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3月27日一切美好再也回不到今天了

0
154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Hw8EDSo22w&t=503s

戰友之家聽寫組

哇塞!剛才我上去幾分鐘就崩潰了,我的天吶!姐妹們,我太愛你們了,有你們真好。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咱們大家看到,你知道北京啊!慘大了,昌平的火葬場,在昌平火葬場,那骨灰盒一大貨車,一大貨車的。你咋知道哪個骨灰是家裡人的呀?你咋知道裡邊是骨灰呀?慘大了。

有一個在北京銀行的戰友給我發了個信息,說北京銀行過去的活躍用戶,北京銀行就是經常每天取錢、交水費、交電費那一塊的。他說非常、非常不可想像的事情,他說將近25%的人沒了,也不交電費,也不交水費了,沒了。25%啥概念?你們上網查查北京銀行是多少?全北京市和北京郊區多少人的錢是通過北京銀行取的,是北京銀行一大筆業務。

你能想像這個百分之二三十的人沒了,是沒錢了還是沒命了?太可怕了兄弟姐妹們。這簡直,他說慎死人了,你知道嗎?所以請去告訴、別不耐煩給家人說、給朋友說,救人的哪有不耐煩的呀!你做你該做的,不要在乎對方什麼反應,太可怕了。

這個世界上要沒有爆料革命,你說這將有多可怕。G20會,共產黨提出來了。哥們,咱們得共同解決問題吧!怎麼解決問題呀?免稅呀!減稅呀!我敢這麼說話,天下也只有習近平了,也只有共產黨了。

真牛啊!非常傲,別人在前面擺一個小桌子,各國元首在那塊講話,最多一個辦公室。只有中國在、全部政治局委員、常委會,政治局委員在另外一個廳,常委、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全部在場。超級大電視啪唧一弄,開始了。

態度,你看老大,我是老大吧!所以在G20會上正式提出,重新建立大國關係,世界要多極化管理。2025、2035、2049是世界的希望,世界的未來。真牛啊!真牛啊!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才是大事,重磅中的重磅。這就給你玩黑的,就給你胡說八道,就跟那Inty 是一样的。直接跟你玩黑社會,直接坐在那兒,郭文貴,你罵我們,我們是恐怖分子,直接跟你玩黑的。

所以說戰友們,這事多大呀!今天早上,其中一個我好朋友說。文貴,我們現在還在倫敦,我們想好一點,疫情過去好一點,再搬到我們鄉下的農村去。他這個老婆非常差勁,這個老婆很差勁,一副不在乎的樣子。文貴,沒什麼了不起的如何如何,非常差勁。現在想搬,在倫敦出不去。他說過一段再搬,好一點再搬。

我給他原話,我說現在對每個人來講都是最好的時間。在我們的有生之年永遠不可能,你再回到今天此時此刻,包括今天正在看直播的戰友們。你們想人類上回到今天這個事絕不再可能,不管這病毒是沒了還是不沒了,我可以告訴你永遠不可能。

所有今天這一刻,以前的都將成為美好的回憶或者叫美好的難忘的回憶。你記住永遠不可能比現在再好了,永遠不可能。人類的這70年最好的日子過到頭了。

而讓我告訴他,倫敦只能更壞,永遠不可能再好。只是壞到什麼程度而已,對你來講回到鄉下去現在是最好的時間,多一秒鐘都是浪費都是作死。很多人還沒想明白呢,它這個病毒,你看看日本做的那個我發到咱們戰友群的視頻,它這個東西簡直跟有生命一樣,我說叫AI病毒,它在空中能待很長時間,一噴出去全世界如果戰友們現在跟我嘴對嘴的話你們都被傳染上了,如果咱嘴對嘴我也早被傳染上了,咱們大家如果有一個有的早都被傳染了,全完了。那多可怕啊,金屬的東西摸完以後長時間存在,最長達十幾天吶,日本還正在拍還沒拍完呢,過兩天還要再出來,就是說他們摸過的電視機電視屏最長的達17天,就摸過的電視屏、電視、包括手機有可能時間更長,它跟那個電子不知道產生了什麼反應,非常恐怖啊戰友們。

