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狐行動系列第三部分

作者:洛伊斯(Lois)

新聞來源:Gnews

翻譯簡評:文虓Bobby

胡驥站在國際刑警組織總部前,《武漢晚報》

這篇文章將介紹胡驥的司機約翰尼的故事,從這個系列的第一部分。約翰尼被迫參與胡先生的獵狐行動,是中共操縱中國人民達到邪惡目的一個例子。

「獵狐」特工通過徵召被捕目標的家庭成員來確保團隊成員的忠誠和服從。這些成員還充當了中共國官員的盾牌。正如滕彪教授在本系列文章的第二部分所解釋的那樣,全世界的中共國公民最害怕這種脅迫。

約翰尼的中文名字叫朱峰。在搬到法拉盛的美國最大的華人移民聚居地之一之前,他曾在關島學習。根據美國法庭文件和公共記錄,約翰尼的大家庭是合法的美國居民。他的哥哥曾在美國軍隊、社會安全管理局、海關和邊境保護局服役。

2016年,約翰尼從武漢得到消息,中共說服他的叔叔(前會計師)從德克薩斯州休斯頓回到中國。該報紙的報道刊登了一張照片,照片上,34歲的叔叔在中共國警察的陪同下站在機場跑道上。

約翰尼通過親戚得知,中共國警官胡驥是他叔叔被捕的幕後黑手。約翰尼的親戚還告訴他,胡先生會聯繫另一個案子,他要按照警察的要求去做。

胡先生從武漢將訪問團的情況通知了約翰尼。他的目標是徐進(Xu Jin音譯),他因收受數百萬美元賄賂而被列入中共100名通緝犯名單。在共產主義中國,收受賄賂的最高刑罰是死刑。

在2010年與妻子劉芳移居美國之前,徐先生曾任武漢市發展委員會主任。劉女士曾是一家保險公司的高管。

這對夫婦通過一項針對在美國投資超過50萬美元的外國人的居留計劃獲得了美國綠卡。儘管參與這一過程的加州顧問後來承認犯有移民欺詐罪,但兩人仍是合法的美國居民。

法庭文件顯示,胡先生將徐先生的妹妹關押在武漢,從而開始了遣返徐進的行動。後來,他發現徐的親屬住在新澤西州郊區的肖特山(Short Hills)高檔住宅區,可能是用非法資金購買的房子。胡先生隨後命令約翰尼找到房子並拍照。

2016年9月,胡先生飛往紐約,在那裡他與約翰尼面對面,並開始了他的獵狐任務。約翰尼開車帶著警察在新澤西轉了一圈,包括肖特山。

胡先生隨後強迫約翰尼的父親朱勇(又名朱傑森)加入行動。這位64歲的父親患有糖尿病,沒有一份穩定的工作,經常往返於康涅狄格州的家、他大兒子在皇后區的家和中共國之間。

朱峰(Johnny Zhu)和朱勇(Jason Zhu)在胡先生的指導下,通過招募一名當地私家偵探,開始建立人脈。他們最後的選擇是邁克爾·麥克馬洪(Michael McMahon),一個來自愛爾蘭裔美國家庭的中年男子,家庭成員包括警察和消防員。這位授勳軍官於2003年退休,原因是他在911雙子塔襲擊事件後在世貿中心遺址服役,導致部分殘疾。

朱氏兄弟假裝代表一家中共國私人建築公司,試圖從一名前僱員那裡追回被盜資產。畢竟,徐曾與總部位於武漢的新巴建設集團(Xinba Construction Group)有關聯。

10月下旬,在第二次訪問美國期間,胡先生在新澤西帕拉默斯的Panera Bread餐廳會見了麥克馬洪先生,這名中共國警察假扮成朱峰(Johnny Zhu)和朱勇(Jason Zhu)的建築公司高管嚴先生(Eric Yan)。

「開會時似乎沒有什麼可疑之處。他們從未提到中共國政府,也沒有提到任何在中共國執法部門工作的人。他們談到了資產回收。他們給人的印象是,在尋找資金方面,他們是擁有既得利益的僱員。」

然而,紐約檢察官質疑麥克馬洪的清白。

偵探收集了徐先生和劉女士的財產記錄、銀行賬戶和旅行信息。他還招募了另外兩名調查員,幫助監視新澤西州肖特山的房子,甚至向當地警方通報了監視情況。然而,他們找不到這對夫婦的家。

去年12月,胡先生帶著他的上司回到了紐約。他的上司是武漢市檢察機關反貪局一名未透露姓名的局長,以及武漢市獵狐特遣部隊的一名負責人。這兩人是武漢來的旅遊團的一員,在沒有被發現的情況下潛入中國。約翰尼是他們的司機。

