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珠401:寧將孩兒藏鼠洞,也不讓他打疫苗!

簡述:微軟的比爾蓋茨讓全世界人打疫苗,但他不給他孩子打?哇塞,他拍桌子拍腦子,就是啊!這個王八蛋,說得很難聽,我在直播中不能說。最簡單的道理,你為啥不讓你孩子打?福奇推廣疫苗,福奇給他家人打了沒有?我說你問福奇,他絕對沒打。共產黨的為什麼部級以上的幹部都沒打?川普頭兩天還叫人弄疫苗,叫全面給罵得狗血噴頭,現在川普說我不推薦你們打第三針了。……* 問題3:是否能讓科學家加入青蒿素相關產業
300年的飛飛:OK,還有一些科學家小戰友,他們現在都被疫苗逼的走投無路,他們現在一方面寄希望於可以政府馬上醒悟不讓他們打疫苗。另外一方面他們想讓問問看他們是不是真的有機會可以參與到青蒿素相關的產業,特別是有科研背景的戰友。
郭文貴先生:我先告訴大家,你想活著,別告訴我上學。就像我說飛飛一樣,還有說小福利一樣,你把你的孩子什麼理由送到學校去?我告訴你,你都是犯罪,你終身將是無法挽回的損失。什麼狗屁上學,什麼狗屁上班,什麼理由也不能讓你的孩子打疫苗去。
如果你相信郭文貴,相信新中國聯邦,等著,我一定會把疫苗給徹底停下來,我一定讓這個世界不會瘋狂像用疫苗殺人,你要相信我,哪怕把孩子放到老鼠洞裡,你也不能去打這個疫苗,這是我給你的答案,否則你就是作死,那你自己作你自己受。——郭文貴2021年9月14日

封面:有的孩子打了疫苗後有不良反應,吃青蒿素非常有效,吃伊維菌素也非常有效。郭文貴2021年9月2日
如果你相信郭文貴,相信新中國聯邦,等著,我一定會把疫苗給徹底停下來,我一定讓這個世界不會瘋狂像用疫苗殺人,你要相信我。哪怕把孩子放到老鼠洞裡,你也不能去打這個疫苗。——郭文貴2021年9月14日

2021年8月23日 兩個問題:第一,什麼是刺突蛋白?第二,每一針打進去的疫苗裡含有多少刺突蛋白,它是什麼成分?
這兩個問題是關於救命的基本常識:任何一種疫苗,每一針裡面都含有40萬億個刺突蛋白。刺突蛋白是打開你基因大門的鑰匙。打疫苗的目的是讓身體產生抗體,打開更多基因的門讓病毒進入後再包圍把病毒消滅掉。
首先40萬億個刺突蛋白注射到體內,它們首先是進入人體最脆弱的淋巴腺,然後進入毛細血管。刺突蛋白是脂質納米級別的大小,一根頭髮中就可以記載160萬億這種脂質納米級別的信息。所以,一般的CT掃描檢查,超聲波造影和MRI核磁共振檢查是根本無法檢測到的。國產的科興疫苗一針有60萬億刺突蛋白,兩針就是100多萬億全部進入你的體內,這個量跟人體內本身的細胞相比是巨大的,相當於油門加太大了導致剎車失靈,引擎失火。發動機就是你的心臟,100多萬億的刺突蛋白就是導致你的發動機超載了10到20倍。神經細胞和心肌就好比引擎的電力,保護你發動機的叫心包。你的發動機引擎不停的超載,就會導致引擎沒電,最終導致心肌炎和心包炎,還有其他器官的疾病直至死亡。另外,毛細血管是保證你的氧氣的吸收,呼吸順暢,維護器官。可是這一針40萬億的刺突蛋白就像小手一樣從血管壁裡伸出來,堵住了肝,肺,心腦血管,最終導致心肌炎,心肌梗塞,腦血管梗死,肺部不暢,肝部循環不暢,體力不支和缺氧。更加可怕的是這40萬億個刺突蛋白會永遠存活在你體內。你再打第二針第三針,100萬億的這種刺突蛋白在你體內到處堵塞,你的身體器官還能承受得了嗎?再從另一方面講,疫苗中所含的是正義的刺突蛋白來體內殺掉壞的冠狀病毒的,可是到現在連病毒溯源都沒個定論,來殺敵的都不知道敵人長什麼樣,它就進來開戰了,這能符合邏輯嗎?聽說這個冠狀病毒裡面有艾滋病,駱駝病和SARS的病毒。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一個疫苗製造廠家和政府可以肯定的說這個冠狀病毒是從哪裡來的,它到底是什麼。
現在整個強制推行疫苗的狀況,誰能保證疫苗既然不會傷害身體的好的細胞和器官嗎?不能!誰負責接種疫苗後而導致的死亡?沒有人負責!那既然如此,生命危險還得自己負責,那選擇不接種疫苗行不行?不行!
不打疫苗不讓上班上學,在家裡待著政府也要強制抬出家來打疫苗。即使證明有各種敏感體質,心臟病或者腎臟疾病等一些疫苗禁忌類的疾病也一樣要強制打。從法理上,邏輯上,接種疫苗的目的,政府就是完全不負責任的強制推行打疫苗,結果就是大家都死在了疾病發病前和疾病防禦上。
目前的數據現實,在以色列,日本,英國,法國70%-96%的人染上了不知來源的冠狀病毒而死於染毒後的接種疫苗。這疫苗到底是來保護人們不染病毒還是來直接殺人的呢?目前世界上因冠狀病毒而死亡的有600萬人,前200萬人死於病毒,而後400萬人絕大多數死於接種了冠狀病毒疫苗。這些人死了之後,誰來為他們的死負責呢?
根據中共所展示的文件,冠狀病毒疫苗在2019年的2月和5月都已經申請了專利。包括輝瑞製藥早在2016年就在研究刺突蛋白,mRNA的疫苗了。在冠狀病毒出現以前就製造出疫苗,也應該能快速的生產出一個治療這種“毒疫苗”的疫苗,但是沒有。