這個時候你活著,你就別想著活多舒坦了,能躲過這一劫的人都是大菩薩,你就大造化了,所以說倫敦這愣了,他說那我們現在搬家,我說你趕快收拾收拾快搬出去。這個約翰Johnson(英國首相)這個傻叉我說對了吧,我從1月份就說他將付出巨大的代價,馬克龍將付出巨大代價,包括美國政府,現在已經在付代價了,原因很簡單戰友們,只要你相信共產黨,你就得走進火葬場,只要你和共產黨有合作,你將失去一切所擁有的,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說他們現在遭受這樣的事情完全是情理之中啊。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一會兒再斷了我就不回來了啊。咱今天先試,等一會兒讓咱們的工程師們去修,修這些BUG,然後好了我再回來,今天下午啊四五點鐘五六點鐘我再試,如果再斷了,大家記住,你們就趕快,我不回來啊。155人現在是在線,咱們500個人下載APP的,500人能12%在線那就已經很神奇了,已經了不起了,咱們工程師已經很偉大了,因為咱還沒有正式開放啊,這兩天正式上線了就完全不一樣了,數據硬體都在恢復。

剛才我給大家講這幾個小故事我就希望大家這時候,你還沒開始呢,戰友們,你把耐心調整好,你把生活狀態調整好,你把心態一定要調整到最佳位置,你才能在射出的上億個子彈百億個子彈也就是冠狀病毒,在你擦肩而過不把你幹掉。

我說這不誇張吧,你看那視頻了嗎?一個人噴出的瞬間可能幾百萬幾千萬冠狀病毒,有的人在發病的時候關鍵的時候每一天呼吸出十億個病毒。你說武漢有多少病毒,北京、重慶、得多少病毒。(老師傅:聽七哥話保平安,就憑你這樣話就好啊,就有救。)所以說我們每個戰友都要成為那個子彈上千萬、上億萬、上千億的子彈經過都不被射中,你得付出多少代價。

此時此刻王雁平還有我們的麥克斯,還有我們的戰友們,現在都正在曼哈頓向外捐為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捐口罩,你知道我這心裡邊鬧騰的慌,非常鬧騰的慌,每天她們在捐口罩。你看我們那個港妹、凱琳抱著口罩、戰帽、戰服到郵局寄去。

今天有戰友說那個天津大姐在發出來一個什麼重磅啊重磅啊,收到了什麼32厘米三十幾厘米,10個戰帽,幾套戰服,幾盒口罩,你去想想啊。我現在我希望這位天津大姐我希望你把良心一定要端正,這是港妹、凱琳和王雁平冒著生命危險在曼哈頓戒嚴的情況下到郵局給你寄的,你有幾百個口罩嗎?給你寄了10個戰帽,給你寄的這些東西,你的良知啊別讓狗吃了啊,不要壞良心,這是什麼樣的腦子這時候。

人要誠實,這個庄烈宏,我就是說庄烈宏最大的問題他就犯了不誠實的錯。他就是撒謊、說瞎話。當我發現我生活中誰給我撒謊的時候,我一定讓他消失在我視野里。但是庄烈宏是他離開以後我才知道他撒謊、不誠實,這是讓我很震撼的。他的不誠實讓我感到很害怕。因為我讓我在我的團隊面前讓我很沒面子,沒尊嚴。我不知道庄烈宏為什麼走,我跟每個人回來都發了脾氣。直到她們說:「你真想知道真相嗎?」「我想知道」 。她說: 「我想告訴你,庄烈宏他怎麼走我們不知道,但是庄烈宏是極不誠實的」 。

