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期】中共的最後一次財富掠奪

作者:新西蘭農場七月 責任編輯:Hart

中共「私有制」是從1977年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推行開始的。

到1978年12月18日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後,開始實施改革開放的方針,再到92年鄧小平南巡,是一個與核心行業無關的去國有化的鋪墊階段。之前經濟有多慘這裡不再佔用時間去描述。這個時期是中共國從權力獨裁到權力財閥階段的鋪墊期,之前用權力把一切經濟民生全部壟斷,近40年是把除核心領域外的行業開放了(仍然針對權貴為主,能佔到有利地形的依然是權貴裙帶,之外就算佔到有利資源也會被很快打掉),準確的說不是鄧小平讓全國人民吃飽飯了,是鄧小平把獨裁的口子松了點兒,全國人民自己讓自己吃飽飯了,並且把一個瀕死的政府給救活過來。這就是「私有化」的開端,鄧小平是實用主義,在這個階段他把中共國定位成了世界的工廠並將銀行業納入到了美元貿易體系內。這是混入國際社會,也是欺騙國際社會的開始。

江曾地位之所以很高就是由這個鋪墊造就的。改革開放在江曾時期達到了高潮,朱鎔基推出了國企下崗,私有化改革,銀行股份制等政策。在江曾任期內完成了中共的對人民的一次重要洗腦,就是把純粹的權力壟斷披上了一層好看的資本市場外衣,無論對內對外,給了所有人造成一種私有化,秩序化的假象。這也是最重要的時期,因為在大眾看來富起來不少人,一個個造富神話比比皆是。但深入背後,全部都是紅色權力的裙帶關係,整體表象是非常迷惑人的。當然這也是中共國經濟最好的10年,在黨內樹立起了江曾無法撼動的政治地位,並且使中共國在國際社會中有了真正的話語權。

從2000年開始中共國經濟已經進入到一個平台期,就是以製造大國向地產,科技,金融大國轉變的時期。以朱鎔基98年房改,醫改,教改為導向,社會財富開始向這些領域集中。

從中獲取暴利的全部都是與這三個行業或與之相關產業的從業人員。比如紅極一時的山西煤老闆和空分設備的老闆。什麼是空分設備?生活中除了熱供應之外,基建和房地產都需要大量的鋼材,而煉鋼又需要鐵,於是鐵礦石的需求量大增,煉鋼需要在短短幾分鐘之內把火焰溫度吹高到幾千度,過程中只能用純氧去吹,那麼就需要把空氣中的氮氣氧氣分開,空氣分離設備就此開始緊俏。這就是三個行業帶動其它附屬行業,再由其它附屬行業帶動更多相關行業的例子。整個階段是一個從國有化到權貴私有化的過程,由此看到這三個行業中的核心資產仍然由權力核心的裙帶關係掌握。所謂的以政府為導向的政策投資是從來沒有成功過的,過去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這是經濟規律,它引起的只能是大躍進結果,現在就可以看到各省市閒置的工業園區和工業用地,最終只是一地雞毛。

另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是2005年,2005年中共實行了匯改,由原先的強制結匯改成了優先結匯,這確實增加了外幣進出的渠道,而且也是從這一年中共的樓市才算是真正開始加速上漲。就連我們平時在銀行開立賬戶,05年之前都是人民幣賬戶,而05年之後開立人民幣賬戶則直接就有多幣種卡。

接著就是最重要的年份2008年,因為筆者一直從事與交易相關的工作,所以對貨幣政策更為敏感。準確的說真正的消滅私有化是從2008年就開始了。這一年中共雖然在政策上的沒有體現出「國有化」內容,但搶劫搶佔民營經濟從這一年就開始了,2008年的貨幣政策已經為現在我們馬上要面臨的歷史上最大一次國進民退做了鋪墊。2007年以華爾街第一家投行貝爾斯登倒閉為號角的次貸危機爆發,各個國家相繼開始救市。其中中共國表現最為突出,央行發行4萬億貨幣,地方政府配套的22萬億一起開始投向市場,救市和消滅民營財富緊密聯繫。 央行的4萬億,以及地方政府配套的22萬億雖然很多,但民企能拿到的貸款非常有限,真正能拿到貸款的只有國企、央企和權貴企業,而民企比如珠三角和長三角的中小規模企業還只能以拆借民間借貸度日。

