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3月23日文貴警示好好活著,一年後再想著上班賺錢

0
358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pthyUlEtnA&t=377s

戰友之家聽寫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現在就開始了啊。3月23號,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星期一,文貴在這和戰友們亂聊。有事兒的去幹事,沒事兒的在這塊兒聽文貴胡蒙亂聊。

大家都知道啊,昨天星期天,也就是這裡的星期天晚上,大陸的亞洲的星期一上午,大家看到了整個亞洲股市、金融市場;日本小陽春,新加坡往上折騰。但是本質你看得出來,整個美國的這幾個大的指數,直接幾分鐘熔斷。

大家要特別注意到黃金、白銀、石油。黃金、白銀、石油啊,你能想像到這是什麼價格,這什麼概念?

然後這個香港擀麵杖子直接干到21000點,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都6、7千點下來了,這得多少錢啊戰友們,有多恐怖啊你想想,這真的是不可思議的;然後上海擀麵杖子比劃比划下來點,但是那也是很瘮人的。大勢已定,無人可以避免,天塌地崩啊,天塌地崩啊。

在紐約東部、西部所有的地方,現在所有的地方都限購。每個人可以一次買兩盒雞蛋,買肉買多少。人家貼的非常清楚,說你不能你一個人都買走了,你必須是要給別人留下吃的,只要你按照每人每天買的量,我們保證你所有的吃的、所有的用的。

就是美國這個國家她太偉大了啊,就偉大到了你不得不尊敬她,發自內心的尊敬她!她能讓老百姓這麼聽話,這麼尊重紀律,沒有實行強制,結果是所有的地方都按規矩來。你說這個國家了得了嗎,規規矩矩。而且昨天我去長島看到了這個地方到處放著牌子:請你隨便,免費拿一個使用。有的有口罩的,有的清洗劑的,有的放著煮的肉的,還有飯盒裡放的好好的,是剛剛煮熟幾成的牛肉……到處都是。教堂那旁邊全都是,乾乾淨淨。有的怕你不好意思,放了後面一個牌,就你拿的時候就能擋住你,保留住你絕對的尊嚴。還有旁邊放了一個小板凳嘛,餐巾紙啥都有。就看不到半點亂的地方。就現在共產黨想盡一切辦法想讓美國亂,說實話,真沒看到美國哪兒亂,不但不亂,大家是井井有條。

我們昨天、前天、大前天給不同的醫院、警察局還有一些機構,去送口罩。問人家要什麼,他說你們有什麼就給什麼。當我們送幾箱的時候,人家都說,唉,你們給我們太多了,不需要那麼多,你們要給別人。他不僅控制讓你少拿,他也少拿。

更誇張的事情,人家都跟你說,你不要不留名、不留姓,不像那共產黨似的,扔下1萬塊錢扭頭就跑。你大爺來的,中南坑是不要臉到了極點了。人家說希望你留下姓名,讓我們記住你留的:一,我們的東西可查,有人捐過東西,我有個備案;2,我要知道你是誰幹的好事。你說這是什麼樣的?他咋這麼不同呢?就這麼不同。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就是這種感觸吧,不是一般的深。然後呢,你說我這是怎麼說咱中國人呢?我腦門上也沒有寫著我是反共者,我是第一個什麼這個革命運動向西方吹起的哨、發起讓美國人小心這個共產黨病毒的人。你也沒寫著啊,但到哪兒去,人家都是表示了客氣,非常客氣。

昨天我們在碼頭,遇到一個讓我很興奮、很感動的事。一位女士,說中國人加油。我說你不怕中國人嗎?她說不是中國人的錯,她說這是政府的錯。就這麼一個普通的概念。旁邊跑步的人男男女女,我有時候就問人家,我說你們恨不恨中國人,他說當然了,很不開心,但這是政府的事。我相信這些人,我隨機問的人,絕對不是受過什麼宣傳,共產黨安排的,就人家這個老百姓的素質。人家擁有這個國家,擁有這個土地,你確實覺得值,值。這個時候懂這樣。

但是我們現在,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同胞們,不是說很多人都這樣,特別有一些,來自一些所謂的社會主義國家的一些人士,大量地去拉仇恨、搞種族矛盾、恨不得天下大亂。有一些地區它就不一定是這樣子。但是共產黨,中南坑的人就把那個真的是痔瘡上那根毛,放大成一個像五台山一樣,這麼大,讓你看一下,多可怕、多臟啊。但有人就相信。

大家能看得見,共產黨能把這個假的說成真到啥樣,能把真的說到假啥樣;能把李文亮醫生8個吹哨人的事情讓大家忽視不見。然後因為他們耽誤了疫情,給全人類帶來了威脅,現在要嫁禍於美國人。嫁禍美國人,嫁禍穿山甲,嫁禍蝙蝠。你說就這個病毒出來以後,有多少法兒、有多少招兒的共產黨那個謊言。義正詞嚴的撒謊,那才叫不要臉。

中央電視台就是那個義正詞嚴的撒謊,莊嚴地、認真地、嚴肅地、一本正經地撒謊,——叫中央電視台。無恥、可悲到極點!

今天外面下大雪了啊,嘩嘩嘩大雪特別浪漫,特別多,白白的大雪,特別漂亮。我在下雪的時候,在那個露台上,我和北京的一位朋友通電話。他說文貴,說實話,真的是看不下去了。我把那個外面的雪拍給他。他說文貴,全國到處是火災,火災不讓報;到處是重大的非正常的事故,火爐爆炸、鍋爐爆炸、電廠突然爆炸、重大車禍,他說現在也沒人管,也不讓報。他說你說一個國家上下,集體撒謊,集體沉默,都希望這個事出得越大越好,他說這是什麼樣的心態啊!啥叫末日心態啊,這就叫末日心態。他說哪有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十幾億人都希望出事、出大點,都希望這事出得越大越好,死的人越多越好,都以為不死自己。

他從廣東、深圳到浙江、到北京,還去了蒙古,他說每個省都不一樣。他說現在就是不讓你檢測,也不讓你報多少人;他說不檢測、不讓報和你零感染,TM這是個什麼關係這是?大家全傻了,說那死的人多了去了。