我說:「你有什麼證據,憑什麼你們這麼說我們庄烈宏」,我就很不高興我跟他們發脾氣。最後他們說請你看看這個吧,我一看我也傻了,我知道庄烈宏是真不誠實,撒謊。從那天起我對庄烈宏看法完全不一樣。因為當一個人,你面對他,他撒謊的時候,他對你不誠實的時候,對你來講你是很難受的。你是選擇相信呢,還是不相信呢?我很難做到一個人說我相信他百分之八十。這是很變態的說法,只有中國人有這個觀點我相信百分之八十。很變態,我就不去相信你,全相信你,要不就不相信你。我在他離開之前我百分之百相信庄烈宏。他離開我是很不開心的,直到這件事發生以後我是相當不開心。我說他的走也是天意。但是他最近,你看到庄烈宏他對Sara的辱罵。對路德家人的辱罵讓我感到太震撼了。他對你無仇無怨,過去都是很照顧你的。你瞪著眼說瞎話呀,什麼樣的力量讓你對一個戰友這麼大的恨,這麼大的侮辱。

庄烈宏是跟他太太是網路上認識的,你在網路認識娶了你太太,你是有老婆有女兒的。你R人家老婆R人家女兒,你也有老婆有女兒啊,而且跟你沒有什麼大仇。不像Bob Fu 傅希秋,他們想害死文貴,想害死爆料革命,我有深仇大恨。這些人跟你有什麼深仇大恨呢?你跟Inty站在一起,如果是Inty把這事搞成了,所有的亞裔人、黃皮膚人被強姦、被殺害,種族大屠殺。難道你庄烈宏和你老婆和你女兒就安全嗎?

Inty會保護你老婆你女兒嗎?Sara怎麼惹你了,你對Sara罵,還有戰友之聲你這麼罵。這是什麼情況這是?他和雞腿潘,他和Inty現在往回看我挺糝的慌的。庄烈宏幾次推薦讓細思來,幾次推薦讓Inty來。我真沒往心裡去,現在想起來,實在是很…

這個庄烈宏是怎麼了,真把他當人看了,庄烈宏得到的爆料革命(支持)是最多的。給他的最多的,戰裝、戰服、戰帽。第一個我下樓去跟他們擁抱,冒了這麼大危險,借錢、借錢、再借錢,給你一份工作。你要離開,我們啥也沒說,讓你離開。結果現在你,你說,他跟路德什麼仇呢,跟Sara,和戰友什麼仇呢,那麼罵法。這些人的心長在哪呢?

包括那個天津大姐,你收到了包裹你應該第一說。在戰火紛紛,在義大利,用一個古琦包換了一升牛奶給自己快要死的老爺子,結果還送不過去。你能在美國給你寄十個戰帽,寄出去幾百個口罩,給你寄去郭戰裝。哎,她不感激,她說幾十厘米幾十厘米,你還在嘩叫。這老天爺能饒過你嗎?你就不怕那病毒找到你家去嗎?什麼樣的良心啊?天津大姐你說這個話。

我今天給大家說句話,咱們內部現在這塊兒說的,視頻你們可以用,隨便用。昨天下午,哎呀我這一說心裡就激動。昨天下午王雁平緊急打電話。凱琳前天去醫院檢查身體,昨天下午結果出來了,凱琳要做大手術,要做大手術。很大,而且有巨大的生命危險。做完手術後有4-6個月不能離開病房,所以凱琳必須得辭去 「法治社會」 的president的工作……你知道我聽到有多難過啊,凱琳這孩子有多單純啊!我們馬上召開了董事會:咋辦這事兒?凱琳人家很善良,人家辭職了,但是我們不能這樣不管她啊……最後怎麼辦?我說這樣:凱琳在醫院這四個月的工資我們要給她發,不能把這孩子扔醫院去不管她。大家你們想想多大損失,她有50%以上的生命危險,知道嗎?太可怕啦,生命就這麼無常啊!

