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心聲】亡腚肛的三宗罪

作者:香草山商業部 文錘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GNEW-GTV-MOS-LOGO-2-109.jpg

自2017年跟隨爆料革命,我從未有像現在這樣對中國社會的深刻認識,如果沒有七哥為我們帶來了一場親身演繹的爆料革命,我無法像現在這樣認識到人心有多麼險惡。

吃軟飯的自大狂

這4年以來,我篤信見過足夠多的人渣和垃圾了,但是像亡腚肛這樣軟飯吃絕,壞事做盡的還真有點出乎意料。亡腚肛幾個前妻、後妻、前台、閨蜜的破事兒,初始人設就已經爛的一塌糊塗了。跑到美國,啥本事也沒有,只好在“自由中國”練口炮。口條還沒捋順,就開始放廣告,一個節目放幾十個廣告。要不是文貴先生鼓勵你,抬舉你,廣大戰友支持你,包容你,你能有今天嗎?你說話結巴,我們就調1.5倍速聽,你廣告多,我們乾脆買了YouTube的會員服務。你以為大家來看你是因為你頭大?你真以為你念念新聞,再東拉西扯胡扯一通就分析得有多好了?這都是因為爆料革命給你背書,滅共的七哥為你背書,所有戰友都把信用票投給你。就這樣,讓你亡腚肛一步步成長,給你機會,七哥多少次告訴大家你路大腦袋會提問,問的問題很關鍵,以後一定能做出很好的節目,這是對你的鼓勵和期待,並不代表你真是個天才。爆料革命把你捧上神壇,你這個鱉孫翅膀還沒硬,老二卻硬了,廣大戰友法制基金的捐款是給你約炮用的嗎?一個吃軟飯的貨能傲慢地說出,“自己從來都是獨立的,戰友義工們都是來蹭你的熱度”,這種無知無恥的話,真應該天誅地滅!這讓我想起不久之前九指妖說過的話:“都是大家求我代持投資G-TV的……”。垃圾的味道都差不多,你們這些貨色真的覺得自己都是世界的中心嗎?你何德何能讓大家都圍著你轉?還能說出這樣大言不慚的話來。大家都是衝著爆料革命和文貴先生來的,你以為你嘴上喊著“重磅重磅”就真成重磅了?你一開始做時評節目,質量爛得一塌糊塗,就憑你結結巴巴、吞吞吐吐那兩下子,做個幾年節目,就能贏得大家的信任?你自己都承認過,沒有文貴先生,就沒有推特的中文世界,就沒有YouTube的中文世界,有誰認識你們這一個個爛咖?一個喪失最基本自我認知的人,注定最終要輸得連骨頭渣都不剩。

智商欠費,判斷欠抽

亡腚肛你腦袋雖大,卻抵不過你下半身的智商,腦袋裡神經細胞太少,放在空蕩蕩的大腦袋殼裡面,結果一個神經細胞找不著另外一個神經細胞,造成做人最基本的知恩圖報都不懂。你口口聲聲喊著滅共,卻天天想著跟蛇妖閆吸痰雙修,節目一結束你就去“散步”,節目要開始你才提起褲子露出臉,你就是靠和蛇妖為愛鼓掌滅共的嗎?要不是戰友揭發你的幕後情形,還真以為你天天挑燈夜戰準備節目稿,研究分析天下大事,一心要滅共產黨。可惜我們對你的信任,都餵了狗了,那個口口聲聲喊著日拱一卒的路大頭,事實上只是信口開河的騙子。你研究滅共的大腦袋還不如你下半身研究蛇妖黑森林的時間多。你的哪個重磅不是文貴先生給的情報,你再盡情發揮的?你曾經給自己嘴笨找了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說“文貴先生告訴你太多,你總得琢磨哪句能說,哪句不能說,所以嘴笨”,這是你親口說的吧,現在你說你一直都是獨立的,你也好意思?你說說看,你塞林爹地的“民兵”保護你的時候,你有沒有考慮過你一直都是獨立的啊?你說沒有這些“民兵”大哥保護你的話,你百分之百“死”的時候,你有沒有考慮過你一直是獨立的啊?現在人家保護你沒讓你死,你是不是欠人家一條命?你塞林爹地說病毒有可能是美國搞出來的,鑑於你欠人家一條命,你要不要給你爹地站站台?還是你要拼死保住“妖妖九”宣佈病毒真相的“功勞”,跟人家翻臉?你想清楚了嗎?