所以民營企業在央企、國企和權貴企業(主要為首的是央國企,後面都稱國企)面前沒有任何競爭能力。面臨如此情況,大量民企只有兩種選擇:投降或者關門。投降即變成國企的一部分。而這樣做也有很多的好處,比如,民營企業從銀行貸款可以以國企的名義進行(混合所有制已經具備國企背景)。於是我們看到在2010年,大量國企佔股51%以上的混合所有制公司出現,這就是實施計劃經濟的第一階段。雙方的需求無非是國企有雙增長的任務,特別是營收(規模)必須要正增長的政治任務,而民企多注重經營效率,那增加營收最快的方式就是收購。於是國進民退的現象就開始不斷增多。這是非常具有迷惑性的,國企不再像50年前那樣把槍放在茅台老闆的桌上直接搶奪資產,而是拿著錢來「買買買」進行資產收購。08年之後的一段時期內實行了企業聯保政策,即企業互相擔保即可拿到貸款,但絕大部分的民營企業還是拿不到貸款。而且貸到款的大多是通過信託,而信託都是國有背景,比如深圳的深國投,南方信託等等。以信託為首的影子銀行也是在那個時候火起來的。2014年的供給側改革,銀行全面抽貸斷貸,使得很多民營企業資金鍊斷裂導致破產或者直接低價賤賣給國企。

政府對市場的調控分兩種: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就是對企業減稅免稅,這樣可以讓企業得以休養生息,但這直接會導致政府開支銳減,砍掉冗余部門。如果真是這樣,當年中共國也就付出零社會成本而轉型了。但中共絞肉機的內在邏輯決定根本不可能走這條路,一定是選擇貨幣政策來調控市場,那就是印錢。但印出的錢貸給誰只有權力說了算,08年的貨幣政策是鋪墊後期全盤國有化的重要基礎。

同時在2012年,中共悄悄開始加強了供銷社系統的佈局,2012年的供銷社覆蓋率為56%,到18、19年全國供銷社網點的覆蓋率已經達到了93%,大水漫灌最終導致的結果只有經濟系統的全面崩潰。現在中共國官方公佈的M2(廣義貨幣投放量)為240萬億人民幣(實際應遠超這個數字)。中共難道不知道這個結果嗎?相信他們是知道的,應對方法就是重回計劃經濟時代。鄧小平不是也親口說過麼:摸著石頭過河,過不了河怎麼辦,股市不行就關了。

錢印出來就是債務,不管貨幣有沒有錨。但債務是讓全社會買單的,現在就是漫天的債務,他們的解決方法只有一個:一步退回計劃經濟,他們認為這樣所有的問題就都解決了。 自08年開始的大放水之後,截至到2020年1月28日,中共地方政府負債餘額25.66萬億人民幣,中共中央政府負債餘額20.89萬億,中共全國政府債務餘額46.55萬億人民幣。這些也只是中共官方公佈的數字,還沒有完全算上影子銀行的公司債和企業債。

官方公布的ggege sge shge shege shenge sheng各省财政赤字

目前中共國的社會財富狀況總體數字截至2019,中國社會總資產1655.6萬億元人民幣,社會總負債980.1萬億元,社會淨財富675.5萬億元。這個數字沒有表現出通脹現象其背後的原因是有房地產撐著!

我們以糧食,房地產兩者為例,為什麼印了這麼多貨幣但糧價沒有上漲呢?我們都知道房地產是蓄水池,房地產價格高嗎?其實中共國的房產價格一點都不高,它非常科學地表現了中共國印了多少貨幣或者說目前的通脹水平,甚至這個價格還有點低。

糧食局和中儲糧(朱鎔基進行的改革,糧食局和中儲糧成了兩個系統)從農民手裡收糧,然後加工再投放到市場,這一過程中收糧價格和市場價格加上中間環節的成本其實是倒掛的,也就是說糧價是被政府調控的。最能實際表現出印鈔數量的市場就是房產市場。其它商品市場特別是耐耗品在權力調控下沒有表現出市場的波動,房產作為冗余貨幣的蓄水池,價格自然飛天,真實的表現了實際通脹數據。如果中共國每年的CPI指數採樣把房產價格計價進去,會是什麼樣?這就相當於房地產表現出通脹而糧食在調控中表現出通脹指數低估。如果糧食和耐耗品上漲,我們以1985年的物價指數為基礎,1986年上漲了6%,1987年上漲了8.2%,1988年上漲了18.5%,1989年上漲了28.4%,同年發生了天安門集會,也就是慘絕人寰的8964事件。

這就出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如果把糧庫中的糧食拿出來,無論是倒賣還是抵押都會出現一個巨大的利差,因為這個利差就是收糧價格和市場價格倒掛的政策調控所導致的。後來乾脆也不填這個窟窿了,檢查的時候就一把火,因為糧倉中的糧食已經被倒賣或者抵押出去了,根本也收不回來。這其實和走私是一個道理,很多商品的關稅直接導致了利差,這個利差就是關稅,走私其實就是把沒有關稅的商品偷運過來,然後低價賣出,賺的就是關稅的錢,利差就是中共造成的,我們可以看到除了糧價倒掛,走私等等,中共權力性的利差市場無處不在,最典型的就是股市的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

