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期】債務、貨幣——明斯基時刻的風暴

作者:新西蘭農場七月 內容編輯:Hart

大家好歡迎來到第三期財經G樂部節目,這一期節目我們將為大家介紹債務與貨幣的問題,以及即將到來的明斯基時刻我們所面臨的風暴。

在深入瞭解債務和貨幣的問題之前,大家要首先明確一個概念,貨幣發行出來就是債,不管這個貨幣有沒有錨定物,或者錨定的是什麼標的物,只要發行出來就是債務。

如果回歸到貨幣本質,狹義上紙面貨幣是以發行方的信譽為背書的,也叫信譽貨幣,流通的貨幣就是政府蓋上信譽的欠條來進行買賣的介質。廣義上貨幣發行就是靠信貸發放,流通是靠信貸流通起來的。

另外需要知道的就是貨幣乘數這個概念,假設A以換匯的方式從央行獲得10000元現金,他將這筆錢全部定存入一家商業銀行。按照10%的法定準備金率,商業銀行將其中1000元作為存款準備金,剩下的9000元拿出去貸款。B獲得了這9000元貸款,並將這筆錢全部支付給房東C。C將這9000元定存入這家商業銀行,商業銀行計提900元準備金後,將剩下的8100元拿出去貸款……

以此類推,央行投放的10000元基礎貨幣,經過商業銀行反復借貸後派生出多少廣義貨幣?我們可以計算以下:10000+9000+8100+……這是一個等比數列,其公式是10000/(1-0.9),最後的結果是10萬元。這就是商業銀行的存款(貨幣)派生功能,貨幣乘數為10倍。

美元:1944年7月佈雷頓森林體系建立,美元掛鈎黃金35美元兌換1盎司黃金,1944年之前美元是沒有進行金本位掛鈎的。在上世紀70年代美元在貿易結算上出現了大問題,特里芬困境無法解決,即為了滿足貿易結算需求需要印出更多的美元,可是無法保證35美元兌換1盎司的黃金,而要保證35美元兌換1盎司的黃金,又無法滿足貿易結算的美元需求量。

1973年佈雷頓森林體系結束,美元的發行是以國債為錨,簡單點理解就是聯邦政府發行1美元是要經過美聯儲配合的,發行1美元聯邦政府債務就要增加1美元的債務,你可以理解成美聯儲發行1美元買了聯邦政府1美元的國債,政府就可以用這筆錢了,眾所周知,2007年第一家因次貸危機而倒下的華爾街投行貝爾斯登,然後次貸危機全面爆發,2008年的美聯儲實行量化寬松,量化寬松大家都很熟悉,但是具體是怎麼操作的可能並沒有太多人所瞭解。

我們不講複雜的理論,簡單說就是債權置換,美聯儲印錢出來,政府債務增加,美聯儲印錢出來從商業銀行把壞賬資產包買下來,而這個錢商業銀行是不能貸款出去的哦,商業銀行要用這個錢買入美國的國債,由於錢沒有流入到市場,所以沒有產生通貨膨脹而是設置了一道金融防火牆,那麼這裡就有一個很有意思的閉環,就是美國是把貨幣鎖在了債務當中。注意哦,鎖住的不光是貨幣,還有商業銀行的壞賬,這些壞賬並沒有解決,僅僅是政府吃下去,閉環在了聯儲負債表和政府債務當中。所以在08年之後,美元的貨幣乘數保持平穩,並沒有大幅的通脹波動。 其原理就相當於中共把貨幣沈澱在了房地產市場是一樣的,那麼這裡就有一個致命的問題,就是聯邦政府債務危機什麼時候發生,購入國債的銀行體系一樣要崩潰。

所以為什麼我們一直在關注美國的政府債務。美國國債有10年期20年期30年期國債,債務可以借新還舊,但是每年的財務成本是要清償的,聯邦政府債務的財務成本也就是在5%左右。 美國的聯邦政府債務有多少呢?2020年美國的聯邦政府債務是20.3萬億美元,美國的GDP是21萬億美元。如果把聯邦政府看作是一個公司,GDP 21萬億美元也就是營收為21萬億美元,純利潤是多少呢?也是5%左右,假如美國聯邦政府債務超過美國GDP會怎麼樣,利潤覆蓋不了要償還的財務成本。

