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6日郭先生蓋特 — 視頻蓋特1「9分58秒」

聽寫:洛杉磯盤古農場 — 盤古小螞蟻 & Antsee-GTV

Video link: https://gettr.com/post/pdc9pgfb64

尊敬的戰友們好,10月6號。今天的紐約沒有太陽,但是很漂亮,很舒服。7哥在準備會前給大家錄一段視頻。昨天晚上睡的特別特別好,是近期睡的最好的一個晚上。昨晚上會也開得特別好,今天早上又開兩個小會,健完身然後看了好多好多文件。文貴在這兒衷心感謝中國政法界、中紀委、統計局,特別是海軍的,我就不在這多說了兄弟姐妹們,你們辛勤的勞動,冒著風險對爆料革命的支持 — 特別感謝!特別是我們有兩位女戰友,冒著生命危險過去幾年和我們一起戰鬥,現在雖然已經出國了,雖然已經到達了歐洲某國,但是7哥這種感動和新中國聯邦的感恩,永遠不會忘記。這不是一個勇氣的問題了,這是用任何報答的方式都不能報答的恩情。

這幾年掌握的共匪的動向,像這幾天我們掌握的共匪在全國各地整個的下層,整個基層,對共產黨,對中南坑的情況。兄弟姐妹們,你們記住7哥2017年說的話,共產黨一定會死在它那個「以假治國,以黑治國,以騙治國,以貪治國,以警治國」上 — 一定會的!現在在全國各地的高壓政策讓下邊人是苦不堪言,也沒人敢說真話,全是假話。就像海軍,咱就說某部採購這個問題上,全都是所謂的首長的親戚 — 逼著下面,下屬還得配合他們作假,「做出」所謂按照審計渠道,按照國家軍內的所謂裝備部的規則、指導說明採購。但是全是領導的小三,領導的家人,下邊還得承擔責任。誰敢往上報?誰報誰死,因為查你的人就是你舉報的人,像王岐山、孟建柱和所有的下邊的警察一樣。

這兩天公檢法很多人給我發信息,說,「7哥你那個視頻錄的不公平,我們不是沒勇氣也不是不敢,我們有啥用,在這種體制下?我們作為公安廳往上舉報,全是孟建柱派人查我們;孟建柱不查我們,我們舉報孟建柱是王岐山查我們,孫力軍查我們,周亮查我們,我們有好嗎?」是啊 — 周亮在中紀委是管人事的,誰敢舉報?現在中紀委有人敢說實話嗎?中紀委某室的人,一個處的哥們給我發信息。他說:「7哥我看了你視頻,我回家以後喝了悶酒。咱們認識那麼多年了,他說你這麼罵我也接受的了,但對我們不公平。」他說,「你瞭解中紀委這個體制。這個樓裡面從一樓到十幾樓,有一個人敢惹周亮的嗎?所有的領導全是周亮指定的,王岐山指定的,我們敢惹嗎?我們舉報,我們說人話,馬上就消失了,無謂的犧牲。」 — 也對。

比如說最近停電的問題,還有煤的問題,啥說法都有。他說我的同學,在政策室的人竟然能寫出來 — 「偉大的領導,偉大的領袖,是時候對美帝國主義和西方的資源霸權,人權霸權,海洋霸權說不了!」這是一個政策室的人吶。說即使停電停一年,不要說點蠟燭,即使在黑暗中的生活總比在黑暗中的摸索,和黑暗中的不確定的生存,要好的多得多,因為美帝國主義,像西方 — 他們所說的「西方的法西斯」 — 壟斷了資源,跟澳大利亞乾到底。就這麼一個瘋狂的,納粹的思想竟然能得到中南坑的領導的最高批示,幾個人批示 — 說這位同志的思想達到了國際境界。

你覺得現在到不到文化大革命,兄弟姐妹們?就這種下三爛、流氓、這種小痞子型的竟然也能被所謂的中南坑所接受?跟當年大連的那個被孟建破了肛的「破肛芳」,還有那周什麼花都一模一樣 — 簡直就是個笑話。所以現在啊,兄弟姐妹們,按中紀委的哥們說的話,中紀委大家都低著頭乾活,就等著旁邊誰倒下。說樓上誰出事啦,樓下去誰出事兒啦,他們都是一說就笑笑,因為知道早晚得出事。但是他說王岐山不出事兒,孟建柱不出事兒是什麼扯淡的反腐啊?!什麼調調都是假的。誰相信呢?

打台灣,說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了,不打能行嗎?現在所有人敢說質疑打台灣那就是要被消滅的感覺,那就是叛國罪了。所以大家只有喊著喊,就像大躍進一樣 — 你畝產1萬斤糧,我畝產10萬斤。那個政策室的哥們又是河南的,河南老鄉,所以我很愛河南,河南就出這些幺蛾子。

然後政法委才搞笑呢。說傅政華出事以後,在內部通報前,一大批人出來聲討傅政華,還有司法部、律師界聲討傅政華。大家記得中倫律師事務所那個姓張的,記得叫張什麼吧?這姓張的創始人跟我那兄弟朱茂元,另一個創始人,這孫子也是河南人,咱河南老鄉。這傢伙是100%孟建柱、孫立軍的走狗。他把整個中國律師界給毀了,跟傅政華好的一塌糊塗。兩邊吃,還是北京什麼律師協會主席?這姓張的壞得很!然後所謂北大法律系這幫孫子整個壟斷了所有中國、北京的律師大業務,然後把北京整個給毀了,把律師界給毀了。這些人全是傅政華、孟建柱、孫立軍的幫凶。最近我罵還完以後,好多人給我反映:「哎,7哥,你罵的不公平啊,我們在這種環境下啊……」 啥叫不公平?懦弱永遠會有理由的,特別是那些失敗的loser永遠有很好的理由。你像我那個兄弟朱茂元,苟延殘喘,他能找出一堆的理由讓自己背叛他7哥 — 我,背叛他的良知。我救了他命啊,我救了他幾次命。我救他職業的命,我救了他生活中的命,但他永遠想的只是他給我做過什麼,然後對他的欺騙、背叛、和專業,他找出各種所謂的理由,跟他那個老闆,姓張的合伙人一樣。中倫律師事務所早晚要出大事的,它跟西方這幾個大律師事務所的勾兌美國司法部是要查到底的。它利用「合法的」合作方式偷盜美國人的信息,進行「合法的」腐敗。

像那個太平聯盟,大家最近兩天查了很多太平聯盟 — 這是一個在香港的基金,以聯絡、欺騙猶太人為主,玩弄女人,製造假文件,哄抬股市,欺騙小股東的機構。太平聯盟行賄西方的各種法律機構,包括巴哈馬。我們現在都在掌握它的證據。這幫人打掉的時候,就是中國律師界要出大事了。中國的律師界通過這種基金互相之間造假賬,互相之間造假審計,欺騙西方股民 — 大家記住,那個時候才真熱鬧了。很多西方的養老基金和國家安全基金全被這幫孫子給騙走了。跟他們在一起的,包括猶太人,被他們坑慘了,猶太投資圈,他們打著猶太人的名義招搖撞騙。大家記住,這是個天大的事兒。

現在國內軍事、政治、經濟、能源、社會、糧食、金融、房地產一塌糊塗,要多壞有多壞。還想打台灣,是吧?走看看,啥都不說啦,到時間了。開完會再向你們彙報,明天要不要直播,兄弟姐妹們?想想……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