回到武漢後,胡先生把約翰尼叫到中共國。他告訴這位新澤西本地人,下次他計劃遣返他的目標。到2017年春天,他的行動計劃完成了。

當胡先生呆在武漢時,他派了一個親信塗蘭(Tu Lan音譯),代表他去美國。屠女士是獵狐隊的隊長。由於她缺乏英語能力,約翰尼充當她和麥克馬洪先生之間的翻譯。

另一名隊員是前中共國公安部醫生李敏軍。她護送虛弱的(徐的)父親去了美國,作為引誘他離開藏身之地的誘餌。

胡先生對麥克馬洪表示:「我們只是建議你追查他(徐的父親),找到(他兒子的)地址。

父親被命令告訴他的兒子要服從共產黨,以防止家庭遭受痛苦。據稱,胡先生希望這枚「情感炸彈」能讓徐先生立即投降。

根據紐約檢方的說法,該團隊強迫徐的父親違背自己的意願旅行。他的家人指控中共官員綁架了他。

與此同時,約翰尼又為監視隊組織了更多的同伙。4月3日,他和他的領隊杜女士一起入住了一家酒店。第二天,約翰尼在帕內拉酒店給了麥克馬洪5000美元的預付金。胡先生向偵探提供了徐先生、他的妻子和父親的照片。

4月5日,約翰尼去機場接了徐先生的父親和李小姐。麥克馬洪先生在肖特山的房子外面等著,和約翰尼互發短信。約翰尼把徐先生的父親送到了前門。

第二天,在親戚們通知他父親來了之後,徐先生接走了他的父親。胡先生的監視小組跟蹤兩人回到了徐的家。

然而,徐先生的家人沒有投降,而是聯繫了執法部門,促使FBI介入。4月7日,約翰尼向杜曉燕和李曉燕通報了胡先生要求迅速返回中共國以逃避美國執法的命令。這名警察和他的團隊繼續在武漢的行動。

「關鍵是(這位父親)的身份,」屠女士4月9日在給約翰尼的短信中表示。

「主要目的是讓他說服(兒子)投降。」

兩天後,約翰尼告訴麥克馬洪先生他要回武漢了。

「如果我需要去中國,請告訴我,哈哈,」麥克馬洪回復道。

「如果他們能把(目標)帶回中國,他們肯定會給你一次愉快的旅行,哈哈,」約翰尼發短信說。

然而,這一計劃失敗了,徐的父親於4月12日返回中共國。約翰尼登上了同一架飛機,以確保老人安全返回中共國。然而,在飛機起飛前,警方對這名34歲的男子進行了審問,並向他出示了杜女士的照片。在他說服警方,自己是杜女士的導遊,因為她是他叔叔的朋友後,他被釋放了。

約翰尼隨後給皇后區的一名同伙發了短信。

「看完這篇文章後,刪除我們所有的聊天記錄。有一些問題。在美國會有人在找你……一切都要小心。如果有什麼事,用其他電話打電話。你的手機可能會被追蹤,」他寫道。

4月23日,胡先生給麥克馬洪發了一封感謝郵件,感謝他找到了這對通緝犯的女兒的地址,她是斯坦福大學的已婚畢業生,住在加州北部。

胡先生隨後聯繫了一位在加州的聯繫人,名叫榮靜(Rong Jing音譯)。法庭文件顯示,榮先生是一名已婚、擁有永久居民身份的移民,自稱為中共國政府的賞金獵人。

2017年5月,榮先生雇傭了一名私家偵探跟蹤徐進和劉玉玲的女兒。然而,這位調查員是聯邦調查局的秘密線人。自4月初展開調查以來,FBI一直在調查獵狐隊的旅行和聯繫情況,並知道胡先生此前曾訪問過加州。

5月22日,榮在洛杉磯的一家餐廳與FBI的線人會面了四個小時。他給了這位偵探4000美元,讓他調查並錄下徐先生的女兒。榮先生還表示,他將平分遣返所得的任何賞金。

由於榮先生在武漢的上司沒有告訴他如何處理女兒,他說他和告密者可能不得不充當中共國官員的代理人。

該偵探被要求聯繫女孩的父母,然後說服他們回到中國。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里,聯邦調查局監視著了這名調查員跟蹤女兒的行為。

7月14日,當這位偵探向榮先生報告時,他問中共國官員是否會傷害她的女兒。

榮先生表示:「事實上,如果發生了事故,你(可以聲稱)只是在……調查她。」

根據談話記錄,CCP支付了所有的任務費用。榮先生參與的每一次遣返都獲得了報酬,他專門為武漢工作。他談到了來訪的遊說者,中共國政府領薪水的「公務員」,以多種身份旅行。榮表示,他們的工作是「說服人們」返回中共國。

