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談:她的媽媽有救了

作者:文雍 |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 美工/排版:齊天二聖

夏末初秋,疫情果然出現反復。本省單日新增病例數百,出門遛達的風險也隨之增高,街上陡然間恢復了冷清。看來 65% 的接種率並未阻止疫情的蔓延。走在晚霞籠罩的秋色中,心霾又起。為自己的無能為力,也為那些掙紮在水患、疫情和疫苗風險中的蕓蕓眾生。

暮色蒼茫中聽早熟的葉子呻吟,感覺到世界也變得空曠,天空由黃變紅,像是被某種勢力瞄準了。海面也被傳染一樣,於風中抖落無數亮晶晶的紅色鱗片,世界看上去靜謐著,卻隱忍著某種已經在路上的瘋狂。

一個母親有救了,憑著女兒的一跳成名,從此不用為一家七口的生計發愁了。這個出過車禍、無法勞動、需要長年吃藥的母親留著淚說:原來不知道自己家有那麽多親戚。這樣的話戳了誰的心?果然是「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該反躬自省的不是這位從此不用再為醫療費發愁的母親,而是突然冒出來的親戚們。他們以什麽樣的面目登門認親的呢?好奇之余亦讓人感嘆,前倨而後恭的嘴臉幾千年未變過。近年來人們越發勢力眼、越發狗眼看人低、越發讓人懷疑人生。

全紅嬋要給媽媽治病揭開新農合驚人內幕— 普通話主頁
圖片來源:rfa.org

全紅嬋 14 歲的稚嫩肩膀扛起了全家人的未來,幸好她得了這枚金牌。這當然是不言而喻的小概率事件,要是沒有這枚金牌,一切都無從談起。

「人民政府」不會連夜為她的老家去修那條雜草叢生的路、醫院不會表態為她的母親和爺爺全方位提供醫療保障服務、某房地產商不會贈與一套高檔住宅、某知名公司不會提供 20 萬(一說是 50 萬)的獎金、某公司當然更不會送商服門店,滿足她肆無忌憚吃辣條的小願望。沒有那塊金牌,門可羅雀的全家也不會突然門庭若市。

這一切貌似幻象的東西都神奇地發生了,在那個虛偽、慘烈、魔幻的體製下,「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千年鬧劇再次上演了。全紅嬋也用行動實現了「七年刻苦無人問,一跳成名天下知」。

還沒有學會撒謊的她面對鏡頭,顯然有些力不從心。她還僅僅是個孩子,把假話空話套話脫口而出的本事也需要錘煉。她還沒明白這塊獎牌對她以及家人意味著什麽,而那些所謂的親人倒是都像聞到了腥味的貓一樣悄悄地無恥地找上門來。

圖片來源:guancha.cn

14 歲,正常情況下,她應該還在父母身邊撒嬌。討人嫌討狗嫌也無可無不可,偶爾幹點小壞事也無傷大雅,該淘氣就淘氣,該哭就哭該鬧就鬧,反正糾錯成本不高。然而全紅嬋卻沒有了這樣的機會,此後,她的一切不但不屬於她自己,也不再屬於她的家庭。

就如莊子筆下的那個「寧其死為留骨而貴」的老鱉,只有符號意義、象征意義,再也沒有享受人生樂趣的權利了。

太多的光環罩著,對於一個孩子來說並不是一種給予,而是赤裸裸的剝奪。這個小姑娘在接受采訪時說的話很實在,卻不合「時宜」。因為窮,她滿腦子就是一個錢字,她是為了錢去與十米跳臺較勁的。因為錢可以救她的媽媽、錢可以滿足她吃辣條的願望、錢可以讓她在有時間的時候去遊樂園、動物園,而不必尷尬地宅在家裏。

說起成功的秘訣,她只有兩個字「練唄」,輕飄飄的,卻拖著沈甸甸的人生。十米跳臺,每天四百跳的強度,應該一大部分是陸地練習,不然每次往返三層樓梯,一個小時也就跳個六、七次,每天四百次的躍下,時間不夠用。只是簡單測算,也不難看出這孩子受的苦比臥薪嘗膽不知道要高多少倍,頭懸梁錐刺股和她比都是小兒科。

