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是“獵狐行動”的受害者與勝利者

作者:洛杉磯盤古農場 – 勇敢的新

《美國之音》在2020年10月29日報道,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於10月28日宣布對八名充當中共代理人並在美國參與“獵狐行動”的人提出起訴,八人被起訴,其中五人被捕。ProPublic網站在2021年在7月22日的報道更新了此案,美國司法部的起訴書稱擴大到了九名被告,包括中國公民和美國私人調查員。他們被指控是中共政府“獵狐”秘密行動的成員,該行動強行遣返北京政權的反對者。“獵狐行動”是中共在海外的一種犯罪行為,是中共對美國司法的蔑視。

中共在2014年啟動的“獵狐行動”已經從世界各地抓回了成百上千的的“逃犯”。他們並不是殺人犯或毒梟,而是被指控犯有金融犯罪的中共國公職人員和商人,也擴大到持不同政見者、揭露真相的爆料人,以及被卷入省級沖突的小人物。中共還在世界各地追捕異議人士和宗教人士,少數民族人權活動者以及香港人。

中共的“獵狐行動”及非法行為

中共國的刑法只能適用在中共國的領陸、領水和領空。當中共國的執法人員離開中共國,他是一普通平民,沒有任何執法權。如果他在國外自己進行或者指使其他人執行跟蹤、監視、威脅和綁架等行為,是非法跨境執法,通常會觸犯當地的刑法,遭受到類似在美國的逮捕和刑事訴訟。

如果中共國要去國外追蹤他所謂的“逃犯”,需要走什麽程序呢?
首先他可以通過簽訂的雙邊引渡條約,或者多邊協議,通知對方國家的司法部門,要求司法協助。對方國家的司法部門收到司法協助後,評判該犯罪是否屬於“雙重”犯罪,即是否在中共國和自己的國家都屬於犯罪行為,再決定是否提供司法協助。另外所謂的“逃犯”通常享有當地居民的司法抗辯權利,從地方法院到高級法院裏通過訴訟來保護自己不受引渡的權利。美國想引渡孟晚舟,規規矩矩地走司法引渡程序,孟晚舟依法行使他的權利雇傭律師對抗美國的引渡請求。這一流程走下來,快則幾年,慢則十幾年。

中共國也可以通過國際刑警組織發紅色通告。但是國際刑警組織章程強調中立性,遵行國際人權宣言,禁止其出於政治、軍事、宗教或種族目的發紅通。國際刑警組織本身不會發布逮捕令,紅色通知也不是逮捕令,主要目的是通報全球各會員國警方,請求協助定位相關人士。以美國而言,紅通不會發生逮捕令的效果。在美國只能由法官根據案情做出判斷是否下達逮捕令。

對於郭文貴這樣一個批評中共暴政,爆料中共高官貪腐的人,自然是中共通過犯罪手段“獵狐行動”將其從海外抓回的重點對象。

中共欲抓捕郭文貴的非法手段

  1. 2017年4月中共編造郭文貴先生犯罪的謊言,然後通過孟宏偉控制的國際刑警組織對郭文貴發紅通令。
    這個紅通限制了郭文貴先生的全球旅行,並對他造成了巨大的名譽損害,以至於他不能任何公眾公司的股東和管理職位,甚至不能去銀行開戶。在實際操作上紅通常常被濫用,因為第三方,包括雇主、生意夥伴和金融機構在背景調查時會收到紅通信息,即便當事人不在紅通名單上了,傷害也不會消失。
  2. 中共大量囚禁郭文貴先生的家人和員工,並對他們進行邊控,即限制出境。中共威脅郭先生的家人,讓郭停止爆料。在一次郭先生的直播中,中共讓他的家人打電話過來,要求郭先生看著家人安全的份上停止爆料。
    任何法制國家,都不會通過傷害和要挾第三方來達到政府的訴求。中共是以恐怖分子的做法來“獵狐”他的反對者。唯有恐怖分子通常會傷害對方的家人,或者威脅要傷害對方的家人,以此來要挾對方。
  3. 中共以現金和利益為交換籌碼,用納稅人的錢使用非法輸送利益的手法,雇傭非法外國代理人遊說川普總統進行遣返郭文貴先生。毫無國際規則意識,也不尊重對方國家的國內法。
    《紐約時報》在2020年10月21日報道,“特朗普前競選籌款人認罪,曾謀劃引渡郭文貴”。頂級籌款人埃利奧特·布洛伊迪(Elliott Broidy)認罪,承認密謀違反外國遊說法,參與了代表中國利益影響政府的秘密行動,並同意將660萬美元交給聯邦政府充公。法庭文件稱,在孫力軍的要求下,布洛伊迪答應運用自己的影響力去遊說特朗普政府驅逐遭到中國當局通緝的富商郭文貴。
  4. 中共利用外國媒體釋放虛假消息,對郭文貴先生進行名譽誹謗。
    《美國之音》在2018年12月19日報道“ 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前顧問羅傑·斯通(Roger Stone)星期一(12月17日)承認在他的網絡平台Infowars上傳播針對流亡美國的中國商人郭文貴的虛假信息。斯通說,‘所有這些陳述都是不實之詞’,‘在認識到我的錯誤之後,我跟郭先生聯系,請求他撤銷針對我誹謗他的訴訟案,郭先生寬宏大量地接受了我的悔意和道歉’。在斯通同意在Infowars,臉書,Instagram 上發表聲明,並在《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上登道歉廣告之後,郭文貴同意撤訴。” 羅傑·斯通承認是中共的代理人吳征向他提供了虛假信息。
  5. 中共利用海外民運的“群狼”戰術,大肆在自媒體上發布虛假信息抹黑郭文貴先生。
    有代表性的是夏業良和郭寶勝,因為使用虛假信息誹謗郭先生,被郭先生起訴,最終在聯邦法院輸掉了官司。這成為了一個典型的案例,即公眾人物怎麽贏得誹謗案。此案還沒有結束,夏業良拒付10萬美元罰金,申請暫緩執行罰金支付,被法院駁回。中共利用海外的一些民運人士,實則一群無業遊民來誹謗“獵狐”對象,手段低劣但在社交媒體上卻常常引起巨大的關註量。