忘恩負義,欲壑難填

亡腚肛曾是爆料革命最大的受益者,住著文貴先生送的豪華別野,享受著爆料革命戰友的無限敬仰。對所有戰友來說都是一幣難求的HCoin,文貴先生卻送給你大量配額和GTV股票,普通戰友舉著錢買不到的G-FASHION 服裝,文貴先生送了你多少?最讓人羨慕的是你家孩子上著全世界最好的學校,這也是為什麼文貴先生要把那麼好地段的房子送給你,文貴先生把你家兩代人的前途都安排好了!你現在陰陽怪氣地說文貴先生是共產黨派來的蔣幹?你不怕誅了自己的良心嗎?你曾親口說的要感謝文貴先生,要不是文貴先生爆出病毒實情,你跟你老婆出去上班說不定都已經感染病毒了,現在不但不用出門,還能做節目掙生活費。在東京爆協被揭穿以後,你親口說過無論誰砸郭,你都不可能砸郭,無論誰離開爆料革命,你都會是最後一個跟在文貴先生身邊的人,文貴先生是共產黨完美的掘墓人。怎麼有了“妖妖九”的節目以後,你就開始活動心思了?你要當共產黨完美“掘墓人”了?你還說,你就只堅持“以毒滅共”一條,不像某些人,東搞一下,西搞一下,一會以美滅共,一會以黃滅共,滅了半天哪個都不靈,只有你這個行,但是亡腚肛你不要忘了,就連“以毒滅共”這個概念都是文貴先生在直播中提出的,文貴先生說夢見八弟給他指著藥葫蘆,才有了這個概念,你“妖妖九”只是一個爆料,怎麼最後變成是你堅持“以毒滅共”了?你偷用了人家的概念,使勁貼自己臉上,不就是為了把功勞攬在自己身上嗎?你覺得只要抓住了“以毒滅共”這面大旗就一定能保住你滅共的“江湖地位”,所以你不惜鋌而走險,忘恩負義,開始攻擊爆料革命,攻擊文貴先生。太貪婪了!你以為你竊取了爆料革命戰友共同貢獻的果實就能貪天功為己有嗎?最後撐死你的也一定是這“天大的功勞”,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惡果一定會在你身上應驗的。

爆料革命爆盡爛咖,還原本真,大到共產黨,盜國賊,小到偽民運,腚肛幫。一個癩蛤蟆,無論再怎麼偽裝,經過爆料革命的大浪淘沙,一定原形畢露,釘在歷史的恥辱架上。

認不清敵人的人,就認不清朋友。路大腦袋亡腚肛正在用他後半輩子的生命,為我們演繹如何才是“人至賤則無敵”,但是只要戰友們認清了它的本來面目,就不再會被蠱惑,那麼它對戰友而言就是狗屎,它的一百來斤除了污染一塊土地之外,別無它用。

爆料革命這項事業注定不可能一帆風順,甚至會凶險萬分。但亡腚肛、蛇妖閆這齣鬧劇,實在算不上什麼大起大伏,這些貨色最多就是吃壞了肚子拉出去的東西,但這鍛煉了戰友們的腸胃,鍛煉了戰友的眼睛,鍛煉了堅持唯真不破的心。只有走到最後的人才能肩負上天的使命,帶領我們開創新中國偉大的聯邦制,走向正道主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校對/發稿:雪梨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GTV-MOS TALK 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Gettr

紐約香草山農場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