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雜誌的論文建議將批評福奇的行為定為 “聯邦仇恨罪”

  • 編譯:wenwu

更多真相,請關注 Gtv、Gnews!

西喜社2021年8月4日報道

彼得·霍茲(Peter Hotez)教授是企業媒體網絡的常客,他撰寫的一篇科學期刊文章呼籲為面臨所謂 “極右翼極端分子 “批評的科學家 “擴大聯邦仇恨犯罪保護”,其中包括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

霍茲博士本人自1993年以來一直由安東尼·福奇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資助。他在最近的一篇論文中認為,包括福奇和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紮克在內的科學家提供了有力的辯護:“在美國不斷增加的反科學侵略”。

“在美國,反科學侵略行為的新發展令人不安。它產生於極右的極端主義,”發表在同行評議的公共科學圖書館(PLOS)生物學雜誌期刊上的這篇論文開頭。

“一群極端保守的美國國會議員和其他具有極右傾向的公職人員,正在對著名的美國生物科學家發動有組織的、似乎是精心協調的攻擊。同時,保守派的新聞機構反復地、有目的地宣傳,旨在將關鍵的美國科學家描繪成敵人的虛假信息,”它重申。

他將所謂的對科學家的攻擊,與“美國優先”運動的支持者為實現 “現代專制政權”而進行更廣泛企圖,聯系了起來:

在2021年之前,致力於”美國優先”政策的白宮積極推行反科學的虛假信息計劃,該計劃否認中共病毒大流行病的嚴重性。極右派中的“美國優先“元素側重於本土主義、反移民,以及圍繞強大的軍事集結和威懾,還有與中共國對抗而制定的外交政策。一種更黑暗的觀點將其與壓制的選民,以及對前總統的忠誠度與質疑2020年總統選舉的真實性聯系了起來。哈佛大學政治學家史蒂文·列維茨基(《民主政體如何消亡》的合著者)指出,這些因素如何匯聚成一個現代的專制政權,尋求將權力集中在少數人手中,同時限制反對派團體的影響。

霍茲甚至將川普政府及其”美國優先”盟友的意圖,與阿道夫·希特勒、貝尼托·墨索裏尼、約瑟夫·斯大林、馬克思主義者和列寧主義者的意圖,進行了比較。

歷史上,這些政權將科學家視為國家的敵人。Waldemar Kaempffert在他1941年的文章《極權主義國家中的科學》中,用希特勒領導的納粹主義、墨索裏尼領導的法西斯主義以及馬克思主義和列寧主義的例子,概述了細節[10]。例如,在斯大林時期,遺傳學和相對論物理學的研究被視為危險的西方理論,並可能與國家的官方社會哲學相沖突。今天,仍然有專制政權持有類似觀點的例子。

作為回應,Hotez呼籲“美國總統與聯邦機構的科學領導人一起”發表公開聲明,為福奇和其他中共病毒科學家辯護,甚至還提出”另一種可能性是,擴大聯邦仇恨犯罪的保護範圍”。

7月28日的文件還強調了,包括眾議員Marjorie Taylor Greene在內的個人行動,他提出了”炒掉福奇”的法案,以及其他眾議院共和黨人追蹤中共病毒的起源,也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

“盡管有證據表明,華南海鮮市場的冠狀病毒流行病是由蝙蝠冠狀病毒感染,並蔓延到其他哺乳動物,最終蔓延到人類身上的。但福奇聽證會的語氣卻很陰險,對美國和中共國的病毒學家都指手畫腳,”。該論文在引用一位自稱是中國共產黨”顧問”的人撰寫的,關於中共病毒起源的研究報告時提出。Hotez還為生態健康聯盟主席Peter Daszak辯護——他沒有披露他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沖突,導致被《柳葉刀》中共病毒委員會罷免——出於“極右媒體”的“騷擾”和“跟蹤”。

簡評:

近期,趙立堅的“討美檄文”在各大媒體中報道。主要內容包括——中共病毒來自德特裏克堡、北卡羅納州的巴裏克於2019年最先制造了中共病毒疫苗(周育森2020月2月24才生產出中共疫苗),而且當時並未上傳病毒基因序列、美國掩蓋疫苗真相、尊重科學等等。所謂的科學,就是制造疫苗的利益獲得者:“中共國”美裔科學家,Hotez。如同班農先生所說的,中共國是跨國犯罪組織,站在中共這邊的就是獨裁的幫兇,也就是Hotez.

據2021年7月29日朗達·範寧和卡羅琳·卡文頓在《texasstandard》上的報道,這位Peter Hotez博士表示,在德爾塔在德州大流行的時期,疫苗是無可替代的。然而爆料革命的戰友都早已經知曉疫苗是有毒的。他推薦疫苗已經可以證明他是一位邪惡而嗜血的科學家,這一切都是出於謀取疫苗的利益。

據2021年8月1日《法廣網》的報道, 歐盟和疫苗公司價格遭到調高,這“高級蓮花清瘟”也太搞笑了。真是和CCP一個德行的賣假藥。

聽爆料革命保財、保命,信不信由你自己。

新聞來源:《國家脈動》(thenationalpulse)|作者:娜塔麗·溫特斯|發布時間:2021年8月3日

審核:文樂; 校對: 阿伯塔; 發稿: Nuevo唐人

留言功能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