08年投放26萬億之處並沒有出現大的問題,一個重要的外部因素就是第一結算貨幣美元也在印錢,當時的國際貨幣環境寬松,大家都在比著印錢,中共的貨幣政策和世界各個主要國家的貨幣政策是同向的,不會出現什麼問題,因為前面說過貨幣只要印出來就是債務,如果中共貨幣政策和世界不同向,貨幣利差就會出現,套利交易的資金很快就會把人民幣衝垮。

但是在世界各個國家貨幣政策開始轉向時,中共貨幣政策是無法轉向的,原因是一旦加息,絕大部分企業資金鍊都會斷裂,無法繼續運營,還不了錢,銀行一夜之間全是待賬壞賬,大量負債無法償還,大量挪用貪污等款項就更不用說了。相當於中共整個社會的資金鍊斷裂,經濟會瞬間停擺。但有放就有收,6月份墨西哥和巴西央行已經率先開始加息,6月份第三周的美聯儲議息會議也已經加強了加息預期,暗示在2023年年底之前會開始加息,通脹苗頭已經出現,這就意味著這個放水遊戲已經進入到尾聲。各個政府肯定開始轉向應對通脹這頭猛獸。

對於中共的外匯管制,真正在管制期間,套利的就不是老百姓了,而是那些達官顯貴。資金套利的途徑太多了,雖然中共外匯管制嚴格,但當初的安邦,萬達等等不是照樣能將大把的錢匯出去麼。匯率套利最大的莊家往往就是他們自己,但買單的永遠是老百姓。管制永遠對著的都是老百姓,比如96年泰銖貶值風暴以及後引起的東南亞金融風暴,真正在泰銖貶值期間套利收益最大的是西那瓦財團,正大財團,當時泰國可是禁止銀行借出泰銖的。同樣98年印尼獲益最大的也是蘇哈托的裙帶關係。

這個遊戲是中共國沒辦法持續跟下去的,如果遊戲玩不下去,首先貨幣政策要與世界脫鈎,怎麼辦?唯一的殺手鐧就是把江曾時期穿上的資本市場外衣再次脫掉,重回計劃經濟時代。他們自己當然也知道這個遊戲不可能跟下去,繼續跟下去就變色了,所以在26萬億開始投放(其實印錢一直在繼續)的4年後就開始大批佈局供銷社網點,為的就是應對遊戲結束後的景象。而吵了幾年的電子糧票DCEP(中共數字貨幣)可以說必然實行,即便不成熟換成其它「糧票」也必然實行。

計劃管控,強力管控,用權力硬剛規律是中共國運行的內在邏輯使然。加之中共印鈔所透支的財富是空前的,我們面臨的也是最龐大最猛烈的一次國有化景象。在中共的邏輯中依然存在中共的經濟容錯率比西方民主社會的容錯率高,別人是徹底崩潰,他還可以依靠重回計劃經濟的模式挺過來。所以中共是有恃無恐的,相當於全球化我跟你們一起玩,最終玩不下去了,我還能回到計劃經濟時代,我還活著,而你們的經濟已經徹底崩潰。60年(兩代人)恢復不過來,更沒空管我。改革開放30年,供銷社,物價局依然還存在,在改革呼聲最高的階段依然保留著,這就是中共的「底線」思維,他們是為了遊戲散場而在準備著。

經濟危機並不是妖魔化的詞語,經濟危機是市場自身對資源錯配的調整,是市場的自我糾錯。這次受災最嚴重的依然會是中國人,原因很簡單,在所有的經濟體里,體量最龐大,資源錯配最嚴重的是中共經濟體,那麼這場風暴的暴風眼就在那裡。而2020年爆發的中共病毒,也讓這次資本市場的結束來得更加慘烈,中國人將面臨更加殘酷的險境。2019年中共國的GDP達到14.34萬億美元,大概是100萬億人民幣,但我們要面臨的是1600萬億社會整體財富的蒸發,這是人類歷史上將要面臨的最大一次當量的財富消滅。

如果有人還認為這一切都是中共制定好的一次完美計劃,那麼你錯了。當初中共只是在經濟崩潰的時候,用「改革開放」來續命。在改革開放後,中共和國際社會玩到一起獲得了巨大的利益,有利益之後就想當老大了,甚至面對經濟危機也沒有制定詳細的計劃。中共留著計劃經濟的機構是準備玩到最後玩不下去的時候保住獨裁權力的一招。他們在不斷地利用實用主義攫取利益才一步一步走到現在。

中共內部現在的所有債務窟窿,都是他們自己挖的,盜國賊把錢吃掉卷到國外,只是現在窟窿堵不上了,中共就以消滅私有制為名將中國重新拉回計劃經濟時代,然後掩蓋解決這個問題。但是戰友們,你覺得中共會得逞麼?

(文章內容僅代表新西蘭-財經G樂部節目觀點)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