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珠402:是中共製造了病毒,中國人不背這個鍋!

簡述:你們不知道有多可怕,海外的華人和中國人,一旦要把這“中國人”變成病毒,我告訴你們,全世界全部都會圍獵中國人——這是一條高壓線,絕對不能碰、誰也不能碰。誰要是敢碰這個線,就是我們的敵人。不管他怎麼狡辯,大家你們都是長眼睛的,你們都是長腦子的,你看看他們骨子裡面,誰想把這個病毒引向中國人,他就是最大的敵人。——郭文貴2020年3月20日
加入爆料革命俱樂部第一就是要保護華人。華人沒有任何問題,是這個體制出了問題,不能反華,任何情況下都要保護同胞的利益,中國人和國家的利益擺在第一,但是堅決消滅共產黨!——郭文貴2021年8月12日

封面:一旦要把這“中國人”變成病毒,我告訴你們,全世界全部都會圍獵中國人——這是一條高壓線,絕對不能碰,誰碰誰是我們的敵人。……中國人是無辜的!我們幹了最大的事,就是把中國人和中共分開。——郭文貴2020年3月20日

2020年2月1日 另外一個,西方強烈的慾望,想知道關於中國的真相,比如說,今天一個人告訴我說,他們看了一些在中國的老外和(在)中國結婚的老外,有的是幾十萬的訂閱率的人,這幾天大量地發視頻,發消息,說物價沒上漲,青菜沒上漲,沒那麼誇張,很穩定。他們斷定這完全是大外宣,和被共產黨控制的。這些人也要擔責任,就你替共產黨說瞎話,啊,你瞞報,助紂為虐,各國都會參與此事。

不論你幫共產黨說假話,還是你反共產黨你說假話,都是要承擔責任的,因為這是一場全人類的重大的安全危機。所以說你要說錯話,你誇張了,你是要負責任的。

當然了,現在我們聽說從東北,從山東、河南,特別是湖南,人家掌握的信息遠遠超出共產黨說的數,未來他們將受到重大的懲罰!

可以告訴大家,這個時候萬箭齊發,這件事情誰也擋不住,但是大家要記住,萬箭齊發要乾的是共產黨,不能幹我們的同胞,我做我門能幹的事就是傳播真相,你為什麼幹就是要中國法律和自由,我們要尊重法律現在,你能幹什麼。

首先你安全,你能做得到,而且守法尊重事實的情況下,這就是我們現在要做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務必,戰友們要注意說話要負責任,要唯真不破,尊重客觀,經得起歷史的檢驗,做現在你能做的事,就是傳播真相,唯真不破,要經得起歷史的檢驗。

其他的,大家一定要記住,不要隨便樹敵,也不要隨便樹榜樣,現在每天出來的國內的一幫英雄,但是如果這些英雄是被共產黨操作的,那就是毒藥,那就麻煩大了。

國內的形勢,今天晚上會告訴大家,絕對會超出大家想象的惡劣,啊,結果超出大家的想象,極為嚴重!

大家絕對不要擔心和想象,美國會不會採取行動,世界會不會採取行動,我可以告訴大家,一定會!不是我們,是他們的本能,是他們的需要!這個時候我們一定要記住共產黨他已經完蛋了,共產黨結束了!

但是他結束不要把我們人類帶走,不要帶走那麼多善良的被他洗腦的殘害的同胞,這是我們現在要做的。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做好準備,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以後怎麼樣,不能是一半國人死沒了;不能是財富全被他們坑走了;所有的盜國賊的家人全到外國安心定居了,那是不可以的;或者說沒有共產黨爆料革命也沒了,好人都沒了,也不行。

我們要中國人少死一個,少傷一個,少損失點財富,少毀一下形象,同時讓海外的華人一定要在這個事情上經得起西方這回的各種法律與信仰的考驗,要重塑海外華人的形象,藉助這次機會,中國人是團結的,中國人有正義感,中國人是善良的,中國人既愛國家,既愛民族,也愛西方的正義與民族,遵守西方的法律。絕對不是共產黨可以利用的工具,在海外的華人絕對不是西方的威脅!

大家要記住所有的人都在問一句話:華人在海外對西方有多大的威脅。

在這個事上,千萬記住啊,兄弟姐妹們,你在國外已經不容易,你不要拿著你家裡面祖宗八代積累的到海外的這種福來冒這個險押給共產黨,沒有一個共產黨會感謝你,共產黨它是誰啊,誰來感謝你,誰還記得你,不要傻了!

只有這個民族會感謝你,只有西方有信仰的社會會記住你,共產黨對自己的常委,政治局委員都這麼狠,會記住你嗎?你見過共產黨歷史上記住過誰?你幫的越多,你做的越多,你死得越快,他要滅口,不要天真了!

世界已經全力以赴,開啟了一個滅共的程序,誰也擋不住,誰也不要在這塊有投機取巧、僥倖心理,那真是,不是螳臂擋車,螳螂擋壁。

2020年3月20日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一定要清楚,是共產黨的病毒,可不是中國人的病毒。川普總統已經改口了吧?他一定會改過來的,他一定會改過來的。絕對不能叫中國病毒、中國人病毒,這叫共產黨病毒,CCP病毒,CCP武漢病毒。

所以三天前我跟班農先生有一個通話,他要見我,我沒時間,因為他那個團隊裡面會加入一堆的人進來,要滅共。我提出了很嚴肅的要求:班農先生,你必須要告訴你的朋友、還有你們新的組織;我跟他說了很久,我說你一定要很嚴肅地解決這個問題,絕對不能把這個共產黨病毒和我們中國人聯繫在一起,甚至都不能叫中國病毒。共產黨它是一個非法組織,絕對不能叫中國病毒,我堅決抗議。