我就納悶兒了,天津大姐、庄烈宏,你積點兒德行不行?誰招你惹你了,要你啥了,你付出啥了?你除了得到,你付出過什麼呀?你對這些跟你無冤無仇的戰友們,你恨不得把這些人給撕了、給吃了……天津大姐你長點兒良心行不行?凱琳跟港妹抱著這些東西走到郵局給你寄過去的,你不怕壞良心嗎?凱琳4月6號去做手術去,要做十個小時的手術——我看到這個你說我多傷心!天津大姐,你真是造孽呀,你也有女兒啊!

昨天王雁平哭得一塌糊塗,昨天我說雁平,要不行的話…還要給「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捐口罩、捐手套、捐洗手液…今天還給戰友要寄大量的口罩和手套,還給戰友寄大量的洗手液。現在此時此刻,她們去四季酒店——紐約曼哈頓的四季酒店,免費給所有的美國的醫生、警察來住。

整個曼哈頓現在就到了共產主義一樣,無數人站出來要當義工——可不是共產黨宣傳那樣。高級酒店全拿出來免費給護士、給警察用。我們法治基金給那些警察捐東西去,人家都感激得不得了。到處是捐東西的——整個曼哈頓都是這樣——你們能想想嗎?王雁平和我們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所有的人,我們的律師,都是開車過來——他不能坐公交車——全副武裝到處送東西。他們有生命啊!

結果凱琳現在要大手術,命在危矣,結果她連續給戰友寄了六、七天啦。然後下周,她還要繼續工作一周。說「我還要繼續一周,在公司工作,還要為戰友發口罩、發手套…」

這是什麼樣的良知啊,什麼樣的人!你這個來自義大利的天津大姐,天天上直播說著人模狗樣的話,你壞不壞良心呀!庄烈宏,你啥時候要戰裝,你要郭戰裝,你是拿的最多的!你幹啥了?你給爆料革命做過什麼事情?你逮著誰罵誰!人心吶……這人心太壞了!

這人心咋這麼壞呀?這些人跟你無冤無仇,沒喝過你一口水,天津大姐,我們連你長啥樣我們都不知道。

那個電腦是什麼?那個電腦是當時那個叫Percy的,Percy當時買電腦是小皮匠說,要給她買。我們當時花多少錢,七千、八千還是一萬不知道……買了電腦,Percy就開始砸郭,後來電腦Percy要還回來,後來說給小皮匠,小皮匠說,「我不需要」——小皮匠說:「郭叔,我不需要。」人家小皮匠真的是……人家不要,她說「我剛有」。我們給她買了個iPad,她說「電腦我不要」。她說,給天津大姐吧——是小皮匠說出來的。本來那個東西我想寄給鳳凰九天呢。她說給天津大姐,我說「那就給她吧。」——就這,給天津大姐。你說小皮匠是騙你的……結果Percy耍賴皮不給,Percy說跟老公旅行去啦,兩個月,回來再給——結果一直不給。結果,我們木蘭找她,這是木蘭幫她選的東西。然後木蘭找她,她說:「讓郭先生跟我通電話吧。」「為什麼?」她說,「郭先生說我壞話啦……」 Percy耍賴皮,小皮匠當好人。

結果給了你天津大姐,憑啥給你啊?不給你是正常,給你怎麼著?結果你開始罵人,罵小皮匠。你說這天下有真理嗎?這小皮匠,我不說別的,就這一點上我可以作證,小皮匠說要給你的,結果小皮匠也沒拿到,這個東西是Percy耍賴皮。這是前天木蘭給我說:Percy要跟我通電話。我給你通什麼電話啊Percy,你這人爛到家了,我給你通什麼電話,你會得報應的。

所以說你看這裡面,庄烈宏打跟他沒有關係的路德,罵人家Sara,罵人家這麼難聽,人家招你惹你了。天津大姐,人家小皮匠是好心,幫你建立所有的直播。我都在群里看到了,教你怎麼使用電腦,使用語音,結果你砸人家小皮匠。你說這人招你惹你了?人家老頑童先生默默的在後面支持每一個戰友,就差了給每個戰友提褲子擦地了,人老頑童你也不理人家了,人家文虎給她幫忙也不理人家了,草根你也不理人家了,人招你惹你了?你可以不回報,但不要以怨報德呀。

