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801IX全人類在錢面前除姓趙和姓金外都要遵守的法則

2021-08-01 文貴大直播:背叛是成功的必然經歷的;對待壞人,採用法律紅線範圍內的任何手段;如何理解財富和財富的屬性;習滅王的親信蔡鄂生的故事;7月11-17,中共對西方發動了珍珠島式的襲擊;中共5500億美元投資沙特石油意味著什麼;更多重量級人物將與新中國聯邦站在一起時間點1:15:06——

同時,你能想到他們所有的目的就是金錢、就是欺騙、圖財害命,然後顛倒黑白。但是錢這個東西是全人類不管你是任何信仰,不管你有任何背景,在世界上除了是趙的和姓金的,你不遵守一個法則,你人類上任何人都要遵守一個法則,什麼叫法則?

今天我特別想跟戰友們說一說,特別是你們將據有G系列投資的時候,還有你們將面臨著人類最大的一場金融危機的時候,或者說這裡一定會出現億萬、百萬、千萬、十億、百億、千億甚至更大的富豪的時候,希望你們能記住七哥今天這個直播。

我來跟你分享,郭文貴的一生當中跟世界上最高的56個大家族品牌合作,跟世界上最大的基金和擁有國家的人合作,和七哥在共產黨的這個流氓政體裡面,黑暗的這種這個國家裡面,幾十年來沒有涉及任何經濟犯罪、任何紅線。

共產黨查了我幾年沒查出來,我敢舉起手說我在中國沒有偷過一分稅,我沒在大陸拿出一美元,我的企業是中國最最好的企業,我們國家的企業,我們沒有任何涉嫌犯罪,是吧。在大連的審判當中,所有造假證的張宏偉等等人、孫力軍全完了,連法官都被抓了,執行的人都被抓了,絕大部分原因都是因為七哥這個案子。

我分享大家為什麼我能走到今天,我希望大家認真的聽,因為你們當中很多人會有錢,如果你不想變成九指妖、變成路大腦袋、蛇妖閆。你去圖謀別人的錢,你圖財害命、顛倒黑白,或有一天你有了錢,不要因為代持或者說你的無知被別人圖財害命、顛倒黑白,你今天一定要記住,七哥來跟你分享這一段。

首先大家要記住,當你作為一個個體的人生,面對財富的時候要記住以下三個觀點。除了你姓趙、姓金啊可以不遵守這個觀點。就是你是共產黨的常委、你是金正恩的家人,你可以不遵守。除此之外,就連黑幫你都得遵守這個,販毒機構都遵守這個規則。

任何一個人,當你有錢的時候,第一步,你要記住你的錢是從哪來的,你的錢要去哪兒,你的錢的來路是否合法。一定要記住這個詞兒啊,當你任何一分錢的時候你都得問自己個問題,這錢從哪來的?一定會有人問你;你這個錢是否合法,一定會有人問你。

然後你這錢要去哪兒,因為當你錢進來的時候,你的錢,你只有一次使用它的權力,所有的財富你只有一次使用的權力,就把它放哪兒去,去哪?你讓它去哪?很簡單,路大腦、蛇妖閆、九指妖、李友、曲龍,他忽視了個問題,這錢哪來的?它不是你的。來源合法嗎?合法,這裡面涉及到合法。

第三個,要去哪?馬上我去哪兒這錢,壞了出問題了,無論是任何一個人,路大腦袋都要清楚蛇妖閆,你花的錢這錢去哪,這錢不是你的錢,這房子也不是你的,不應該給你,給不給你是人家決定,不是你來決定的。你那個九指妖也好,你那些錢拿到手,你這個錢去哪?是給你錢的人是讓你代持代有,你只是個過橋,錢應該去指定的地方。

到了第二步,當這個錢啊,你把它到了你賬上,你有一次分配權利決定去哪的時候,你要問你一個問題,這錢去哪兒是否屬於你的權力?比如說九指妖,這錢去哪,她沒這個權力。就像曲龍的錢一樣,它去哪不是他的權力,就像這個蛇妖閆和這個路大腦袋,他們手裡花的錢,錢去哪不是她的權力,她錯了。

九指妖把錢投了龜頭洋,去投房產去了,她犯罪,參與人是他親兒子,PJ潘。就像曲龍動用了那個錢,給自己買車買房子,包一個中央電視臺那個小爛三級主持人,那你必須進監獄。去哪兒,這個權力你搞錯了。

第二,去哪合不合法?第一個錢去哪你錯了,當然不合法,第二合不合法?你交稅了嗎?路大腦袋得到的錢,打賞、所有的廣告費他絕對沒納稅,蛇妖閆本身也沒納稅。蛇妖閆拿著錢你知道她多可怕,在美國你任何一個個人收入,你都要交稅的,蛇妖閆住房子沒納稅,工資沒納稅,她沒報稅。這在美國這一輩子蹲在監獄去了。

