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談:我們都需要勇氣

作者:文雍 |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美工/排版/發布:齊天二聖

要不是今天的月色如此之美,都差點忽略了即將到來的中秋。

昨晚風大,把熟透的葉子們從枝頭趕到地上,與秋雨纏綿成一個帶著甜澀味道的秋天。晚空明澈通透,斷送了關於月亮的想象。如果它是一枚圓圓的存儲器就好了,我們便可借著它的記憶去回放與逝去親人在一起的點滴,重塑一首古詩:今人可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故人。

本該是闔家團圓的節日,卻只能隔海相望。翻看手機信息,各種撲街姿態疊加了恐懼。主流媒體加大力度在推動疫苗。這個世界太荒誕,黑暗勢力正通過製造更大的危機吞噬前面的危機,如今,病毒溯源已經被疫苗的恐慌所覆蓋,似乎被大眾所忽略,說不定過一段日子,一個更大的危機會將疫苗危機再度吞沒。而普通民眾永無了解真相的可能性,就如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大多數受害者都是至死都懵懂,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麽死的。

當世界被謊言所壟斷,真實的聲音就有了驚雷般的力量。從這個角度說,爆料革命不僅僅是在追求真相,更是勇氣、擔當和一份對正義的執著守護。

世界承平日久,人們仿佛對未知的風險失去了感知。自動進入一種溫水煮青蛙模式。無論是從行為上還是從思想上,基於安全的考慮都占據上風,使我們主動選擇綏靖。而一味的綏靖就使我們變成了近乎麻木不仁的樣子。

大家寧願把思考和選擇權乖乖地交給所謂的政府,也不願意自己動腦想一想自從疫情爆發以來的一切不合邏輯的詭異事件:起先是莫名其妙的病毒,接著就是完全不符合醫學常識的疫苗。

反智時代最大的特點就是我們已經不懂得質疑,我們已經沒有勇氣堅持自己的判斷。盡管疫苗副作用的案例已經比比皆是,人們還是心存僥幸。被中共洗腦的國人,可憐又可恨之處就在於很大程度上不會通過別人的痛苦看到自己可能遭遇同樣的不幸。正相反,卻會通過別人的苦難看到自己活得挺好,並為此沾沾自喜,這就是雞湯橫飛的心理前提。

比如打疫苗的問題,主流媒體的解釋如下:如果打了疫苗沒有感染,那就是疫苗有效;如果打了疫苗還感染了,那就是疫苗可以減輕癥狀,不會發展成重癥;如果不幸發展成重癥,那就是打了疫苗就不會死;如果不幸打了疫苗卻死了,那就是死者有基礎病,不是死於疫苗;如果死者一貫身體健康沒有基礎病,那就是偶合事件,是在概率允許範圍內的事故。總之,肯定有一款適合你。

而人們似乎對此認同,因為他們沒有勇氣質疑主流媒體,更沒有勇氣懷疑政府。政府說什麽就是什麽,哪怕已經到了極其荒謬的程度。再比如:這幾天福建爆出疫情,政府四個字以蔽之「境外輸入」。

於是媒體就紛紛「境外輸入」,沒有人問一問,每一個旅客在登機之前經過嚴格的核酸檢測,怎麽落地就陽性了?幾個陽性病例就全城禁足、封門,讓人很難相信這是在抗疫,更像是基於更大陰謀的軍管。

還有,既然是境外輸入,那就是在飛機上爆發感染,也就是說航班就是感染源頭,那是不是該公布航班號?是不是該追蹤航班上同乘旅客信息?既然是境外輸入的,空乘人員為什麽都安然無恙?難道是病毒憐香惜玉?看到美女就不好意思下手?這病毒覺悟黨性都比黨的幹部高啊。

這樣荒謬的報道充斥著媒體平臺,大家都表示無異議,黨說啥就是啥,只要相信就對了。於是入境者們成了萬裏投毒的罪魁,簡直要「人人得而誅之」,許多小區還掛出了歡迎舉報境外歸國人員的條幅。這樣反智的荒唐行徑在中華大地上屢見不鮮。

再看看中國的社會,經濟崩潰、社會內卷、民生雕敝、病毒與毒針共舞,水災與股災齊飛,到處是金融爆雷平臺卷款跑路,面對如此混亂不堪的局面,大部分人卻還在高唱贊歌。仿佛溫水中的青蛙正在用欣賞「火浴」的眼光欣賞著自己掉下來的蛤蟆皮。

記得有這樣一句名言:在尋求正義時,中庸不是善。當然,這裏不能有中間狀態。因為在同一個前提下,一件事情不可能既好又不好。對事件的承受者來說,災難就是災難,試圖以中庸之名騎在墻上左顧右盼的,不是所謂的東方智慧,恰恰是讓人不齒的文化劣根。

比如有些人評價文革,還說什麽一分為二,什麽幾幾開,這種充滿惡臭的權鬥沒有給民族帶來任何積極的東西,就該徹底否定,就像屎就是屎,噴上香水也改變不了屎的本質。比如日本侵華、納粹發動戰爭,你能幾幾開嗎?那些告訴你在這種問題上要一分為二的公知們,自己吃屎還不算,還想往別人腦袋裏灌屎,無恥至極。

同樣,在捍衛自由時,激進不是惡。自由就是自由,你不可能活在一半自由、一半被奴役之中,一半自由就是不自由,價值觀不堅定就可以被贖買,就可以產生路大腦袋蛇妖閆這種為了一碗綠豆湯就能賣掉理想的貨色,蛇妖閆再上狐貍臺,驗證了這個垃圾天屎的確是代表了某種想摘桃子的勢力。

當然,也正是因為有這些貨色,才更能襯托出郭先生和爆料革命的了不起。在經歷了一次次背叛、一次次暗算之後,還能矢誌不渝,還能堅持信仰、高昂理想、繼續壯大且越戰越勇,還能義無反顧地喚醒人們,拯救正在被暗勢力摧殘的人類,這種精神本身就需要多大的勇氣啊!

勇氣有許多種,敢於以一人之力刺破黑暗,挑戰極權、挑戰幾十年來資本相互勾結形成的世界格局和掌握著強勢話語權的黑暗勢力,擁有這種勇氣的人從古至今除了郭先生還有第二個人嗎?在郭先生的影響和感召下,越來越多的戰友拋開恐懼,有勇氣站出來加入爆料革命,讓新中國聯邦成為照徹黑暗的燈塔,為人類帶來光明與希望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閱讀更多【文雍漫談】專欄相關文章:  
文雍漫談:我能想到最無奈的事
文雍漫談:你的身體誰做主
文雍漫談:有一種溫暖超越語言
文雍漫談:目送
文雍漫談:疫苗護照打了誰的臉 
文雍漫談:雷出沒 請註意 
文雍漫談:沒有哪一滴雨認為自己就是洪災 
文雍漫談:小聰明與大智慧 
文雍漫談:你的底線就是文明的下限 
文雍漫談:話說人民日報的火眼金睛 
文雍漫談:她的媽媽有救了 
文雍漫談:寫給時空交錯的女孩們 
文雍漫談:獵狐行動讓全世界陷入紅色恐怖之中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閱讀更多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