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高管在美參議院聽證會上揭露臉書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上傳 水星

infomagzine.com

筆者寫稿時,臉書(Facebook)前數據科學家弗朗西絲·豪根(Frances Haugen)正在參議院聽證會上作證,揭露臉書將公司利潤置於公共利益之上。就在此前《CNN商業》10月5日發表了題為“我們所了解到的臉書爆料者”。 【1】

全文如下:

臉書前僱員的洩密事件引發了該公司歷史上最激烈的審查,週日晚上她透露了自己的身份。

曾在其他幾家大型科技公司任職的前臉書的產品經理弗朗西斯·豪根(Frances Haugen)在 “60分鐘 “節目中公開了身份。

豪根將於週二在美國參議院一個小組委員會面前作證。以下是我們迄今為止對她的了解。

背景

根據豪根的個人網站,她和父母一起參加了愛荷華州的黨團會議,該網站補充說,這一經歷給她灌輸了“強烈的民主自豪感和公民參與責任感”。

在攻讀電氣和計算機工程專業,並獲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後,豪根從2006年開始在幾家科技公司工作,其中包括谷歌、Pinterest和Yelp。根據CNN週一(10月4日)獲得的她準備好的證詞,她專攻“算法產品管理”,並研究了幾種類似於臉書用來組織其主要新聞提要排名的算法。她定於週二出席參議院消費者保護、產品安全和數據安全小組委員會(he Senate subcommittee on Consumer Protection, Product Safety, and Data Security)的聽證會。

她在準備好的證詞中寫道: “在運營不同類型社交網絡的四家主要科技公司工作,我已經能夠比較和對比每家公司如何對待和處理不同的挑戰。”

對臉書很失望

據她的網站稱,37歲的豪根於2019年加入臉書,致力於公民誠信,包括“與民主和錯誤信息相關的問題”,這些問題一直是臉書和其他社交媒體公司批評的前沿和中心,特別是在中共(冠狀)病毒疫情和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前後。

豪根在她的“60分鐘”採訪中說,她在臉書接受這份工作是為了處理錯誤信息,但她說,當該公司在大選後不久決定解散其公民誠信團隊時,她對該公司的感覺開始改變。

她表示,這一決定在一定程度上允許該平台用於幫助組織1月6日在國會山的暴亂。

臉書表示,公民誠信團隊的工作在解散時被分配給了其他部門,該公司的高管們對其對國會山暴亂負責的指控予以了反駁。

豪根的披露很重要,因為全球各地的立法者、監管者和活動家一再抨擊該公司在保護數億用戶方面做得不夠。

她在參議院小組委員會的評論中說:“我加入了臉書……因為我身邊的人在網上變得激進,我覺得有必要積極參與創建一個更好、毒性更小的臉書。”

但在過去兩年的大部分時間裡,她說她開始覺得臉書並沒有致力於確保其產品保障公眾利益。

“我一次又一次在臉書上看到的事情是,什麼對公眾有利?什麼對臉書有利?兩者之間存在利益衝突時,臉書一次又一次地選擇為自己的利益進行優化,比如賺更多的錢。” 她告訴“60分鐘”。

在周二向參議院小組委員會發表的聲明中,豪根抨擊了臉書在全世界建立的“擴大分裂、極端主義和兩極分化的系統”。

她寫道:“臉書作為一家市值1萬億美元的公司,其利潤來自於犧牲我們的安全,包括我們孩子的安全,這是不可接受的。”

她做了什麼

大約一個月前,豪根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了至少八份投訴,指控該公司對投資者和公眾隱瞞了有關其缺陷的研究。

豪根還與《華爾街日報》分享了這些文件,《華爾街日報》發布了一份“多部分調查“的報告,顯示臉書意識到其應用程序存在問題,包括誤導信息的負面影響以及由Instagram造成的傷害,尤其是對年輕的女孩子的傷害。

臉書發言人莉娜·皮奇(Lena Pietsch)在周日的“60分鐘”採訪後向《CNN商業》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的團隊每天都必須保護數十億人公開表達自己的能力,在與保持我們平台安全和積極的必要性之間取得平衡。我們會繼續做出重大改進,以應對錯誤信息和有害內容的傳播,認為我們鼓勵不良內容而什麼都不做是不對的。”