這就造成了無論是誰當美國總統都要面臨的首要問題,就是美國聯邦政府債務問題。川普總統是賺錢一把好手,2019年對多個國家的貿易戰幫美國拉回了貿易逆差,為聯邦政府賺回了6700億美金,但是2020年的一場疫情把政府債務打回原形。拜登總統的政策則是繼續加大政府債務,可能是在找人買單。拜登總統在競選之初就提出了1.9萬億疫情救援計劃,那麼政府債務規模攀升到了22.2萬億,而去年全年美國GDP才21萬億美元,5月末拜登總統又提出了上任以來的首份政府預算,2022年全年支出6萬億美元,到2031年底達到經濟產出的117%,高於今年的約100%。至此,聯邦政府債務規模超過經濟規模,這和以往的政府債務危機不同,以往只是兩黨打架互相挖坑,但這次真是到了連利息都還不起的地步,留給政府的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宣告破產關門,二是變賣政府資產還債。美國有374個海外軍事基地,關閉幾個軍事基地就能縮減軍費開支,減少債務,變賣飛機大炮就可以清償債務的財務成本。另外要提到的是,戰爭是核銷產能過剩最快的方法。

中共根本學不了美國處理次貸危機債務的方式,根本是體制的原因,中共政府是逃避責任,不可能設置一個金融防火牆形成閉環把債務和貨幣都鎖在國債之中。他們一定是要讓全社會買單,體制的不同造就了兩種不同的操作方法。

什麼是戰爭核銷過剩的產能呢?以一戰後的德國為例,從興登堡任命希特勒為總理開始,希特勒就大搞國家主導投資,希特勒的競選就是承諾給德國人民牛奶和麵包。國家主導投資簡單說就是寅吃卯糧,把未來的錢借到現在來花,其實還是債務。以國家力量投資水壩,公路,高速公路,重工業,軍事工業,聽起來是不是很熟悉?中共玩的就是希特勒玩剩下的。到1939年二戰爆發前夕,納粹政府面臨突然到來的高失業率和社會生產率的斷崖式下降。給納粹政府只有兩個選擇,一國家債務泡沫破裂,面臨比一戰後更加蕭條的30年生活;二就是開動戰爭機器,迅速消化國家主導投資的過剩產能,拉動軍事工業,讓社會回到快速生產的狀態。

在近百年的歷史中,還真有一次聯邦政府債務規模超過經濟規模的局面。發生在二戰結束後的1946年。1929股災開始的大蕭條後經濟一直在衰退,GDP在萎縮。即使是羅斯福新政也沒有一點起色,羅斯福新政就是政府主導投資,政府不斷進行經濟刺激,意在拉動經濟,政府債務就會急劇攀升。一邊是GDP萎縮,一邊是債務擴張,1941年就在美國政府債務規模要超過經濟規模之時,12月7日發生了珍珠港事件,美國迅速進入戰爭狀態,在戰爭狀態下美聯儲是歸美國政府管轄的。但要注意到的是,戰時的美國生產率不是在下降而是在上升,當然同時債務也在上升,但是這根本改變了經濟產能下降的趨勢。雖然在1946年債務超過了GDP,但是在戰爭結束之後,債務也相應的停止了,社會生產仍保持著高速高效地運轉。

人民幣:據2019年官方統計,中共國現在的社會資產總債務為980.1萬億,現在的M2是240萬億人民幣,也就是240萬億以信貸方式投射到了市場上的廣義貨幣量。但是流入到市場之後真的就只有這麼多債務嗎?很顯然不是,是要乘以貨幣乘數的,定義我們就不再講了,就按去年也就是2020年6月份公佈的貨幣乘數7.13來算,基礎貨幣供應量官方公佈的數字是57萬億,實際產生了社會流通債務約400萬億人民幣。目前說的都是中共政府公佈出來的官方數字,但絕對不是真實的數字。 2008年貨幣乘數開始瘋狂增長。從1998年開始,整個中共國的社會經濟鏈條就是房地產作為引擎領跑的,上期節目有說過大量的貨幣投放,房地產是作為蓄水池鎖住了大量投放的貨幣,但貨幣即債務,並且是有乘數效應的債務。房地產市場大量鎖住貨幣的同時也沈澱了等量的債務,並且在乘數效應中不停地產生和放大財務成本。