這是什麼樣的概念?你說你人家凱琳、人家港妹、王雁平抱著東西給你們送過去,曼哈頓戒嚴了,還給你送過去,誰還出門啊。我們提前曼哈頓戒嚴的前十天,我們公司就不讓上班了。人家冒著生命危險,步行到郵局,從六十四街到郵局你查查有多遠。結果天津大姐收到以後,她第一個想到:既然我都已經開始砸小皮匠,而且站在爆料革命對立面的時候,郭文貴先生和法治基金還能給我寄來戰帽戰服口罩,這是多麼偉大的人格啊。而且你本身天津大姐,打著法治基金你竟然接受捐款,誰讓就接受的?你是犯罪你知道嗎? 我們都給你留面子。這還不行,拿到以後就是三十幾厘米三十幾厘米,如果你拿到三十幾厘米的病毒,你了不得了你。這不是大小,是什麼情況下給的你,是什麼樣的光輝人格,什麼樣的情懷。這垃圾呀!

我沒有看庄烈宏任何節目,我不想看,但戰友給我發來的一小段一小段,我聽了全身起雞皮疙瘩。此人怎麼惡到如此程度,囂張到如此程度。你在你那個地下室住著,你開著uber,你得到了所有爆料革命戰友的尊重和支持。你的無能,你沒整成,你沒能把那個經營好,你怨路德幹嘛?你怨Sara幹嘛?你怨爆料革命幹什麼?你要感激,你要感恩!自不量力!瘋狂!

跟Inty這個恐怖分子……大家都知道Inty這個人有多麼的陰險,他對華人黃皮膚人恨的要死。文信開九天半車,從加州到東部,給他開車送傢具免費,連個電話都沒給人家打過,再來打電話就把文信老婆、孩子做成威脅。他對漢人得有什麼樣的仇恨?!他竟然一天能四十六次四十七次要把「中國病毒」推向全世界,然後讓全中國人向世界道歉,最早挑起讓中國人成為世界仇敵的,恨不得去滅之不拉倒的人。你庄烈宏你站在Inty那邊,雞腿潘竟然否定香港的孩子,把香港的勇士說成是小流氓、是小混子,你站在雞腿潘旁邊。

庄烈宏你叫什麼原則,你不是說你有原則嗎?你比黑社會,你比恐怖分子還可怕啊。我們每個華人都躲過一場大劫啊,咱們感恩,得感恩一輩子、兩輩子、三輩子,感謝這幫助你的人。你現在開始大罵,罵人你行嗎?哪個罵不過你啊?只是人要點臉不要臉,願意當畜生願意當人的原因。

怎麼能這樣做呢?庄烈宏還有天津大姐。我剛才給大家說這個過程,人家小皮匠招你惹你了天津大姐,你這樣罵人家?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人心啊在病毒目前……我覺得這次啊老天會跟那些壞人算賬的,會跟那些壞人算賬的。

(天吶,179人,就在這直播……咱一共才500個下載的,179人。現在在電腦版上,就是遊客觀看上,那絕對是上百萬,絕對是上百萬。太猛了,兄弟姐妹們,這180人了,180人了,還沒斷線哪,現在還沒斷。撐住撐住啊,不行弄兩根兒擀麵杖子。)

你知道我看見天津大姐她罵小皮匠的時候,罵的我心都顫吶,戰友們。我知道這個事情啊,那小皮匠你看她嘴不饒人,但她的心特別善良。是她要給天津大姐,我想都沒想過,我說給她吧,本來我要給鳳凰的,鳳凰九天。結果整個的壞人是Percy,Percy耍流氓耍壞,她抱著那個電腦,我看她早晚要後悔,她不知道在德國,你非法的找理由佔有別人資產的,一塊錢和一個億都是一樣的。