全紅嬋:回家吃點好吃的——辣條
圖片來源:olympics.com

為了改變命運,14 歲的小女孩,拼命7年,就是為了壓住水花,這樣的苦值得吃?這樣的人生值得過?好在她將極端小概率事件變成了現實。假如沒有得到這枚金牌,她吃再多的苦也是白吃,沒有人會心疼她。因為那些沒有獲得獎牌的運動員正蜷縮在角落,體會人心的寒冷。

比如獲得亞軍的同為中共國的運動員,有幾個人還記得她?有誰在意過,還有多少和全紅嬋一樣生在貧困家庭,就要靠一塊獎牌改變命運的孩子,因為沒能拿到那枚金牌,他們的家人的生存環境得不到改變,依然在貧病交加中掙紮?

我們不禁要問:這樣的體製算是好體製嗎?

我們把鏡頭移向沒那麽幸運的運動員吧:舉重選手吳景彪,在曾經的倫敦奧運會上,因發揮失常未能摘金。原本被體育局接到賓館準備采訪的父母瞬間被遺棄,由賽前的前呼後擁變成賽後的無人問津。僅僅是因為兒子「不爭氣」,沒有「一舉定乾」。使這對山村出來的老人嘗盡世態炎涼。

同樣,那次賽事上獲得女子 400 米混合泳銅牌的李玄旭抵京,只有媽媽和阿姨到機場接回自己的孩子。同樣的國家級運動員,全紅禪的家鄉披紅掛彩,舞獅子、掛紅幅、放鞭炮,堪比皇榜中狀元。而未得金牌的運動員,卻難以得到一個笑臉、一句安慰,難道他們吃的苦不夠多?難道沒得到金牌就不是在「為國爭光」?就是「為國抹黑」?

這種變態的統治者話術背後,是統治者的邏輯:所有的人都是他們的工具。這違背了基本的普世價值「人是目的」。人,不是統治者臉上貼金的手段,中共用馴獸的方式培養出的運動員,已經完全悖離了奧運精神,悖離了體育的宗旨,讓人徹底淪為他們的工具。

無論如何,全紅嬋的母親這次是有救了。14 歲的女兒用艱難的冠軍路為她贏得了醫療特權,她可以像那些高官家屬一樣被免費治療了。在共產黨治下的中國,一個窮人和獲得免費醫療之間,隔著一個遙不可及的奧運冠軍的距離。而在一個正常的國家,國民不用生出一個冠軍孩子,也能獲得免費醫療的權利。因為,那是基本的人權。

如果可以選擇,同胞們,你們會選擇什麽樣的體製?如果你們手裏有一張選票,共產黨還有機會統治中國嗎?那麽你們有沒有想過,如何通過努力讓自己獲得那一張選票?有一個邦叫新中國聯邦,有一場革命叫爆料革命,有一個改變國人命運的系列叫 G 系列,歡迎了解、歡迎加盟、歡迎傳播,用行動為自己為子孫贏得那一張屬於你的選票!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閱讀更多【文雍漫談】專欄相關文章: 
【文雍漫談】寫給時空交錯的女孩們
【文雍漫談】獵狐行動讓全世界陷入紅色恐怖之中 
【文雍漫談】靈魂的重量 
【文雍漫談】逃之夭夭 情何以堪 
【文雍漫談】鸮鳥生翼之正解  
【文雍漫談】大頭病得真不輕 錯把棒棒糖當龍晶  
【文雍漫談】我們要善良 但不可以失去鋒芒  
【文雍漫談】人最大的誤區是錯把平臺助力當成了自己的本事  
【文雍漫談】我們都低估了人性中的惡  
【文雍漫談】蓋特——開啟全球社交媒體新時代  
【文雍漫談】謹防中共用多難興邦的悲情模式綁架同胞  
【文雍漫談】他為什麽不可以是你  

或使用 gnews 搜索「文雍」閱讀更多

此圖像的alt屬性為空;文件名為d2d3f581-dd36-49fd-9cd7-be83370ec74e.jpeg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