2021年8月24日 第二類問題:如何和打過疫苗的人接觸?已經感染病毒的人、打過疫苗的人一起生活應該注意哪些?
郭文貴先生:這是諮詢過後的結果,現在非常可怕,我不要諾貝爾獎,我問過三個科學家,他們研究結果的答案,很難防,因為就像我們安茱莉亞那個,就是小兒子傳染的。意識上物理上不防範,無症狀帶菌者,所有疫苗進入身體,mRNA,最可怕在哪裡呢?我們打完疫苗所有人不帶菌就是身體裡戰爭,良好的細胞和病毒都在pk,結果遇到你了,最大傳染源是汗液是手,還不是嘴,打了疫苗的人可能是你家最最危險的人,特別是她摸過的東西,不洗手、摸、太可怕了,像現在,小王子、小Sarah、羅伊他們老是互相擁抱。任何打了疫苗的,染上病毒的對周圍人都是災難。打了疫苗的潛伏期更長,而且最可怕的,一會兒談到答案,新型病毒就是新型疫苗各種疫苗和不同程度感染的病毒本身就產生變形病毒。接著問
那麼如果說沒有打疫苗的孩子吃什麼藥可以預防》中國成人疫苗和未成年疫苗是一樣嗎?
孩子非常脆弱,孩子患上的反應潛伏期比較長,一旦孩子有反應的時候實際上孩子很危險,到目前還是那幾種藥,還有兩種藥,還沒有得到授權是否能說,我已經叫人大量買了,這兩種可能是解開疫苗、解開病毒的藥。昨天早上到現在我們基本買了市場上很大一部分,這對孩子、疫苗都是很管用的。孩子是弱勢群體,一旦染上很危險,按照醫囑吃那幾種藥。
疫苗當然不一樣了。所有疫苗孩子大人不一樣,兩天前我們吵了半天,對孩子本身疫苗一劑絕對不能,現在很多國家都瘋了,給孩子打藥就是簡單計量減少,這是愚蠢到家的事情。孩子和成人細胞不是一會事,這就是為什麼疫苗是大屠殺。
另外戰友們很有興趣,口罩是來自中共國,有沒有安全隱患》口罩防毒、消毒靠什麼?
小福利:中間提煉的那個
政清:熔噴布
小福利:起一個隔離作用。氧化石墨烯是口罩中所有消毒成分,氧化石墨烯是所謂n95口罩絕對成分。氧化石墨烯到肺裡就是肺炎、肺癌,前一段時間我那個口罩,而且會產生永久無法消滅的肺呼吸道感染和呼吸道感染,氧化石墨烯,聽懂了吧?我告訴你很不幸的消息,我們絕大多數口罩都是氧化石墨烯,最大量就是中共國,生產地就是湖北武漢,世界最大口罩廠和氧化石墨烯提煉、生產都在武漢,還有襄樊。
全世界90%的口罩都是他們生產,而且石墨烯整個口罩就是靠它消毒,本身就要你命,很多人戴口罩突然悶得慌,不僅僅是擋住呼吸,特別是由天生肺部基因,得癌症是高n倍,石墨烯對人的危害。現在面臨最可怕的,真正一次性口罩有效期很短。
而且質量,共產國的口罩質量很差,幾乎不管用。習大神的口罩是國際品牌,不帶中國人生產的口罩。他有解藥也怕大量的毒進去。他就用沒有石墨烯最高的醫療一次性的n95口罩。口罩到了第二次災難性結果,打了疫苗戴口罩,保護了別人不保護你。
不戴口罩,傷害別人又傷害別人。最重要的是,口罩側面,所有的人,帶布的一把抓下來,還有放鼻子下面基本就不用再帶了,還有口罩放兜裡,這是絕對性常識,你合法帶一個沒有石墨烯,戴口罩不要摸不要碰,只要中間,手摸的時候,摘下來成為了更大傳染源,還不洗手,完全就是自欺欺人,戴口罩,我們肌肉貓錄一個標準視頻。
2025年以前把家人朋友照顧好,打了疫苗也別打第二針、第三針,家裡囤點藥,不要第二次傳染。看看飛飛的痛苦,自己的家人愛人孩子染病,自己的感覺,這才是真正的大德大善。
任何方面,你的車、房子、銀行、一切都會不值錢,所有外來就是保住你的住、吃、藥,國內的錢就不用提了,民生、馬化騰、馬雲,哪個說錯了? 國內的錢是冥幣,多了是災難,少了是麻煩,你們要活著,等著新中國聯邦把你們聚集在一起。