所以凱爾·巴斯,還有班農先生,昨天他在節目當中就明確說:這是共產黨病毒,不是中國病毒。凱爾·巴斯先生,開始發推文說:這是中共病毒、武漢病毒,不是中國人病毒。

大家都看明白了是吧!再說這是大事,(這黑鍋)不能讓中國人給背上。

另外一個,我相信川普總統很快也會改過來的,他也會改,一定會改,我深信不疑。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是大事,這是原則,這絕對是原則。我們要的就是,決不能讓任何人以任何理由、任何手段,把14億中國人變為全世界的敵人。

你們不知道有多可怕,海外的華人和中國人,一旦要把這“中國人”變成病毒,我告訴你們,全世界全部都會圍獵中國人——這是一條高壓線,絕對不能碰、誰也不能碰。誰要是敢碰這個線,就是我們的敵人。不管他怎麼狡辯,大家你們都是長眼睛的,你們都是長腦子的,你看看他們骨子裡面,誰想把這個病毒引向中國人,他就是最大的敵人。

別在那裝,你裝什麼裝,14億人都傻?你聰明?少來這套!共產黨把全中國人當傻子,你們又來一幫,又把中國人當傻子。你知道有多可怕麼,現在各大院校都在爭,到底“中國病毒”、“中國人病毒”還是“武漢病毒”、“共產黨病毒”。一旦全世界形成,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群體說“中國人病毒”,我可以告訴你們戰友們,任何你們本人、你的家人,以後在這個地方永遠無法生存下去。而且可能是合法的被獵殺的對象。

什麼叫病毒啊,你這個人種叫病毒了,你要殺人吶,人家殺你是正常的。看看美國國家安全法案說什麼,當美國的公民性命收到傷害的時候他有什麼權利。——這不是開玩笑的。

所以說,這是多大的事啊,還有人糊塗呢。有人不懂英文,就讓人家給你解釋解釋英文;有的人懶,不願意上網看那些大家都知道的信息,找個人給你說說信息,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你坐在沙發上,你就看著這個,給人家捐錢,然後等著別人再把你家人給殺了。愚蠢到如此的程度,還有人替這人說話。所以中國人這個悲劇啊,它不是偶然的。走到海外了,都民主法治社會了,還那麼愚蠢。人家把刀都架你脖子上了,捅到你心窩子裡面了,還笑著問你舒不舒服啊,夠不夠涼啊,夠不夠快啊。你還說,挺舒服,能不能再使點勁啊,這就可怕。

日本人跟中國的日中戰爭,侵華戰爭,就一個道歉的字,到現在不說。為啥不說,說了道歉你要付錢,說了道歉你要負責任。如果把這個事變成中國病毒,中國人病毒,那是很可怕的。

有人說,川普總統說的。放你大爺的屁!你是川普總統嗎?人家代表一個美國國家,人家是受害者現在,你是川普總統嗎?川普總統說滅共的話你咋不說呀!川普總統說滅共產黨的話你咋不說呀!你撿出一個最傷害中國人的話,你讓全中國人相信。竟然有人說,川普總統說了,川普總統說要滅共你咋不說呢?

竟然有人愚蠢、混蛋到這種程度,有兩個破錢,給人家捐個三百五百的,你就覺得,哎呀,這是我的人了,甚至他殺人我都不想承認他的錯,因為我不能承認我捐錢捐錯了,我給他捐錢了。你能不能長點腦子啊,你捐錢是你的無知捐錯人。因為你要證明你捐錢捐對,你把原則都不要了,把中國人的未來都不要了。可悲呀!

你們不知道多嚴重啊。中國病毒,中國人病毒一旦定下來,我們所有人滅了共,在世界上就沒有生存之地;我們的家人,我們的子女,我們所有的人都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開玩笑呢這是,多大的事啊,這才叫大事,這才叫重磅中的重磅。

我這幾天給大家說,我所有的精力,我其中就是要給美國任何人,要說服他們不能定義“中國病毒”。這事多可怕呀,像當年納粹一樣,定義為世界恐怖組織、反人類罪。如果“中國人病毒”,“中國病毒”被定上的話,我們所有的中國人,都是世界反人類罪的其中一部分;你還想不想活了,你還能活得了麼?

在這事上還竟然有人說情,還有人在那塊不懂是非。可悲!可憐!

為什麼共產黨會在中國強姦綁架70年,為什麼共產黨能讓全中國人吃人屍丸,就是因為我們這個腦子有問題,懦弱、無知、自私,可悲!

你們真不知道這事兒有多大啊。定義為中國病毒,任何一個商場不讓你中國人進,任何一個教堂都不讓你進,你見過現在有一個地方敢收留納粹的嗎?敢提納粹這個字嗎?“中國人病毒”了,共產黨就贏了,所有中國人都回到中國當它的人屍丸的那個人屍者。

你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去,必須被共產黨統治,這就共產黨達到目的了。全都嚇回國了,沒有華人了。比當年孟宏偉,國際刑警組織還牛,不用通緝,直接就回去了,是吧?這是多大,多愚蠢的事啊?孟宏偉沒幹到的事,一個這個就直接嚇回去了,騙回去了。

如果定義為中國人病毒,中國病毒,不要說中國人,就中國病毒,我們就都慘了。不管你拿哪國護照的,甭在這兒做夢,只要你是中國臉,你走哪去都危險,你躲在哪都危險。這種事你們還沒看出來。咱走著看,再過一兩個月你就感受到了。就像把中國人扔海水裡一樣,這麼冷的天,扔到海水裡邊,大家說你該死。你在開玩笑呢嗎,還有人為這事解脫。

中國病毒?中國人是無辜的!我們幹了最大的事,就是把中國人和中共分開,不能叫中共等於中國人,不能讓中國人等同於病毒。還想啥呢你們?可悲啊!