他到廣東去,他說僅僅廣東一天,哪那一天都是幾萬,哪一天就幾萬,哪一天都有幾萬確診。他說現在火葬場焚化爐的事情,它對全國人民的震撼不是開玩笑的。死的人絕對沒那麼簡單,絕對沒那麼簡單。北京、重慶、上海別提了,他說現在共產黨不讓你開工,它死;讓你開工,你死。它想明白了,寧可讓你都死了,我也不能死。

哎呀!我發現我們這個GTV可比這個牛大了。

所以說,我們真的是有幸能跑出來待在西方國家,能在這樣的環境生存,是老天給了我們一個機會,真的給了我們一個機會,讓我們能生存下去。所以說戰友們,我們要感恩,要感恩你所待的地方,不管你在哪個國家,你都要感恩。這是發自內心說的,不能再傷害你待的這個地方。我這幾天特別有感觸啊,就是如何感恩你現在待的地方,像我們待的美國,你真得感恩。

我特願意這種感覺,跟戰友們聊著天,別一本正經的在那塊瞎扯,咱還是認真、嚴肅地……中不中?還是GTV,真正咱的GTV好,真的太牛了,太牛了。

所以說戰友們,我想給大家說什麼呢。昨天大家看到白宮新聞發布會,皮特·納瓦羅專門說到,說你們誰家裡邊放著口罩,儲備的大量洗手液、口罩,我們知道,希望你拿出來。美國國防生產法可不是開玩笑的,包括任何國家啟動戰備法的時候,這個戰爭法案的時候,任何人的東西,它都可以徵用。共產黨能拿、北朝鮮能、美國能拿、哪國都能,這是政府保護絕大多數人利益的,一個絕對的一個條件。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們看到了很多華人儲備大量的口罩、手套還有那些洗滌液,而且美國政府內部人不說。他們感到很傷心的是,很多華人知道美國現在這個時候,大量的口罩、戰備物品都給寄回到國內去了。這是讓他們感到非常、非常驚訝的。你寄到國內去了,你現在本來共產黨就該給人家的,你不給人家。

(調試直播效果)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現在在美國還是在加拿大,不管戰友咱儲備什麼東西,我今天給大家幾個建議。

大家去商場買東西的時候,人家擱那的羊肉,還是擱那的雞蛋,你不能一摟都給摟走。這個是讓華人,讓中國人形象是極為受損的。你不能到那一把咵全摟走了,你摟走了,下個人買啥呀?你是儲備了,別人還吃不吃啊。對不對?別人還吃不吃呀?這不能這麼干。

第二個,如果遇到有些人這麼干, 你應該阻止他也不能這麼干。另外一個就是家裡面現在大量買口罩,買洗手液,你寄回到國內去的,戰友們這真不行,你這會拉大仇恨的,你會出大問題的戰友們。這不是開玩笑的,這會出大問題的,這會增加社會仇恨的。久而久之,可能傷害的就是所有在海外的人。

在這個時候更不要自己自卑,以為到哪去我是中國人,人家說啥話你都覺得種族歧視;你也不要隨意的跟人發生矛盾。這個也是有大問題的,不能隨便這麼搞。
一旦這個發生以後,我們自己在社會上很難生存。

另外一個,你大量地往回寄口罩、手套,你寄的代價,未來可能是很大。你所在國如果你沒有口罩,如果有人檢舉揭發了你,人家會動用一切權力來收拾你的。或者說你把大量的儲備物資運回到國內去,或者你販賣,你要想賺錢,那你真的是找死呢。那是絕對不可以的!如果你要趁機想拿這賺錢戰友們,你可千萬別玩,這是找死吶,千萬不要!

哎呀我的天吶,這全是軍隊嗎?剛才上來這個,是不是軍隊呀?大家看看現在紐約什麼情況?大家看看現在紐約什麼情況?(展示手機視頻)大家你們看看現在啥情況?多可怕!全軍隊啊,看到了嗎?全軍隊,看到了嗎?全軍隊,全軍隊,全軍隊,太可怕了!

這聚焦真的是問題……戰友們說老聚焦聚不上。哎這誰說的聚焦聚不上,弄得我心亂了,你們一說聚焦聚不上。戰友們的滿意度是百分之百我才高興啊,但在我們的GTV上就很牛啊。

大家頭兩天我們在測試的時候,本來我們四十幾個人,有戰友就把GTV的GTV給發出去了。發出去以後,迅速的是百倍地上來了。結果第二天,共產黨馬上就把GTV列為不合法、給屏蔽掉了。但這件事情就看出了共產黨它有多麼的可恥,實際上有多麼無能。

大家想想,如果我是共產黨,我絕對不給你屏蔽掉,GTV我讓你全部中國人隨便上。隨便上,為什麼戰友們?

你知道搞視頻平台是什麼概念嗎?懂的人都知道,GTV打開讓任何一個戰友、任何一個人加進來,一年的成本是多少錢?如果有1千萬,這個所有的要打開的話、共產黨不屏蔽的話,咱迅速就是3千萬到5千萬。馬上,一周內,1千萬到5千萬如果要加入進來的話,你知道什麼概念嗎?咱這一年啥也不用幹了,那一年大概就3千萬到5千萬美元的使用數據費用。便宜的是6分到7分(錢),貴的是3毛到3毛,如果咱們戰友們都在大量直播;或者人家共產黨打開了說隨便看吧、隨便直播,可能是1毛到5毛。5千萬是多少錢?1個億是多少錢?我郭文貴接下去就破產了!

所以說戰友們,咱這GTV未來是幹嘛啊,限制使用,30分鐘是一個級別、一個小時是一個級別;上傳視頻也是30分鐘一個級別、一個小時一個級別。這就是我們現在要乾的事,然後好的戰友們、常用的、不扯蛋的、確實是對反共有用的,那我們給你授權、放開。我們折騰不起,真折騰不起,這不是開玩笑的。

所以說戰友們,我們這個GTV不會是什麼娛樂頻道、電影頻道、旅遊頻道,玩這個咱不玩,我們玩不起。因為我們也不指望廣告費,我們全是自己拿錢,我準備好了大概一年拿一個億美元進去,貼進去。今年共產黨完了以後,下一步就是清理共產黨;然後明年中國人民追求法治的生活;後年追求有信仰、有法治的生活;然後再討伐這些盜國賊的財富。這是我們現在要追求的!但是這個網站是服務這個的,不是說你去旅遊……去旅遊,你看別的去。關鍵是讓戰友們能講話,讓中國人敢能說出話、發出聲音,這是我們想的。

所以說它屏蔽了反而是好事,你看現在的戰友,都是我們自己的戰友。一旦它要全放開,那我不死定了,那還了得了嘛,咱弄不起。

另外一個就是,現在看到很多愚蠢的盜國賊,布置了天兵天將,吳征、馬雲這些人到海外來,收買一個個低級下流的王八蛋,來黑爆料革命、黑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們。有用嗎?你能黑得了嗎?黑不了。

我給大家報告一下,昨天……此時此刻就在開始了,(他們)剛剛給我發來了信息……。

(看手機視頻)哇,開槍了,邁阿密,咣咣地!衝鋒槍,哇塞!皇后區,哇,軍車,哇,天吶!

