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線醫生起訴書(3):疫苗的風險超過它們的好處

翻譯:Runaway

美國前線醫生起訴書(1):非法的疫苗緊急使用授權

美國前線醫生起訴書(2):疫苗不能診斷、治療或預防COVID-19

(接上)

(4) 疫苗的已知和潛在風險超過它們已知和潛在的好處

DHHS部長“僅當”每種疫苗的已知和潛在益處超過其已知和潛在的風險時,才能發布和維持疫苗的緊急授權使用。

典型的疫苗開發過程需要10到15年,依次包括以下階段:研究和發現(2到10年)、臨床前動物研究(1到5年)、4個部分的臨床人體試驗(通常是5年)。

臨床人體試驗的第1部分由健康個體組成,重點是安全性試驗。第2部分包括健康誌願者的額外安全性和劑量範圍試驗,並增加了一個對照組。第3部分在更大的誌願者組中評估療效、安全性和免疫反應,需要兩項連續的隨機對照試驗。第4部分是對長期安全性的更大規模調查。

疫苗開發人員必須遵循此流程,以便能夠生成FDA評估候選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所需的數據。但是目前的疫苗放棄了這個10-15年的試驗過程。

SARS-CoV-2病毒的首次人際傳播直到2020年1月20日才得以確認,不到一年後,兩種mRNA疫苗都得到了有緊急使用授權,並且有史以來第一次這種新型mRNA技術被註射進入數百萬人體。截至2021年6月7日,1.38億美國人(占總人口的42%)已全面接種疫苗。

所有測試階段都在時間上被壓縮,在本質上被縮短,並且相互重疊,這大大增加了疫苗的風險。原告的調查表明,Moderna和輝瑞僅用了兩天時間就設計了他們的疫苗。2020年1月11日中國公布的基因組序列,似乎藥企沒有獨立驗證。

似乎這些疫苗只在獼猴身上研究了56天,在老鼠身上研究了28天,然後動物研究就停止了。製藥公司似乎放棄了接受安慰劑的對照組,浪費了了解長期並發癥發生率、對疾病的保護持續時間以及疫苗抑製傳播的效果等機會。

許多研究被認為是不必要的,並且沒有在人體使用前進行,包括單劑量毒性、毒代動力學、遺傳毒性、致癌性、產前和產後發育、後代、局部耐受性、致畸和產後毒性和生育能力等。美國公眾尚未正確了解這些與標準測試過程的巨大偏離及其產生的風險。

原告美國前線醫生(AFLDS)的法醫研究人員分析了累積的COVID-19疫苗風險數據,並報告如下:

SARS-CoV-2“刺突蛋白”在體內的遷移

SARS-CoV-2表面有一個刺突蛋白,它使病毒能夠感染身體的其它部位。很明顯,刺突蛋白不是一個簡單的被動結構。刺突蛋白是一種“致病蛋白”,是一種造成傷害的毒素。即使沒有病毒,刺突蛋白本身也具有生物活性。它是“易融的”,因此與我們的細胞更緊密地結合,造成傷害。

如果將純化的刺突蛋白註射到研究動物的血液中,會對它們的心血管系統造成嚴重損害,並穿過血腦屏障造成神經損傷。如果這些疫苗像傳統的真正疫苗一樣,並且沒有離開直接接種部位(通常是肩部肌肉),沒有超出局部引流淋巴結,那麼刺突蛋白可能造成的損害也許是有限的。然而,這些疫苗在沒有任何研究證明接種疫苗後刺突蛋白在體內傳播的位置、它們保持活性的時間長短、以及它們具有什麼作用的情況下獲得了批準。

一組國際科學家最近從日本監管機構獲得了mRNA疫苗的“生物分布研究”。該研究表明,與傳統疫苗不同的是,這種刺突蛋白會在接種疫苗後的幾天內進入血液並在全身循環。它積聚在許多組織中,例如脾臟、骨髓、肝臟、腎上腺和卵巢。它與我們血小板上的受體融合,也與我們血管內的細胞融合。它會導致血小板聚集,導致凝血、出血和心臟炎癥。它還可以穿過血腦屏障並導致腦損傷。它可以通過母乳傳染給嬰兒。VAERS系統已經報告了接種疫苗的母親所哺乳的嬰兒出現了胃腸道出血疾病。