你們不知道有多可怕。我每天開會,每個人都說:如果中國病毒要被定義的話,Miles,所有在這個國家的中國人都將遇到最大的危險。我昨天晚上跟英國的一個高官通電話,他說英國完了,英國絕對完了。說Miles,你的家人還在這兒,為啥不讓他走啊?趕快讓他們走吧。他說,如果英國最後發現死了幾十萬、幾百萬人,他們第一個攻擊的對象就是亞裔人和中國人;如果定義為中國病毒,中國人病毒,那就合法地攻擊你,甭說是中國人病毒,就中國病毒。

還有人給人家打賞、給人家錢!走著看,郭文貴說的話,大家走著看,你會為今天所有說的話感到後悔。悲劇啊!

連我們的船員都說,郭先生,如果要是說把中國人定義為病毒了,那就太可怕了。查查歷史,多可怕啊。共產黨那麼快得要把這病毒推出去,那是為什麼?它們非常清楚,如果這個病毒定義為共產黨病毒,那它就完了。(而)你想背這個鍋。

為了貪點錢,這不要臉的東西。有些人說是大外宣,他屁大外宣,他配當大外宣嗎?這卡麗熙亂說話在那兒,盡給人家抓把柄。他就是一個貪財的、有民族仇恨的、卑鄙的、可憐的,把個人仇恨,把民族仇恨,把一個恐怖分子(罪名)加給中國人的,就是那個Inty。你還把那個Inty說是什麼大外宣,你太看得起他了,他算個屁啊!什麼大外宣啊,就是貪財!就是恨中國人,恨中華!把民族矛盾,把民族仇恨,準備要借刀殺人,讓美國人,讓世界人殺掉所有中國人,這還難道不懂嗎?

在這事上大家還糊塗,誰跟他有仇啊?從一開始都是給他,給他錢、給他東西、給他支持,戰友們開十天的車免費給他搬家。打著爆料革命的幌子,他就是個貪錢的一個仇恨,骨子裡邊仇恨華人的,骨子裡邊就是恐怖分子。這事還糊塗,多麼的可悲啊。

我家人是有跟穆斯林新疆人結婚的,我家是跟新疆有婚姻的,我們祖上是有新疆血統的,我愛新疆人愛什麼樣,大家都知道。但是這個人絕對是新疆的敗類,新疆人將為他付出代價,這小子的狼子野心大家還看不明白,竟然還有人替他說話!

你算老幾啊你!郭七條:不反中國、不反中華民族,這是一個基本的原則。反中國,你叫中國病毒也不行!誰說你叫中國人病毒不行,你叫中國病毒也不行!共產黨病毒!你是又反共又反華,Inty,你恨不得所有中國人都死乾淨,你才有這種狼子野心。你這點小貓膩,就你這點操行勁兒,弄幾個臭錢。我在華盛頓跟你見兩次面,我就知道你是個什麼東西了。你八輩子祖宗上冒青煙了,跟郭文貴有接觸的機會你。

新疆人為Inty將付出巨大的代價,大家走著看!這小子的內心可是真夠歹毒的!夏業良也好,郭寶勝也好,韋石、熊憲民、高冰塵,貪錢好色,跟共產黨勾兌,最多是貪錢、貪色、害人。Inty這個小子他可真不是,他可絕對不是。如果你想想,大家閉上眼睛,你們長長良心,(假如)給Inty一個權杖:你有權利殺掉所有中國人或放掉中國人,他一定毫不猶豫全把中國人殺掉。

是誰在一天裡面47次在公共社交媒體上,把中國病毒傳47次!是什麼樣的仇恨,我們反共的心我們也沒有一天講過47次啊。竟然有這些不要臉的東西替Inty說話,你的民主、你的自由,你愛去哪民主自由去哪民主自由去,你別把我們中國人給綁上!

Inty這個東西太歹毒了,非常的歹毒!

這個給我們敲響了一個警鐘:沒有共產黨以後,如果這幫人說了算,那中國人亂了。如果給Inty的權力把新疆獨立,帶著新疆造反殺漢人,這小子第一個衝出去。

可是Inty沒有在新疆長大,在上海長大的,他的爸爸是政法委高管,非常高,廳級幹部。是因為在黨內不得勢了,Inty開始恨共產黨,他本身就是新疆的叛徒,他家人就是新疆的叛徒。

然後打著爆料革命的名義,新疆人的劣根性,在Inty身上全體現出來了——只要,從來不給。從第一天到現在,Inty都是得到,給他錢買設備,隨便買,隨便選,你選多少給你賣多少,我們連問都不問,直接把信用卡給他付了。1120你在那邊轉圈子,我讓你來,給你安排酒店,安排機票。然後要來我這工作,說家在洛杉磯,他要來,每週坐飛機回去,然後要幾千美元一個月的工資,我沒讓他來。然後壯烈宏先生推薦他來,我沒讓他來。我就是知道這小子,我發現他不是那麼單純的新疆人,他既不是純粹的新疆人,他也不是中國人。他是骨子裡面帶著仇恨的,恨中國,恨中國人,所有的人,包括新疆人。他要愛新疆他不會這麼做的。

這是多大的事啊,你代表了新疆人,你讓新疆人和漢人對立,你鼓吹全世界幹掉所有中國人,讓把病毒推給所有的中國人,包括新疆人。你以為到了外國就可以讓尊敬你嗎?這種可怕的事情竟然能說得出來,有人還替他說話,你不要說是我們戰友,我一輩子不想見到你們,不想和你們有聯繫。凡是提Inty說話的,希望你遠離爆料革命、遠離郭文貴,跟著他去,他會給你未來。不就是提前把英文翻譯成中文告訴你們了嗎?你們就沒原則了?何其的荒唐!

