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爆行動是針對文貴先生和新聯邦中國人的集體“獵狐行動”

撰稿:澳喜農場Jenny

网络截图

7月22日,美國司法部宣布,紐約的陪審團提交訴訟,指控九人在美國充當中共國的非法代理人,他們使用騷擾,恐嚇,跟蹤,監控等脅迫手段,試圖迫使所謂的“紅通”人員返回中共國接受司法審判。


聯邦代理檢察官卡蘇利斯(Jacquelyn M. Kasulis)說:‘未註冊的外國流動特工不得在美國領土上對美國居民進行秘密監視,他們的非法行為將受到美國法律的全面製裁。” 
這是美國司法部對“獵狐行動”宣告零容忍!


文貴先生是共產黨百年來對其政權唯一構成威脅的“紅通”人物 ,沒有之一!
2019年4與19日,VOA斷播門後,中共正式對文貴先生發出紅色通緝令,七哥也自此打響了一人戰一國的聖戰。文貴先生提出的共產黨“以假治國,以黑治國,以貪治國”打痛了共匪,也喚醒了千萬個像你我一樣的追隨者。這是中共萬萬不能容忍的,是他們深深恐懼的。


所以中共瘋狂動用國家力量,針對文貴先生的“獵狐行動”可謂煞費苦心,量身定做。
使用“苦肉計” – 關押威脅文貴先生的妻女,親戚,甚至文貴先生公司的職員也不放過。可是先生放話“即使把我的老父親頓一鍋湯,我也會喝下去。只要能滅工!文貴先生在失去之摯愛的母親後反倒愈挫愈勇。此計不靈!

使用“司法超限戰” – 王岐山的情人胡舒立親自指揮汙蔑造謠,挑起馬睿強奸案,想在名譽上搞臭文貴先生,同時發動一批海外偽類先捧後殺,指使梁冠軍一眾流氓地痞在文貴先生樓下騷擾謾罵,同是還有夏業良之流在司法上的超限戰。但文貴先生輾轉社交自媒體,一呼百應吸粉無數,正義力量的聲援讓小醜們的謊言每每不攻自破,此計不靈!

使用“離間計” – CCP甚至投入幾億美元尋找代理人遊說川普總統遣返郭先生回中國,賭場大亨史蒂芬·韋恩,美國共和黨重要籌款人埃利奧特·布洛伊迪都紛紛參與其中。但公關巨資打了水漂。此計不靈!


使用“掠奪財產經濟危困” – CCP從最初的罰沒文貴先生在國內以及香港的資產,直到強行拍賣盤古大觀,裕達國貿。手段之卑劣聞所未聞。據先生自己說雖然“身無分文”,但調動過億美元資金是分分鐘搞定的事。此計不靈!


2020年六月四日新中國聯邦成立,此時CCP要面對的已經不是一個紅通人物,還有他身後千百萬個參加爆料革命的新中國人!


共產黨害怕了,”獵狐行動“升級為滅爆小組的“消滅爆料革命”行動,簡稱滅爆行動!


第一輪“滅爆行動” — “VOG”事件,這實際是針對國內戰友的“集體獵狐行動”,大批戰友被喝茶,甚至被消失,參與GTV投資的資金全部SEC被凍結,一時間親者痛仇者快,然而文貴先生用大愛和慷慨機智的化解了所有受害戰友的投資風險,不但沒有把我們打散,反而堅定了我們跟隨爆料革命的信心。


一場更加陰險的終極行動於7月20日正式展開,缺德社先是用綠帽子塞林洋爹誣陷郭先生是習派間諜,企圖把我們爆料革命說成是共產黨潛伏在海外的組織,接著以亡腚缸和閆妖為首的缺德社於7月20日,21日公開攻擊郭先生和爆料革命,他在節目裏稱我們為邪惡組織,閆妖精則在節目裏汙蔑造謠郭先生利用爆料革命斂財,並喪心病狂的提出“一鴨十吃”的可笑謊言。

视频截取自油管和GTV


不得不說,現實版的“農夫與蛇的故事”打蒙了很多戰友。但總聯盟在文貴先生染疾缺席的情況下,及時出手痛批缺德社的背叛。

這一次他們實施是對我們海外戰友的集體獵狐行動!並且是在我們的喜幣上市之前,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缺德社目前攻擊我們三條:
1 – 我們是邪惡組織。
反擊:我們是反共產黨的組織,我們的第一目標就是消滅人類歷史最邪惡的組織CCP。這基本就是個沒邏輯的攻擊。我們邪惡在哪裏?殺人了還是放毒了?相反我們是傳播病毒真相的吹哨人!
2: 閆妖說文貴先生斂財再沈船
反擊 – 文貴先生一人獨攬Sara VOG造成的損失,他的金錢觀他的信仰沒有做這種蠢事的動機,反觀缺德社“錢💰錢💰錢💰”一切向錢看!如若對比文貴先生和路缺德的人品?一個聖人,一個是猶大!
3: 偽博士團攻擊我們搞文革式的打壓,搞個人崇拜
反擊:郝海東說得好,我們沒有習帝式的教育學院,參加爆料,是我們因為共同的信仰-滅共把我們團結在一起。

用文貴先生的話說,這次滅爆行動是因為真的打痛了CCP,滅爆行動遠沒有結束,還有更多潛伏的力量會暴雷,會打擊我們的正義之師,但是CCP你完蛋了,改朝換代的宿命無法更疊,燕子和蛇與其自曝不如棄暗投明,奔向自由!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澳喜文章1】【澳喜文章2】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