郭文貴先生對“獵狐行動”的反擊

  1. 繼續爆料
    郭先生不相信共產黨做出的虛假承諾,繼續爆料,揭露王歧山、孟建柱,孫立軍、江家等中共高層的腐敗和情色醜聞。與之相反的是張首晟和王健都相信了中共的“合作”承諾,結果均離奇地死亡。郭先生勇敢地反擊,把自己置於媒體的焦點中,即使有推特和臉書等社交平台封號,但是憑借“為真不破”的猛料,成為了華人世界非娛樂節目的最大V,給中共以重大的打擊。
  2. 郭先生與西方司法部門合作“釣魚”
    郭文貴以自己為誘餌來“釣魚”,釣出了一長串做中共外國代理人的美國公民。
    尼基·戴維斯認罪;賭場大亨韋恩被要求註冊為外國代理人;埃利奧特·布洛伊迪認罪,吳征主動註冊自己為外國機構代理人。本文開頭提到的司法部起訴案件的受害人,在中共把他父親劫掠到美國想用感情攻勢脅迫他回國,受害人主動聯系了FBI,中共派來的執法人員在得知消息後,立刻逃回了大陸。中共是欺軟怕硬的孬種,俄羅斯天天蹂躪中共,中共卻像孫子一樣奉上天價石油合同,而且是預付款的。“獵狐行動”是中共在域外執法,是見不得光的的犯罪行為,在西方世界是“見光死”。
  3. 使用司法救濟渠道
    中共為了對郭文貴先生“獵狐”成功,發動了規模龐大的司法超限戰。從馬蕊分不清內褲顏色的強奸案,到董克文律師開新聞發布會的追債案,再到中共資助騙子Waller的遠景公司案。郭文貴先生憑借自己強大的財力,組織龐大的法律團隊贏得了一個又一個官司。郭先生在這些案子上的勝訴,建立起來的法律上的信用,有效的狙擊了中共後續的流氓訴訟。在郭先生贏得訴夏業良和郭寶勝的案件後,偽類們只能在自媒體上陰陽怪氣地講些不著邊際的話,再沒有一個敢叫囂著要和郭先生法庭上見。
  4. 利用所在國的法律來保護自己。
    郭文貴先生在美國申請了政治庇護,並且得到了批準。”獵狐”大將孫立軍一下就泄氣了,因為他知道在法律層面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將郭先生引渡回國。他們之前使用的任何迷惑、誘惑和脅迫的戰術都宣布統統失敗。
  5. 建立以喜幣為核心的G系列生態系統。
    中共的囂張來自於他控制了14億中共國人民的錢,讓西方權貴參與中國獨角獸和金融企業上市前的私募投資等方式,和西方權貴建立起分享中共國利益的模式。郭先生的建立的G系列,將是一個國家級別的金融閉環系統,G系列和國際知名機構投資者合作,讓戰友和機構投資者都能賺到合法安全的錢。社交媒體是未來世界最大的“武器”,郭先生創建的GTV和蓋特,給任何人都有講真話的平台,有力地回擊中共虛假信息宣傳。

郭文貴先生是中共“獵狐行動”犯罪行為的受害者,同時是“獵狐行動”的勝利者。

2017年中共派出安全部紀委書記劉彥平來紐約會見郭文貴先生,他親口承認郭文貴沒有犯法,郭文貴的企業是中共國幹凈、合法的企業,資產負責率和經營狀況比絕大數中國企業都好。郭文貴先生沒有在中共國犯罪,卻是中共“獵狐行動”最大的目標,中共幾乎動用了他們能動用的一切力量,最終以失敗告終。

給郭先生發紅通的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突然失蹤了,全世界媒體尋找一段時間後發現他被中共雙規了。在美國來遊說遣返郭先生的中共國的公安部副部長孫立軍已經住進了秦城監獄。在背後謀劃這場遣返行動的中共國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自己的女兒被從日本“獵狐”回中國,並在船上被輪奸。 在這場“獵狐行動”較量中,郭先生用自己的行動詮釋了什麽是:兩軍相逢勇者勝、智者勝、正義勝、真相勝。

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

編審:洛杉磯盤古農場 – 心照
發布 : 洛杉磯盤古農場 – 彩虹 Rainbow

洛杉磯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