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的核潛艇交易標誌著將與中共國攤牌

2021年09月19日

網路圖片

隨著澳大利亞跨越核門檻,併為與中共國的潛在對決劃定戰線時,這裡有一個問題:我們準備好了嗎?

中共一直在縮小與美國軍事力量的差距,以至於美國海軍上將菲力浦·大衛森(Phillip Davidson)警告說,中共將”強行改變現狀”。

中共投資了反艦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以對抗美國的海軍力量。

中共也將其作戰計劃帶到了太空。 它在軌道上有200多顆衛星,其中一些是為軍事用途和海軍監視而設計的。

二戰中日本襲擊夏威夷之後,中共甚至有一個被稱為”太空珍珠港”的計劃。 中共將發動突然襲擊,摧毀美國衛星並削弱美國軍隊。

中共向南海爭議島嶼的軍事擴張使其成為部署戰鬥機和移動導彈發射器的重要前沿基地。

塔夫茨大學政治學教授邁克爾. 貝克利(Michael Beckley)說,美國正在與時間賽跑。 它必須改變方向,縮小其他任務的規模並專注於中共。 貝克利教授最近在《外交事務》雜誌上撰文警告說:”如果美國不抓住這個機會確保其對中共國的軍事優勢,它可能不會再有機會了。 “

貝克利教授說,美國還沒有準備好與中共開戰。 他說,美國已經認識到這種威脅,現在它需要重新考慮其戰略。

喀布爾的淪陷引發了對美國權力未來的質疑。 如果美國不能打敗塔利班,那麼對付中共還有什麼希望?

但這忽略了美國仍然強大的力量。 正如歷史學家亞當·圖茲 (Adam Tooze) 所指出的那樣:”美國自 1940 年代以來就定義了全球秩序,當時它首次成為軍事超

他說,阿富汗早已不再是”決定性的戰場”。 圖茲(Tooze)教授在《新政治家》中寫道:”反恐戰爭似乎讓人分心。 ”

他說,從阿富汗撤軍是歐巴馬政府開始重新調整美國戰略的一部分。 喬. 拜登總統領導下的美國增加了軍費開支,並從上一場戰爭轉移到了即將到來的潛在戰爭,這場戰爭的後果要大得多。

拜登的總統任期將不是由阿富汗(問題)而是由中共國(問題)決定的。 澳大利亞正處於這一歷史時刻的十字路口。

我們已經放棄了(這樣的)口號: 我們不必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做出選擇。 我們(已經行動) ,完全支持美國。 現在我們已經採取了核選項。

然而,儘管今天談論的是澳大利亞、美國和英國之間新的、增強的關係以及捍衛印度太平洋的呼籲,我們卻在追趕。

中共已經開始戰鬥了。

簡評:斯坦. 格蘭特(Stan Grant)從記者及新聞從業人員角度分析了中共國怎樣縮小與美國軍事力量的差距。 從哪些方面增強軍事力量來對抗美國的海軍。 以及中共國在太空針對美國的作戰計畫。 中共國向南海爭議島嶼的軍事擴張4個方面來顯示美國需要與時間賽跑,保持自己的武器優勢,並且需要重新調整美國戰略,由反恐的戰略轉向到與中共國的對抗戰略上來。 該文揭示了中共國的提前佈局和領先處。 西方常用的方式:發現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思路,就很快能夠破局中共國的佈局,哪怕目前中共國暫時走在前面。

新聞連結:Australia’s nuclear submarine deal hints at a showdown to come with China — but is the West ready for it?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9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