原來我有個朋友在德國出版社貝卡斯曼,貝卡斯曼當時我去看他,去買車去,叫Brabus,Brabus是賓士車改裝最高級的當時,我這是多少年?1992年、93年吧,我花700萬買的Brabus,結果這個Brabus運到中國以後,哎呀,我的媽呀。爛的一塌糊塗。就是一個展車賣給我了,德國人可不老實了,我告訴你怎麼給說就是不給換,那個時候也很難,我一輩子都不再用Brabus,這個Brabus是個大騙子。

結果在買Brabus車是時候,Brabus的老闆幹了一件事,就是給我這個貝卡斯曼工作的朋友,到那給我翻譯嘛,給了他一個小禮物,是一個Brabus的一個模型,那裡面的機能都是有的,說這個……意思他喜歡,這個你可以拿走,送給你,我們只做了兩個,這個是我們要做模型用的,有知識產權,他拿走了。人家也忘了,他也忘了,大概兩三年……哎,不止,我看啊……哪年?1997年,五,六年以後,人家給他要他不給,人家幾次要他不給,結果他沒想到,有一天警察來了直接就把他給抓走了。在家直接就抓,端衝鋒槍就給抓走了。他老婆一說,大槍把子 「叭」一槍就倒在那了,西方的執法你是不能碰的。

就執法的時候,你有什麼仇恨到法院說去,你不能抵抗執法人員,這是我告訴所有戰友們,在中國,在哪裡咱們都要記住,跟執法人員不要對抗.因為執法就是執法,它有規矩的,你在沒推倒它政權以前,你必須尊重任何執法人員。然後就把他帶走了,原因就是這個.當時你借走的,跟你明確說的模型,跟你要你不給,在德國的法律當中,叫非法佔有。夫妻之間,比如說,今天我把一個手機放到我太太那屋,我太太不給我了,在德國這叫非法侵占罪,和你侵佔一百萬一個億是一模一樣的。所以德國這個法它不按數額,不按結果,它只按性質。你打我一巴掌和打我十巴掌是一樣的,沒有共產黨說的那樣,什麼情節惡劣,沒有這個什麼皮筋兒法,沒有這一說的。

這個哥們你知道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當時所有在德國的銀行貸款全部取消,一個非常有才華(的人)去什麼地方都沒人搭理他,這就是西方法律。最後回中國了。後來在寶馬的一個4S店打工而且從來不敢正面見德國人,就這麼簡單的事。Brabus是個很爛的公司很爛的Brabus改裝車,但是這件事情是我親身經歷。

這個Percy敲詐勒索,這個電腦將近上萬美元,全新的蘋果,最好的電腦,要啥給她啥。當時小皮匠跟她一起做節目,小皮匠開車去了德國她的家,還住了幾天,買電腦。我說她要啥(給她)買啥,要啥給她啥,隨便,買完了就開始「砸郭」了。小皮匠回來了也傻了,這個電腦她現在不給了,跟小皮匠啥關係呀?而且小皮匠要給你天津大姐,結果天津大姐這個人竟然去罵人家。你說這天下這個黑暗!

路德在我面前從沒說過庄烈宏一句壞話,我這是憑良心說的。而且說白了我們那個直播間壓根兒沒準備讓路德去插手過,他一共去過我們直播間去過幾次啊?他搶你什麼工作?他怎麼會搶你的工作啊?我們在庄烈宏走之後,來過5個美國人白人來做直播,你記著5個人全部被炒掉,現在一個沒留,只有給你庄烈宏的機會。是你自己離開的,是因為你擔心路德來,是因為你多疑!後來是安保團隊和王雁平他們告訴我說:這個人不誠實。我非常惱火,給他們大發脾氣,結果人家拿出證據了,我傻眼了。我現在想想當時對庄烈宏太好了,美東的很多人給我發來信息,庄烈宏這不是那不是,我從來都是很嚴肅的說他們不要說庄烈宏。

庄烈宏違反了最大的原則,拋棄了戰友,忘記了使命,大家記住了嗎?啊?放棄了做人的起碼的道德。所以不拋棄、不放棄、真的是不背棄,這事他完全給忘了。他放棄了做人的最起碼的原則,拋棄了戰友,背棄了自己起碼的理想,此人已經完也!