那麼九指妖把錢作為投資也沒報稅,陳其生更不可能報稅,合法嗎?不合法。那麼當你這個錢指定錯的地方的時候,你又面臨這個錢,當你有收入的時候,你第二步要記住,這個收入是否合法。

不管陳其生九指妖還是路大腦袋,他把錢歸位放到第2步,它去向給了自己的時候不合法、偷稅,自己擁有完全是犯罪。

所有戰友都要問到第二步的時候,這錢當你指定去個地方的時候,你是否是合法的,你是否有這權力。第二個就到了你手裡面和到了別人手裡面,你是否交稅了?是否是合法?不合法就是犯罪。如果放到你手裡面,還是放在任何人手裡面,你都得報稅還得合法。千萬記住第二條。

最後一條第三條,任何你碰過的財富,當你把沒有放到你腰包裡面放到第三者的時候,你要記住同樣的一個問題,當你把錢放協力廠商的時候,你是要承擔這個財富去向的責任。你是要承擔一切這個財富屬性和納稅和走向第三步的乾淨合法性的一切後果。今天我就給你分享這三步。

九指妖把錢給了陳其生、龜頭洋、他兒子、PJ潘、還有這個Johnathan,都是參與者。她給協力廠商的時候,她要承擔一切責任。當然陳其生是詐騙犯罪PJ潘,他100%進監獄。他把他閨女再陪他睡一萬年都得進監獄,她兒子都是共罪。

所以說九指妖要為這個錢走向協力廠商承擔一切後果。而陳其生、PJ潘和她的兒子魏修竹,還有這個Johnathan,他們是共犯。她為這個財富到達,對她來講是第二手,要承擔一切後果和罪行。

甭說在美國,只要你不姓金、只要你不姓共產黨,你有常委,你有金正恩的核武器,在哪都一樣。我今天跟你們說完了。

所有人當你擁有財富的時候,你要問你自己這三個問題。七哥這些年,任何情況下我都問我自己,這個東西來得是否合法?在我這擱著,我是否有合法的使用權力。

當我移動它的時候我就問我自己,這樣做我是否合法?我是否應當承擔什麼後果?這樣做是否應該交稅?它應該做什麼樣的行為?第三步,當錢當我決定到協力廠商的時候,我要知道我要承擔這個錢的移動的最後的結果,我永遠沒有忘。

說到這,我告訴你們我人生中的經歷——關於信託和代持。剛才看到的所有的路大腦袋、蛇妖閆信用代持和金錢代持最後謀財害命,李友、曲龍都這樣。

我告訴你我經歷過多少個有信用的牛人,你們都知道的世界上有個最大的一個成功的品牌,這個人由於家族關係、各種關係最早投資在30多年前和我一個日本朋友和一個香港朋友合作,說所有的資金和股份全部由你代持,當我有一天方便的時候我會拿回來。這個人是一個世界上最牛的家族之一,人家30幾年合作,從來沒出現過問題,創造了世界的巨額財富。

但我很幸運的有一天,在倫敦一個俱樂部,他們讓我去參加晚飯,說:Miles能不能讓你做個見證。我說:什麼見證?他說:今天有個重要的事到了在告訴你。而且是律師,還帶了準確的翻譯,我記得這個翻譯的名字叫Rebica,是一個嫁到英國的香港人,當時給我翻譯完以後,我說我願意做這個見證人。

就是人家把這個公司的所有的代持的東西還給原來代持的人,我經歷了這個西方的契約精神最最神聖的一幕,我當時的感受是什麼戰友們?我覺得我特別矮小,我記得在我俱樂部的時候我心情一點都不好那一天,這是很多年,這是大概94年、95年發生的事。

因為我知道中國人幾乎沒有人做到這一點,我覺得甚至我有時候都不一定做到這一點那個時候,我覺得我們骨子裡就沒這東西,我羡慕人家,為什麼人家有這麼好的信用,這也是為什麼我從91年出來看守所以後,我沒有和任何中國人合資,不和任何人(中國人)合作,唯一最後打破這個規矩的就跟李友、曲龍這個王八蛋合作了,結果這樣的災難。

我從不和中國人合作,我到現在一樣是,結果是爆料革命,沒辦法跟蛇妖閆還有路大腦袋還有所謂的九指妖合作,又被騙了。那麼後來,這個代持我見證完以後,還給人家代持資產,很多年以後一直到現在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人家就創造了巨大的成功和企業,而從94年到現在幾十年過去了,人家還是那麼樣好的關係和維繫著成功。

我一個日本合夥人告訴過我一個特別的話,他說:郭先生,我們從不相信大陸的任何男人,我們跟你合作當初不是相信你,是相信我們香港的我們幾十年的合夥人,我們是給他面子,當著面告訴我,我們不是相信你,我們是相信這個香港的投資你的合夥人,我們投的是他不是你,因為他不相信大陸人。

