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暴露世衛組織在武漢溯源中共病毒的“貓膩”

撰稿:Julia

圖片來源:www.tvo.org

9月29日,新華網發布新華社記者未具名文章《中國發布世界衛生組織召集的新型冠狀病毒全球溯源研究中國部分國際合作紀事》。文章稱該文是根據媒體報導和從中(共)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科研機構、高校院所等方面所獲悉的信息,對中(共)國在協助世衛組織中外聯合專家組在武漢開展病毒溯源工作的主要事實,以時間順序進行梳理後而成。通讀全文後,讀者不難發現該文所表露出的世衛組織在武漢溯源新冠病毒過程中的幾個存疑點。

文章開篇即明確了“病毒溯源”的宗旨和意義,即“旨在查找致病病毒的動物源頭和向人類的傳播途徑,包括中間宿主的可能作用,這對採取有針對性的傳染病防止措施、減少今後發生類似事件的風險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從“病毒溯源”的宗旨可以看出,文章所稱的“病毒溯源”並不是通常意義上的“溯源”,而是在病毒來源的途徑上做了限定後的“溯源”。這樣的“溯源”已經失去了其應具備的客觀性和科學性。那麼,這個溯源的“宗旨”僅是來自新華社記者,還是來自世衛組織,又或是來自中共的有關方面?

隨後,文章從2020年7月開始梳理世組織與中共國聯合進行溯源的時間線和每個階段對應的工作,直至2021年3月31日,溯源聯合專家組中方專家組在新聞發布會上介紹溯源聯合研究有關情況。

文章還公佈了這個聯合專家組的成員名單,裡麵包括與武漢病毒實驗室石正麗有著多年冠狀病毒研究合作及資金往來的美國生態健康聯盟主席皮特·達扎克(Peter Daszak),而石正麗早已在這次病毒溯源前,也即2020年年初武漢爆發疫情之初,就因公佈造假的冠狀病毒基因序列RaTG13,一直以來處於輿論的峰尖浪口之上。

根據文章所稱,2020年7月-8月,世衛組織便與中方著手開展病毒溯源研究的前期工作,並擬定了工作範圍。其中,在7月11日-8月2日期間,中方與世衛組織專家舉行的16次會議交流中,“中方專家介紹了武漢早期病例的流行病學調查結果、動物和環境樣本檢測情況、野生動物監測檢測數據分析、食品安全監管工作情況、對於病毒傳播的主要假設、最初聚集型病例的傳染源和潛在未知因素等……”從這些語言表述來看,中方專家在溯源的前期準備階段就已經將病毒來源途徑基本鎖定在了動物來源的方向上。

2021年1月-2月,世衛組織專家組與中共國專家組按照前期擬定的冠狀病毒溯源研究中共國部分的工作任務書,在中共國開展溯源工作。

1月29日,聯合專家組對中共國家傳染病網絡直報系統中發病日期最早的病人(2019年12月28日發病)進行了面對面的訪談。 “訪談未發現高風險暴露的證據(野生動物、大型集會、與醫療機構的接觸、與有症狀的個人的接觸、旅行等)。受訪者提到一個在衛生系統工作的親戚和一個曾去過當地市場的親戚,但這些地點沒有病例報告。受訪者搭乘公共交通上班,不曾離開過武漢。”可以看出,這個病例的訪談並未表現出病毒來源於動物的明顯特徵線索。

但“負責任”的聯合專家組還是於1月31日參訪了武漢白沙洲市場和當時已經關閉了的華南海鮮市場,其中重點關注華南海鮮市場。

在對華南海鮮市場的參訪中,專家組了解到,該市場“每天早晚打掃兩次。搜尋並殺滅害蟲和老鼠後,會封閉洞穴。每週做一兩次大掃除”;市場裡的部分攤位上有房間,但不允許攤主住在市場裡;該市場是一個批發兼零售的批發市場,“每天約有10000人光顧市場”;住在附近的兩位居民光顧該市場已有幾十年,“她們未見過出售任何活物,市場保持乾淨和整潔,她們沒有註意到任何流浪貓或狗,自家居住的街區也沒有確診病例”。

專家組在華南海鮮市場了解到的這些信息表明,不排除有人將病毒帶進了華南海鮮市場這個可能性。文章也提到,華南海鮮市場的“傳播更有可能來自個人”。這與中共政府和媒體在武漢疫情爆發之初所堅稱的病毒來自華南海鮮市場的動物一說,顯然有不一致之處。

