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談:我能想到最無奈的事

作者:文雍 |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美工/排版/發布:齊天二聖

這是我看到的最無奈的鏡頭:先生在屏幕的這一頭,婆婆在萬裏之外的另一塊屏幕中,互相註視,萬語千言於無聲處流轉。

當婆婆家裏沒有別人的時候,先生會悄悄打開攝像頭,偷偷地觀察母親的舉動,他的眼裏不時有星星閃過。這不是「老大哥在看著你」,而是老兒子的放心不下。婆婆已 83 歲,許多事都不能親力親為,是到了不能讓人放心的程度。

和老人們聊天,會感覺到人生真的是一個圓,從逐步長大到逐步退化,圓合上了就是一生,就是「圓滿」,就是老子所言「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

婆婆的記憶力和理解力都在逐漸下降。為了讓她老得慢一點,先生會找一些她當年自認為叱咤風雲的高光時刻激發她的回憶。二人的對話越來越像《西部世界》裏每天閃回的故事情節,不同的是婆婆能記住的東西在萎縮,這也是讓我們最懸心的事情。

狀態好的時候,婆婆會問一些問題:你那裏下雨了嗎?我這裏下雨啦!下得可大啦,一場秋雨一場寒,你們要加衣服啊,屋裏冷不冷啊?你們啥時候回來呀?

她當然不知道,這樣的惦記有著不可承受的重量,就算窗外艷陽高照,也會有一場瓢潑大雨從她兒子的心頭掠過。自從兩年前她忘了在我們每個人生日的前一天來電提醒,我們就已經有一葉知秋的感覺了。

什麽時候回?是一個多麽敏感的問題啊!盡管每次我們都會以疫情搪塞,心裏卻無比清楚,共匪不滅歸期無期,甚至哪怕她老人家身體欠佳,我們也無法到床前侍奉了。

先生在親戚朋友中是出了名的孝子,然而按照傳統文化的語境去衡量,我和先生都是不打折扣的「逆子」。回想起來每逢人生大事,都是自己做主。回頭看看脊梁骨發涼地認為幸虧當年沒聽父母之命。比如某一年的天安門廣場聚會、比如放棄鐵飯碗去打拼、拋開老家優渥的條件闖蕩江湖、比如變賣家產離開危邦……

許多事,在父母那一代人眼裏是超乎想象的,而在我們這一代就再正常不過了。如果我們講求所謂「孝道」,「父母在不遠遊」、「三年無改於父道」、「父在觀其誌」、「無違」雲雲,那麽我們的人生軌跡多半和他們一樣。我們是屢教屢犯的「不孝子」,正因為我們的頻頻「造次」,才讓自己的人生豐富起來。

不得不承認,通常情況下,父母是充當了維穩標兵的角色。如果按照他們的想法,我們還在墻內,朝九晚五,品嘗著毒食品、呼吸著毒空氣、學習著毒文化、享受著毒疫苗、刷新著毒媒體,快樂過著「五毒俱全」的生活。

我對「孝」,這個字向來是充滿警覺的。對中國人來說,它太古老太正確了,有點像特洛伊的木馬,經歷過的每個朝代,統治者都會往這頭龐然大物的肚子裏塞東西,兩千多年下來,已經被填塞得滿滿的,成了今天的樣子。

而在現代文明的語境下,許多的「孝行」都是與文明相背離的。先聲明一下:我不是在否定傳統的人倫關系,而是反對中共統治者打著孝的大旗推卸社會責任。歷朝歷代,一個人要是被貼上「不孝子」的標簽,那就等於是人渣無疑了。

在那部號稱是半部就可以治天下的《論語》中,孔學的嫡傳弟子們不厭其煩地問過「孝」,孔丘的答案永遠因人而異。所以他主張述而不作,因為一說就錯。他是聰明人,然而他的弟子們出朽木的概率卻很高。一部「經典」,兩千年下來,戕害了許多讀書人。

