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產生的S蛋白對生殖系統的潛在影響

主講:紐約香草山醫療部 Wenfei

文字整理:紐約香草山醫療部 爆料粉

新冠病毒表面有一種刺突狀包膜蛋白(Spike-protein, 即S-蛋白)。這個蛋白是病毒入侵人體細胞的武器。人體很多組織器官都存在S蛋白的一個主要受體——ACE2,這個受體在呼吸道和肺、消化系統、血管內皮、腎臟、睾丸以及其它一些組織的細胞膜上都有高分布性的表達。病毒進入鼻腔、肺之後,很容易通過這個受體,被細胞膜吞入細胞內,從而使病毒在細胞內增生,佔據正常的人體細胞。

我們這裡先引入一個概念,經典的免疫疫苗接種——通過疫苗使人體產生對病毒比較特異性的抗體。這種免疫一般基於兩種考慮:其一,是所產生的抗體對病毒有中和作用。其二,這種免疫適用於性狀比較穩定的病毒,這類病毒在自然界的突變不顯著。因此,通過反復的實驗驗證,針對病毒有限的變化設計出特異性的疫苗。

但是當病毒(比如流感病毒)變化快且多時,免疫專業人士只能大致猜測來年流感病毒會演變成什麼樣子,這種猜測的命中率並不高。目前流行的COVID-19病毒就是一種高變異性的病毒。在疫苗製造出的免疫壓力之下,COVID-19已經出現多種變異毒株。這是因為人們在想辦法激發人體針對病毒的免疫的同時,病毒也在不斷變異,以逃脫中和抗體的“圍獵”。因此,這個病毒和疫苗的競爭過程就會出現很多問題,這也就是造成每個疫苗的研發週期都非常長的原因。以脊髓灰質炎疫苗為例,開始時,大家的想法是想辦法分離出較弱的脊髓灰質炎病毒(減活疫苗)作為疫苗給兒童注射,來誘發免疫。但臨床發現,如果給身體較虛弱(如,感冒期等)的幼兒注射減毒活疫苗,反而會造成脊髓灰質炎的感染,從而致殘。因此,後來新的免疫策略進行了調整,第一針改用注射滅活疫苗。脊髓灰質炎疫苗經過了十幾年的臨床觀察,歷經諸多的不良反應,才慢慢摸索出安全有效的用藥方法(第一劑滅活疫苗、第二劑減活疫苗)。

目前大批量的施打COVID-19疫苗,在出現了很多嚴重副作用後,依舊在繼續推行,這是正常邏輯無法解釋的。正常情況下,一個疫苗在大規模三期試驗過程中,如果出現10-20例的死亡病例就應該馬上停止使用。例如,很多孩子患有先天性的基因異常,一些專家考慮通過腺病毒的疫苗進行基因修復。有部分疫苗效果尚可,但很多疫苗在臨床試驗過程中出現了一例兒童用藥死亡,就立即停止該疫苗的繼續研發,可見其對疫苗安全有效性的重視程度。這與目前COVID-19疫苗的推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且COVID-19疫苗的長期副作用目前根本無從得知。

COVID-19 mRNA疫苗的作用機理是,通過向體內注射入納米等級的mRNA,促使身體細胞製造S蛋白,進而激發人體免疫細胞產生針對S蛋白的特異性中和抗體。但是,這樣的免疫機制可能導致人體生殖系統的長久損害。

Moderna公司疫苗宣傳圖示:

宣傳圖片顯示,mRNA納米顆粒注入人體後,只會停留於上臂的肌肉中。位於腋下的淋巴結會識別肌肉細胞製造出的S蛋白,以這些S蛋白作為抗原,會被免疫細胞識別,從而產生中和抗體。抗體會封閉帶有S蛋白的病毒,防止其進入細胞,另外也會幫助免疫殺手細胞消滅帶有S蛋白(即被潛在感染)的細胞。

現實情況是,mRNA非常容易被降解,日常生活中很難被接觸到。mRNA疫苗最主要的專利是如何使mRNA不會被身體和環境中的mRNA降解酶所降解。為此,研究者對mRNA進行了大量的改造。但是改造過的mRNA會被人體免疫系統識別為外來物種,因此改造過的mRNA本身就可以激起人體強烈的免疫反應。歷經無數次的失敗,目前有幾家公司的專利mRNA,比較不會被很快的降解,同時不會激發很強的身體免疫反應。但是這些實驗都還沒有在人體得到完全驗證。