我們頭兩天懷疑我們的員工有了(感染),嚇得大家都不得了。檢查結果出來,非常好,陰性。剛剛檢查出來。

戰友們,我昨天和(他們)開會的結果,此時此刻,受五大組織的委託,就像昨天在福克斯上你看到的那五個牛人一樣,分別代表了五個不同的組織、五個背景;已經正式地宣布與共黨開戰。與共黨開戰,已經全面開戰。

今天起這五大組織,一句關鍵的話:
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病毒——叫CCP病毒;
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叫CCP;
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理想和目的——幹掉CCP。

戰友們走著看!記住我今天直播的這一刻,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共產黨想在六月份把美國打趴下,讓美國和中共勾兌的事,別想了!共產黨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你想幹啥我非常清楚。

昨天又是一個偉大的歷史性的一天!把美國經濟搞垮、把美國社會搞垮、把美國整個生產量徹底打垮、影響美國總統大選、叫美國社會動亂、引起種族衝突可不僅僅是黃(皮膚)人和那些維奸,共產黨還希望在美國所有的這些民族、少數族裔趁機而起——叫美國大亂!這是文貴在2017年10月5號華盛頓記者招待會說的話——搞弱美國、搞亂美國、搞死美國。現在3F計劃,已經得到了美國、西方所有機構的認可。

我今天可以告訴大家,在過去的1月份到現在,我們爆料革命最有實際成果的,就是昨天下午和到昨天的晚上。接下來你會看到一個個的霹靂風暴、霹靂雷、霹靂行動。霹靂年,你會看到整個的行動全面地、無處不在地開始。

日本的勾兌,想開奧運會,包括經濟合作,已經受到了嚴重警告:你再這麼玩下去,老子就給你們來狠的。日本現在有點怕了。
英國約翰遜這小子跟共產黨勾兌,已經是撅腚了,把腚都撅出去了。
法國已經把已經是以身向共了。
德國,已經是全面裸睡了。
義大利已經是半死不活了。

我現在請問戰友們,共產黨如果不是你放出的生化病毒,為什麼我拿到你那個文件,你說:6月份要和美國西方和歐洲國家和日本這些國家重新談條件,談貿易談判。

在這個文件當中,你明確的說:我們到那時候要一手拿疫苗,括弧,一手拿疫苗,一手拿醫療設備,重新和美國、日本、歐洲,重新談判。

戰友們,如果你沒放狗咬人,你怎麼知道,說把狗收回來以後,我要收回狗的條件是什麼?——這狗肯定是你家的、狗得聽你的、放狗之前你有準備;而且是你拿狗咬人是威脅。

所以美國,我昨天告訴他,我說親愛的美國同胞們:如果這個時候你還不開始真正的行動,美國完了;太慢了,太晚了,太天真了,太貪婪了。我告訴它幾個大的基金組織,我說現在你能把股市弄回來嗎?你能把這個道瓊斯指數弄回來嗎?你能把石油價格、黃金價格拉回來嗎?你能把老百姓信心指數拉回來嗎?美國接下來感染真正最誇張的,是4月到5月開始,你控制得住嗎?那指數能回來嗎?絕對不可能。大家說,So what那能怎麼著啊?怎麼辦呢?Answer, answer, give me answer. How! How! what do you say the solution? Tell me please Miles。

怎麼辦,方法呀?我說非常簡單,Originally virus——真正的這個病毒的起因。

我說你要找病毒的起因,你們必須給共產黨,讓共產黨說。別廢話,你告訴我這個病毒哪來的,你必須配合我,咱把事查清楚;而且你們公開所謂你的疫苗,你把它成分必須分享給我;共產黨,你現在多少人死了,你有多少數據你必須給我。

唉,他們說說好,這個好,這個好。我說另外一個,如果你現在不要把這事變成美國跟全中國人的仇恨,和全世界的仇恨,不是你喊兩嗓子,彭佩奧,你跑那喊兩嗓子,我說彭佩奧先生,你覺得你罵一頓崔天凱有用嗎?他那個傻瓜,崔天凱旁邊全都是我的人,崔天凱他真的是,他上個廁所我都知道。你要不信,崔天凱,咱倆試試。崔天凱北京幹啥,發生了啥,他真的比我們每個戰友都知道的少。

你們知道三周前,崔天凱見了一個這個美國高官說什麼嗎?趴耳朵說一句話:我不是不想回答你,我真的不知道。這個美國官員本來一肚子氣,看到崔天凱那樣,一下子鬆了,拍拍這個崔天凱的肩:明白了。唉,對不起啊,這是蒙的啊,完全亂蒙的,就當文貴說夢話了。

崔天凱這個動作是真實的,他說的是實話,他真不知道。他確實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是這是武漢實驗室放出來的,還是說這是穿山甲上來的,還是中南海到底怎麼回事,武漢死了多少人。

為什麼這些外交部要這麼做?他崔天凱在楊娘娘面前,那真是楊娘娘屁股上,就是沒洗乾淨那根毛,就啥也不是——就這麼簡單。這是個最真心地趴耳朵說:不是我不想告訴你,我真的不知道。

所以他只能用一個外交官來玩弄你。所以我告訴美國朋友,我說崔天凱都這樣了,他都不知道真情,中國人知道嗎?你們知道嗎?所以,

第二條,必須馬上讓中共打開防火牆。(他們說)對對對,好好好!

第三條,如果它這兩條都不幹——脫鉤,脫鉤,脫鉤!

