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報告稱武漢實驗室可能對病毒做了基因操縱(上)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上傳 水星

covid19.tabipacademy.com

原文較長,分成2篇翻譯發表。

《福克斯新聞》發表文章,題目“武漢實驗室報告對可能的中共病毒(COVID-19)實驗室洩漏提出了進一步的問題”。副標題稱,共和黨人準備公佈他們迄今為止最詳細的案例,認為武漢的研究人員可能對病毒進行了基因操縱。

全文如下:

《福克斯新聞》獲得的一份新的國會報告稱,在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前幾個月,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要求對運行不到兩年的研究設施的空氣安全和廢物處理系統進行重大改造。

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the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共和黨工作人員的報告說:“在設施開始運行後這麼快就進行如此重大的翻修,似乎不同尋常。”項目(包括)空氣消毒、危險廢物和中央空調系統,“這對系統(設備)在中共病毒爆發前幾個月的運行情況提出了疑問。”

(設備)採購(重建)的真正原因尚不清楚,(也包括)這項工作是何時或是否開始的,這為有爭議的說法增加了另一個間接因素,即疫情是在武漢的一個實驗室開始的,包括中共國政府的可疑行為和混淆,以及疫情有在之前假設的幾個月前就開始的跡象。

就在拜登總統要求情報機構審查疫情起源的最後期限前幾週,共和黨人將公佈他們迄今為止最詳細的案例,論證武漢的研究人員可能對病毒進行了基因操縱,“大量證據表明SARS-CoV-2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意外洩露的。”

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共和黨領袖、德克薩斯州眾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的工作人員將把這一信息作為附錄加進9月份的報告。

在過去的幾個月裡,越來越多的公共衛生專家、科學家和政府官員呼籲,對可能的實驗室洩漏進行調查,同時檢查病毒是否是自然開始的。他們呼籲在中共國對該疫情的起源進行徹底、獨立的調查,儘管中國共產黨拒絕接觸。

如果沒有中共國政府的合作,人們對美國政府的少數幾項調查是否能提供有關疫情起源的具體陳述表示懷疑,除了拜登政府正在進行的審查之外,前任政府的國務院在離任前幾天發布了一份解密報告,當時,它提供了迄今為止中共病毒從實驗室洩漏的最詳細案例。

以正在進行的情報界調查為例,民主黨領導人對國會調查沒有什麼興趣,讓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能源和商務委員會的共和黨人自己進行審查。民主黨人控制著國會及其委員會,而共和黨人則沒有傳喚權。

利用中共國政府採購網站上發布的項目公告以及其他開源數據、對前政府官員和科學家的採訪、研究論文和國際新聞報導,外交事務委員會的共和黨人將他們的論點建立在一個時間表上,該時間表顯示病毒“在2019年9月12日之前的某個時間點”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洩露了”。

那天,距離武毒所總部不到一英里的武漢大學發布了一份實驗室檢查通知,幾個小時後,武毒所的病毒序列數據庫從互聯網上消失了。當天晚上晚些時候,該研究所發布了一份公告,宣布對實驗室的“安全服務”進行投標,根據該報告,“其中包括門衛、警衛、視頻監控、安全巡邏和負責處理‘外國人員登記和接待’的部分”。

報告援引“美國前高級官員”的證詞稱,生物和化學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2019年末控制了武漢研究所的P4實驗室。據報導,這一時間點表明,中國共產黨“對病毒傳播的消息引起的活動感到擔憂”,如果她在2019年取得了控制權,這將意味著中共更早就知道該病毒,疫情也更早開始。 ”

2019年9月和10月武漢的衛星圖像顯示,對中共病毒症狀的醫院就診和互聯網搜索顯著增加,該報告還聲稱,測繪數據表明實驗室的研究人員可能使用武漢城市公交和城市地鐵進行日常工作,從而將病毒傳播到整個城市。

委員會還在《彭博社》採訪了澳大利亞病毒學家丹妮爾·安德森(Danielle Anderson)博士,以確定實驗室的一些通勤模式,據彭博社報導,安德森是唯一一位在武漢病毒研究所BSL-4實驗室進行研究的外國科學家。她還告訴《彭博社》說,進出該設施都經過精心設計編排,包括要求精確定時的化學處理和洗澡。在6月份的採訪中,安德森博士堅持說,她知道武毒所沒有人在2019年底患病,並說她相信病毒很可能來源於自然。
(未完待續)

原文鏈接:

https://www.foxnews.com/world/wuhan-lab-report-raises-further-questions-about-possible-covid-19-lab-leak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