中共政府的債務總餘額是46.5萬億人民幣,但是社會總債務為980.1萬億人民幣,社會貨幣債務400萬億人民幣,其中還有大量的隱性債務,而中共國社會資產總財富是多少呢?1650萬億人民幣。這樣看來,中共百分之一萬會實行電子糧票制度了。

DCEP的白皮書已經發佈,整篇文章廢話連篇,最重要的只有一點:不能換外匯和黃金。這當然就可以監控人民每一分錢的動向。DECP其實就是在妄想掩蓋掉債務的問題,債務可不是簡單的平倉就結束了,翻篇兒是根本不可能的,還記得大躍進嗎?千萬不要以為大躍進結束了另起爐灶大躍進的後果就不顯現了,就算是中共通過權力壟斷來實行計劃經濟,但經濟規律依然在起作用。1960年開始償還大躍進時期所帶來的欠賬,這一階段更為蕭條,社會資源和自然資源在大躍進中的浪費,直接導致了1960之後全國物資的匱乏。所以有債務必有償還。

貨幣發行出來就是債務,因為貨幣發行出來最終是要調動社會資源和自然資源的,而貨幣(債務)過度集中在哪裡,哪裡就會產能過剩,更何況我們處在一個由體量巨大的社會財富資源加上貨幣乘數效應所形成的巨大泡沫之中,現在經濟危機只是剛剛有點苗頭,長期蕭條要經歷的時間有多久大家是根本無法想象的。

發行的貨幣通過信貸在市場中流通,調動的社會資源和自然資源所造成的產能過剩,即使中共政權沒有了,人民幣結束了,但產能過剩的商品還在那裡,錯配透支的資源並沒有減少,什麼時候消化完了,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走出蕭條。

有句話被中共說對了,DCEP沒有錨定物,它錨定的是中華民族的未來,這是真的。因為CCP這伙人玩的是透支我們下一代甚至是孫子輩財富的遊戲。把子孫輩的資源都錯配了,錯配到了他們自己的身上。

長期蕭條不會隨政權的更迭而改變,不會隨人民幣的消失而結束。 這一切都會隨著美股上漲停止的那一刻開始。在日本,通貨緊縮的概念只存在於銀行與銀行之間、銀行和企業之間,1985年的廣場協議不只是針對日本,而是全球央行的一次集體行動,因為當時美元升值已經開始對世界的經濟產生壓力,全球央行一致行動干預美元升值,提升本幣在外匯市場中的價值,而當時日本的資源錯配最為嚴重,1987年美國股災開始,1989年到1992年三年間,日本股票市場蒸發了380萬億日元,日本的土地平均預估值蒸發了420萬億日元,總價值蒸發了800萬億日元,佔到日本3年財政的11.7%。可能大家對這個數字還沒有一個直觀的概念,整個二戰到1945年日本戰敗,所有物質損失佔到日本二戰期間財政收入的13.2%,並且到今天日本都沒有走出中等收入陷阱,他們已經掙扎了30年。都說美國在大力推行量化寬松政策,但在地球上日本才是量化寬松的骨灰級玩家。這僅僅是從財富層面看,可能大家的感覺還不夠直觀。當時的800萬億日元折合1990年的人民幣是多少呢?1990年日元兌人民幣匯率是0.0802,800萬億日元折合當時人民幣約64萬億,1990年人民幣M2為1.58萬億,現在是240萬億,約為當時的151.7倍,那麼當年日本蒸發的800萬億日元約為現在的9721萬億人民幣。

再看全球經濟,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全球債務規模已經是全球GDP的3.7倍了。這一次的債務泡沫破滅毫無疑問是自1991年全球化以來的一次最大調整,這次的經濟風暴有多大,會持續多久,中共到底把中共國帶入到了一個什麼樣的深淵,大家應該都有了一個很直觀的概念。中共多存在一天,意味著深淵就會多往下一分。

現在正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讓這一切都變得更加嚴重。蘇聯解體已經30年了,到現在國際社會還時刻保持著對俄羅斯的核警惕;二戰結束已經70年了,到現在德國處處都還要秉持著認錯的態度,中共到底把中國人帶到了一個多麼可怕的境地?我們真的難以想象。

文貴先生一直在強調G系列就是諾亞方舟,我們現在仔細想想諾亞方舟對應的是什麼呢——一定就是滅世的大洪水!

(文章內容僅代表新西蘭-財經G樂部節目觀點)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