指控、調查結果、相關法律和相關機構的概要,旨在“協助大陪審團成員確定所犯罪行的指控範圍”。

他們寫信的日期是8月16日,但在上個月的公告中,支持請願活動的全科醫學(the holistic medicine)和法律非營利組織的“健康自由代表”(SHF,Stand for Health Freedom)在一個月內沒有公佈這些材料,以“保護相關人員”。

公關部經理貝利·庫肯多爾(Bailey Kuykendoll)在接受《只是新聞》採訪時表示:“我不確定是否有過如此規模的對政府不法行為的指控”,該組織希望在公開披露前對“準確性和安全性”進行評估。

阿斯法格(Asphaug)辦公室週四表示,已將請願書轉交司法部立法事務辦公室,該辦公室沒有就是否或如何回應俄勒岡州議員的請求作出回應。

立法者在這項努力公開之前接受了“健康自由代表”(SHF)的採訪。

撒切爾(Thatcher)說,她感到不安的是,儘管這傳染病的高存活率顯而易見了,但加劇虐待兒童、自殺和心理健康的任意限制依然存在。
撒切爾說:“我開始真地質疑這種治療方法是否比疾病本身更糟糕。”她在俄勒岡州更為知名的是為賠償被錯誤定罪人的立法努力。

林蒂庫姆(Linthicum)說,中共病毒的“不間斷病例數”很早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解釋說,他在立法健康委員會的服務使他認識到流感類疾病與中共病毒的統計數據是“混亂、不准確或某種被操縱的”。他說:“沒過多久,就可以看到數據被刪減或刻意修改成符合敘述的樣子。”

(摘譯完)

州立法者面對數據統計的異常進行質疑,要求大陪審團介入調查,這才叫“美國精神”。面對不正常的行為就應該質疑,行使自己的權利,不能逆來順受。只有主持公道,信奉正道,才能阻止罪惡,剷除邪惡,這同樣是新中國聯邦人的使命。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原文鏈接:

https://justthenews.com/government/federal-agencies/lawmakers-seek-federal-grand-jury-investigation-covid-19-statistical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