我當時特別平心靜氣,我說我完全懂,我可以接受,後來這個日本合夥人,大概97年之後我到日本去,我們一起在東京一個會所吃飯,他說,Miles,你知道現在如果你需要投資的話,我就可以直接投資你,我對你完全信任。

日本人說你是朋友的時候,一輩子跟你是朋友。他不像美國人似的,一見面,啊~,還有咱們中國東北人,哎呀,大哥啊,咱是哥們了,下一分鐘你誰呀?連名字都忘了。

日本人不是這樣的,當時我告訴他,我說不需要你任何投資,我很感謝你這份信任,但是當初你投我的時候,1991年投我的時候,你那一段話讓我很感激,我說我們中國人的文化,特別是共產黨在中國,它確實有問題。

這位元日本友人,就是這次我們G系列投資,有兩次我找他,我說能不能投點錢?——馬上投。我就一個電話錢就來了。我說你把這錢匯到英國的帳號,這是投資條件,他馬上投,問都不問。

那我要告訴大家,我經歷那麼多事情以後,我跟海外那麼多大基金合作沒有一起被騙、沒有一起背叛、沒有一次的毀約。我們今天做比較的時候,中國共產黨正在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民族主義的操控和排外的整個的運動,所謂的對白人、洋人、外國人全都是帝國主義,全都是壞蛋,只有中國人是最偉大的。

我跟你們講到這的時候,戰友們,我想跟你們分享,七哥是最愛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的,我不需要任何人認可,但是七哥的經歷告訴我們,我的一生都是被我們同族所欺騙和背叛的,我所有的經歷,我沒有受到洋人在這個合作基金上背叛,你說那兩個騙子的案子啊,那都是小事,那都是另外一回事,那不算事嚴格講。

壞人多了,那路德的親爹賽林那不都是壞蛋嗎?多了去了,那Michael Waller和French Wallop垃圾,我見多了,那都不算事。我相信了韓連潮先生,不是相信他,沒搭理他。但是我們在正式的合作當中,沒有一起(背叛的事情發生)。

它說明了什麼,戰友們?西方有合約精神、西方有信仰、西方有法律,這就是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我們一定要認識到我們和這個世界的不同,中國人現在是沒有任何的所謂的法律、信仰作為約束的一個個人行為的社會,它是不可信賴的、不可依賴的,是沒有人尊重你的。

剛剛的在中概股在紐約高圖、好未來、新東方等等這些企業、教育類的企業,還有金融股、中概股,這些後面沒有我不認識的人,共產黨的這個擀麵杖子也幹掉了幾萬億的人民幣市場,我知道背後有多少故事,你們是不知道的,戰友們。

你說這些人我哪個不認識啊,我哪個沒打過交道啊,董文標給香港的一個小三就給了30億,7、8年前30億人民幣,洪崎和他弟弟,他弟弟是北京市副市長,在香港一個小三50億,盧志強玩上萬億,史玉柱玩幾千億,張宏偉他有小三、老婆,兒子、閨女前妻的,張宏偉一個人在香港就藏了上百億,連他小三兒都不知道,他跟陳元玩的那個開行,這些錢那都是幾百億幾百億的,是吧,搞巴基斯坦石油,東方家園。盛京銀行就不用提了,到處都是錢,是吧。

那麼我想告訴大家的是,你知道是什麼概念嗎?所有這些人藏錢大多數都是代持,而且這些人很多錢也為那些共產黨的中南坑和政治委員們都是代持。根據七哥所遭受的代持的這種被傷害幾乎是百分之百,那這些人的代持關係你認為它會百分之百遵守代持的契約嗎?它一半都不會超過。

接上文——

郭先生0801直播前播放視頻文字紀錄匯總

郭先生0801I選了全宇宙最難的一件事就必須確保固住自己的心

郭先生0801II四年來只有喜站能用三分鐘的視頻把事情說清楚

郭先生0801III順著李飛飛的公司可摸到中共真正的生殖器計畫

郭先生0801IV因為缺乏常識G-News和G-TV充滿冗長垃圾內容

郭先生0801V在看守所裡睡覺和頭疼腦熱以及挖餘罪的常識

郭先生0801VI背叛是弱者的失敗是成功者必須的經過和經歷

郭先生0801VII看問題的共同標準決定了誰是戰友誰不是戰友

郭先生0801VIII九指妖團夥和蛇妖閆亡腚缸必將受到法律的嚴懲

編輯整理——

紐約香草山農場:西林1

紐約香草山農場:酸酸乳(文少)

巴賽隆納喜悅農場:笑笑

校對整合——

喜馬拉雅日本銀河系農場:黎明之前

發佈——

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背靠背(frankie)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