就這麼簡單吶。從香港自貿區取消自貿區地位,懲罰所有的香港的這個官員,然後脫鉤。並告訴中國,可以不做;先告訴共產黨,所有共產黨在海外的所有國家財富,所有的財富都要查封;包括他家人的所有海外私人名單,他私人財產全部要公布。我說你他要不給你,你把我郭文貴立馬拉出去絞死去,我說我不用你們,我拿我鞋帶自己絞死自己,我向你們保證。他們都給我鼓掌。

然後,我提了幾個小建議,我說:首先你要讓你這幾員大將,7員大將,從7個方面……因為美國永遠是這樣子的,就美國白宮和五角大樓國會要做什麼事情,先從民間開始,就有人得說話,媒體,這就是美國媒體的重要性,就是扇呼,叭叭叭一直講,講到大家形成共識了,叭叭叭到國會去了,叭叭叭到白宮去了,叭叭叭到五角大樓也受到影響了。就是這些智庫、社會的力量、媒體扇呼起來,形成共識;然後推動這幾大機構的整個立法機構、行政機構、國會,全面決策立法,最後白宮執行。

我可以告訴大家,是我告訴他們的。我說如果華人,還有亞洲人,還在美國土地上,還在囤積戰略物資,還往中國寄,這已經不是說你投機倒把、或者投機取巧、危害社會安全的問題,它已經事情太大了。我正在推動一系列的事情,我現在也不能在這說,差點又說出去。

所以說戰友們,我們現在面臨的一個更大的問題,就是我們戰友們,同胞們,你們要認識到,現在此時此刻今早9點開始行動,大家製造了一套計劃。

你們到底要選擇什麼?你只有仨選擇,老老實實待在家裡邊,用手機支持暴力革命,全力以赴,別染病,別傳染給別人。第二條,你走出家門去幫助別人,但是你小心點,你有這能力別染上病了;第三條,現在聽共產黨的,飛回中國去,還有在國外替共產黨搖旗吶喊。

你覺得這三條哪條對你有利啊?現在氯喹的葯,還有什麼辦法,你千萬別老想著這個葯你想試試。我在幾周前就說過,解藥啊、疫苗啊,會起起伏伏的公布,最早公布的就是共產黨。

但是千萬記住,這個葯它再管用,(也)是你得了這個病以後它才管用。沒有一個提前服的,沒有疫苗。我可以告訴大家,現在所有人得這病的信息和反饋,各種信息、各種專家,包括跟政府官員溝通,(一旦)得了這個病,生不如死。你吃這個葯你以為好了,你都不知道啥時候死。那個痛苦……共產黨弄得這個病毒,對全人類的懲罰前所未有,痛不欲生啊!你可千萬別得上這個病。

我昨天給美國幾個專家說,他傻眼了。我說為什麼共產黨說,要讓美國的疫情和病情一定要到5,6月份,一直持有,一直高傳染?我說這絕不是人傳人的問題了,我說共產黨到義大利去、到伊朗去,他隨便……一定是有人繼續在這個地方投毒,抹到金屬上,所以這個病毒在金屬上滯留時間極長,或者派人染上病的人,「啪啪啪啪」給你噴噴,公交車上抹一抹,到超市裡香蕉上給你抹一抹,這是很可怕的,否則共產黨怎麼就那麼自信,要干到5-6月份,把美國經濟打垮呢?

這個文件讓我更加堅定、更加堅信,武漢實驗室、王岐山,孟建柱,孫力軍等上海幫,這裡面肯定「習」是100%的老大……干出來的,否則這個文件它解釋不通。哪有一個國家領導人神經病了發這種國家安全委員會密文。我讓你得病,讓你得多少病就得多少病,我讓你什麼時間得病,你(就)什麼時間得病,哇塞!這是什麼概念,那是人造的,肯定不是穿山甲……蝙蝠、穿山甲不是那麼聽他的。海鮮市場都沒個球的了。對不起,說早了。(打一下臉)

所以說戰友們,我給美國朋友說,你們此時此刻,你要防的是什麼?為什麼香港警察得的那麼少,為什麼中共官員這一段都控制住了?而且中共官員死那幾個鳥人完全不重要,甚至有政敵想讓他死。這個葯,現在我很大程度(認為)真的有解藥、有疫苗,就是共產黨什麼時候放出來啦。大家想,全人類死那麼多人,共產黨一手放葯,一手拿疫苗,要跟全人類做交易、做買賣。拿全人類的生死,全人類的存亡和你做交易,你啥感受啊?「五毛」、「七毛」、共產黨,你怎麼知道它願意和你做交易吶?它不希望你死?你怎麼知道你不是它準備要殺的人?這真是全人類……我說第三次世界大戰,是全人類世界大戰了。我認為動物都會參與這場戰爭。

說到這兒戰友們,大家你們認為該做啥呀?求求你們了,戰友們。我說給戰友們聽啊,國內的家人、同事,我跟你們也沒有聯繫了,如果你們能看到視頻,你們聽我以下幾點要求,你就千萬別想著在一年內,你想吃好、喝好,想吃啥、喝啥,絕對不要這樣想。

我還是那句話:
第一,你要活下來,你必須習慣像老鼠一樣的生活,就是呆在家裡不要出去。這個病染上,不管有什麼葯,這一生基本毀了。生不如死,所以一定呆在家裡。
第二,吃東西你就別想著,吃香的喝辣的了,你能吃的健康,吃飽吃好就不錯了。吃那麼撐幹啥?減肥吧。把這幾十年糟勁的飯,扔掉的飯,積累的罪過全部贖回來吧。所以說要把飲食習慣、飲食方法、吃什麼、喝什麼、保持健康,認真研究。第三條,一定要鍛煉,只有鍛煉現在是最重要的,要堅持鍛煉。
第四個,想盡一切方法不要讓家人、全家都傳上。糖葫蘆串,一串全家死。一定要小心,徹底隔離。
第五個,要出去打工的戰友們,我再告訴你們,你們現在只要能撐過今年6,7月份,你就有了一多半的生存機會。

在這個期間……我聽有人什麼…..講還信用卡和貸款的事,這我真不知道,我反正我的意思啊,你反正你手裡拿著錢你就別鬆手。活著,照顧好老人、孩子、妻子、病人,讓他們有吃的,是你唯一的選擇。如果戰友們你們農村有房子,趕快回老家種地去,種菜去,養雞去。也別跟外人來往,把手機扔得乾乾淨淨,什麼貸款,欠錢,對不起,你得讓你活下去。

