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領導人使用 Twitter 和 WhatsApp 幫助佔領喀布爾

  • 編譯:wenwu

塔利班領導人在周末襲擊阿富汗首都時,使用 Twitter 和 WhatsApp 進行宣傳,並建立對喀布爾的控制權。

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於週一在推特上表示,阿富汗居民歡迎塔利班,“喀布爾局勢已得到控制”。伊斯蘭聖戰分子在進入喀布爾時使用 WhatsApp 向喀布爾居民傳播了類似的信息。最近幾天,塔利班領導人分發了 WhatsApp 號碼,阿富汗政權官員或士兵可以通過這些號碼,來與他們協調投降的事情。

塔利班多年來一直使用 WhatsApp 和 Twitter 來分享官方聲明。但在過去一周,它升級了對這些平台的戰略使用,使用 WhatsApp 宣布了針對喀布爾居民的新規定。

週一,穆賈希德在推特上警告不要搶劫和未經授權恐嚇阿富汗官員。塔利班的“投訴委員會” 發布了WhatsApp號碼,供城市居民“如果他們面臨來自任何人的威脅”撥打電話,並通過該應用程序建立了一個緊急廣播系統。

擁有 WhatsApp 的 Facebook 和 Twitter 經常禁止 ISIS 成員進入他們的平台。但這些社交平台似乎讓塔利班毫無意外地廣播其信息。

Twitter 的女發言人告訴 華盛頓自由燈塔,它“正在主動刪除違反我們政策的內容”。這位女發言人提到了一項禁止“仇恨行為”的政策和另一項禁止“威脅或促進恐怖主義”的政策。最後,這位女發言人沒有對 Twitter 是否將塔利班視為恐怖組織發表評論。 Facebook 的男發言人告訴自由燈塔,它將對阿富汗受制裁團體維持的賬戶採取行動,但不會對具體案件發表評論。

數名塔利班的男發言人多年來一直在推特上保留賬戶,並定期在推特上更新有關談判和地區戰鬥的最新消息。這些宣傳恐怖主義的賬戶經常發布前線的照片和視頻,然後被親塔利班的賬戶複製和分享。只有 15% 的阿富汗人口可以訪問互聯網。

在 1 月 6 日的美國國會騷亂之後, Twitter 和 Facebook 都以“煽動暴力”為由刪除了前總統唐納德·川普的賬戶,至今仍沒有恢復。

簡評:

再怎麼掩飾都難以解釋清楚的是,臉書和推特已站在了中共恐怖組織(塔利班恐怖組織)這邊,或者說是選擇性地讓川普等滅共勢力閉嘴,當然也包括了新中國聯邦。社交媒體所謂的禁止“促進恐怖主義宣傳”政策,不過是中共恐怖分子為別人“戴高帽”所造就的牢籠,封你的嘴,推崇恐怖主義,讓正道主義遠離社會視野。所以,在正義聯盟的力量下才有了GETTR 橫空出世。

眾所周知,中共國的律法是禁止牆內老百姓翻牆,他們可比所謂的15%阿富汗可上網的更慘。不算中國老百姓的話,只當是算上9000萬黨員也才達到阿富汗上網人數的一半。

據2021年8月16日 Defense One 報導,在 Reach 871 內,一架美國 C-17 載有 640 名試圖逃離塔利班的阿富汗人,他們恐懼塔利班早期的恐怖組織統治方式,即使現在塔利班表示會溫柔的“強姦”他們。阿富汗人還是毅然決然的離開自己的故土,甚至有7個人竟然在飛機起飛後仍然頑固的死抓著不放,真是寧死不屈。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新聞來源:《自由燈塔》(Free Beacon)|作者:桑蒂·魯伊斯|發佈時間:2021年8月16日|素材/翻譯:wenwu


審核:文樂
校對:阿伯塔
發稿:信心滿滿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