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规模疫苗接种与病毒的变异

署名作者:纽约香草山医疗部 圣母院钟声

随着政府使用强制性手段推动疫苗接种的实施,目前在中共病毒疫苗的有效性方面存在着许多混乱信息,大量相互矛盾的报道在文献和社交媒体上流传。而主流媒体正在不遗余力的报道近期美国病毒感染人数的大幅增长均缘于尚未接种者的存在,似乎想确保人们感受到治愈无望,唯靠疫苗的恐慌。本周新闻周刊尽在封面登出 “比Delta和Lambda更可怕的变异病毒将带来人类末日”的标题。

随着不断和更频繁的变异病毒的出现,目前这个CCP病毒疫情因被人为干预,其自然进化过程已被严重影响。正如曾受雇于GAVI和比尔·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独立病毒学家和疫苗专家吉尔特·范登·博舍博士(Dr. Geert Vanden Bossche)所说, “我们知道自然大流行的结果,却完全不了解这个被人为干预的,持续性的病毒感染大流行的结果,因为后者已成为’变种大流行’“。

与此同时,世界卫生组织和医疗当局仍在极力向民众宣扬:接种疫苗的人越多,病毒复制的越少,因此新冠病毒变异在人群中出现并占据主导地位的风险就越低 。这种认知仅适用于大流行早期发生的“基因漂移“条件。然而,在已经有多种变异病毒的流行病阶段,真正的全球卫生关切不再是变异病毒会否出现的可能性,而是持续的疫苗接种人口增加给病毒带来生存选择压力,这种压力正在催生病毒突变,以便逃避大规模疫苗接种所产生的中和抗体的“围剿”,继而更加扩大流行率。

正如世界观察到的,CCP病毒的前期进化相当缓慢,在流行病的头10个月(2019年12月至2020年10月之间)没有出现大量增强体能的病毒突变。更具传染性的,令人担心的变种病毒(阿尔法[B.1.1.7]、贝塔[B.1.351]、伽玛[P.1])是从2020年底开始出现的,导致全球病例急剧增加。现在Lambda已经到来,还有更多的在路上。 

具有突变的病毒成为变种。如果变种显示与原始病毒不同的物理特性,就被称之为变异株.Lara Herrero, created using BioRender

目前,许多国家正面临着相似的困境。如英国有6600多万人口,三分之二的成年人已接种了新冠疫苗,是世界上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但据报道,它正经历着第三波冠状病毒感染,这主要是由于Delta病毒变种的传播。[1] 其它高度接种疫苗的国家,如以色列,由于Delta变种病毒, 也正经历着新一轮的冠状病毒感染。

以色列

在以色列,全国930万人口中约有60%至少接种了一剂CCP病毒疫苗。以色列约85%的成年人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然而,大多数新的冠状病毒感染正发生在这些已完成接种疫苗的人中。

以色列住院的接种者人数也有所增加。《耶路撒冷邮报》上周的一篇文章指出,以色列卫生部报告说,7月20日有124人因新冠感染住院,其中65%已完全接种疫苗。在124人中,62人病情严重,其中70%的病人已完全接种疫苗。 [1]

本月早些时候,以色列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Naftali Bennett)估计,“辉瑞/BioNTech的mRNA疫苗在预防新冠感染症状方面只有64%的有效率,特别是那些由Delta变种引起的感染…… 我们不知道疫苗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有帮助,但它的可助性比我们预期的要小得多。”[2]

英国

ZOE新冠研究应用程序(类似于美国CDC的疫苗接种副反应汇报系统,VAERS)监测的CCP病毒感染率和疫苗接种率发现,截至2021年7月15日,英国部分或全部接种疫苗的人中, 平均每天有15,537例新冠感染病例,比前一周的11,084例增加了40%。[3]  与之相比,在未接种疫苗的人中,每天新增17,581例新冠症状病例,比前一周的22,638例新病例总数减少了22%。伦敦国王学院的ZOE新冠流行病学家蒂姆·斯佩克特(Tim Spector, MD)估计,随着接种疫苗人群的病例持续上升,接种疫苗人群的新感染病例数量将在未来几天内超过未接种过疫苗人群。[4]

智利、塞舌尔、冰岛和蒙古

智利是另一个高度接种疫苗的国家,也在接种疫苗的人口中发生了新冠病毒感染爆发。该国每天报告的数千例新CCP病毒感染病例中,80%为接种疫苗的人。智利已为55%的人口接种了疫苗。 [5] 英国、以色列,智利,塞舌尔、蒙古和冰岛等其他疫苗接种率很高的国家,也主要是在接种病毒疫苗的人群中出现大量病毒再感染的例子,致使这些国家的政府面对两难境地: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民众接种疫苗,还是疫苗的效果没有最初想象的那么有效?[5]

人们想知道为什么CCP病毒在疫苗接种率高的国家感染率高?