我告訴大家,能撐過今年6,7月份的,你有一多半生存的機會,能撐到明年5月份的,基本上你就是最神人了。因為共產黨跟西方這個較量就是6,7月份,也是共產黨結束。這個病情在全世界得到控制。也是今年6,7月份8,9月份會有好轉。然後今年年底很大機會會有一個大反轉,然後明年又有反轉。我認為這時疫苗接近出來了。到那時戰友們,你欠誰的錢,你也能解釋了,老子不是不給錢,這是人類災難,該還還,該幹啥幹啥,該工作工作,大把的機會。

在這個之前,不要花錢。給誰也不要……包括給法治基金捐款。你們都別捐了,我求求你們了,留著錢吧。這幾天很多人給我捐款,包括法拉盛的好多咱們華人戰友。我求求你們能不能不捐了,你們真的不要捐款了。你們再捐,我就把法治基金給關了,我就請求開董事會給關了。你們別捐了,你們有錢自己留著吧。我們現在幫戰友去,你們捐了也是給戰友,我也不能花,你捐它幹啥呀?我的錢足夠。

我一會兒要給大家說一下,我很快在三周以內,我會投五個數啊。我以前說過,郭文貴如果在這個所謂的這次反共產黨的革命當中,我如果有一分利潤,天打五雷轟。如果說,在這次爆料革命當中,我有一分利潤,一分投資,天打五雷轟,包括間接和直接的。但是,我大概在兩三周以內,我會投五個數,五億以上,五億以上美元現金,現金投到美國的幾個大的基金指數裡面去。你們都沒聽說過啊,都是過去我的老戰友啊。

我要投大概五億美元。我投完以後我會把錢……投資的那個東西給大家看。這個投的錢,這五億美元是我借的,我未來也可以公布。這時候你們千萬別投,我告訴大家,如果這個時候投,你們會百分之百輸,我投的產品跟你們不一樣。所有的收入,我說了一半捐給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剩下一半歸我們所有。投資的期限是三年,錢已經到賬了。

為什麼我不讓你們捐錢?我就一句話,三家兌五億兩千萬美元就給了,就給了。然後我告訴他們:賠了是你們的,掙了是我們的,他們也認了。賠了是人家的,掙了是我們的,你們有這本事嗎?是我過去的積累。

這就是文貴。一半捐給法治基金,一半是歸我們擁有。我們要投到GTV上、投到G-Fashion上。G-Fashion裡面有G-Club,就是G-Live,就是大家可以加會員的。加入會員以後,你可以買10%、20%、30%、40%,50%的名牌和潮牌。我要發展一億個會員。這一億個會員我可能拿到1萬億美元。

我給這些借給我錢的人說,「未來我可以讓你們在上市的時候,把你們的錢作為股權給你們」,他們都完全同意了。我說你如果相信我郭文貴能夠搞一億個G-Fashion會員的話,你就把錢借給我。否則你就別借給我,所以賠了是你的,掙了是我的,他們都同意了。

另外,大概在幾周以後還有一個五億美元,我也會展示給大家看。這在美國你如果出具假銀行票據,那直接就(鎖喉動作)。五億美元投到GTV上去。我說還是那句話,掙了我們的,賠了是你們的。但是上市後,這五億美元同等比例的上市額,你拿著,給你股權。

這兩樣G-Fashion和GTV未來都會有戰友的股份,戰友第一優先加入。我告訴他們,你們必須接受我的戰友第一加入。老江家錢多了,地下室埋的都是錢、黃金。他為啥老推薦黃金,他屯的黃金多。老江家,你們別搶他錢去。老江家地下室估計埋了最少幾頓黃金,所以老叨叨黃金,但最近黃金也不漲。很多戰友也會投的。我會給戰友一定的份額,但不是每個人都有投資機會。

所以說,這個時候我做這事情,告訴大家,你們不要給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捐款。你們就留著錢在家呆著,健身,別出去,照顧好老人和孩子,護住現金。如果有農村的、山裡的、有地的,回家撐過到明年四、五月份。你就是贏家。掙錢的事過了這段再掙,到那個時候,你可以在爆料革命、GTV,G-Fashion上賺大錢。這裡面我不會讓你任何賠錢的,沒有任何賠錢的可能。

我們唯一敢說的事情,如果到時候你錢賠了,如數奉還。象G-Fashion你加入俱樂部以後,那不是投資,你想買衣服打五折。你象我這件衣服大概也是1萬多美金的,特別版。給我做的,這是……(各種國際潮牌)。我這愛馬仕的大皮靴,你們也看不見。這GTV能看到,愛馬仕的馬靴這也是限量版。你買不著的,不可能給你5折。你加入一個會員,就可以給你打五折。

所以說戰友們,我給你們建議:別在國外惹事,你千萬別再囤積物資,你千萬別摻和到美國和共產黨的這場戰爭中去,除了爆料革命之外。你千萬千萬不要去卷到當地的所有的種族矛盾裡面去,不要沒事惹事干。而且這時候千萬千萬別想著發財,你也甭想著工作,你別想著再占什麼便宜,甚至試試染上病、有解藥。你都別試了。

這幾天你會看到美國和西方的一系列的戰鬥。我也告訴大家,一切都已經開始。美國接下來的大概到……。我說的事今天實際已經來了,4月1號事已經來了。北京也會輕煙裊裊。現在是五台山,多少年沒著火了。五台山的金頂是我們的台北的李祖原大師——我的建築大師、我的宗教大師,佛教大師設計的。我全面跟他一起參與了這個事情,學了很多東西。

大家聽說過世界上有九菩提、九方菩提,你見過十嗎?那裡有十方,就是金頂。著大火了,整個西部就那一個賺錢的地方著大火了。天津、北京、昌平、江蘇、浙江都在著大火。就差那一點了,中南坑還有八寶山青煙裊裊一下。只要八寶山一青煙裊裊,這人類就得救了。我覺得上天就得來吧。(擊掌三下)不是「啪啪啪」。

