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国谎言:固若金汤的三峡大坝将被“撕裂”

作者:滴水穿石

十月初的深秋,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上游强降雨,水位达到历史新高,三峡大坝 的 80条裂缝又被媒体报道发酵中。

2013年9月16日,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发布了《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自2013年10月1日起实施针对三峡工程的海陆空立体及从中央到地方四级防卫条例,中共同时宣称,三峡大坝的质量,能够承受小型核弹的攻击。近日中共转向称,三峡大坝发现八十条裂缝,暗藏了什么信息?那么三峡大坝不是固若金汤吗?何以见得它将下游的几亿生灵置于危险境地?

一, 臆想建设三峡工程

1918年,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提出了建立三峡工程的设想。孙中山还在上海用英文撰写《国际共同发展中国实业计划——补助世界战后整顿实业之方法》,提出开发三峡水电资源,后来国民政府曾专门组织进行勘察。1982年11月,邓小平对三峡工程的赞成低坝方案。1985年的1月19日这一天,根据《李鹏日记》的记载,邓小平和他说的,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好,要马上准备动工建设中坝方案。“低坝”方案是指蓄水位150米的方案;“中坝”方案是李鹏提出的,蓄水位180米的方案。李鹏改成“中坝”方案。

1986年中共国决定三峡工程进行“可行性论证”,请了412位专家一起来写论证报告。这前后有五年的时间,正是中共国在专家有决论定性后,依然有一百多政协委员反对建三峡工程。

三峡工程是1992年4月3日,中共国“人民代表”大会投票表决同意国务院的兴建三峡工程的方案程。众所周知,4月3日两会闭幕的新闻记者会上,对一荷兰的记者的提问,姚依林回答说:“反对三峡工程的有道理,支持三峡工程也是有道理的,但是三峡工程在5年之内不会上马建设。所以我们现在讨论三峡工程,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就是说我们现在搁置三峡工程讨论5年。因为那是5年以后的事情,我们再来讨论这个事情。”

二,三峡工程的建设

1986年中共决定三峡工程进行“可行性论证”这个工作,请了412位专家一起来写论证报告是:“弊大于利 ”而在5年的“不再来讨论三峡工程”中改成了“利大于弊 ”,而且用64运动之机对三峡工程反对派被进行专业职位调离。水利专家黄万里先后多次上书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认为根本不可修建这一祸国殃民的工程。

李鹏在六四事件之后,未能如愿当上总书记,开改开放看到的中国经济飞速发展而权势熏天。他全力推动因各方反对而搁置的三峡工程。 

1992年  中共国务院向人大提交三峡工程建设议案。 台湾的人大代表,叫黄顺兴(农业专家)要求大会发言对三峡工程的弊病的讨论不够。大会主席万里,就把麦克风给关掉了他发言,会众都听不到声音而继续投票。   同年4月7日该议案终于进入表决程序,表决虽然获得通过,但赞成票只占总票数的67%,是迄今为止中共人大所通过的得票率最低的议案。

当年不顾黄万里等专家们陈述三峡工程的危害,在李鹏的引导下强行推上三峡工程。工程于1994年12月14日正式开工,三峡工程于1994年12月14日正式动工修建,2006年5月20日动态投资近2500亿元的三峡工程全线修建成功,2009年工程全部完工。

三,三峡大坝水库破坏自然环境且无抗洪能力

1,大批本地居民移民到外地,失去家财,沦落到异乡为异客。

2,由于水坝的阻拦,鳗苗、鲑鱼和鲟等 逆流而上 的鱼种将都无法返回上游的栖息地和繁殖地,白海豚曾在长江大量出现,自三峡工建立了之后,已经少之又少。

3,长期建坝过程中的工程和生活废弃物,直接或间接倾泄到河道里,导致河流水体在建坝期间污染。工程完成后的若干年内雨水冲刷仍会把现场残留的大量污染物带进江中。

 4,三峡水库的四川省境内,有上千余家国营企业被淹没,工业固体废弃物的年产生量为八百八十吨。大坝水库会对长江系的下游河段的水环境与水质,产生许多不利影响。

5,地震频发:全球的岩石圈是被海岭、海沟等分割成漂浮在软流层上的六大板块。板块之间的相互运动,形成地震。三峡大坝拦截成了水库诱发地震主要是因为巨大体积的蓄水增加了水压,以及在这种水压下岩石裂隙和断裂面产生润滑,使岩层和地壳内原有的地应力平衡状态被改变。