外國人紛紛在問我,這個Inty是怎麼回事,大力支持中國病毒說法。人家美國人,外國記者在白宮直接問川普總統,你叫中國病毒是不對的!你咋不說呀?川普總統都改口了,川普總統那麼多滅共,你天天罵川普。結果川普就說了一句這話,你就拿過來對付中國人來了。

不管你是誰,你是滅共,你是共產黨,你都改不了我們是中國人。共產黨不等同於中國人,我們要滅的是共產黨,誰要想跟中國人為敵,老子就是你最大的敵人。

你個小破Inty,還成了氣候了,你算老幾呀。沒有爆料革命你算個屁!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漢人給你捐的款,你的關注者,那沒有收據嗎?你不要臉的,竟然Inty說美國人支持我,你算個屁呀你呀!還跑到什麼國會山我坐個小汽車,在美國誰都能去。你別忽悠中國人,你真把漢人當傻子呢。這是典型的傲慢,會兩句鳥英文,把中國人都當傻子,你算老幾呀Inty呀!

瞪著眼昨天發推撒謊,瞪著眼撒謊,昨天說給我通話了,通話什麼,我跟你通話,Inty你都有膽把我給你通話放出來。你這個小子竟然敢把我通話給你篡改,就是你這個人格的卑鄙。

這小子既不是新疆人,他沒有新疆人一點點的優點,他也沒有漢人的一點點優點,這個貨就是個新疆人、漢人最壞的一個結合體。不就是你家人在中共失勢了嗎,你開始恨中國,恨所有的中國人,卑鄙呀!太卑鄙了!

咱們戰友真的是糊塗有的人,這樣的戰友不要也罷,這種糊塗的戰友不要也罷,這個卡麗熙有時候亂講話,說什麼他是大外宣,他配當大外宣嗎?他會給你當大外宣嗎?他是要把一切都毀掉的人,他心中無比巨大的仇恨,你還看不出來嗎?他絕對不是共產黨,他也不會跟共產黨勾兌,他也不是大外宣,他就想獨成一派;就是不惜餘力的毀掉中國,不是共產黨,毀掉所有的中國人。在這事兒上還探討,還糊塗。

郭文貴從爆料到現在以來,說哪個是壞蛋,還沒有一次是錯的。什麼雞腿潘、火雞龔,你覺得是錯的嗎?冤枉他們了嗎?冤枉過誰?悲哀呀!真的悲哀!

明天,明天咱說別的事啊。今天是,我昨天晚上幾乎啊,這電話都是幾次都沒電了,一直在通視頻會議。跟各國啊,我全部就是絕對把中國病毒這個事兒給拿掉,中國人病毒更不能說,誰敢說中國人病毒我立馬起訴他。我們現在考慮起訴這個Inty啊,我絕對要起訴他,我跟律師已經說了,我覺得這小子有嚴重的恐怖主義傾向、種族歧視,我們要起訴他。

啊Inty不就是說了一句什麼川普總統說的話嗎,放你的個屁,什麼叫川普總統,他是川普總統嗎?川普總統說的好話你咋不說啊!這些不要臉的東西,你們個人的失敗你不要把中國人都拉進去,你個人的仇恨你不要把中國人都拉進去。

中國人怎麼了中國人,中國人是全世界最偉大的民族!

昨天我告訴一個歐洲的國家的領導人,我說我告訴你,我跟你什麼都可以談,如果你要不宣佈你反對叫中國人病毒這件事兒,咱倆關係就拉到,別跟我扯別的。有些事情可以商量,有些事兒絕對不能商量。

2020年3月21日 共產黨不僅放出了共產黨冠狀病毒,它讓全世界人民面臨這種全球人類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機挑戰,它還讓全世界人民要說它是好人,要感激它。然後,再讓14億中國人作為肉票,擋在前面,讓全世界把箭靶子對準中國人。

過去這一週,共產黨成功地將病毒轉嫁美國,不管你信不信這個說法已經在那。成功地將中共躲在了14億中國人民的後面,叫中國病毒,叫中國人病毒。由於語言身份的不同,共產黨是成功的。

啟動一切大外宣的力量,對我們爆料革命,不僅滅爆小組、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內的專案組的各種行動,只有我知道,沒有人知道,因為最疼的人是我。最近斷郭文貴的財路,又給中央寫報告了:郭文貴又沒錢了,又賣船呢,又賣飛機呢,又賣公寓呢,沒錢了;這小子現在都把褲衩當口罩用了,現在喝的水都是從海里邊舀的。中央專案組又信了,完全信了。為什麼?他們相信他們監聽的Email,他們相信他們所謂臥底的渠道,他們相信他們監聽的語音結果;更相信世界上只有他們才是世界上最有錢的人,是最大的主子,更相信那些所謂臥底的戰友,假戰友們給他們提供的各種信息和情報。共產黨的以假治國、以騙治國、以黑治國、以貪治國無處不在,他自己也是受害者。所以我們借力打力,釣魚,給他喂料。

2020年3月23日 所以說戰友們,美國從今天起進入了真正的戰備狀態。美國人會從今天開始醒來,歐洲也會醒來,全球聯合滅共進入了最關鍵的備戰期。

戰友們,這個時候我們一定要記住,所有在世界上的華人是最脆弱的。特別是黃皮膚臉,我不應該說是華人,最倒黴的就是臺灣人和香港人。臺灣、香港人沒做什麼大的惡,人家這些年是文明社會。但是在海外,多年已經到海外定居的海外港人、臺灣同胞、華人,可能首當其衝被害。大家一定記住,沒有人能辨別出你是臺灣人、香港人、還是大陸人、新加坡人、日本人,韓國人,沒有人!甚至沒有幾個人懂得有啥不同。在他們眼裡邊黃皮膚人是病毒者,所以我告訴大家,你們不知道有多可怕。

有人……我不說誰了,去到美國政府去遊說,那幾個最核心的人開會的時候說你不能再叫Chinese virus,你叫CCP virus,你也不叫中國virus。你知道旁邊幾個剛剛任命的高參說什麼嗎?如果是美國最高層喊出CCP virus,CCP virus說出口以後相當於就是開戰。那說中國病毒和Chinese virus他們認為這來自於中國的,來自於Chinese virus,他們在理解上和咱們是巨大的反差的。這作為一個國家正式機構,那可不是胡說八道的。

如果是CCP virus,我告訴你,美國的所有的告狀,要求索賠,只能找CCP,不能找中國人,也不能找中國。你們知道玄妙在哪兒嗎?就是我說了是CCP virus,那你找CCP去,我共產黨沒錢,中國人的錢你不能碰,在海外的中國錢,海外的錢都是中國人的,他咋碰啊?這是很大的事,但是,我們能做到!

