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專欄】在路上(014)——寫字篇

溫哥華揚帆農場 – 小雨

對寫字的印象是從寫春聯開始的,每年我們家的春聯都是爸爸寫。拉開桌子,支起墨盒,小朋友們多是起哄好奇,爸爸“白鶴亮翅”一樣寫字,我則在前面小心翼翼配合著拉紅紙,每寫一張後,我就誇張的舉起來,小心的排位在旁邊涼著。耳濡目染,從小就知道寫字原來是這樣的過程,軟軟的毛毛還能寫字,神奇!也正是這個原因,我就開始注意各家門上的對聯,大凡寫在對聯上的字都不會太差,對美的東西好像人人都會天生喜歡,看的多了,自然就記下來,有時候順便在地上描描畫畫自娛自樂。陰差陽錯倒是記了好多字,能讀出來別的小朋友讀不了的字,自然是一場“人來瘋”,後來就照樣學樣,還能有模有樣的寫下來,又是比別人“能”,“人來瘋”上“人來瘋”,漸漸地就喜歡上寫毛筆字了。因此照這個邏輯我的毛筆字啟蒙老師是百家戶對聯才對,這個習慣一直影響到現在,無論走到哪裡,看到好看的字都要想辦法記下來,自己倒也是樂在其中。紮根實際,不斷吸收,才有源源不斷的生命力。想起七哥的經歷,賣冰棍、倒賣牛仔褲、收錄機、摩托車、開過包子鋪等等,這些都是他源源不斷用之不竭的寶貴財富。

東家描一個西家抄一個,好像認識了好多字,但你要知道各家對聯字體千差萬別,因此開始的時候我的字比較浮躁,這個也是我後來才知道的。

外公活著的時候有一年因為看病方便,在我們家長住了大概有半年時間,我就纏著和外公一起住。外公是從小就過繼過來的,就像七哥過繼給他大伯一樣,因此他從小就離開他爹娘,好像到老他都對此耿耿於懷。很神奇,因為家窮外公只上了三個月私塾,但卻寫了一手好字,現在看感覺接近柳體字,有這份機緣,外公就成了他們家鄉附近有名的會計和書辦,凡是婚喪嫁娶都有他坐檯面。因此受外公的影響我也根深蒂固的認為寫好毛筆字只需要三個月即可,後來這個看似無理由的結論倒是很多時候都對。在那半年,每天晚上外公寫幾個字,我就後面臨帖。外公教寫字和傳統字帖不一樣,他不讓從具體筆劃開始,一開始就從字的結構出發,按他的話講結構穩了,具體筆劃想差也差不到哪裡去,這個觀念到現在我都受用無窮。

記得外公教我的第一個字是大小的“大”字,和外公半年的系統寫字,成了我一生“得瑟”的重要資本,可能這就是傳承吧。因此看到七哥掏心掏肺的對戰友毫不吝嗇,甚至“誇張”的表揚和鼓勵,感同身受,看到的是七哥恨鐵不成鋼的著急和善良。

外公很早就因病去世了,走之前也很神奇。他是自己去理好髮、照相、並裝訂好相冊,又儀式一樣挨著走訪了他的孫男弟女和親朋好友,預定好自己的壽材,在大家莫名其妙下安排好一切。外公去世多年後,有一年去外婆家突然發現牆壁上還保留著外公生前的墨寶,既熟悉又陌生,更多的是親切。

無常生滅,一真當下。花姑娘催我去教小孩書法,我也像外公當年那樣果斷的打斷,不著急,三個月搞定!

戰友們,三個月搞定!

編審:文敏

發稿:Shuang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