所以說戰友們,美國從今天起進入了真正的戰備狀態。美國人會從今天開始醒來,歐洲也會醒來,全球聯合滅共進入了最關鍵的備戰期。

戰友們,這個時候我們一定要記住,所有在世界上的華人是最脆弱的。特別是黃皮膚臉,我不應該說是華人,最倒霉的就是台灣人和香港人。台灣、香港人沒做什麼大的惡,人家這些年是文明社會。但是在海外,多年已經到海外定居的海外港人、台灣同胞、華人,可能首當其衝被害。大家一定記住,沒有人能辨別出你是台灣人、香港人、還是大陸人、新加坡人、日本人,韓國人,沒有人!甚至沒有幾個人懂得有啥不同。在他們眼裡邊黃皮膚人是病毒者,所以我告訴大家,你們不知道有多可怕。

有人……我不說誰了,去到美國政府去遊說,那幾個最核心的人開會的時候說你不能再叫Chinese virus,你叫CCP virus,你也不叫中國virus。你知道旁邊幾個剛剛任命的高參說什麼嗎?如果是美國最高層喊出CCP virus,CCP virus說出口以後相當於就是開戰。那說中國病毒和Chinese virus他們認為這來自於中國的,來自於Chinese virus,他們在理解上和咱們是巨大的反差的。這作為一個國家正式機構,那可不是胡說八道的。

如果是CCP virus,我告訴你,美國的所有的告狀,要求索賠,只能找CCP,不能找中國人,也不能找中國。你們知道玄妙在哪兒嗎?就是我說了是CCP virus,那你找CCP去,我共產黨沒錢,中國人的錢你不能碰,在海外的中國錢,海外的錢都是中國人的,他咋碰啊?這是很大的事,但是,我們能做到!

另外,為啥說這個Inty這個王八蛋是太壞了。從前天到現在絕對有幾十萬戰友在他的138000裡面,那個訂閱YouTube裡面,前天是139000就掉了1000,你取關取關不了。被定了所謂的YouTube VIP(想)取消(也)取消不了,而且繼續被推送他的節目。而且收到大量的割喉、殺全家的這種類似的警告。要滅我們整個漢族,漢族人全都是被殺!你看看這Inty厲害不?技術上、黑客上,集體作戰上比一個整個比ISIS的還誇張!我們已經向所有的相關政府部門全報案了。戰友們一定要留好證據,這是非常關鍵的,都發給Sara、木蘭和路德。

那麼接著我告訴大家,你想想幾天前我要不說這件事情,他意義是什麼?就從前天到昨天到現在,日本就有人喊支那、支那人。他們叫China就支那,是一個種族歧視、種族矛盾,大屠殺的象徵。

在洛杉磯,在Rowland Heights,在Arcadia,大家知道在洛杉磯大街過去的1947年的人類最早的在美國叫洛杉磯街,原來就是那個華人街的地方,鼓樓街這一塊,現在叫洛杉磯大街,對華人大屠殺地方。現在又發生了中國人滾蛋,黃皮膚人滾蛋。很多台灣、香港朋友跟我說太可怕了!

在非洲現在是最最反華的,簡直糟透了。真的是只有共產黨把自己的孩子、女人送去,讓人家睡,讓人家戳,然後再讓人家殺,現在讓人家罵,再讓人家虐待。

在歐洲,西班牙、義大利、德國、英國,到處都是有排華,甚至很多餐廳,商場不讓開業以後,都怪罪了華人。很難讓外國人,讓世界人能分清楚中國人、中國華人、中國台灣人、中國香港人、新加坡人,南韓人不一樣的。就像你讓中國人分分加州人和紐約人有什麼不一樣;美國人和英國人有啥不一樣;英國語音和美國語音和猶他州和華盛頓州有什麼不一樣,完全是不可能的。這就像我們華人在美國看到了移民來的中東人穿上西裝以後,還有這個古巴人,還有墨西哥人、俄羅斯人,你很難分辨的清楚。

但是我告訴所有的美國朋友,二戰的時候你們叫什麼——叫納粹,你說過德國人納粹了嗎?你說的是納粹,你沒有說德國人都是犯罪分子。納粹集團是真正的法西斯,你咋不說是德國人呢?德國人,德國這個人犯了罪呢?你不能叫!中國人是共產黨的這個替罪羊,你不能讓共產黨……讓中國人成為共產黨的替罪羊,西方都是接受的。但是對於國家利益,國家安全面前,找誰算賬這件事上,也就是你的法人結構上現在還是共產黨,他是法人。但是如果你要早說我只讓你法人負責,不讓你這個機構負責,那美國人是不可能的。所以戰友們,讓西方人接受共產黨是罪魁禍首,中國人是被害者,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第二,Inty是險惡之用心,他既反共,他既要滅華呀,他要滅族啊!他們看到了機會,讓全世界人就像昨天前天在推特發youtube發的信息,割郭文貴的喉,殺掉所有的漢人,滅掉所有的漢人,100年不給漢人拉倒。他逮住機會了,他在讓全世界人獵殺中國人和黃皮膚人。更重要的台灣、香港是無辜者不叫被害。大家記住我說的話,一旦開始那個時候,黃皮膚人將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你想想在美國、在歐洲,人家家人死了,或死一個或死仨,活著那個人恨誰?人家恨長黃皮膚臉的,這種不冷靜你能想像的到後果嗎?那可不是開玩笑的戰友們。

所以說這兩天我給歐洲的很多政治家說,如果你們能把儘早把這件事說清楚,把這個中國人和中國共產黨分開,把這個病毒叫CCP病毒,你們將是歷史上偉人,就像當年定義納粹是犯罪組織,而不是德國人犯罪組織一樣,他們都同意。
另外一個,在各國你們現在不要針對黃皮膚人、亞裔人進行任何的排斥、或發生了屠殺、或者是刑事事件,你們將成為歷史的偉人。

我們的爆料革命未來一定會在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我們要把你們變成我們最好的朋友,中國人也會把你變成最好的朋友,中國人會終身感激你們,整個亞洲、韓國、包括北朝鮮、台灣、日本、新加坡都會感謝你們!