另外,為啥說這個Inty這個王八蛋是太壞了。從前天到現在絕對有幾十萬戰友在他的138000裡面,那個訂閱YouTube裡面,前天是139000就掉了1000,你取關取關不了。被定了所謂的YouTube VIP(想)取消(也)取消不了,而且繼續被推送他的節目。而且收到大量的割喉、殺全家的這種類似的警告。要滅我們整個漢族,漢族人全都是被殺!你看看這Inty厲害不?技術上、黑客上,集體作戰上比一個整個比ISIS的還誇張!我們已經向所有的相關政府部門全報案了。戰友們一定要留好證據,這是非常關鍵的,都發給Sara、木蘭和路德。

那麼接著我告訴大家,你想想幾天前我要不說這件事情,他意義是什麼?就從前天到昨天到現在,日本就有人喊支那、支那人。他們叫China就支那,是一個種族歧視、種族矛盾,大屠殺的象徵。

在洛杉磯,在Rowland Heights,在Arcadia,大家知道在洛杉磯大街過去的1947年的人類最早的在美國叫洛杉磯街,原來就是那個華人街的地方,鼓樓街這一塊,現在叫洛杉磯大街,對華人大屠殺地方。現在又發生了中國人滾蛋,黃皮膚人滾蛋。很多臺灣、香港朋友跟我說太可怕了!

在非洲現在是最最反華的,簡直糟透了。真的是隻有共產黨把自己的孩子、女人送去,讓人家睡,讓人家戳,然後再讓人家殺,現在讓人家罵,再讓人家虐待。

在歐洲,西班牙、意大利、德國、英國,到處都是有排華,甚至很多餐廳,商場不讓開業以後,都怪罪了華人。很難讓外國人,讓世界人能分清楚中國人、中國華人、中國臺灣人、中國香港人、新加坡人,南韓人不一樣的。就像你讓中國人分分加州人和紐約人有什麼不一樣;美國人和英國人有啥不一樣;英國語音和美國語音和猶他州和華盛頓州有什麼不一樣,完全是不可能的。這就像我們華人在美國看到了移民來的中東人穿上西裝以後,還有這個古巴人,還有墨西哥人、俄羅斯人,你很難分辨的清楚。

但是我告訴所有的美國朋友,二戰的時候你們叫什麼——叫納粹,你說過德國人納粹了嗎?你說的是納粹,你沒有說德國人都是犯罪分子。納粹集團是真正的法西斯,你咋不說是德國人呢?德國人,德國這個人犯了罪呢?你不能叫!中國人是共產黨的這個替罪羊,你不能讓共產黨……讓中國人成為共產黨的替罪羊,西方都是接受的。但是對於國家利益,國家安全面前,找誰算賬這件事上,也就是你的法人結構上現在還是共產黨,他是法人。但是如果你要早說我只讓你法人負責,不讓你這個機構負責,那美國人是不可能的。所以戰友們,讓西方人接受共產黨是罪魁禍首,中國人是被害者,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第二,Inty是險惡之用心,他既反共,他既要滅華呀,他要滅族啊!他們看到了機會,讓全世界人就像昨天前天在推特發youtube發的信息,割郭文貴的喉,殺掉所有的漢人,滅掉所有的漢人,100年不給漢人拉倒。他逮住機會了,他在讓全世界人獵殺中國人和黃皮膚人。更重要的臺灣、香港是無辜者不叫被害。大家記住我說的話,一旦開始那個時候,黃皮膚人將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你想想在美國、在歐洲,人家家人死了,或死一個或死仨,活著那個人恨誰?人家恨長黃皮膚臉的,這種不冷靜你能想象的到後果嗎?那可不是開玩笑的戰友們。

所以說這兩天我給歐洲的很多政治家說,如果你們能把儘早把這件事說清楚,把這個中國人和中國共產黨分開,把這個病毒叫CCP病毒,你們將是歷史上偉人,就像當年定義納粹是犯罪組織,而不是德國人犯罪組織一樣,他們都同意。

另外一個,在各國你們現在不要針對黃皮膚人、亞裔人進行任何的排斥、或發生了屠殺、或者是刑事事件,你們將成為歷史的偉人。

我們的爆料革命未來一定會在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我們要把你們變成我們最好的朋友,中國人也會把你變成最好的朋友,中國人會終身感激你們,整個亞洲、韓國、包括北朝鮮、臺灣、日本、新加坡都會感謝你們!

同時我們要嚴重的警惕,就像Inty這種種族主義者,帶有這種宗教的極端分子,所謂的東突集團,東突極端分子要割喉、要殺人。帶紅帽子那個幫我們大忙了,那個視頻發過去以後,唉呦!每個人說,唉呀!這個得小心,這個小心。我說這小子是來自新疆,自己說的,他說在美國有1萬多個維族人。他說這,說明這一萬個維族人都要殺我們漢人吶,都要殺郭文貴啊,有一萬個呀!這個視頻對我們幫助太大了!這小子是開餐廳的,我們一定會找到他的。他說的“美國我們有一萬個維族人。我們都是支持Inty的!我們要殺你,滅掉你,割喉!” 這就是他們乾的。幫助很大,然我們提前讓西方預警,也是天意。

2020年3月25日 如果定義為中國人病毒,我告訴大家,在未來的十年、二十年、一百年,中國人都是大街上人人喊打的老鼠,不是喊打,是要殺的老鼠。那個病毒可真可怕,中國人就上了共產黨的當了。你只能回去,到你那中國的大陸那個地方活著去。這是共產黨最希望的。這是什麼?排華勢力,不是滅共勢力,最希望的。