2021年8月28日 這就是今天我要告訴你們的。宗教過去統治人類的所有規則,這次在疫苗和病毒,充分和CCP流氓勾兌後,要改變人類所有的規則,改變你的基因,把過去偷的錢賬全賴掉。無論聽話不聽話的政府,都要幹趴下。連美軍,猶太人都打疫苗了。宗教將因此重新改寫。
啥叫家庭啊?物理的存在需要,性需要。當利益互利的時候,就是相互依靠。要孩子的時候,相互責任和犧牲。這些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礎上。這次的疫苗。家庭是宗教和文化的載體,或者利用體。這次經歷了嚴重考驗。父母,老人孩子,上下級,朋友,經歷了巨大考驗。當疫苗發生大量死亡的時候,人類前所未有地,所有觀念都會改變。當知道你某天會被燒掉,親眼看到愛的恨的人倒在你面前,會徹底改變你。大病後生存的人,會完全改變你。這不是一個人,是一個社會。這是人類有史以來,對宗教,文化,家庭,徹底的衝擊,它不能被忘記。像文化大革命,會被忘記。這次因為有互聯網和AI技術,還有云儲存。真的就像上帝來到人間一樣,沒有人能抹掉。病毒和疫苗之後,對婚姻,絕對不會因為共同的利益,孩子,性需要,結為夫妻。現在已經有了丁克,性滿足太容易了。生孩子有多容易現在。倆人不見面都能生孩子。我第一個像全世界說,中共已經弄了很多精子醫院。你想過澳大利亞,泰國。臺灣的王八蛋政府比共產黨有過之而無不及。臺灣人的DNA早就被CCP掌握了。包括日本,全面的。你看日本多少醫院被共產黨弄走了。美軍基地旁邊的所有精子醫院給你收完。鼓勵日韓的基地軍人打飛機,男的捐精,女的捐卵。共產黨有500億個優良精子都不止啊。肌肉貓在蓋特上傳視頻已經可以超過5分鐘了。
家庭解體了,人類的文化會走向何方?宗教信仰和生命的關係,已經徹底被改變了。納米時代,試管嬰兒的時代,人種優化的時代。很多人建議,我的基因可以如何如何修改,可以讓男人的生殖器和腎臟和聲音,都達到某種程度的改變。這都可以做到。那要那麼多殘疾人和老人幹啥呢?這就是比爾蓋茨之流,超級富豪,沼澤地,耶路撒冷想統治人類的人,要徹底優化人種,淨化人種。地球要重新分配人種,只有一個族,未來的屬於沼澤地的優化人種。就像有的人說我的基因,和某個種族的基因混合後,可以180歲,終身無病,大高個。這一刻,真有可能到來的。兄弟姐妹們,你們覺得宗教和文化還會維持現狀呢?兩年後,所有聽今天直播的,看人類會咋樣。沒有夫妻互相的信任,沒有互這個字了。感情,感在前,情在後。都會消失,人類會變的自私,粗魯。
未來只有統治和絕對服從,納米技術,生命科技,不行把你換了。民主叫主民。只有主人和奴隸。比如,這個片區,都是文貴家族的,基因都優化完了。你們想過沒有,世界的精子庫,基因庫,和所有養老金及財富掌握在極少數人手中的時候。想想給孩子打疫苗,給老人打疫苗。過不了這一關的都該死,過這一關的都留下。突然,新中聯的人不鳥這一套。伊維菌素,可以救治疫苗副作用,不影響精子卵子質量,為啥你不用。一個佛教高人說,我染病了,我吃伊維菌素,救了我了。這要讓世界知道達賴喇嘛打針。他在這方面智商八歲,政治智商10歲。他既沒有超自然能力,也沒有政治智慧,他比誰都怕死。教宗,比誰都怕死。如果相信上帝,打什麼疫苗?他們打疫苗,說明根本沒有超自然能力。他們能給的,就是一塊墓地,你還得付錢。這次宗教,在疫苗面前,都脫光了衣服。既然佛祖說生即是死,死就是生,為啥還在乎死呢?你坐化去啊。賴著不走,一針不行還打兩針。怕死的和尚能超度你嗎?念念四書五經就不用打疫苗了嗎?在疫苗面前,家人的依靠經歷巨大考驗,脆弱的不能再脆弱。但是,疫苗後的文化,宗教,社會的經濟和人與人的方式,會徹底重生。