四,三峡大坝存在的风险

1,建设方隐瞒坝基渗漏的数据

为什么不谈坝基渗漏?因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微信公众号“三峡小微”在公布三峡大坝变形的数据,遗落了坝基渗漏。《大坝变形监测知识知多少》一文也没有公布三峡大坝坝基渗漏的数据。当发生地震时,坝基渗漏量增加,坝底的扬压力增大,对三峡大坝稳定十分不利。可见三峡大坝坝基渗漏对于坝底扬压力的产生和增大起决定性作用,直接影响三峡大坝的稳定,所以不愿意公布坝基渗漏的数据。

2,严重安全技术问题

根据专家现有资料分析,三峡大坝存在的主要安全技术问题主要在以下几个部位): 三峡船闸;  三峡升船机;  三峡大坝左厂房1号到5号坝块;三峡大坝泄洪坝段。

3,大陆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先生之子认为,今年的洪水特点暴露了三峡大坝设计的最大缺陷。在当年建三峡大坝的评估会上,陆钦侃等都坚决反对修三峡工程,就提到当遇到2020年夏季的下雨模式、遇到这种洪水模式时,花那么多钱修的这个三峡大坝,救不了夏季的这个汛情。而且地质物理原因破坏大坝的发电、航运和防洪功能是可能出现的

4,马可安在《三峡大坝已严重变形危如累卵》一文中经过计算,指出三峡大坝混凝土中钢筋用量过少的问题:“钢筋制安仅46.30万吨,平均到总共2800万立方米的混凝土用量,每立方米混凝土仅用了16.5公斤钢筋。相当于每立方米插入80双普通吃饭用不锈钢筷子的钢筋用量。那根本比豆腐渣工程还豆腐渣工程嘛。”

黄万里先生曾写下了《哭长江三峡大坝开工》的七言绝句,他预言:“……更多的水中漂游着的悬沙也部分沉积下来,堵塞住重庆港,断绝航道。洪水时抬高水位,壅及上游合川江津一带,淹没较两县更低洼之地,那里人口数十万,可能发生十倍于1983年7月底安康汉水之灾,惨绝人伦。这就是长江干流永不可修高坝的理由。若重来一个81年7月当地的洪水,则只要一次大峰便可成灾。”最后,黄万里老先生去世前的惊世大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五,当前中共政局暗流涌动下的三峡大坝

三峡大坝引发如此严重深重的怀疑和忧虑,主因为坝下的下游流域,是有几个亿人居住,众多的工业商业重镇,人口密集,众人担心决策者的大头治国与无能管理将酿成历史大错,众人回首看2019年底的新冠疫情在武汉大爆发,中共刻意将疫情引向全球,武汉被中共下令封城,温顺的中国奴隶就在家中自生自救,上万人惨死饿死家中。

但中共的极权已经不可能让民意的公开讨论,更没有纠正的机制。与其三峡大坝存在80条裂缝而突然撕裂决堤,造成祸害几亿百姓的重大隐患,下游的几亿百姓更是中共延续政权的一个重大筹码。

总之,中共国当前的经济危机将到来之际,中共的各个派系你死我活的内斗绞杀不断,而三峡大坝产生的80条裂缝也有可能被中共的内斗利用而被”撕裂 ”? 从海拨180米高的三峡大坝决堤,若水库中的滔滔江水奔湧向下去 吞食下游的几亿生灵,造成史无前列的大灾难,中共而借此获得同情再活100年,同时以此绞杀对手与三峡工程最大的利益家族。中共试图转移全球对其用新冠病毒与疫苗荼毒生灵的追讨与围剿中,靠假騙偷的经济能模式不再能挡得住全球的灭共大潮了,中共固若金汤的政权大坝已裂,轰然塌在即!

2021年10月6日

参考源:

《三峡工程的生态问题》

三峡大坝存在的严重安全技术问题和产生问题的根本原因

《哭长江三峡大坝开工》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