然後項目就安靜下來了。然而,它在11月再次爆發。

在約翰尼和徐先生的父親乘飛機回國後,胡先生警告他留在中共國。然而,這位新澤西本地人於11月9日回到美國,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特工對他進行了訊問。約翰尼坦白了整個行動,並於第二年回到中共國。

胡先生不知道約翰尼向警方坦白和受到聯邦調查局的監視,繼續向他的目標施壓。

2018年4月,新巴建設集團在新澤西州法院起訴徐先生和劉女士在武漢期間收受賄賂,延誤了項目,給公司造成1000萬美元的損失。這對夫婦在反訴中否認了這些指控,聲稱該公司是在與中共國當局合作,以回應徐進反對一項有爭議的收費合同。

訴訟仍處於調查階段。據中共國專家稱,中共經常利用他們與中共國公司和安全部隊的聯繫,協調針對獵狐目標的刑事和民事行動。

在2018年4月至7月的另一次脅迫嘗試中,一名身份不明的共謀者騷擾了這對被通緝的加州夫婦的女兒,向她的社交媒體好友發送詆毀她家人的信息。

此外,2018年9月,兩名年輕男子闖入了這對被通緝夫婦的房產。調查人員認為其中一名男子是鄭聰穎(音),他是從布魯克林雇來的。

這兩個人打了起來,試圖打開門,然後站在窗戶旁邊。最後,他們留下了書面威脅。

「如果你願意回到大陸,坐十年牢,你的妻子和孩子都會沒事的。這件事到此為止!其中一條寫道。

事件發生7個月後,徐先生和他的妻子收到了一個奇怪的包裹。裡面有一張「情感炸彈」光盤。視頻顯示了這對夫婦在中共國的親戚,背景音樂是一首普通話歌曲。徐的父親被指坐在一張桌子旁邊。桌上放著中共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著作《治國理政》。徐先生的姐姐也敦促她的弟弟回到中國,說他們的父母生病了,孤獨和煩惱。

「當父母還活著的時候,你仍然可以稱某個地方為家。父母不在了,你只能準備自己的墳墓。」她懇求道。

在紐約東區美國檢察官辦公室網站上刊登的「獵狐」訴狀中,一名聯邦調查局(FBI)特工稱,徐體弱多病的父親的照片隱含著脅迫,顯示出中共對這名通緝犯父母的控制。

「我相信這張照片是故意安排的,讓[兒子]意識到中國政府在拍攝這張照片和製作這段視頻中扮演了角色,」這名特工說。

最終,聯邦檢察官在10月份對胡和另外7人提出了指控,從而引發了美國首起反獵狐案的法庭訴訟。

10月28日,6名FBI特工和兩名警察在麥克馬洪位於新澤西州的家中逮捕了他。

據傳朱峰(約翰尼)、李敏軍和塗蘭以及另一名中共官員都在中共國。正如在出於戰略和外交目的的反間諜案件中所預期的那樣,檢察官沒有指控或指認這些人。

胡先生仍然在逃。2018年,中共在其反腐機構網站上公佈了他的名字。北京全國培訓會議的組織者邀請他到北京擔任講師,在那裡他講授國際執法合作課程。

來自加州的榮先生承認犯有串謀充當非法外國代理人和進行州際跟蹤罪。另一名被告承認了同樣的指控,而麥克馬洪、朱勇(Jason Zhu)和鄭聰穎在等待審判。

7月22日的一份起訴書指控另外兩名人員作為並合謀在美國境內充當中國共產黨的非法特工,參與並合謀從事州際和國際跟蹤。起訴書還以妨礙司法公正和共謀妨礙司法公正的罪名起訴了9人中的2人。

簡評:

本部分內容講述的是美國首起反獵狐案犯罪嫌疑人胡驥的司機約翰尼的故事,這裡包括有關案件嫌疑人的對話、短信記錄、具體跟蹤和脅迫等違法事實的一些細節描述,內容非常詳實。從中看出,中共國的警察跨國、越界執法已經是近似於半公開的活動,令人咋舌!這本身就違反了美國法律,屬於犯罪活動,更是對他國主權的侵害。另外,中共國的警察在海外執法中經常打「感情牌」,例如,善於利用年邁的父母、年幼的子女等等,說好聽的是「感情炸彈」,實際上就是「肉票」威脅或脅迫目標人就範。說得更直白點,永遠是玩流氓下三濫的手段,見過哪個國家的警察這樣無底線的執法,總是拿家人威脅別人就範。只有邪惡的CCP,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只要CCP在沒有人是安全的,只有消滅了CCP,才能安全!

文章参考来源

獵狐行動:中共國如何利用隱藏在眼皮底下的間諜網絡遏制(腐敗)出口

原文鏈接

【文章僅限作者個人觀點 不代表GNEWS平臺】

審核校對:Barry Jack
上傳排版:F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7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