這個病毒現在剛剛開始,很多未來人是沒有飯吃的,(在線戰友大賞)呦!這大遊艇來了!很多人是沒有飯吃的,我希望庄烈宏的未來啊他好自為之!我們現在還不想對他採取行動,但是他如果再對戰友這麼攻擊,那我們是要採取行動的。

現在看看Inty啊,Inty你看到這個視頻以後你會受到什麼樣的法律制裁,從昨天開始起Inty,對你所有的法律追究:你的恐怖行為;你製造種族矛盾;你欺騙和欺詐,網路欺詐戰友們給你打賞;你利用YouYube的VIP房間製造虛假關注,虛假數據;你用錢來買關注者,來欺騙戰友的錢。這些我一招一招回復你,一招一招來,我絕不跟你一起來。

Inty你看著,我要讓你紅帽子那個胖豬,還有你那個坐在那塊那個豬,那個豬,我要你那幾個豬,我要在美國的遊戲規則下,法律允許的情況下付出你應付的巨大代價!不信你走走看!

病毒擋不住我鋤奸、除惡,滅共的任何一個行動!到現在為止,我們戰友要口罩的沒有一個不寄的,沒有一個不寄的!

你想想我們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在這個時候,是唯一在曼哈頓到處去捐口罩,到處捐洗手液,到處給戰友們,現在在全世界,幾個大城市每天往外發口罩。戰友們想想,我們幾千萬美元的口罩沒了,幾千萬美元呀!法治基金總共捐款,現金才六百多萬美元,包括我捐的一百多萬美元,我們現在幾千萬美元每天,就這還要招挨罵,你說天下還有天理沒有?太可怕了!這人心怎麼能這樣呀?

還有戰友們,你們取關Inty 了嗎?舉報Inty了嗎?

(戰友說,談談越南這個國家。)哪天我談談越南,越南讓我感到最最可憐的是,太多越南女孩被大陸給綁架了,到現在也是。很多被搶、被買賣的媳婦太多了。我老家到處都是,一點都沒減少。

(戰友互動)都舉報了,我看都還沒有取關,還要繼續舉報呀,戰友們!

(戰友互動)網頁版問題最大,網頁版沒聲音,網頁版還有看不到視頻。

(戰友互動)一天至少十次,對了,一定是把他幹掉,一定是舉報他。他有絕對的種族傾向,一定把那個威脅的視頻發給所有的外國領袖媒體下面,一定要發,那個視頻對我們幫忙太大了!美國移民局都跟我們聯繫了,說:郭先生,你沒事吧?有什麼給我們說。

(戰友互動)一百九十七,剛才達到二百,這是不可思議的。咱們工作團隊根本不了解,二百零二,某個戰友是在情報組,他說:你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打開網頁版看。

(戰友互動)Inty提交的移民局資料絕對是假的,父母身份和他什麼全是假的,我們一定要(審判他)。

(戰友互動)我這顯示是二百零五,二百零七,這是大陸的睡覺時間,光台灣和日本最起碼,咱們很難想像八百多萬個看咱們這個,隨時看八百萬,所以說共產黨能不害怕嗎?

現在最起碼在線看幾百萬,咱GTV不管他如何弄,我可以告訴大家,最起碼咱們的關注度大概在二億。二億將成為全人類最大的客戶使用媒體,到那時候,你說股票值多少錢,戰友們。誰想投錢?舉手。未來咱們GTV的註冊者絕對要成為……二百零四個,現在多少,舉手戰友們!哇塞!你說GTV能做不大么?能做不大么?