2月3日,聯合專家組參訪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做了報告。報告稱“她的實驗室使用重組病毒來檢測蝙蝠冠狀病毒是否可以結合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來入侵,但使用的是蝙蝠冠狀病毒骨架上的蝙蝠刺突蛋白,而不是人類冠狀病毒”。值得注意的是,石正麗在報告中所提及的這一點,至少從三個方面值得聯合專家組深入推敲與調查。

其一,在實驗室裡重組病毒來檢測蝙蝠冠狀病毒是否可以入侵(人體)這樣的實驗,是否違背了科學倫理?其二,她提及的“蝙蝠冠狀病毒骨架”並未言明該骨架是否來自當時爆料人所指稱的中共軍方所獨有的舟山蝙蝠骨架,這是否需要明確或“闢謠”?再次,石想說明自己實驗室所用的冠狀病毒並非在人際間傳播的冠狀病毒,以此撇清自己實驗室與此次疫情的干系,但她犯了一個邏輯順序錯誤:如果病毒系實驗室流出,人類冠狀病毒自然是實驗室重組冠狀病毒的結果,她用任何一類冠狀病毒進行實驗,皆有可能製造出人類冠狀病毒。因此,她在這一點上的特別說明並不能排除“人類冠狀病毒”來自她的實驗室這個可能性。

當天,世衛專家組還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探討了病毒(實驗室)洩漏的問題。關於武毒所一名前實驗室工作人員“失踪”(外界指稱其因感染冠狀病毒而去世)的問題,中方稱“此人是2015年畢業的學生,目前在其他省份工作,不接受媒體採訪”。

按照中共政府一貫的做法,只要是能開口說話的人,不論其意願如何,在“顧全大局”面前,中共政府都會授意其按照“黨”的意思對外進行表達。然而,在外界普遍質疑病毒系武毒所流出,且懷疑該所前工作人員因感染病毒致死之際,中共政府卻尊重當事人的意願,寧可被外界質疑,也不讓其接受媒體採訪以證“清白”。對於中共政府這種異常的表現,恐怕只有當事人已去世不能開口說話這種可能性才能夠解釋。

2月5日,聯合專家組在世衛組織專家所住的酒店向武漢市血液中心工作人員了解了血液樣本保存及在疫情期間所開展的工作。其結果是:血液中心有2019年和2020年以導管方式保存的樣本,但依據《血站管理辦法》第31條規定,這些樣本的法定用途是“應對法律訴訟和醫療爭議”,因此中方並未就2020年以前的血液樣本進行冠狀病毒相關的檢測;且血液中心認為,“科學研究,特別是比較重大的複雜的科學研究,應該有比較嚴謹的科研方案、研究內容和技術路線,應該是有論證過程的,也應該在依法依規的情況下,以及在相關部門的指導下進行。”這表明,聯合專家組在武漢進行病毒溯源期間,並未獲得武漢血液中心所保存的2019年和2020年血液樣本與冠狀病毒是否有關聯的任何信息,且未來也不太可能獲得。

前一段時間,中共的官媒及外交部在要求美國開放德堡基地和北卡羅來納大學實驗室進行調查時,一再聲稱需要對美國某血液中心從當地疫情開始回溯6個月的血液樣本進行檢測,目的也是為了更準確地溯源病毒。但是,為什麼聯合專家組在武漢溯源病毒時期就不能獲得疫情爆發前和疫情期間的血站的血液檢測信息呢?這是否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口中常出現的“雙重標準”呢?

從新華社文章所披露的以上信息來看,聯合專家組在武漢溯源病毒的工作基本不能體現動物來源這一可能性,反倒是實驗室來源更值得進一步的深入調查。但最終,聯合專家組共同撰寫的報告得出了病毒來源的四種可能性:人畜共患比較可能,中間宿主(動物來源)非常可能,冷鏈/食品鏈傳播有可能,實驗室洩露極不可能。

世衛組織在中共國的冠狀病毒溯源已經過去半年之久,新華社此時發布這樣一篇漏洞百出的文章有何意圖呢?

據美國之音9月28日消息稱,鑑於世衛組織前一階段在中共國的病毒溯源工作遭遇了來自中共的極大阻力,世界各國強烈呼籲世衛組織重啟對中共國的病毒溯源調查工作。目前,世衛組織已重建20人的專家小組欲重啟在中共國的獨立的病毒溯源調查。

新華社發布此文與世衛組織重啟調查有關聯嗎?接下來,世衛組織和中共在病毒溯源問題上又將有著怎樣的互動呢?

新聞來源:

http://www.news.cn/world/2021-09/29/c_1127915001.htm

https://www.voachinese.com/a/WHO-is-restarting-its-investigation-into-whether-covid-19-leaked-from-Chinese-lab-20210927/6247447.html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譯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