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家兼共產主義批評家孫大午被判18年監禁!

作者:香草山信息部 6zero4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109.jpg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據Breitbart報導,7月28日,高碑店市人民法院判處河北大午農牧集團創始人、中國農業億萬富翁、直言不諱的中共批評家,67歲孫大午18年監禁,罪名包括“聚眾攻擊國家機關、妨礙政府管理、尋釁滋事”, 併罰款311萬元。這是中共關押異見人士的一貫說法。

在一場不對外公開的審判中,連同孫先生一起受審的還有他的19名家人和員工,孫先生要求法院“宣判與他一起受審的公司高管無罪,稱一切過錯都是他自己造成的”。但在判決中,法院仍判處其他19名被告1至1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上世紀80年代,孫先生創立了以養雞和養豬為主的小企業大午集團,該公司後來發展成為一家業務廣泛的企業集團。截至2020年11月,孫先生是持股43.75%。

21世紀初,孫先生曾公開支持擴大中共國農民和企業家的權利和自由,並在國內頂尖大學發表演講傳播這一訴求。顯然孫先生的這些講話惹惱了中共官員,並給自己帶來了麻煩。2003年,他因涉嫌非法集資而被捕,隨後,在一群學者、律師和記者的集體營救下,他成功爭取到了保釋。

近年來,孫先生公開批評中共政策,從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早期處理,到地方政府掩蓋2019年爆發的非洲豬瘟,後者導致他的數千頭豬死亡。去年11月,在大午集團與附近一家國營農場“捲入土地糾紛”後,中共警方逮捕了孫以及20多名親屬和合夥人,緊接著孫的資產被中共沒收,9000多名員工被迫失業。

今年4月,在中共執法部門對他的公司進行第二次突擊搜查後,孫先生和其他六名大午集團員工再次被捕,並在’指定地點監視居住’ 的條件下被單獨關押。7月16日,孫先生告訴法院:“在’指定地點監視居住’期間,我曾要求被轉移到看守所,因為我受到的待遇難以言表,生不如死。我絕食了三天,最終他們給了我一個小時的院子活動時間,這是三個半月以來我第一次看到了太陽”。

孫先生的遭遇與另外兩名商人相似。2018年,因收購華爾道夫酒店而聲名鵲起的中國富豪吳小暉,因欺騙投資者被判18年監禁。去年,已退休的地產大亨任志強,因在一篇文章中稱習近平為小丑,也被判18年監禁。

評論:

經過14天的連續審訊,有“中國良心企業家”之稱的河北大午集團創始人孫大午被判有期徒刑18年。孫大午今年67歲,18年後,如果他還能活著出獄,也已經85歲,無法東山再起了,中共殺人誅心!

大午集團是1985年在一片荒灘上從養1000隻雞和50頭豬起步的。1995年,大午集團就已經躋身中國500強私營企業之列。經過三十多年的艱苦創業,自我積累和發展,大午集團已經從河北省級農業龍頭企業,成長為中共國的領軍私營企業,涉足教育、食品、農業、旅遊和醫療等多個領域。年產值超過三十億元,員工9000餘人。孫大午本人也曾經被評為“河北省養雞狀元”,保定市人大代表。

在民營企業家圈子裡,孫大午是一個徹底的異類。他本是億萬富翁,卻過著苦行僧一般的生活,沒有別墅,沒有專車,出差坐硬座,生活極其簡單。作為商人,本該以追逐利潤為第一要務,他卻免費為農民辦技校和中學;他深知官場潛規則,卻不屑撈取政治資源,絕不同流合污;他腰纏萬貫,不搞資本運作以錢生錢,不是修路就是創辦醫院,承諾“病人進門,醫院全責”,承諾郎五莊村的村民和大午集團職工每個月只交一元錢可免費看病,都是賠本的買賣。這種普通老百姓可望不可即的福利,衝擊到了政府的權威,孫大午不斷挑戰中共的遊戲規則和既得利益,成為了體制內人人喊打的潛規則破壞者。

絕大多數民營企業家,歷經萬難,一路拼博。他們普遍有著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反哺意識,熱心公益、熱愛國家,並願意帶領當地百姓共同致富。更重要的是,他們往往也是國家稅收和社會勞動就業的兜底人,為國家貢獻了大部分稅收和就業崗位。正是因為民營企業在社會中的這些舉足輕重的核心作用,邪惡的中共認為民營企業的發展將危害中共政權的穩定性。一是民營企業做大後會要求分享政治權力或民主化;二是民營企業可能成為未來顏色革命的推動者。一個大午集團一肩扛起當地的醫療、教育、養老這三駕馬車,把企業辦成了慈善,一旦群起效仿,形成蝴蝶效應,形成獨立的力量,豈不讓政府邊緣化?所以,中共認為民營企業的發展必須受到監控和壓制,以滿足中共政治安全的需要。

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曾在2003年就當年孫大午一案撰寫長文,稱“當局一旦發現孫大午這樣的農民企業家的不斷壯大,特別是孫大午的企業家良知,既鄙視權錢交易,又有敢於直言的勇氣,既有經濟資源和組織能力,又從爭取農民權利角度提出擺脫貧困的思路,從憲政民主的角度呼籲政治改革,將在政治上對現行體制構成巨大挑戰,很可能成為新型的農民領袖,所以當局必然要利用模糊的法律進行整治”,於是,孫大午及其大午集團就成為“惡法治國”的受害者。

孫大午一直不避諱對不公平體制的看法,在微信朋友圈發的文章都圍繞著民主理念。他2012年為《紐約時報》撰稿論“中國城鎮化要走怎樣的道路”時指出,“在農村,八個’大檐帽’管一個’破草帽’”,揭示處於中共國底層的農村和農民受到政府極度碾壓的現實。而且,包括任志強、胡德華等這些民主倡導人士也經常到孫大午的溫泉酒店相聚,可想而知,他們一起私下聊天肯定離不開民主的話題,這在當局眼里肯定是絕對不能容忍的眼中釘、肉中刺,當局一定會設法把冒出的這些民主萌芽扼殺在搖籃裡!

當局對發展得如日中天的大午集團痛下殺手,將其徹底摧毀,如此高規格的集體一窩端的舉動實屬罕見。去年上海新城集團董事長王振華猥褻幼女事件也不過是將其本人“帶走”而已,並沒有影響公司經營。這個事件極大地震動了民營企業家,使他們產生集體性恐慌。這在經濟內捲化的現實環境下,必將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這也進一步彰顯了中共的無恥和邪惡,證實了摧殘良善是中共的本質!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鏈接:Chinese Billionaire and Communist Critic Gets 18-Year Prison Sentence

編輯/校對/發稿:雪梨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 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Gettr

紐約香草山農場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