中國人性格中的唯唯諾諾、陽奉陰違、外圓內方、死要面子活受罪,從哪一點說,儒家傳統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當然,我們可以溫情地理解:兩千年前的社會結構與今天不可同日而語,農耕文明和工業文明以及信息時代的社會結構翻天覆地的變化,還用作坊式的治理思想應對現代問題,顯然已經行不通了。

老年人因為年輕時為社會做了貢獻,老了由社會承擔責任已經是常識了,政府要再拿「孝」轉嫁社會責任,簡直就是在強奸民意耍流氓了。

我們不提倡虛偽的孝道,絲毫不影響我們與父母之間的關系,絲毫不影響我們對老人家們的想念與惦記。我們的「不孝」恰恰是因為愛,愛的前提是平等,是基於人格的平等。強調孝順,首先就把父母置於弱者和無用者的地位上了,愛和孝最大的不同就是前提平等。

「孝」中包含的正是這種人格上的不對等,這是不可回避的傳統之殤。它自誕生之日起就刻在中國人傳統的 DNA 上,「人倫日用而不知」。忠臣孝子,是無法剝離的枷鎖。傳統文化的家國同構,家既是國,國既是家,一個人在家是孝子,在朝是忠臣的可能性大大加強,所以科舉發明之前很長一段時間國家用人是靠「舉孝廉」。

古代為什麽註重孝道_古代重孝的原因_我愛歷史網
圖片來源於網絡

孝是升官發財的綠色通道,於是一大批沽名釣譽的孝子官誕生了。皇帝老子為了讓孝子們死心塌地為他所用,還發明了「忠孝不兩全」的道德說教。也就是說,當皇帝需要你的時候你可以當不孝子。這種荒唐的毫無邏輯的類比思維和孝道文化至今仍蔚然成風。

最近出現的「德教事件」,之所以讓人唏噓不已,就是因為我們想不明白,如此低劣的騙局為何能維持這麽久。騙子們假傳統之名所行的騙術並不高明,甚至很低劣,居然還有市場。我們如果一時半會兒還沒學會邏輯思維,至少應該對這些似是而非故弄玄虛的東西保持警惕。切記:左顧右盼的不是學術,是站街女蛇妖閆,甚至更下作。

要想拔除我們基因中的這些劣根,不是一時之功。如果還是不夠理解「孝」這個偽命題,可以換一種語境,明天是我們了不起的超越種族、超越年齡的老戰友馬丁 · 班農先生的百歲誕辰,史蒂芬 · 班農先生要安排幾百人的慶祝活動。

Blessing the father of Mr. Bannon, a friend of the Chinese people, Martin  Bannon's 100th birthday – GNEWS

我們可以想象,史蒂芬 · 班農先生對父親的感情,如果用「孝」字來表達,是不是有點怪怪的?相信這一點每一個為馬丁 · 班農先生做過視頻的戰友都有體會吧?看著班農父子的合影照,首先感受到的是父子之間的愛,順理成章的滿滿的愛、真摯而平等的愛,而不是所謂的孝道。翻翻中國父母與孩子的照片,仔細看看,不難發現其中的差別。

父母與子女之間,用愛表達,是普世價值,放之四海皆準。

如果您看到了我的觀點,請先別急著下結論。先凝神靜氣,然後試著把你生活中所有的有關「孝」的事情都回憶一下,接下來把所有的「孝」字都替換成「愛」字,看看會有什麽不同?是不是所有的擰巴都迎刃而解了?此法值得一試,信不信由你。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閱讀更多【文雍漫談】專欄相關文章:  
文雍漫談:你的身體誰做主
文雍漫談:有一種溫暖超越語言
文雍漫談:目送
文雍漫談:疫苗護照打了誰的臉 
文雍漫談:雷出沒 請註意 
文雍漫談:沒有哪一滴雨認為自己就是洪災 
文雍漫談:小聰明與大智慧 
文雍漫談:你的底線就是文明的下限 
文雍漫談:話說人民日報的火眼金睛 
文雍漫談:她的媽媽有救了 
文雍漫談:寫給時空交錯的女孩們 
文雍漫談:獵狐行動讓全世界陷入紅色恐怖之中  
文雍漫談:靈魂的重量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閱讀更多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文雍

9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