同時我們要嚴重的警惕,就像Inty這種種族主義者,帶有這種宗教的極端分子,所謂的東突集團,東突極端分子要割喉、要殺人。帶紅帽子那個幫我們大忙了,那個視頻發過去以後,唉呦!每個人說,唉呀!這個得小心,這個小心。我說這小子是來自新疆,自己說的,他說在美國有1萬多個維族人。他說這,說明這一萬個維族人都要殺我們漢人吶,都要殺郭文貴啊,有一萬個呀!這個視頻對我們幫助太大了!這小子是開餐廳的,我們一定會找到他的。他說的「美國我們有一萬個維族人。我們都是支持Inty的!我們要殺你,滅掉你,割喉!」 這就是他們乾的。幫助很大,然我們提前讓西方預警,也是天意。

Inty,還有這個叫什麼傢伙,還有他那個庫勒泰協會主席,還有這個巴布傅,他們過去幹了多少,他有多少這個非法移民,有多少人來移民以後免費給他們工作,還收了人家多少錢。多少餐館裡邊兒,這幫人餐館裡邊兒現在我們已經掌握信息,都是非法打工的,甚至敲詐勒索的,甚至是不付錢的,帶有黑社會,帶有恐怖組織的,甚至給他們輸入到,極端的這種被美國定義的,ISIS的極端穆斯林的這種思想的這些人的行為,因為這次都將被找到被挖掘出來。你說它意義大不大?天意不天意?

你說美國能閉著眼睛說,「沒發生,沒聽見,正常」,戴紅帽子那小子說的,「沒事兒」?他說一萬個維族人在美國,要殺(漢族人),割喉,沒事?在美國,你說出的話和你的行為是同等責任的。這是為什麼我在法庭上說,總問你:「你說過這話么?你說過這話么?」你想翻(供,不可能。)這就是郭寶勝為啥輸,夏業良為啥輸,他否認,但人家視頻上有。定罪,輸了!

邁阿密風雲報紙牛逼不?哎呀,對不起,最近這個(打臉一下)……邁阿密風雲,牛X不?牛不?被我們告的,最後要和解,我說不和解,跟別人和解,不跟你和解。你必須陪!它知道它一定會賠錢的。最後它沒辦法,「啪」破產了。因為它確實說了我是雙面間諜,而且它瞪著眼說瞎話說它親口問過這個問過那個,什麼Michael Waller,絕對是,這倆人他絕對破產,絕對完了。邁阿密風雲都破產,他更得破產。

所以你說啥很重要。那個紅帽子,Inty,說:「中國人要向世界道歉。」
我給他們看,我說:「這小子,看,中國人要向世界道歉。』」
他們說:「這絕對是不對的。」
我說:「你們再看,Inty下面的跟隨者(說)殺掉所有的漢人。百年不拉倒,割喉!這個紅帽子說在美國有一萬個維族人。」
「哇」,美國人很嚇。
我說:「一萬個維族人有沒有一百個是東突定義的恐怖分子?他們會不會殺這裡的亞洲人,殺台(灣人)。他分亞洲人,他能分清楚台灣人,韓國人,香港人么?」
「哎,他們不可能」
我說:「所以啊,他們每天都說跟FBI開會啊。」巴布傅,庫勒泰,Inty在視頻上說,「我跟FBI去開會去。」
「哇!」
「好。跟FBI開會的人,旁邊有個紅帽子,要殺掉我們。有一萬個維族人要殺掉我們,要割我們的喉。」
哎喲!好害怕呀,我好怕怕呀!

所以說戰友們,有意思。戰友們,我再求求大家,一定要檢舉揭發Inty那13.8萬的YouTube訂閱率。我看他玩的什麼黑科技。還有他1.38萬的Twitter上的訂閱關注。戰友們,但凡你對你自己付一點責任,對著黃皮膚,對我們整個華人,對包括我們新疆同胞,新疆的我們這朋友們,都要檢舉這些維奸。我說它叫維族的維奸,出賣維族的人。

Inty把他爹不是(曬)出來,到底是你爹,還是你親爹,還是你哪個爹?你不是農民么?Inty,你爹要是農民,記住我郭文貴今天說的話,我從華盛頓磕頭磕到你家去。Inty你敢公開欺騙這些戰友們,在媒體上,你說你爹是個農民。那個樂生跟你合辦股公司的是誰?你的一千萬人民幣哪來的,你一個20來歲小夥子?你成立的那家公司都幹了啥?你怎麼來美國的?還有,我們已經了解到,你到美國所謂的申請的政庇和入境那裡邊填寫你家人的表,和是不是共產黨員,你全都是假的。你是不是共產黨員?Inty你知道。

Inty你記住我說的話,你那個紅帽子,還有你的庫勒泰,我要不讓美國政府查出來你們這些人幹了啥,我要不查出你當時在移民局填的這些表格是真是假,郭文貴,我在法庭上賠償你一切損失!你記住我說的話。我要讓你這個紅帽子威脅漢族人的這種種族極端恐怖分子,和你Inty在移民局撒謊欺騙的共產黨的官員,和共產(黨)裡邊黨員本身,還有你這庫勒泰,你們這,還有這紅帽子,你們在美國的一萬個維族人被你們綁架威脅。你是維族人最大的威脅,你是新疆人的威脅!我叫你維奸,維族人的奸賊,壞人。走著瞧!

戰友們,如果你們要放棄了這個,如果你們不去行動的話,戰友們,咱什麼多話都完了。我們要讓,一定讓美國讓西方看到,我們爆料革命的集體行動,執著的行動,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團結意志!就像「雞腿潘」一樣,直接把他從幾萬,五萬六萬,直接打到幾千,直接打到幾百。你只要是騙,就是不可以的。

為什麼我說你Inty?你到處是打著爆料革命的名義。你說你,「我支持爆料革命,我是爆(料革命)。」你以支持爆料革命的名義,你在這邊兒撒謊,你在這斂財。別人……我們不管,誰願意給你捐助,誰捐命我們都不管,但是以爆料革命和滅共的名義,你可以滅共,都有滅共的自由和權利,但別以爆料革命,你和爆料革命沒任何關係。而且我們給你買的設備、錢,你必須還回來,一分都不能少!就像郭寶勝一樣,我一定要給你討回來。還一樣,扔掉、捐掉、砸掉。所有現在Inty,識時務者,把所有的給你買的設備給寄到喜馬拉雅大使館,我們會砸了。一樣都不能少!我們就這樣。

我們在壞人面前,從來不想證明自己的偉大。我們在壞人面前,恐怖分子面前,從來不證明我自己有多麼胸懷寬廣。那是愚蠢!我們從來不會在一個背叛者面前,再來證明我自己多麼有修養,那是懦弱!無知!