那Inty這個王八蛋就更壞了,他這要把共產黨和中國人通通給滅了。這問題上還有人糊塗。Inty沒砸鍋呀,Inty沒有罵郭文貴呀,沒有反爆料革命啊。到現在為止,從爆料革命到現在,對爆料革命最大的傷害、最陰險的計劃、最危險的分子就是Inty和Inty背後的巴布富(音)、傅希秋,還有新疆協會主席阿勒泰,還有那幾個小爛仔。我估計他們連羊肉串都吃不起。嚴重的種族主義、恐怖主義傾向。
……
大家知道嗎,在短短的過去兩週,全世界多少排華苗頭啊。今天最起碼有三到四家最大的媒體,都是在講中國人病毒、中國病毒還是共產黨病毒,都認為叫共產黨病毒。馬上,今天上午、今天下午、明天、還有今天晚上,都會發聲。

《華盛頓郵報》那個Josh寫出那篇文章多麼的關鍵啊,那是反川普的報紙啊,那個可不是開玩笑的,那是貝爾斯的亞馬遜的老闆啊。Josh是去年我和那天火雞龔,還帶來了什麼周孝正,周孝正是她女兒的男朋友我不知道啊,還有那個韓連潮先生、楊建利先生、比爾格茨先生、斯伯丁將軍,還有比爾格茨先生的夫人,還有華盛頓郵報的另外一個記者,還有紐約時報的記者,還有我、班農先生,在6月4號天安門紀念會上,我宣佈說:從今天起,最後一個64紀念日,明年2020年將是沒有中共的新中國的國家紀念日,就是國家日。結果大家都看看我,覺得我很搞笑、很瘋狂,最後是,我說你們不相信嗎?你覺的我瘋狂是嗎?最後就是這位Josh,還有另外一個比他還牛的兩個記者給我鼓了掌,班農先生鼓了掌。可悲啊,是外國人先給我鼓掌,中國人稀稀拉拉的掌聲。

就是他,他關鍵時候他出了一個:應該追究共產黨的責任、這個病毒不是中國人的。影響多大啊,誰能做到?

福克斯?福克斯,那你要說哪個字兒,那是要經允許的。班農先生接受採訪的時候,連著三次說CCP病毒、CCP病毒,那是經過福克斯老闆同意的。然後川普總統馬上正式的說,我們要保護亞洲人。

這到了個很危險的苗頭了,有人給川普總統要報告啊,你這樣下去會造成種族大屠殺啊。有人給總統說,比爾卡曼達,如果你不改變這個的話,會造成種族大屠殺呀。這是政治問題,這很可怕的,那是出大事兒的。

我不相信共產黨,整個共產黨九千萬黨員,它要在美國、在世界運作一個這事兒,它拿一百個億美元都做不到;我們爆料革命在短短的不到一週,徹底做到。

這就像大家看球員,羅納爾多誇誇誇從球場直接跑對面去直接把球給踢進去,啊,鼓完掌拉倒了。爆料革命我們多少沉默的、默默付出的戰友,你看不見的戰友,就像看球場上的球員背後的辛勤汗水,不允許吃他喜歡的東西,不允許睡他想睡的覺,多少流的汗、多少的眼淚鑄就了那球叭的一刻,可背後的多少辛酸吶!

我們好多在華盛頓的這些美國朋友,都在給我一週、兩週前發信息:Miles你做得太對了,絕對不能讓西方媒體上、主流媒體上、社交媒體上成為一個潮流,變成中國人病毒,那就麻煩大了!

我都給人家拜託,求求了,我眼睛都冒小雞兒啊,一晚上一晚上的嗓子冒煙地給人家感謝,挨個兒感謝,求求你們了,(請)發聲;求求你們了,給那個誰說一聲,說不能叫“中國人病毒”,這對共產黨、對美國都是災難。美國哪個政府人員說“中國人病毒”,他本身就是個大麻煩。

我給英國的約翰遜,還有英國幾個最牛的政客,我可以告訴大家,都是我絕對的哥們兒,最近都發聲滅共。我給他們發信息:你們一定要出來,是英國和西方世界跟共產黨較量的時候了,該說“不”的時候了,而且絕不能說“中國人病毒”。他曾經說過一次,我說“你給我把那刪了”,他都刪了。我給約翰遜的團隊發信息,如果你敢再說一次“中國人病毒”,我告訴你,你將成為英國曆史上最糟糕的政客,你將付出巨大的政治代價。德國的幾個政客,我都給他們發了信息,他們都回復我,我們一定認真思考,確實這個是有問題的。

日本的政客我們全發了信息。對了說起日本,頭天早上日本的一朋友,很高的朋友,給我發信息:Miles,你讓我辦的事我給你辦了。我需要一個信息就可以決定了。我曾經幫助在日本的一個戰友申請全家的,在日本幫助他申請護照,結果日本政府說現在研究完之後,可以提前發了。我告訴他:對不起了,這個戰友已經不是我們戰友了,你就不要再管了。他很驚訝,他說“我們是認真研究幫助你這個戰友”,“對不起,他已經不是戰友了”。這就是有些人短視、傲慢、無知,太小瞧郭文貴了吧,我說啥你們都清楚的。我全心全意的把你當回事,全心全意的一起來爆料革命,全心全意的把你當成自己家人對待。你玩我,你欺騙我,你欺騙了我,玩了我還得讓我說“感激你啊,讓你欺騙了我”,我是那種人嗎?我真是看在孩子的份上我給你留了臉,我要不是看在孩子份上,我一定讓你付出一輩子無法想象的代價!