據《華爾街日報》的一份簡介稱,豪根於今年4月從臉書辭職,並於5月離開該公司,此前,豪根移交了一些項目,但並未收集形成公開調查基礎的文件。

她告訴《華爾街日報》:“如果人們只是因為我的所作所為而更恨臉書,那麼我就失敗了,我相信真相與和解——我們需要承認現實,第一步是證明文件。”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週二(10月5日),豪根將在由民主黨參議員理查德·布盧門塔爾(Richard Blumenthal)主持的參議院小組委員會面前作證。
上週,這個小組委員會向臉書全球安全主管安提戈涅·戴維斯(Antigone Davis)詢問了其應用程序對年輕用戶的影響,戴維斯試圖將公司的服務,特別是Instagram,描繪成對青少年的幫助大於傷害。

她說:“這並不意味著那些沒有(發現它有幫助)的對我們不重要,事實上,這就是我們進行這項研究的原因。”

這些立法者現在將直接聽取豪根的意見,並有機會詢問她在臉書的經歷。

該公司強烈反對其前僱員的說法,包括週日(10月3日)晚些時候發布了一份700多字的聲明,陳述了“60分鐘”部分內容的“事實缺失”,並稱採訪“使用精選的公司材料講述了一個關於我們為改進產品所做研究的誤導性故事”。

但她的披露似乎不僅僅會給臉書帶來衝擊,多年來,該公司一直面臨著來自世界各地監管機構和政府的審查,其面臨的壓力每週都在增加。

即使在處理豪根的揭露所帶來的持續影響以及週一其主要服務大面積中斷數小時的同時,臉書還試圖駁回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指控其為壟斷者的反壟斷投訴。

豪根說,讓臉書承擔責任的唯一方法是以她所做的方式揭示其內部運作。

“我站出來是因為我認識到了一個可怕的事實,除了臉書,幾乎沒有人知道臉書內部發生了什麼。” 她週一(10月4日)在給參議院委員會的信中寫道,“只要臉書在黑暗中運作,它就不會向任何人負責,它將繼續做出違背公共利益的選擇。”
(原文完)

該到大技術公司崩盤的時候了,文貴先生早就說過,那些人多行不義必自斃。搞言論審查、煽動民粹、壓制真相傳播的臉書、推特、谷歌之流,以及那些主流媒體們與邪惡的中共、黑暗勢力勾結,以圖掌控民意,為非作歹。弗朗西斯·豪根勇敢地站出來揭露黑暗,而參議院舉行針對性的聽證會,反映了美國從上到下的警惕,“大公司們正在違背公共利益”。

文貴先生高瞻遠矚,,認定了美國屬於“可拯救”之地,在大科技公司、主流媒體目光短淺地不斷作死的節奏下,及時地發展了“唯真不破”的媒體平台,為正義、為良知提供了發聲渠道。

10月5日,豪根的參議院聽證會仍在進行中,CNN進行了全程報導,以下節選了部分摘要:【2】

參議員布盧門塔爾(Blumenthal)說,臉書造成的損害將“困擾一代人”。

豪根:臉書的產品“傷害兒童、煽動分裂並削弱我們的民主”。需要國會採取行動,沒有你的幫助他們無法解決這場危機。

參議員艾米·克洛布查爾(Amy Klobuchar)補充道,“當他們發現他們的算法助長了兩極分化、錯誤信息和仇恨,他們允許99%的暴力內容在他們的平台上不受檢查,包括導致了1月6日暴動,他們會怎麼做?正如我們所知,現在,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正在船上航行,不會道歉。”

豪根:臉書應宣布“道德破產”並向國會尋求幫助。

豪根:我對臉書今天的運作方式有著強烈的對國家安全的擔憂。

……

參議員們被豪根強有力的證詞所吸引。

有關鏈接:

【1】https://www.cnn.com/2021/10/04/tech/facebook-whistleblower-frances-haugen-what-we-know/index.html

【2】https://www.cnn.com/business/live-news/facebook-senate-hearing-10-05-21/index.html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