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疫苗,一位神经科医生的临床视角

主讲:纽约香草山医疗部 长阔高深

文字整理:纽约香草山医疗部 爆料粉   

我们知道我们的敌人是谁,我们也知道敌人用的武器是什么,很简单,就是Covid-19病毒+疫苗,可悲的是在这场战争中爆料革命站在最前沿,我们就像敢死队一样在最前沿打仗,同时我们也是最后一道防线,如果我们一旦溃败了,我们的世界就会被邪恶战胜。而我们的武器就是真相,是病毒和疫苗的真相,我们要告诉世界,这个病毒是有解药的,疫苗也是有解药的。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战争的状态,我们面对的是生化武器,而疫苗是次生灾难。

新冠病毒的脑神经损害

去年四月开始我接触一些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有脑神经方面的损害,急性期表现:头痛、头昏,失去嗅觉和味觉、有些有神志改变、眩晕, 耳鸣、面瘫,复视、疲劳,肌肉酸痛、四肢麻木、肌无力、共济失调,慢慢出现比较严重的病症,比如中风、偏瘫、脑炎、格林巴利综合征也见到过2例。再过一段时间,大约半年就会出现新冠后遗症,最常见的是脑雾(Brain fog),表现为记忆力、注意力及执行能力的减退,这些症状对白领阶层影响比较大。味觉消失和味觉的恢复需要很长时间,有病人出现长期的头痛、头昏、眩晕、耳鸣、睡眠质量下降、疲劳和肌肉酸痛。还会出现一些心理问题,比如:焦虑、抑郁、创伤后应激障碍等等。

大约在今年的三、四月,疫苗大量施打以后,我逐渐接触到一些病人。打了疫苗以后出现的神经系统症状,与新冠患者的临床症状惊人的相似,同行们慢慢意识到,它们有一个共性——刺突蛋白的神经毒性症状。刺突蛋白可以穿透血脑屏障,而且对神经细胞有很强的亲和力,可以直接损害神经系统,比如嗅觉和味觉的丧失就是神经系统损伤的表现。刺突蛋白还可以造成血管内皮的损伤,从而促进血栓的形成,出现炎症反应,并可以激发机体的免疫反应。

这些临床观察所有的点都指向一个方向——生化武器。一般的病毒感染都具有季节性,冬季和春季比较容易感染,随着气温的回升,病例慢慢减少。以往的病毒很少对如此多的器官(心脏、神经系统、呼吸系统、血液系统等等)具有攻击性,这是非常罕见的现象。 冠状病毒有一个特点——具有非常强的变异性,且潜伏期很长,造成出现很多隐匿的临床前期的病人。对免疫系统的影响的诡异现象是被大家最多拿来谈论的内容。

长阔高深医生建议在疫苗是否施打以及是否要再打第三针上有疑问的人群问自己3个问题:

  1. 这个疫苗是不是安全;
  2. 这个疫苗是不是有效;
  3. 有没有必要打这个疫苗。

如果回答都是“Yes”就去打。

  1. 安全性:疫苗的安全性是需要靠时间来检验,没有15-20年不能说它是安全的,因为疫苗的施打对象是健康人,而药物针对的是病人,如果没有安全性的保障就在健康人群中施打,后果是灾难性的。目前已经显现了大量严重的副作用,而政府机构在不断的掩盖这些副作用。
  2. 有效性:以色列报导指出,比较了打两针疫苗的人群和去年得过新冠的人群对感染Delta和Mu的几率,打疫苗的要高出27倍,从这点来说,打疫苗保护作用是非常有限的。过去曾宣称打疫苗降低重症和死亡,从数据上看也是不成立的。
  3. 必要性:即便有效且安全,但是否有必要打依旧是很重要的衡量标准。感染病毒人群的存活率是99.996%,比感冒的存活率还要高,年轻人没有必要冒很大风险施打。

打疫苗的常见心理:

别人打了我也打,我打了就安全了,就可以不戴口罩了,可以四处游荡了,还有些人觉得反正别人都打了,死也不死我一个人,这些想法都是不理智的。

这个疫苗从流行病学、病毒学、免疫学、疫苗学,包括从临床上的观察,它的安全性、有效性和必要性都不支持它的应用。各种数据显示,从个体的反应、群体的反应,从国家到地区到全球的原始数据

荷兰有一个疫苗学家曾向世卫组织和公众发出警告,核心话题是疫苗是为了预防疾病,比如流感疫苗在爆发期前施打,目的是预防流行,但我们现在施打疫苗的目的是控制大流行,用错了时间与方法,他一直在警告,如果一直这样做下去,严重后果包括:1,病毒会以变异为方法来逃避疫苗的作用;2,对人体免疫系统功能的削弱,甚至致使人体失去正常的免疫功能,这是非常危险的,并提出了耐药性和超级病毒的概念。而这些都已经成为现实。

新冠后遗症疫苗综合症非常相似,几乎是重叠的,而且有些是新发症状,而有些是加重症状。包括:

  • 头痛 偏头痛
  • 三叉神经痛:常见于新冠患者,且注射疫苗后加重
  • 头昏眩晕
  • 面神经麻痹
  • 周围神经炎:注射疫苗后出现或加重
  • 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常见于疫苗注射后
  • 癫痫症:注射疫苗后加重
  • 巴金森病
  • 格林巴利综合征
  • 脑梗、脑出血:有部分病例非常见出血区域病变,多见于注射疫苗后脑细胞损伤,血栓梗阻性出血。
  • 失眠 焦虑 抑郁

疫苗的不良反应:

  • 过敏反应,皮疹 过敏性休克
  • 血栓形成,动静脉血栓
  • 心肌炎
  • 格林巴利综合征
  • 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 肝肾功能衰竭

真正临床上见到的远不止上面列出的这些

  • 短期-30天:凝血、心脏病发作、中风、心肌炎等
  • 中期-1年:ADE(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 抗体依赖增强效应),再次接触野生病毒后,临床症状会爆发
  • 长期-3年:海绵状脑病(疯牛病)
  • 非常长期-3年以上:癌症、自身免疫性疾病。很多体外及动物实验研究发现mRNA的疫苗可以被整合进染色体DNA序列,其潜在风险难以估计。

mRNA疫苗与朊蛋白疾病

  • 克雅氏病(Creutzfeldt-Jacob disease):短时间丧失大脑功能(3个月)平均寿命6m-1年
  • a突触核蛋白(a-synuclein):巴金森病
  • 淀粉样蛋白(amyloid-beta): 老年痴呆
  • TDP43: 肌萎缩侧索硬化(ALS)运动神经元疾病

解药 挽救人类

解药有很多含义,英文翻译:antidote,文贵先生所说的解药青蒿素对刺突蛋白有非常高的亲和力,青蒿素有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具有针对性的cure antidote 解药,如果是这样,人类:将彻底被解救。

目前已知的可以用于治疗Covid-19 的药物有:

  • 硫酸羟氯喹
  • 伊维菌素
  • 青蒿素
  • 阿奇霉素
  • 地塞米松
  • D-中和抗体(D-NAB)

青蒿素作用机制

  • 抗病毒作用:具有S蛋白亲和力
  • 免疫调节作用:植物性药物长期服用起到增加免疫力的作用. 如槲皮素
  • 抗氧化作用
  • 抗炎症功能
  • 抗血栓形成

审稿/编辑/发稿:圣母院钟声

For More information, follow us 

New York MOS Himalaya GTV

New York MOS Himalaya MOS TALK

New York MOS Himalaya | Gettr

New York MOS Himalaya |YouTube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