姐妹們,兄弟們,你光舉手了,你有錢么?現在啊,咱們這樣,用Snow的像證明你有錢的。投資一萬美元的,放一個Snow的像,投資十萬美元的,放兩個Snow的像。我看大家,我看誰有錢啊。逆光那個(舉手),你有錢么?哎喲,我的娘咧,看來都是投一萬啊,投十萬的很少。有一個十萬的,這誰啊這一個十萬的,一個十萬的這誰啊?有又一個十萬的哎!哇塞!倆,又來個十萬,又來個十萬的,你真有十萬美元。我今天給戰友們說我正在跟投資(方商量)……又一個十萬的,你看看這多少戰友。這208人了現在,最起碼得有150人有投錢的。150萬,150人,一個人一萬就150萬美元。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知道未來我想什麼?GTV這一塊兒,我過一段兒就要推出來,就是可能咱們戰友來。就是所有GTV的一部分股權,就是現在比如說你投了一萬,你投了一萬,還有人投了十萬,沒問題,未來不管多大,咱將成為人類上第一個不用投行,不用華爾街募資的一個社交媒體平台。就是,按照你這個錢的比例,這個股權永遠是你的。

過一段咱就搞,我要把這一次咱這個疫情期間,讓戰友們給雅典娜計劃。就是讓大家有投資的機會,讓你們投資!就投GTV,然後G-Fashion推出以後,就投G-Fashion。我就讓大家,我就一定要讓爆料革命的戰友,和咱們整個爆料革命的生死與共!你們準備好錢吧。

我們江財神就干這事兒去了。江財神,江財神離開路德先生那塊兒,每天做節目,這個決定好。江財神將干出比咱路德社還牛的這事情。路德社成就了老江,老江成就了路德社訪談,上了一個新的台階,而且大事已成。老江的功勞無法形容!猶如滔滔江水,不可能一勺一勺地給舀出來,不可稱量!不可衡量!但是,這就是老江,老江這個腦子忒管用了。馬上現在咱們爆料革命需要一個特別機構,老江馬上就開始了。短短的一星期,老江就完全就不是一個人了。所以,老江現在乾的事大了去了,過一段再說。

包括GTV,G-fashion未來的上市,所有的戰友們,大家要記住,一定要讓戰友們永遠成為GTV的股東,永遠成為G-Fashion的股東,記住我郭文貴說的這句話。我要讓那些所有的,庄烈宏、Inty、「雞腿潘」、「火雞龔」、郭寶勝這幫人,讓他終生後悔!這次疫情會讓很多這些沒有良心的,又窮的沒有能力的人終生殘廢,你都沒有生存下去的能力了,我告訴你。我要讓我們爆料革命的真戰友,反而通過這次疫情,抓住一個新的機會,新的希望,新的未來。

戰友們我就求你們一件事情,咱寧可吃草,咱也不出去接觸人,行不行?戰友們,你們得活著!你活著雅典娜計劃對你管用,你不活著雅典娜計劃有什麼用啊?

所以說,我們要把這個GTV股權一部分要拿出,我跟投資者在談啊。多少?一般來講,他們不會讓你超過百分之十的,我那我不行啊,多一點兒。就這一部分,一大塊兒股權要拿給戰友們,讓投資者未來有,一定要超過百分之六十的股權。剩下一部分一定要給戰友們,終生享有!現在他投了資了,不管他多麼稀化,你不能像那個Facebook一樣,最後把老股東全給稀釋沒了,那不行。現在咱們同意,但是他說:「那得經過稀釋。」我說不可以,那不可以。任何情況下,我們戰友的比例不能被稀釋。比如說咱今天現在217個戰友,咱們投了217萬,比如說咱們有20%的股權,我這20的比例(永遠不會被稀釋!)

(視頻中斷)

【文風】【悠悠】【文兮】【文熙】【白天】【shangshang】【彩虹橋】【黑鬱金香】【愛狠Love7】【文正】【胡楊】【文竺】

1

留言評論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