2021年9月2日蓋特 從昨天到現在,咱們直接送給藥的,就是染上病的有44個戰友,到現在為止。染上病了,44個吃了青蒿素或者伊維菌素,血氧馬上恢復正常。大概有8、9個吃了土黴素的也恢復了正常。就這麼靈。我說的話我都負法律責任的。這些戰友或全部治癒,或者血氧已經恢復正常,在恢復中。有立陶宛的,日本的,希臘的,西班牙的,英國的,還有柬埔寨,越南的,也有臺灣的,還有拉脫維亞,還有波蘭的戰友。這都是咱們戰友送去藥以後的結果。現在說吃了青蒿素或者得病後吃了伊維菌素的,還有吃土黴素後血氧正常的多了去了,給我留言的。藥不一定都是咱給的,但管用。還有有的孩子打了疫苗後有不良反應,吃青蒿素非常有效,吃伊維菌素也非常有效。千萬記住,別按我現在說的,要按照公佈的藥方,羥氯喹加其它的,羥氯喹不是藥,它是把伊維菌、土黴素或者其它的藥物成分帶進去的。青蒿素可以單吃。
另外,各農場想盡辦法一定要備高純度的,正確的藥,給咱們所有的戰友備上。再一個,戰友們,別給孩子再打疫苗了。你們那是殺人,不是打疫苗,那絕對是殺人啊,如果打了疫苗。當然前提是你不要染上。有戰友說,不打疫苗了,吃了伊維菌素就不戴口罩了,那可能就是大衛兄弟這個結果。不吃藥是不行的,我再說一遍。

2021年9月7日 皮特·納瓦羅先生:一些關於我們早期所做的政策,我們的重點並不是莫得納公司和mRNA,我在(2020年)2月份寫的備忘錄,包含六種不同的方法來應對(病毒),我們的整體策略是讓這些方法開花,然後觀察哪種方法基本有效。
史蒂芬·班農先生:百花齊放。
皮特·納瓦羅先生:那麼接下來發生了什麼?我想你更應該把矛頭指向食品藥物管理局以及大藥廠。但不管怎樣,馬龍博士回到你這裡,你在這裡說了非常重要的事情。
史蒂芬·班農先生:我馬上回到馬龍博士那裡,但我得把這個回答理順。你已經在那天按住了福奇,我們說過(給兒童打疫苗)這一天將會到來,因為他曾暴露過這一意圖。福奇在過去的一週中說,我們距離食品藥物管理局批准12歲及以下兒童(接種疫苗),還有幾周的時間,他們已經看到了獲得食品藥物管理局批准的力量。
皮特·納瓦羅先生:那將可能是緊急使用授權而不是批准,這之間有些不同。
史蒂芬·班農先生:但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看到了獲得所謂“食品藥物管理局授權”,以便強制疫苗的力量。所以即使是緊急使用授權,也會擁有某種合法性和裁決性。
皮特·納瓦羅先生:毫無疑問,施壓和政治化食品藥物管理局。
史蒂芬·班農先生:正是如此,而這就是為什麼……
皮特·那瓦羅先生:福奇是個被控制的傀儡。
史蒂芬·班農先生:順便一提,多名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高層人事辭職抗議。
皮特·那瓦羅先生:辭職抗議,他們應該這樣做。
史蒂芬·班農先生:但媒體並沒有報道這件事。
皮特納·瓦羅先生:福奇的手上沾滿了更多鮮血,虐待和謀殺兒童。

  • 視頻4 :
  • 孩子和年輕人幾乎是零概率會死於新冠病毒,但是現在,他們卻因迫於壓力,注射了實驗階段的新冠疫苗,而正遭受死亡或者永久殘疾。

一位中年男士:我不喜歡拍攝視頻,但是這次我覺得我有責任這麼做。我一個最好的朋友的女兒注射了輝瑞疫苗,就在打完第一針疫苗過後她暈倒了,昏迷15分鐘後,心臟病發作,兩個月後,他被確診心臟疾病,她僅僅二十二歲。