這就是郭文貴,這就是爆料革命,絕不放過一個傷害過我的人,絕不會忘記一個幫助過我的人。我說“拉倒吧”。這位日本的朋友說:你知道嗎,全日本的官員現在都在說,絕不允許談“中國人病毒”。他說我們正在內部開會,受到了嚴正的警告,任何官員敢談“中國人病毒”,將出大事。然後說接下來我們將宣佈奧運會推遲。他說,我們特別的今天開會兩件事,奧運會要推遲了,還有一個不允許談“中國人病毒”。

我俄羅斯的幾個朋友,原來是最大的銀行家,都是普京身邊最核心的人,擁有空客350飛機,最大的飛機,一個飛機裝修花了5億美元那哥們兒,絕對是影響乾坤的人物。給我發信息:Miles,你說不要使用“中國人病毒”這件事,我對你刮目相看,是對的。如果在俄羅斯盛行了“中國人病毒”這件事,他說中國人在俄羅斯將極為危險。他說,我已經告訴了所有的官員,任何人不要說“中國人病毒”,希望能控制住。

戰友們,這個來之不易的,太不容易了,但是你們發現,又有多少人認識到這件事有多麼重要。這對我們的孩子,對我們的家人,對我們的西方的生存,它的意義太重大了。永遠忘掉郭文貴做了什麼,永遠不要忘了爆料革命做了什麼。

像班農、比爾•格茲、Josh、凱爾巴斯、斯伯丁將軍、彭培奧國務卿、羅比歐議員,還有我們的路德訪談的路艾談、路瑞談、路江談、路安談,還有我們各個媒體上的戰友們這種呼籲,還有默默無聞的戰友為我們呼籲,這些人……這叫爆料革命。沒有一個人踢完球賽以後說,大家都說哪場球賽最精彩,沒有人說哪個演員多精彩,一定忘掉哪個演員,誰要是哪個演員頂起一場球賽,他一定是輸家。

記住這場運動,這場爆料革命。太重要了,這是一個國家都做不到的事情,我們最短的時間做到了。而且,我們背後的五大組織,七大機構,全部支持我們。每個人都在發信息:必須要改過來。那個力量是多大啊,每天有多少次感動的我熱淚盈眶!
……
我真的希望戰友們,每天睡覺前能給幾秒鐘給上天,閉上眼睛我們祈禱一下,為我們所有呼籲的,不要把“中國人病毒”變成“冠狀病毒”代名詞的戰友們,為他們祈一下福。我們要感謝一下上天,這一次給了我們一個在危急關頭,不發生1947年和印尼1998年排華法案,不要發生1850年、1852年排華法案。這事往哪走誰也不知道啊!我在意大利的朋友說,看到意大利到處都是棺材,看到意大利人的惱怒,一旦要說是“中國人病毒”,這個事太可怕了,這多重要啊,戰友們!我真的希望戰友們,每天睡覺前能給幾秒鐘給上天,閉上眼睛我們祈禱一下,為我們所有呼籲的,不要把“中國人病毒”變成“冠狀病毒”代名詞的戰友們,為他們祈一下福。我們要感謝一下上天,這一次給了我們一個在危急關頭,不發生1947年和印尼1998年排華法案,不要發生1850年、1852年排華法案。這事往哪走誰也不知道啊!我在意大利的朋友說,看到意大利到處都是棺材,看到意大利人的惱怒,一旦要說是“中國人病毒”,這個事太可怕了,這多重要啊,戰友們!

2020年3月28日 短短的這幾天,歷史在被我們改變,把已經在世界上即將產生的排華的危機、排亞洲人的危機、甚至造成種族大屠殺,1998年的印尼排華大屠殺和1947年和1847年、1841年,1850年的排華法案的這樣災難事情發生,再次發生威脅每個人的時候,我們將中國人病毒改成了共產黨病毒,同時我們在G20這一次中共成功的讓全世界吃下人屍丸,要讓全世界打跪下的這個戰略徹底失敗。

這些國家開完G20以後對我們完全不一樣,爆料革命已經再次樹立了最高的信用。很多國家領導人把我們當初提供給他們的香港的運動的信息重新翻開了看,很多人給我們說,特別是歐洲幾個國家,說對不起啊!郭先生,原來我們每個小組每天報告的關於香港你們提供的信息,我們只看,沒有幾乎沒有任何意見。
……
不讓共產黨綁架全球的華人,不讓共產黨有組織有計劃,花巨大的金錢在海外,媒體上造謠,把這個病毒的責任來轉移到海外的華人身上。然後把海外的華人感到恐懼的時候,帶著錢帶著東西再回國,成為共產黨這個豬圈裡的豬,任其宰割。然後製造全世界的排華矛盾,甚至種族屠殺、製造恐懼,把海外的華人的錢和海外華人都嚇回到香港,嚇回到大陸,然後共產黨想殺就殺,想抓就抓。決不能讓他陰謀得逞。

所有像吳徵、孫力軍、孟建柱、王岐山;海外的像韋時、孟維參、熊憲民、吳建民、夏業良、李洪寬、郭保勝;還有Inty這種恐怖分子,一個個的這些畜生;被他們這些欺民賊,還有什麼胡平,還有什麼明鏡不惜一切手段,現在要在海外製造威脅,製造恐懼,為共產黨塗脂抹粉,達到了共產黨欺騙海外華僑,製造恐懼、製造恐懼的事件;讓這些海外的華人愚昧的、無知的回國,然後成為圈內的豬,你再也回不來了。同時讓全世界阻止排華、種族大屠殺的時候,讓全世界更加尊重、瞭解中華民族的優良美德。就像班農先生一再說的,川普總統說的:中國人民是世界上最勤勞、最善良的,最體面的民族。

我們會跟所有的媒體合作,重塑中國人在海外的形象,讓海外的人更加歡迎。從中國大陸出來上學的孩子們,包括這些孩子得到尊重、得到工作和學習深造的機會。我們會讓所有的人知道,全世界知道,香港人是全世界最大的犧牲者,她是中國人的聖地,中國人的標準,中國人的素質。中華民族,香港人就是一面最好的鏡子。這就是爆料革命,唯真不破、呼籲全球、聯合滅共、以美滅共、以法滅共、以共滅共,實現中華人民共和國徹底消失在地球上,變成一個新的中國,沒有共產黨的一個新中國。

