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蘇春秀

圖片來源於網
視頻來源於網路

廣州打工人,家在浙江省溫州市泰順縣雅陽鎮埠下村。現年39歲,育有一女,8歲;二子(雙胞胎),4歲。於2021.4.30接種第一針新冠疫苗後,患上了嗜血細胞綜合症,四處求醫,家財耗盡,終是不幸,於2021.9.21離世。

這是死者的全部資訊。人走了以後,可能是她的朋友把她的簡易葬禮發在朋友圈,孩子傻傻的,年齡太小還不明白死亡是怎麼回事,眼裡掛著眼淚,背景聲音是家人痛徹心扉的嚎哭。

二戰中被屠殺的猶太人有600萬,希特勒納粹把人殺掉了,這個人就只進入統計數字裡。是後來不斷地有法律行動,包括整理死者的姓名生平,從還活著的人的證詞和回憶裡還原死者的生前,讓他們不被忘記。以及追蹤犯下重罪但依然在逃的納粹軍官,近些年我們常常能看到一些高齡的納粹軍官受審。足以可見人類對反人類罪和種族大屠殺罪有多麼痛恨多麼無法容忍。

二戰過去才多久?記得去年2020年底的時候還上映了一部關於納粹屠殺猶太人的電影《波斯語課》。多麼諷刺,多麼真實。在電影上映後的半年多,全人類因為打疫苗死了多少人,疫苗不良反應有多少人?毫不誇張地說,超過600萬了吧,這不是人族大屠殺是什麼?這還不算是反人類罪嗎?整個世界每天都在統計因為CCP生化病毒感染和死去的人,但是沒有人去統計因為打疫苗死去的人,疫苗致死率明明比病毒高太多了啊。甚至有的死去的人,連做個統計數字的資格都沒有,死了就死了。

幸好我們生在了互聯網的時代。互聯網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發明,二戰中去世的猶太人,因為沒有互聯網,追查他們的名字耗時太長,也比較困難。但是現在,因為GTV和gettr,動個手指頭就能知道她/他因為打了疫苗而去世的消息,全世界想知道的人都會知道。文貴先生直播一次,受眾起碼都有千萬,後面都是一個個的家庭。之前好幾次大直播都是救命內容。如果至今還執迷不悟,覺得打了疫苗會死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那把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的核心碑文稍作修改,用在現在的疫苗大屠殺時代,一點都不過時。

“起初,他們屠殺香港人,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香港人;

當他們放毒給全世界,我保持沉默,因為他們給我戴了口罩;

當他們開始推廣疫苗,我沒有說話,因為我天真地認為自己不會打疫苗;

當他們強制給我打疫苗,我只有接受,因為不打疫苗我無法上班無法掙錢;

最後,當我發現自己真的要死了,我發現自己連個數字都算不上。”

以上。

給死者蘇春秀留安。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作者:驕子wung

審核:兵嫂

發佈:新寶

日本銀河系農場Discord群,迎喜聯盟進駐以及各農場兄弟姐妹們坐客串門,歡迎訂閱我們的YouTube官方頻道日本銀河系農場以及我們的G-TV官方頻道日本銀河系農場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