分子流行病学家观察到,这些突变的、更具传染性的CCP病毒棘突蛋白(S-蛋白)内部的突变,均汇聚到相同的基因位点,这一现象恰逢病毒处于自然选择的重大进化期。[6] 另言之,大规模疫苗接种会给病毒带来进化压力,导致免疫逃生变异,并最终通过改变自身,对疫苗产生抵抗力。S-蛋白定向免疫逃逸变种极有可能进一步加速病毒传播,并促使其对当前及未来的CCP病毒疫苗抵抗性的产生。 

大规模疫苗接种的有效性令人质疑。病毒及流行病学家观察到,正如在免疫逃避变种大流行期间可预测的那样,病毒感染率开始往往在国家或区域间差异很大。只有当疫苗接种人口水平的 “选择性免疫压力”达到高峰时,疫苗接种率和病毒变异率才会开始在全球范围到达两者较量的终点,即病毒对疫苗产生广泛的”抵抗力”。[7]  

疫苗接种导致了病毒变异

根据生物界普遍遵循的守则,每个生命都希望生存,包括病毒和细菌。当我们试图使用疫苗或药物来终止其生命,它们自然会找到一种方式来规避或妥协,哪怕改变自己,以便生存下去。

2021年5月,法国病毒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吕克·蒙塔涅尔博士(Dr. Luc Montagnier)在接受《坚持媒体》Hold-Up Media的皮埃尔·巴内里亚斯(Pierre Barnérias)采访时说,针对新冠疫情的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实际上可能导致CCP病毒发生变异,并延长大流行。在每个开展大规模疫苗接种的国家,”疫苗接种曲线后面跟着死亡曲线……疫苗接种所产生抗体,迫使病毒处于不是”找到另一种解决生存的方法”,就是”死亡”的二选一境况。所以,病毒变异是疫苗接种所催生的必然结果。[6]

博舍博士(Dr. Bossche) 对CCP病毒变种的观点与蒙塔尼尔博士的相同。他认为,基于植物遗传学的自然选择规律,本次病毒大流行期间施加的免疫选择性压力针对的是病毒S-蛋白,即病毒S-蛋白是疫苗中和抗体的目标。在适应中和抗体(nAbs)的敌对环境中,病毒通过变异, 进一步利用其进化能力来克服这种由S-蛋白导向的、疫苗接种人群施加的免疫压力。 [7]

接种疫苗的人比未接种疫苗的自然感染者更容易催生病毒免疫逃生变异。为什么?病毒的求生本能。在免疫学上未受试者(未接种疫苗的人)中,病毒复制和脱落的高峰期早在宿主抗体(Abs)反应出现之前就已出现。这表明,未接种疫苗的人,包括以前无症状感染且已失去S-蛋白特异性抗体(Abs)的宿主免疫反应,不会对病毒产生显著的免疫压力。相反,疫苗接种后产生S-蛋白特异性中和抗体的人,可以驱动CCP病毒适应性进化,以避免疫苗引起的病毒生存环境的变化。这种现象不由得使人想起过去80年来人类对抗生素过度使用的记忆, 因为大量抗生素的应用,人类创造了多少种耐药超级细菌?

“我们正在有效地测试实验室中所谓的序列优化实验,该实验正在将疫苗接种后的人转化为无症状的载体,通过脱落变异毒株而增强其传染性……这样下去, 我们很快就会遇到一种完全能够抵抗人类免疫系统的超级传染性病毒。” 博舍博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不了解病毒从疫苗介导选择性压力中逃逸的机制前, 就全球范围进行大规模疫苗接种实验,这不仅是一个巨大的科学失误,而且从个人和公共卫生伦理角度看, 完全是不负责任的态度。[7]

这就是我们自大规模疫苗接种以来所看到的,疫情开始的前10个月相对稳定,之后突然间出现了很多传染性变种病毒。是什么促使疫情突然变化? 人类历史上有清晰记录且规模相似的疫情就是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了, 期间没有发现病毒变种现象,因为当时还没有研发出流感疫苗。所以,该疫情于1919年夏季嘎然而止。 这次不成熟疫苗的全球大面积接种,促使疫情突然变化,并朝着向病毒毒性自然消减的反方向发展,事实已经给出了答案。无论死活不愿,不敢,或不能承认这一事实的医疗当局同意与否,“人定胜天”从来就是以人类的失败收场。

FLCCC(前线新冠重症治疗联盟,https://covid19criticalcare.com/covid-19-protocols)和P.McCullough博士等医生(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3387997/)提出的早期联合新冠药物治疗,使用高效抗病毒药物(如伊维菌素、硫酸羟氯喹……)将是拯救生命, 减轻医院负担, 大幅减少高传染性和对疫苗产生的中和抗体(nAb)逃生变异病毒传播的关键。所以,我的人类同胞们,我们还在等什么?! 请对疫苗说”不“! 并在药柜中储存足够量的伊维菌素,硫酸羟氯喹,锌,维生素C,维生素D3,鱼肝油等等必须品, 上帝只会拯救有准备的人。

References:

  1. Israel says Pfizer vaccine just 64% effective in real world as delta variant continues to spread rapidly
  2. Israel claims Pfizer COVID vaccine less effective against Delta variant
  3. COVID Symptom Study. New cases plateau ahead of Freedom Day. July 15, 2021
  4. Guenot M. Almost half of UK COVID infections are in people who are at least partly  vaccinated, study suggests. Business Insider July 16, 2021
  5. Why Covid-19 outbreaks in countries using Chinese vaccines don’t necessarily mean the shots … CNN July 3, 2021
  6. Nobel Prize Winner Reveals – COVID Vaccine Is ‘Creating Variants’ Global Research May 18, 2021.
  7. https://trialsitenews.com/why-is-the-ongoing-mass-vaccination-experiment-driving-a-rapid-evolutionary-response-of-sars-cov-2/

编辑/校对/发稿: 圣母院钟声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 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Gettr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欢迎加入纽约香草山农场 Discord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