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人民幣匯率在短期內必然會崩盤?

0
2487

作者:北方以北

首先,在文章開頭我們要提出一個問題,支撐一個國家匯率穩定的核心要素有哪些?在我看來無外乎有以下四點。

第一,該國國內經濟的基本盤;

第二,該國的政治局勢;

第三,該國進出口貿易收支關係;

第四,國際大環境。 (包括經濟、政治等方面)

以上三點可以說相輔相成、缺一不可,缺了哪點都會引起該國貨幣匯率的劇烈波動,在這裡我們可以先舉兩個例子,日本和阿根廷。

先來說說日本,我們知道太平洋戰爭後的日本本土幾乎被美軍夷為平地,戰後的日本百廢待興,特別是藉助1950年代初期的韓戰,美國基於本國和西方國家的利益考慮,大量的將軍事訂單拋給日本,日本戰後正是靠韓戰取得第一桶金,開啟了1950s~1980s的“黃金三十年”。當年富起來的日本完全跟前幾年的中共國一樣,恨不得買遍整個世界,“日本製造”更是橫掃全球,日本人靠著相對廉價的勞動力,利用歐美國家先進的技術,在依靠日元貶值優勢,大規模向全世界傾銷本國商品,使得日本在與歐美國家進行貿易的過程中,維持了超額的貿易順差,掙了巨量的外匯。以至於同時期的美國政府不得不重視起這個問題,道理很簡單,如果任由日本繼續這樣發展下去,美國二戰後賴以生存的世界經濟霸主地位將不保,於是在1985年美國里根政府聯合聯邦德國、法國以及英國的財政部長、中央銀行行長(簡稱G5)與日本政府在紐約廣場飯店舉行會議,達成五國政府聯合干預外匯市場 ,簡稱“廣場協議”。該協議一項非常重要的內容就是讓日元大規模的升值。 (從下面的圖中我們很明顯可以看出日元在1985年的“廣場協議”後的升值情況)

我們在來看看拉美的阿根廷,2019年8月,阿根廷比索暴跌近37%,導火索是現任總統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里在總統初選中敗給了政治對手費爾南德斯,引起了市場的恐慌情緒,阿根廷比索慘遭拋售。究其根本原因,阿根廷國內低迷的經濟,高失業率,高通貨膨脹,高度依賴外債為阿根廷比索的崩盤創造了條件。

所以,我們認真對比一下日本的日元和阿根廷比索的波動無外乎就是我上面說的那四個主要方面。好了,我們現在再來看看中共國。

首先,我們先來看看中共國的經濟。我們從中共國的財政赤字、債務狀況、失業情況、GDP等若干方面加以分析。

第一,最近 5 年( 2015 ~2019 年),中共國政府的財政狀況,以下各項財政數據均出自中共國國家統計局。 (單位:人民幣)

2015年財政收入152217億元,財政支出175768億元,財政赤字175768-152217=23551億/676708億(GDP)=3.48%;

2016年財政收入159552億,財政支出187841.10億,財政赤字187841.10-159552=-28289億/743585億(GDP)=3.8%;

2017年財政收入172567億,財政支出203330億,財政赤字203330-172567=30763億/827122億(GDP)=3.72%;

2018年財政收入183352億、支出220906億。財政赤字220906-183352=37554億人民幣/90.0309萬億元GDP=4.2%;

2019年財政收入190382億、支出238874億。財政赤字238874-190382=48492億人民幣/990865億人民幣GDP=4.89%。

第二,債務狀況。 (以下數據出自中共國財政部)

根據中共國國家財政部數據,截止到2019年中共國地方政府負債99.09萬億人民幣。據朱鎔基的兒子朱雲來在2018年透露,2017年中共國的債務存量已經高達600多萬億人民幣。如果按照朱雲來的說法測算,按照年利率6%計算,債務存量在2017年的基礎上不變的前提下,中共國2018年、2019年、2020年的債務存量總額將分別達到720萬億、860萬億、911萬億。事實上,債務存量在2017年的基礎上不變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共國的實際債務總額遠遠超過1000萬億。