  • 視頻5:逃逸突變病毒意味著它們正在逃避疫苗的免疫選擇
    班農戰鬥室:
    史蒂芬·班農先生:馬龍博士,我們的狀況是什麼?我們現在面臨兩條路:我們美國現在正試圖獲得更多的(疫苗)批准,忘記染病之後形成的群體免疫吧,即便他讓你產生(比疫苗多)二十多倍的抗體。他們現在正在繼續三倍下住廣泛施打疫苗,要獲得給孩子們注射疫苗的緊急使用授權。他們被納瓦羅和馬龍的(疫苗應只針對高風險)目標人群理論批駁了,與此同時,世衛組織也在說完全相反的事情。嘿,他們現在正在為超級病毒創造機會。
    皮特·納瓦羅先生:廣泛使打疫苗正在創造超級病毒。
    史提芬·班農先生:這回是這種病毒比現在嚴重100倍。馬龍博士。
    馬龍博士:我認為我們的戰略非常符合世衛組織的這個立場。順便說一句,我們(美國的疫苗政策)受到了很多阻力,你只是沒有在媒體上聽到,世界其他地區都在關注我們。美國正在推出的疫苗戰略,基本上看起來我們美國毫無理由的佔用了所有資源,因為除了高危年老、免疫功能低下,病態肥胖的人群之外,其他人死亡和疾病的風險(很低)。
    他們從感染中康復的概率是99.998%或99.999%,所以這裡的風險真的很低,你只是被灌輸認為你的風險比實際高的多。大多數國家都無法獲得任何疫苗,世衛組織說的是:嘿,疫苗應該留給最需要它的人,而不應該廣泛施打,因為它會產生將席捲世界的突變體。我們美國這麼做是不道德的,而且,這只是進一步落實了中共的口實。中共會跳出來說“看,美國人只關心自己,所有這些所謂美國是世界領袖,美國來了,諸如此類的都是口炮,要看他們在做什麼,而不是說什麼。”這就是我所聽到的。
    我還從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人們那裡聽到,對他們來說,這些mRNA疫苗毫無意義,因為他們只有五、六個月的效果,他們沒有資源,給每個人打加強針,他們甚至沒有冷鏈來運輸疫苗。所以他們看著這個說:我們看不到與輝瑞上床並簽署合同的邏輯,所以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就是,我們不僅像Geert Vanden Bossche幾個月來一直在警告我們那樣,為產生逃逸的突變病毒製造了溫床,現在數據變得非常清楚,這正在發生。
    而且這也是非常糟糕的公共政策,因為你認為我們美國的相對能源消耗,看起來很糟糕,(疫苗問題上也一樣),世界其他地方基本上都在看著我們,就像我們是低谷中的豬一樣。我們吃了所有的好東西,而不分享,而且我們這樣做,根本沒有任何充分的理由。
    史蒂芬·班農先生:馬龍博士,等一下,我們這裡喜歡新的名詞,你剛剛提出了一個戰鬥式術語,我敢肯定他會是爆炸性的——逃逸突變病毒。
    皮特·納瓦羅先生:哇!班農的下一個電影。
    史蒂芬·班農先生:正是,逃逸突變病毒。你在說什麼?
    馬龍教授:這就是你剛才提到的超級病毒,我們都知道,如果我們過度使用抗生素,最終會產生對抗生素具有抗藥性的細菌,所以術語“逃逸突變病毒”意味著它們正在逃避疫苗的免疫選擇。變異指的是這樣一個事實,即它們是當時正在流行的正常病毒的遺傳變異,因為它們被疫苗篩選以逃避疫苗監視。
  • 視頻6 :九個月之後,疫苗引發的副作用會讓很多接種過疫苗的人感到後悔
    主持人:九個月之後,很多人會對接種過中共病毒疫苗,感到悔恨,因為他們看到了疫苗引發的副作用,FDA的黑框警告,心肌炎,諸如此類,是否有方案也能夠幫到這些人呢?

大鬍子醫生:是的,它叫做常識,你身體內有個炸彈,很抱歉,但那是你自己放進去的炸彈。所以說第一件事是不要造更多的炸彈,不要再打更多的疫苗,然後你要知道,你體內炸彈的引爆點是什麼?引爆點是另一次的病毒感染。病毒和體內相應的抗體產生反應,就可能導致抗體依賴增強,該領域的世界專家在大聲疾呼,因為這會導致種族滅絕,所以要說處理他的方法。無論你是否只有十歲,只要已經接種了疫苗,你就有和95歲的療養院病人一樣的風險,而你需要做的是採取(我的)高風險預防措施,以及早期的治療,以便你不會再次被類似中共病毒的病毒感染。即便你體內有一個炸彈,但並不意味著它一定會爆炸,你必須遠離引爆點。我們在談論並關注的是生死問題,你知道,讓我來定義成功,不死便是成功,不要最後進醫院上呼吸機,這就是我們衡量成功的標準。

