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時評:疫苗毒針的策略分析

作者/圖片設計:Giselle

【關於恐懼】

恐懼不是人類特有的反應,所有的動物在面對威脅時,都會產生恐懼等心理。

恐懼是人類面臨威脅時啟動的防禦機制之一,一些神經學科學家認為,與恐懼密切相關的腦區,位於人腦的杏仁核部位。

人類通過感知威脅、產生恐懼,從而採取行動,爭取最大限度的生存機會。

但恐懼本身,並不能讓你變得更安全。

如果不能保持理性的分析、科學的思考、採取正確的行動,人類就有可能被恐懼帶入萬劫不復之地。

本次病毒危機與疫苗大屠殺,之所以能夠暢通無阻地收割無數鮮活的生命,就是因為劊子手們充分利用了民眾的恐懼心理:

第一步:散播病毒,製造大規模的死亡現場,炒高病毒感染率、死亡率,利用社交媒體,傳播、渲染恐怖情緒。

第二步:利用民眾害怕染病、死亡,急於想結束疫情、恢復正常生活、開放國門、開放經濟等心理,適時推出“疫苗”。

第三步:在政府、媒體、高科技公司、醫療機構、科學權威等推動下,絕大部分民眾出於免於恐懼等心理,會選擇打疫苗。

第四步:對於不願意接種的群體,黑暗勢力則會通過作弊、虛報數字等手段,繼續拉高病毒感染率、死亡率,並且把所有的災難,都栽贓嫁禍給不願意接種的群體。

此外,通過製造各種限制,比如:未接種者不能去公共場所、不能旅行、不能工作等,壓縮未接種群體的生存空間,並給這類群體製造巨大的生存壓力。

這種壓力還會來源於已接種群體的謾罵和指責,背負道德敗壞、危害公共衛生等罪名。

在黑暗勢力、已接種群體的多重壓力之下,只有能夠扛住巨大壓力、並且積極反抗的群體,才會活到最後。

【疫苗毒針的策略分析】

假設第一針接種計劃中有1/3是安慰劑、其他2/3是不同劑量的測試毒針(刺突蛋白含量不同、金屬物質、各種其他成分不同等等)。

1,為什麼要在測試群體裡面施打安慰劑?

這是因為,一個涉及到70多億人口、200多個國家的疫苗推進計劃,需要時間。如果急於下手,很可能會在實驗人群當中,造成非常高的死亡率與致殘率。即使媒體、醫療機構、政客等會積極配合,掩蓋真相,但如果基數太大,也會增加陰謀破產的概率。所以,毒針被設計成慢性致死,就是為全面接種爭取時間,當死亡大面積爆發的時刻,民眾反應過來時,已為時過晚。

同時,有幸打了安慰劑而沒有死亡、致殘的群體,還會“現身說法”,為疫苗唱讚歌。

因此,在第一針的測試當中,安慰劑的佔比,有可能還會更高。

這是因為,黑暗勢力最想推廣的,其實是疫苗護照。當疫苗護照政策被執行下去的時候,他們的毒針計劃就有了合法強制的可能性。屆時,黑暗勢力想讓你接種哪種毒針、想讓你何時接種毒針,都在他們的掌控當中,民眾將徹底淪為小白鼠。

2,疫苗為什麼不能一針解決問題?

這是因為,新冠疫苗本來就不是為了終結病毒而生產的。它的目的是屠殺人類,減少人口,並且通過不停的測試,將剩下的群體變成高科技生物奴隸、生物電腦,實現它們的人類終極奴役模式:蜂群模式。即:人人互聯、人機互聯,控制奴役……

做實驗需要不停地測試。假如疫苗護照得到了廣泛的承認,則黑暗勢力就得到了無限量供應的活體實驗對象。這就注定了“毒針計劃”會有第二針、第三針……無數針,永不休止,直到黑暗勢力得到了它們想要的結果。自此,人類將陷入永恆的黑暗當中。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人類社會終極奴役模式:蜂群模式】
https://gnews.org/zh-hans/1449466/

【疫苗護照是個巨大的陷阱】
https://gnews.org/zh-hans/1378318/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