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眾議院中共病毒溯源報告(8)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上傳 水星

news-medical.net

美國眾議院中共病毒溯源報告(5)

美國眾議院中共病毒溯源報告(6)

美國眾議院中共病毒溯源報告(7)

(基因改造的證據續)

在這項工作中,研究人員將“武毒所1號”(WIV1)中的刺突蛋白插入適應於感染小鼠的SARS冠狀病毒株中,製造出嵌合病毒,他們隨後在人類呼吸道上皮細胞和小鼠中測試了這種嵌合病毒。除了標準的BALB/c小鼠(實驗中使用的一種白化病實驗室飼養的家鼠),研究人員還對這些小鼠進行基因操作,以創造一種顯示人類蛋白ACE2(hACE2)受體的小鼠。雖然hACE2主要存在於小鼠的肺部,但它也存在於大腦、肝臟、腎臟和胃腸道。然後在這些出現在小鼠的hACE2中測試“武毒所1號”(WIV1)嵌合病毒,證明嵌合病毒可以感染人類,這項工作由NIAID和NIH提供了贊助資金(編號:U19AI109761、U19AI107810、AI1085524、F32AI102561、K99AG049092、DK065988、AI076159和AI079521)。

2016年,石正麗和達扎克還合著了另外兩篇關於傳染病的論文,其中一篇題為“(用)蝙蝠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類冠狀病毒‘武毒所1號’(WIV1),編碼一種附加的輔助蛋白,ORFX,(它)能參與宿主免疫反應的調節”,王林發是合著者,這代表了武毒所工作的重大進展。在開展該項目的過程中,武毒所研究人員創建了一個反向遺傳學系統,並利用該系統對“武毒所1號”(WIV1)進行基因改造。 “武毒所1號”(WIV1)是一種活冠狀病毒,於2013年成功分離,北卡羅來納大學(UNC)的研究人員幾個月前對其進行了人為操縱。武毒所研究人員通過刪除或向病毒的RNA中添加基因信息,創造了這種病毒的多個版本。根據這篇論文,本文所有的活病毒實驗都是在BSL-2(P2)條件下進行的,不需要呼吸器或生物安全櫃室。 11位作者中有9位是武毒所研究人員,石正麗是通訊作者。該論文的實驗得到了NIAID(編號R01AI110964)和中共國政府的資助。

第二年,胡犇是一篇題為“蝙蝠SARS相關冠狀病毒豐富基因庫的發現,為SARS冠狀病毒的起源提供了新的見解”論文的主要作者,與之前的論文一樣,絕大多數(17名中的14名)作者都在武毒所工作。達扎克、石和王都被列為合著者,胡是主要作者,石正麗是兩位通訊作者之一,達扎克因“提供資金”而被掛名。

此外,武毒所研究人員利用去年首次推出的反向遺傳學系統,通過將各種SARS類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插入‘武毒所1號’(WIV1),創造了八種不同的嵌合病毒,其中兩種嵌合病毒(WIV1-Rs4231S和WIV1-Rs7327S)和一種天然病毒Rs4874,都能在顯示人類蛋白(hACE2)的細胞內復制。

重申一下,武毒所研究人員於2017年在武漢國家生物實驗室(WNBL)BSL-4(P4)實驗室投入使用之前,創造了能夠感染人類的嵌合冠狀病毒,這項工作由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編號R01AI110964)、美國國際開發署預研項目(USAID’s PREDICT)和中共國政府(包括批准號2013FY113500)共同資助。

2018-2019年在武毒所或與武毒所科學家合作進行的關於SARS類冠狀病毒的研究

雖然石正麗和達扎克在2018年和2019年共同撰寫了幾篇關于冠狀病毒的額外論文,但沒有一篇論文包括旨在使冠狀病毒對人類更具傳染性的SARS類冠狀病毒的功能增強研究。這尤其奇怪,因為2018年中(共)國科學院啟動了一個名為“病原體——宿主適應和免疫干預”的新專項課題,五個子項目之一的標題是“病毒溯源、跨物種傳播和致病機制研究”,“石正麗被列為兩位主管科學家之一,該子項目有三個重點領域:1)新病原體的可追溯性、進化和傳播機制,2) 病毒跨種感染和致病性的分子機制,以及3)病毒與宿主的相互作用機制。

第二位武毒所科學家崔宗強是負責另一個子項目“感染和免疫研究的新方法和新技術”的兩名研究人員之一,該項目的重點是評估新疫苗和建立用於體外病原體檢測的“人源化小動物模型”。

2018年1月,石正麗被任命為中(共)國科學院新戰略優先研究項目的首席研究員,研究“重要蝙蝠傳播病毒的遺傳進化和傳播機制”(批准號XBD29010101,135萬美元),該項目特別關注傳播機制,與上面提到的第一個重點領域重疊。同一個月,石正麗開始了一個名為“蝙蝠SARS類冠狀病毒適應宿主受體分子的進化機制和跨物種感染風險研究”的項目。

該項目的資金約為85萬美元(批准號31770175),計劃運行至2021年12月。該批准與第二個重點領域一致,其中特別提到復制和修改的冠狀病毒(重點補充):對於重要的突發事件和毒力病毒(流感病毒、埃博拉病毒、冠狀病毒、馬爾堡病毒、沙粒病毒等),通過研究它們入侵不同宿主細胞的能力和在不同宿主細胞中復制的能力,分析影響其跨種感染的關鍵分子及其致病機制,包括:病毒入侵、病毒複製和組合、感染模型。

在病毒疫情開始之前,石正麗沒有發表任何由該基金資助的論文,因此,不可能知道她在疫情前幾個月進行了什麼實驗。
(未完待續)

報告原文鏈接:

https://gop-foreignaffairs.house.gov/wp-content/uploads/2021/08/ORIGINS-OF-COVID-19-REPORT.pdf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