2021年9月14日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我們的戰略很清楚,我們是明規則,只打明招,我們不玩兒陰的。我們讓習知道你這些東西的時候讓你清楚啊,我們現在就是要通過以苗滅共,通過這個讓世界人民和我們一起站在一起,揭開、揭露徹底消滅疫苗對世界的威脅。
你們沒有感覺呀,飛飛你沒感覺呀,文瘋,文空你們真沒感覺,雅各,每時每刻我都感覺大地在顫抖的感覺,在過去一週。
我昨天我是出去啊,你們沒有看到我在車上,我去見人去。我在那見個人,我說你打疫苗了嗎?眼淚馬上就快下來了,他說我現在就知道我什麼時候會死。我說你打一針?他說我打了一針,我再也不打了。我說你孩子?哎呀我絕對不會讓我孩子打,但是他們要是試圖給我孩子打的話,如果我家人死在那兒,我一定把他們全弄死。這是個相當高級別的人啊,我當時我就楞在那兒了。你知道這是很可怕,就這個級別的人就說到這個程度了,就這個社會的恐懼和仇恨已經到了這個程度了。
我是昨天晚上大概兩點多種,歐洲的是天矇矇亮就有人找我,他家時人打疫苗有反應了,然後問我吃藥,如何如何吃藥,我趕快給他說,然後他還真沒有藥,我讓人趕快給他去送青蒿素,我說你現在趕快吃地塞米松,然後吃青蒿素。你知道他跟我說了句什麼?他說如果英國不再宣佈停止疫苗的話,他說我會跟Boris Johnson同歸於盡。這人是Boris Johnson的內閣呀,Boris Johnson的老孃也死了,也是打了疫苗,把娘給打死了。
你們知道這有多可怕嗎?你知道那個加拿大的那個跟咱合作的政府官員說,他說Miles,我們每個人都知道你讓我們吃什麼,讓我們不幹什麼,我們不打疫苗,我們必須幹什麼,必須幹掉土豆,呵呵呵。我說你們幹不掉土豆你們就全完了,什麼你Bombardier飛機呀,什麼Bombardier工業,你全都毀掉。我說因為沒有人再給你生產Bombardier了,你這把疫苗打下去全完了。
郭文貴先生:我剛才說的疫苗,這個疫苗事件能看到我們新中國聯邦的影響力有多大。所有呼應者,全世界的科學家,有多少牛人不在蓋特?有多少人不在蓋特你告訴我?在蓋特的人哪個不是我們哥們兄弟姐妹?
還有,兄弟姐妹們,美國的政治形勢,由於疫苗,它的變化甚至國際形勢你們都想象不到,你們所有人都沉浸在2022、2024,但是最大的變化是什麼?你都不知道誰會“嘎嘣”死了,你怎麼知道那些打了疫苗的所謂的能當總統的人他不嘎嘣死了呢?你怎麼知道那些所謂的富豪打了疫苗他不嘎嘣死了呢?
昨天我跟美國朋友,我說為什麼微軟的比爾蓋茨讓全世界人打疫苗,但他不給他孩子打?哇塞,他拍桌子拍腦子,就是啊!這個王八蛋,說得很難聽,我在直播中不能說。最簡單的道理,你為啥不讓你孩子打?福奇推廣疫苗,福奇給他家人打了沒有?我說你問福奇,他絕對沒打。共產黨的為什麼部級以上的幹部都沒打?川普頭兩天還叫人弄疫苗,叫全面給罵得狗血噴頭,現在川普說我不推薦你們打第三針了。

你告訴我, Boris Johnson的親孃都給打死了球的,這個疫苗,疫苗的災難遠遠大於冠狀病毒,疫苗改變了一切,現在這些車都生產不出來了,你怎麼知道生產車的員工不“嘎嘣”就死了呢?這個世界上不確定性有多大啊!
所以2022年2024年的政治變化大了去了,大的結果我先不說,說出來嚇死你們。唯一受益者就是新中國聯邦人!就像昨天,哎不是,前天,我去紐澤西,你們看有個照片,我在車廠約人見面,看藍色的哈雷戴維森,我到那兒弄了個車。我見人的時候旁邊人用蓋特,我說你用這什麼平臺?他說蓋特啊。我說蓋特是幹嘛的?哇,這傢伙“哎——”信口就來了,我哪有時間跟他囉嗦啊,我說好了好了,行了行了,我明白了,我知道蓋特是什麼平臺。然後我說你打疫苗了嗎?“我絕對不打疫苗”!為什麼啊?“你看這個蓋特上都說了啊,什麼……”看了咱們祕密翻譯組加字幕的,給我看,祕密翻譯組的字幕。我說好厲害。他說“你一定要看啊,你一定要看啊,這個太重要了!”