我們不反中國,不反中華民族,但是我們要的“國”,不是共產黨的這個“國”,是中國人民一人一票的“國”,我們是人,我們不是豬狗。

2020年4月9日 所以說戰友們,現在熱鬧了,這個病毒……你看紐約人現在恨共產黨,恨到什麼程度!知道嘛戰友們,很多大公司,這些大人物,現在都在說,絕不會在未來有一次,招聘有共產黨員背景的這些員工——很多人跟我說,某個大保險公司跟我講。我說你不能這麼做,共產黨員家人背景,他孩子是無辜的,你們不能這麼做,這是歧視;還有人要說,我們不要中國人,那更是歧視。

所以說,我們爆料革命另外一個任務,大家要看到,我們讓全世界認識到,共產黨CCP病毒,不是中國人病毒,不造成種族大屠殺,不造成排華,這是多麼的重要。在華盛頓,在歐洲,在日本,在政府的內部已經形成了絕對的,不允許把中國人這個詞當成和病毒連在一起。爆料革命做了多大的事,這都是戰友們的本事,全世界都要拯救香港,這都是戰友的本事。

2020年5月25日 今天七哥說到的美國滅共 三條紅線

  1. 中國人和中共徹底分開:這是指法理上 中共是非法政權 因為在美國的價值觀中 當政府不能代表人民 就是非法
  2. 川普和習不再是朋友:這是指把習和中共領導人徹底定義為向希特勒一樣的獨裁者 即反人類的魔頭 因此道義上 美國總統和魔鬼不能當朋友還要用法律制裁魔鬼在美國的財產
  3. 和中共徹底脫鉤:斬斷和中共剩下的任何貿易關係 供應鏈不再依賴中共 為對中共動手掃清最後的障礙 讓還對中共抱有幻想的資本家徹底死心 利益上徹底脫共並和脫共生態圈開始掛鉤這三條完成 美國對滅共一事,將在1.法理上 2.道義上 3.利益上 徹底達成一致 美國開始行動後 中共支持不過三個月。

2021年2月6日 兄弟姐妹們,今天很多戰友啊,今天因為這個,我今天抽時間錄了兩個蓋特視頻,我在中央公園兒給大家錄了兩個蓋特視頻,就是說這個世界經濟、政治一切都在大重啟的模式啊,因共產黨病毒。那麼很多就是咱們全世界各個朋友你想想啊,戰友們,任何一個國家現在他們的主題他離不開病毒,離不開病毒就離不開共產黨。有時候他們把共產黨和中國就分不開了,是吧?很多人是把共產黨和中國分不開的。這共產黨這些年就把中國人害慘了,一說起來什麼共產黨乾的壞事都是China、China、China,China等於中共,然後呢,中國人等於中共,中共等於中國,中共就是中國人,這個簡直是災難。
所以說現在全世界都China、China、China。然後有些人就明白過來了,就是China Communist Party啊,中國共產黨。當你任何人,全人類的任何人吃不方便、行不方便、雙修也不方便、人總不能戴著口罩雙修啊,是吧?所有的不方便,特別是發達的西方,極為現代化的西方和重視社交的西方,在這種情況下,每天人從早到晚嘴裡唸叨的吃喝拉撒睡,吃了拉、吃了排什麼事情都離不了中國這個字兒和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病毒。可以說是從來全世界沒有這麼多人說同一時間、同一時刻、同一年內都要談中國的,那就是現在了。
那美國呢?美國談大選必談中共,談中共就是China、China、China,就是什麼壞事兒都是中國乾的,也有很多人分不開。
還好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是唯一的一個聲音提前把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不等於中國人咱給它分開了。現在在媒體上、在全世界的政治家裡面,這是我們最大的一個貢獻,就是他們不敢說病毒是中國人病毒,他們不敢說這是中國人是壞的、中國人承擔責任,他們該說是中國政府、CCP中國共產黨。
在這種情況下,兄弟,有意思了啊,這個時候,你想想什麼事情談到這些的時候,他能不和新中國聯邦連上嗎?他能不談爆料革命嘛?他能不談我們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嘛?他能不談我們的路德訪談119嘛?這都是不可能的。不是咱多偉大,他跨不過去!這就像你吃了飯,吃到嘴裡邊兒,你肯定得通過嗓子,你不可能直接到你胃裡邊兒去,是吧?
那麼這種情況下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大家都要關心了啊。那麼要找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就找郭文貴,七哥就忙了,真忙!我真是每天我回不完的信息啊,我有時候就回得、回得就回錯了啊。真的,現在我的英文,現在是逐漸練好了,回答的問題也比較夠快。但有時候就給外國人用中文回,有時候給中國人用英文回,現在整的自己裝上洋了,什麼情況這是?

2021年8月12日 咱們是爆料革命,咱們有追求,加入爆料革命俱樂部第一就是要保護華人。華人沒有任何問題,是這個體制出了問題,不能反華,任何情況下都要保護同胞的利益,中國人和國家的利益擺在第一,但是堅決消滅共產黨!剷平共產黨那些妖魔鬼怪!推翻共產黨,實現一人一票的民主法治制度!

推薦閱讀:郭爆料串珠(119 – 1/4)爆料革命最大的貢獻就是把中國人和中共分開了

郭爆料串珠(119 – 2/4)爆料革命最大的貢獻就是把中國人和中共分開了

郭爆料串珠(119 – 3/4)爆料革命最大的貢獻就是把中國人和中共分開了

郭爆料串珠(119 – 4/4)爆料革命最大的貢獻就是把中國人和中共分開了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免責聲明:本文只代表編譯、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