我告訴你,Inty,希望你馬上行動!我希望你帶著你那個紅帽子,還有庫勒泰,儘快給我們道歉。你只要認真道歉,我們可以考慮。你不認真道歉,咱們所有這事情,咱走著看。現在,我們已經上警察局、FBI要去申請,已經申請對你和你們這些人,進行(指控)我們受到了安全(侵犯)和威脅,禁制令,還有緊急的安全保護令。我們華盛頓的律師會和你聯繫,會找你們聯繫。我想我們可能很快啊,Inty啊,還有你那紅帽子那個愚蠢的東西,一身那麼贅肉,那個爛貨,還有你那庫勒泰,這個爛貨,這種極端分子,很快可能是要在某些地方要見面了。希望是在上次你參與開庭的法庭吧。

別咋呼,我們見太多了幾十年,我們見的都是些咋呼,你咋呼啥?你有啥咋呼的?我們啥沒見過?共產黨這麼大的流氓組織,黑社會恐怖組織我們都敢對付,你算個鳥!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所有的捐款者,需要口罩、需要手套、需要清潔液、洗手液,請一定跟Sara、路德先生、木蘭女士聯繫。他們是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董事。請也可以給法治基金留言,用你們捐款留的聯繫方式,我們儘可能的給大家安排。我們過去已經發出上百批一百七十多批了,收到的,國內外的請給個回復,收到了。我們擔心怕收不到的時候,好不好。另外一個咱們戰友們需要這些東西也可以和以上的人來聯繫,好吧。

我們到目前為止,戰友申請的,我們沒有一個拒絕的,百分之百全給了,沒有一個不給的,就有兩到三個人第二次第三次來要,我們沒有給,因為太過分了,不能要完一次第二次又來,第二次第三次又來了,這是不可能了。而且在國內給多了根本就寄不到,寄到以後然後路上都給你扣了,在國外也是受查的,所以我們是分批分批的寄。

有些人,我再告訴戰友們,法治社會、法治基金沒有任何人可以代表我們,沒有任何人可以代表,誰代表你都是犯法的,我們都有可能採取法律行動。我希望路德、Sara、木蘭你們做為董事,在你們社交媒體上,YouTube上推特上貼出去法治基金捐款的賬號和通訊地址。因為很多人總給我發信息:郭先生我怎麼捐款怎麼捐款?

抱歉戰友們,我為啥不能給你回的,第一個,我不能成為一個給法治基金拉款的一個人,說實在話我真不需要你們在最危難的時候,你在困難下你再給法治社會法治基金捐款。如果你們誰要想捐款,到木蘭傳奇、路德先生的YouTube上,木蘭的推特上,Sara的推特Sara的YouTube上貼出的他所有的信息,包括G-news上,到G-news上一看就有。大家要記住,木蘭女士路德先生Sara女士貼出來捐款地址,寄支票地址,和捐款的賬號方式。我就不回答大家了,因為我真的不舒服,我每一個人我都不舒服,我現在99.9%的人,只要一說這個,我就說求求你別捐款了。

但法治社會法治基金是大家的不是我的,是戰友的。大家能看到現在有多管用,你比如說今天此時此刻發生開啟的一系列行動,法治社會、法治基金去支持他們是合法的,法治基金給他們一定的(幫助),最起碼一些人開會呀,吃個飯啊,一些文宣啊,這些錢是合法的。絕對是以一頂千、以一頂萬的。有些是我們不能做的,這就是法治社會、法治基金是滅共的滅共之後和之前的諾亞方舟,這是肯定的,肯定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我接下來的投資一半捐給法治社會、法治基金,因為她是我們華人的未來,這是絕對的。

老江同志他從來不捐,他把錢都放家裡都存黃金了,我們的安紅女士現在忙於談戀愛,也不捐錢。過去捐現在不捐,錢都去買化妝品了,很多戰友發信息要親安紅,你看安紅這嘴漂亮、性感,所以她老買口紅,不捐錢安紅,開玩笑,她捐了啊,安紅都捐了啊,老江都捐了啊。我是開玩笑,可別當真。有時候一開玩笑,大家都當真,這可不行啊。

所以兄弟姐妹們,我再次請求戰友們,在生命危機全人類處在巨大挑戰的時候,無私!無我!不要狂妄!活著,是你現在唯一想要做的,就別想著穿多漂亮,吃多好,然後天天在那無聊的在那跟這個生生氣,給那個挑挑事。你活下來。最好的是你別讓別人傳染,你也別傳染給別人。更重要的你一人傳染別把全家給弄死了,沒有代價的死亡。

(小孩聲音) 這是誰的孩子啊,未來有百個千個郭文貴「嘣」出來,一百個一千個一萬個,你別嚇死。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活著。咱們四月一號和四月七號,這兩天有一天我有一個大直播,然後大家看看五六月份共產黨還在不在。這麼美好的時光,這麼多希望,你們好好的健康的安全的活著。國內的家人和同事們,千萬別想著復工,千萬別想著回去,千萬不要離開家。做好一年到一年半的準備吧,甚至兩年。好吧。

今天的直播到此為止,一切都已經開始。

一起為十四億中國人民,台灣人民、香港人民、西藏人民祈福!

千萬別忘了香港,香港的大街上還是鮮血在流著,這些孩子是我們的英雄,是我們的聖人,未來的香港就是我們的耶路撒冷城,就是我們的聖城。昨天給香港的孩子送到的口罩,聽說你們很感動。你們不要感動,應該的,還會收到更多給你們。千萬記住,別暴露你們。活下去,香港這些孩子們,等著爆料革命拯救你們,一定會拯救你們。會讓香港綻放光彩,會讓香港成為中國人的聖城,中國人的耶路撒冷!

一切都已經開始。(雙手合十行禮)阿彌陀佛。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一切都已經開始!謝謝了。隨時可能直播,看著吧,好戲從今天早上九點已經開始了。很快咱們的GTV就要開始了。再見!

【悠悠】【文風【文祥】【OnePunchD】【文中】【彩虹橋】【文顧】【呼吸的霧霾】【文正】【shangshang】【胡楊】【文竺】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