你看Miller影響多大力量,這是在紐澤西,完全跟我不相識的。然後我見的兩個祕密人士是在室外,奧迪車的展棚下面,我說咱就在下面說幾句話,一位韓國朋友,“咵咵”的過來了,韓國人晃著個腚過來了,我想這小子啥情況這是?就還沒走近我,這眼淚嘩嘩就下來了,我說這怎麼,什麼……我懵,我沒過來,我說你哭什麼啊?他說我得感謝你,我絕對感謝你。我說你感謝我啥啊?他說我全家都沒打疫苗,我們家鄰居打疫苗死了倆了,郭先生感謝你感謝你感謝你!
現在像北歐很多國家已經宣佈不允許你談疫苗的問題了。你像挪威的那個部長絕對是我哥們,他妹妹那是太漂亮了,挪威的大美女,還有當總統、選選總統的。他當時和我聯繫,這個傢伙強硬到什麼程度,他認為全部打疫苗,軍隊都動員全部打疫苗。
他不是不相信,他是真相信吶!他本人就先幹了一針,他要給他妹妹打,我說我求求你了,你這妹妹是我扶牆的對象啊,你別給她打疫苗啊,我說這太漂亮了,打疫苗死了我得痛苦好久啊。後來他說:你告訴我,Miles,我這妹妹你是真掛心還是假掛心?我說我真掛心,他說那你告訴我疫苗到底是咋回事?
我說,你先聽我說,我給他說完,他真得懵了。這個北歐人有點神經病你知道嘛,他事都要找證據。結果論證了兩個星期,他發動全部家族,說咱要開始停止這個真的疫苗,Miles Guo說的是對的。我的船都是他們聯繫造的,還給監管,不是你們看到那個家族裡的,是另外你們沒見過的大船,超級大,一百多米的那個。
他說這個Miles, 不可能,我這麼多年沒說過謊話,我們是可信任的。最後他們提出來這個國家不允許問病毒,你有沒有得過病,打沒打疫苗,不準談了已經。荷蘭、丹麥,所有這些國家你記住,俄羅斯最早,普京說誰也不能強迫打疫苗。大家懂這意思了嗎?能聽我懂吧?我不能明說。他閨女打疫苗完全是假的,百分之百是假的,所有打的是胸腺肽、白蛋白。
兄弟姐妹們,只有我們在全地球上振臂高呼,從2020年我就說了,我說一定會出來疫苗,疫苗經濟,然後疫苗災難。你們要把這個視頻無限地放,到處放,現在外國人看了我的視頻,真的把我當神一樣,真的把我當神。你們沒有感受過被人家崇拜的感覺,他們說Miles, 你怎麼在2020年就說這話呢?
你看班農在戰鬥室裡說Miles Guo沒有一件事說錯的,那時候Miles Guo就說疫苗政治、疫苗經濟、疫苗災難了,而且共產黨一定會推出疫苗。這不是路大腦騙站在未來說現在,我們是站在過去說現在,這幫孫子!未來你永遠站在月亮說地球,這個孫子,誰也去不了月亮,你怎麼確認吶?所有的藥和黃金都在月亮上呢,拿去吧。
兄弟姐妹們,這個意義太大了,我們用生命、用現實,唯一的證據和能力向世人展示了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的力量。不是開玩笑的,這多大呀,能回到2020年就告訴疫苗災難、疫苗經濟,黑暗的時代已經到來是在2017年,這能是瞎吹的嗎?
中國人已經被洗腦得進了DNA了,就打疫苗就能證明愚蠢到什麼情況,明知道要死還去打,還帶著自己的孩子打去。我們一定要讓新中國聯邦跟全世界種族大混合,全世界的文化大混合,然後吸收全世界最好的,就是今天我們所看到的英國大陸法(編者注:應為海洋法),美國法治三權鼎立的系統,然後把宗教、政治、法律的改革最好的部分用到新中國聯邦上。