根據國際標準,一個國家的財政財政赤字佔GDP的總重,一般以3%為警戒線。適度的財政赤字可以擴大社會總需求,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刺激經濟的回升。但是如果財政赤字規模過大,則會引發國家信用危機,嚴重的會導致本國的貨幣匯率發生劇烈的波動,比如上文提到過的阿根廷比索就是典型的例子。而目前僅僅以中共國官方數據做參考,財政赤字已經超過3%。另外,根據國際標準,一個國家的債務總額佔GDP的總重,一般以不超過60%為警戒線,否則造成的後果和過高的財政赤字類似,我們在來對比一下中共國,僅僅官方數據,地方2019年地方債務高達99萬億/99萬億(GDP),已經達到了100%,遠超國際60%的標準。根據朱雲來的說法,2019年我們保守的按照911萬億計算/99萬億(GDP),其比例竟高達920%。而同時期的美國、日本等國家其債務佔GDP的比重不過100%~200%。難怪海曼資本的對沖基金經理Kyle Bass說中共國的經濟槓桿是全世界最高的,遠超1929年美國經濟大蕭條的水平。

第三,因為中共國的失業數據只統計城市的部分數據,因此實際參考的意義並不是太大,但是真實的實際失業狀況,我們根據中共國的一些新聞還是可以窺視一二。

我們從中共國媒體報導的數據可以看出,僅僅在2018年城市裡被迫返鄉的人數就高達780萬。因為大學生就業難,而催生的考研人數竟高達321萬,特別是2017年~2020年,這四年增長率普遍維持在13%~21.8%之間。

第四:我們來看看中共國從2001年到2019年的GDP增長率。

特別從2015年開始,中共國的GDP年增長率跌破7%,並且逐年下降,截止至2019年GDP的增長率更是跌至6.1%,而中共國實際的GDP增長率是多少呢?而根據中共國的經濟學家向松祚的說法,早在2018年,中共國的GDP的增長率已經跌至1.67%,甚至是負數。

其次,我們在來看看中共國的政治局勢

某人和尿袋王王岐山公開將本來就是塊遮羞布的中共國憲法給修改了,某人做起了皇帝夢。另外,通過郭文貴先生的爆料我們已經非常清楚了,中共國高層的各種權鬥,尤其是王岐山十八大反腐運動以來,弄的黨內人心惶惶,黨內各種派系劍拔弩張,隨時都有發生政變的可能。

然後,我們再來看看中共國進出口貿易收支情況。

截止至2019年中共國的貿易順差達到2.92萬億人民幣,按照匯率1:7計算,中共國2019年貿易順差達到4171億美元,而與此同時,美國川普政府對中共國大約5000億美元商品中的3600億美元分別加增7.5%~25%不等的關稅,其中2500億加增25%,另外1100億美元加增7.5%,兩項合計2500×25%+1100×7.5%=707.5億美元。另外根據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2020年~2021年兩年內,中共國需要採購美國2000億美元的商品,另外還需要支付5000億美元的知識產權費用,兩項加一起合計7000億美金,遠遠超過中共國目前貿易順差所能承受的範圍。

最後,我們在來看看目前的整個國際大環境。隨著中共國將新型冠狀病毒釋放出來後,全世界感染人數超過40萬,僅僅美國就已經超過4萬人感染,而在中共病毒的推波助瀾下,使全球本來已經高度泡沫化的經濟受到致命一擊,美國的道瓊斯等指數更是跌掉了1/3,引起了全球的恐慌。而在此同時,中共國與美國的關係到達了歷史冰點,雙方有一戰的可能性。

所以,綜合以上四點,我們不管從哪一點分析,中共國都不滿足其中的任何一條。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隨著全球經濟的大蕭條和中美關係的日益緊張的局勢,中共國的人民幣匯率的崩盤將是短期內一定發生的事情。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留言評論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