另外一個mRNA疫苗的專利是,包被mRNA的脂質體。研究者一直在對脂質體進行不斷的改進,以期減少包裹mRNA的脂質體在肝臟累積、增加在注射位點的局部穿透性、防止細胞內質網對脂質體的降解、提高目標蛋白的表達量。可是,目前的技術還遠不能達到預期目標。

mRNA納米脂質包裹示意圖:

一劑疫苗內所含的40萬億個包裹著mRNA的納米顆粒被注射進入人體後,會表達出多少S蛋白,目前我們並不清楚。但是我們可以根據輝瑞公司內部對大鼠的研究,瞭解被脂質體包裹的mRNA在注射進入大鼠體內後的組織內分佈情況。

(圖示):

這個圖表顯示,在疫苗注射48小時後,只有24.6%的脂質體留在注射位點,而其餘的脂質體被分流至腎上腺18.2%,肝臟24.3%。骨髓3.77%、脾臟23.4%。由此可見,注射後的mRNA並不局限於注射部位,有很大一部分分散到了其它器官。那些分流到骨髓和脾臟的mRNA,會在造血細胞和免疫細胞的細胞膜上高表達出S蛋白,這可能會導致造血功能的異常,誘發白血病。例如,如果在短時間內注射多種疫苗,即便是經過長期驗證安全的疫苗,也有可能導致造血功能的異常。

耶魯大學的學者分析了COVID-19重症感染者的淋巴系統,發現其免疫系統處於亢奮的紊亂狀態。大量未經篩選的不成熟淋巴細胞,製造非特異性的抗體,攻擊正常組織細胞。而這些大量分裂的不成熟骨髓淋巴細胞,有可能是導致白血病的原因。

從上面總結的圖表中還可以看到,注射入大鼠體內的納米顆粒,還會從注射部位分流到腎上腺和腦下垂體。男性勃起功能的維持需要腎上腺素的作用,如果腎上腺素功能紊亂,會影響男性勃起持續時間。而腦下垂體可分泌多種激素,是人體激素分泌的“司令部”,女性的月經週期以及母親的孕期和哺乳期,腦下垂體分泌的激素都起到最關鍵的調節作用。納米顆粒還會分流到女性的卵巢和男性的睾丸部位,且卵巢的分流量可以高達12.3%,這應該是很多女性注射疫苗後表現出月經不調、流產症狀的可能原因。這些有高含量納米顆粒沉積的器官,其功能勢必受到影響或損傷。

為了闡述COVID-19 mRNA疫苗對於生殖系統的損傷,我們這裡再引入一個概念:免疫豁免。我們身體裡有這樣幾個器官具有這種功能:中樞神經系統、眼球內容物、發育期的毛囊、睾丸、胎盤。免疫豁免就是說,這幾種器官,依靠結構上的一些屏障,以及分泌一些細胞因素,使免疫細胞不會進入這些屏障。但是,這種豁免不是永久的。一旦這些器官在物理上受損或者被病原體感染,就會導致免疫細胞能夠進入這些屏障。進入屏障後的免疫細胞,由於從未接觸過屏障內的組織,免疫細胞會將其識別為異物,進而瘋狂攻擊屏障內的正常組織,誘發過敏反應。睾丸就是這樣一個非常特殊的器官。

睾丸的發育是與胚胎發育同時進行的,男性胎兒的精原幹細胞在母體內就已經形成了。由於免疫屏障的存在,免疫細胞沒有機會對產生精子的組織進行識別。這是人體非常奇妙的現象,正常情況下,我們人體的免疫細胞對精子沒有免疫性,否則女性就很難受孕。但是,如果病毒使這些屏障組織發生損傷或改變,就會出現自體免疫性疾病。如果睾丸的屏障有破壞,就會造成不孕。睾丸炎在臨床上不多見,大多是由於幼兒期營養不良或睾丸受傷,造成物理屏障沒有發育完全或受損,導致人體對精子產生抗性。患者在進入青春期,開始遺精或有性行為後,每一次射精都會激起很強的過敏反應,導致無力、流鼻涕、流眼淚等反應,慢慢發展為不孕。

mRNA疫苗是被脂質體包裹的納米等級顆粒,其穿透力很強。更嚴重的問題是,S蛋白本身也可以穿過免疫屏障。研究者將含有S蛋白的溶液滴入小鼠的鼻腔後,發現S蛋白可以突破血腦屏障,從而進入腦組織。同理可推,當血液裡有S蛋白,也可能會突破睾丸的免疫屏障。(待續!)

參考文獻:

https://gtv.org/video/id=6150aa1442a8af3151a62508

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chem.2020.589959/full

審稿/編輯/發稿:雲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 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Gettr

紐約香草山農場 YouTube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