  • 問題3:是否能讓科學家加入青蒿素相關產業
    300年的飛飛:OK,還有一些科學家小戰友,他們現在都被疫苗逼的走投無路,他們現在一方面寄希望於可以政府馬上醒悟不讓他們打疫苗。另外一方面他們想讓問問看他們是不是真的有機會可以參與到青蒿素相關的產業,特別是有科研背景的戰友。
    郭文貴先生:我先告訴大家,你想活著,別告訴我上學。就像我說飛飛一樣,還有說小福利一樣,你把你的孩子什麼理由送到學校去?我告訴你,你都是犯罪,你終身將是無法挽回的損失。什麼狗屁上學,什麼狗屁上班,什麼理由也不能讓你的孩子打疫苗去。
    如果你相信郭文貴,相信新中國聯邦,等著,我一定會把疫苗給徹底停下來,我一定讓這個世界不會瘋狂像用疫苗殺人,你要相信我,哪怕把孩子放到老鼠洞裡,你也不能去打這個疫苗,這是我給你的答案,否則你就是作死,那你自己作你自己受。

2021年9月8日直播 視頻7:2021年8月30日,疫苗的副作用
主持人:你聽說過,例如(打過疫苗)的女人例假變長,你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嘉賓:我認為可以用刺突蛋白的效應來解釋。
主持人:刺突蛋白造成血栓血凝。
嘉賓:還會導致微型血凝以及微血管收縮,而且刺突蛋白還會傷害血管內壁細胞,從而影響胎盤組織內的氧氣和血液流動。
主持人:好的,那麼這個對孕期會有好處嗎?
嘉賓:不,這對孕期沒有好處,這能夠部分解釋痛經,一些大流量的痛經,可能是早期流產的先兆。理論上很多研究正在進行,但現階段,即使我也已經對政府是否有能力進行一次控制完好的臨床試驗,失去了信心。
主持人:他們(政府)剛說了,所有懷孕的婦女都應該打疫苗。
嘉賓:我知道,我無法理解這個決定,並且我反對,我反對他們讓所有孩子打疫苗這個瘋狂的舉動。
主持人:您如何看他們讓美國,以及世界上所有人接種疫苗這件事?
嘉賓:這是一個巨大的悖論,讓我更加生氣的是,這是非理性的。從公共政策角度看,這是不合理的。從醫療管理角度看,也是不合理的。不合理的方面太多了。我的同事和我,看你問我們從頭至尾對此有何反應,其中一個反應就是,我從來沒有看到過全球範圍的這種宣傳、信息控制和消息管控。我一生中從未見過,在一場感染性疾病爆發中有這樣的現象。
視頻8:2021年9月4日馬龍博士在班農戰鬥室談mRNA的技術
史蒂芬·班農先生:馬龍博士,就單從你研究的mRNA的技術層面談怎麼樣?許多人猶豫甚至反對,原因很簡單,就是不想淪為實驗品,就是他們所說的基因療法。你的答案是什麼?
馬龍博士:這就是基因療法被用在疫苗裡,我認為他們的邏輯……我尊重他們的觀點,他們有權利對一項尚未被充分理解的新技術保持警惕,而且很多細節還沒有被全面很好地完善,他們沒有很好地完善,我們還在學習。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有食品藥品管理局規定的致畸性,也就是出生缺陷研究。
你談到了脊髓灰質炎和天花,這些都是很棒的選擇,這兩個疫苗都和黃熱病疫苗一樣,是滅活疫苗。因此,滅活病毒疫苗基本上表達了病毒大部分結構的全部蛋白質,現在這個都直接跟新數據相關聯。我已經瞭解到自然免疫力在對抗再次感染方面比疫苗強20倍。
皮特·納瓦羅:20倍!
馬龍博士:比疫苗強20倍,是的,這個情況完全驗證了你的觀點,我們做的太過匆忙,對不起,皮特,很抱歉!
但是我還是要說,我和支持莫得納項目的上校談過,他對於一些發生的事情感覺窘迫,很多事情太過匆忙,快速決定了疫苗研究的中心,其他疫苗開發商基本就是重複其之前非典(疫苗)的工作。即僅聚焦於刺突(蛋白),尤其是使用兩個氨基酸替換入刺突,將其鎖進開放性結構中。他們以為這個設計足夠好了,就進行下去了,現在我們將去承擔這種後果。
首先,很抱歉,路透社和所有無能的“事實驗證者們”,但事實是,這個刺突(蛋白)有毒。對於這個變異,刺突蛋白是否有毒?你得證明給我看它是沒毒的。但是,野生類型的刺突蛋白是有毒的。
關於疫苗的第二點,顯而易見,病毒能快速逃脫。當個刺突蛋白疫苗產生的保護,這個刺突蛋白已經在這些疫苗中被稍微修改過了。
皮特·納瓦羅:這是意料之中的。
馬龍博士:太準確了,正如經驗豐富的病毒學家和免疫學家一開始就預料的那樣,現在有一些不錯的論文,我們在最近的專欄文章中,也引用了一位來自位於華盛頓大學的Michael Diamond教授的實驗室的論文。文章非常好的證明了,我們正進入一些非常常見的保守抗體反應。所有接受這種相同疫苗的人,反應都非常相似。如果你讓所有的人打疫苗,正如政府期望在美國所達成的那樣,這樣將會給這個病毒一個非常特定的目標,病毒要做的就是變異,以逃離這個目標。
我說明一下,以免那些無能的媒體們給我找麻煩。病毒會變異,事實證明,病毒的變異比我們預期的速度更快。我還能引述另外一個論文,新鮮出爐的。但疫苗會變異,然後疫苗的選擇壓力,會選擇出能夠避開T型淋巴細胞、抗體免疫監控的病毒。這正在發生,現在已有充分證據表明這正在發生。我們正在實時見證。
視頻9:2021年8月30日,什麼是抗體依賴性增強
嘉賓:什麼是抗體依賴性增強?它是疫苗的一系列效應中的一種。最簡單的解釋就是疫苗的一系列效應,實際上是疾病更加嚴重。
最著名的案例是,60年代發生的呼吸道合胞感染病毒。這個疫苗和病毒殺死了大量的嬰兒,它也是繼傳統的MMR疫苗(麻疹、腮腺炎和風疹的聯合疫苗)後,確定要研發的下一個兒科疫苗。結果發現在初期臨床試驗中,接種該疫苗的嬰兒,比沒有接種疫苗的對比組嬰兒死亡率高非常多。
因此,抗體依賴增強,是疫苗開發者最壞的噩夢,他們努力製造了這個產品,結果它卻導致更嚴重的疾病。
我們發現,輝瑞疫苗功效並不持久,超過6、7個月,它就不能提供保護作用了。
主持人:我們如何知道疫苗確實提供了一些保護作用的?
嘉賓:我們的臨床研究是有缺陷的,我知道那遠遠達不到完美,而且有些人可能會說,臨床研究的設計就根本無法發現不良反應。
具體來說,其中一個就是根據臨床研究的設計,就根本無法發現抗體依賴性增強。而這FDA也知道,因為在FDA的授權緊急使用的文件中,他們特別說,現有數據不能排除抗體依賴增強,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隱患。FDA建議疫苗公司應該繼續臨床研究,以檢測是否存在抗體依賴增強。但他們沒有堅持要求疫苗公司去做臨床研究。
根據我對臨床實驗和政府文獻的閱讀,疫苗公司最後決定放棄繼續臨床研究,不再調查是否會產生抗體依賴增強。
我們所知的是病毒載量的分佈,無論是通過PCR測量,還是其它一些與滴度直接相關的測量,接種過疫苗又突破性感染的患者,與未接種疫苗的感染,患者的病毒載量至少一樣高。在我看來,打過疫苗並被感染的患者。甚至比沒接種疫苗的患者體內的病毒複製程度更高。如果這是真實的,這就會成為存在抗體依賴增強的實錘證據。

推薦閱讀:串珠388: 為什麼全世界政府都強制人民打疫苗?https://gnews.org/zh-hans/1544080/https://gnews.org/zh-hans/1544080/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免責聲明:本文只代表編譯、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