疫苗導致死亡的風險增加

政府運營的VAERS數據庫是疫苗潛在風險的“早期預警”系統,目前它已經發出紅色警報。在VAERS的262,000份累計報告中,只有1772份與COVID-19無關。該數據庫顯示,2021年第一季度報告的疫苗死亡總數同比增加了12,000%至25,000%。 過去十年(2009-2019年)有1529人死於疫苗,而2021年第一季度則超過4,000人。

此外,2021年所有報告的疫苗死亡中有99%是由COVID-19疫苗引起的,只有1%是由系統中報告的眾多其他疫苗引起的。 據估計,VAERS僅記錄了所有疫苗不良事件的1%至最多 10%。

生殖健康

mRNA疫苗誘導我們的細胞製造(無病毒)的“刺突蛋白”。 “刺突蛋白”與精子、卵子和胎盤中天然存在的合胞蛋白1、合胞蛋白2生殖蛋白屬於同一家族。針對刺突蛋白產生的抗體可能與天然存在的合胞蛋白相互作用,對人類繁殖的多個步驟產生不利影響。盡管一年前製造商已經了解刺突蛋白與合胞蛋白的相似性,但並未提供有關該主題的數據。

現在VAERS中有非常多的流產報告。最近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的一項研究“mRNA COVID-19疫苗對孕婦安全性的初步發現”表明,在妊娠早期或中期接種疫苗的孕婦的自然流產率為82%,導致4/5個未出生的嬰兒死亡。世界範圍內已有不正常而又沒有明確解釋的陰道出血報道。

科學家們擔心疫苗會對女性的生殖系統構成重大威脅,不育風險的增加源於接種疫苗後生殖系統各個部位的刺突蛋白濃度增加。目前尚不能確定不育的風險有多高,但毫無疑問,風險會增加。

一份泄露的輝瑞文件(摘錄如下)暴露了輝瑞疫苗納米顆粒以異常高的速度在卵巢中積聚,其濃度比其它組織高出幾個數量級,數十億的侵略性刺突蛋白在非常脆弱的卵巢組織中積聚,這是女性攜帶有限數量受精卵僅有的部位。

每個女嬰出生時都擁有她一生中擁有的卵子總數。這些卵子儲存在卵巢中,在正常的月經周期中每個月會釋放一個卵子。當沒有更多的卵子時,女性就會停止月經。生殖系統可以說是我們所有系統中最微妙的荷爾蒙和器官平衡。任何方向最輕微的偏差都會導致不孕。即使在2021年,醫生和科學家也不知道導致不孕癥的所有變量。

有證據支持疫苗可能導致胎盤的永久性自身免疫排斥。COVID-19和其它類似的冠狀病毒會導致胎盤炎癥,導致妊娠中期死產。

有一個案例報告稱,一名正常妊娠的婦女在急性COVID-19期間失去了原本健康的嬰兒,母親一側的胎盤非常紅腫。“已在40%患有類似冠狀病毒的孕婦中觀察到,母體胎盤感染會引起急性或慢性胎盤功能不全,進而導致流產或胎兒生長受限。”mRNA疫苗可能會引發與SARS-CoV-2病毒類似的反應。

疫苗中的一種成分可能會引起胎盤相同的自身免疫排斥,而且是無限期地發生。感染COVID-19引起的胎盤衰竭,會令妊娠中期流產的風險極大。而mRNA疫苗可能具有完全相同的作用,並且不僅限於生病的幾周,而是永久性的,因此重復懷孕還會在妊娠中期失敗。

2020年12月1日,輝瑞前副總裁兼過敏和呼吸系統研究員Michael Yeadon博士向負責歐盟藥物審批的歐洲藥品管理局提出申請,要求立即暫停所有SARS-CoV-2疫苗的使用,特別提到了對懷孕的風險。截至 2021年4月26日,VAERS數據庫已包含了3,000多份與疫苗相關的妊娠失敗報告。

血管疾病

索爾克生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員與聖地亞哥大學合作,在《循環研究》雜誌上發表文章稱,刺突蛋白本身會損害血管細胞,導致中風和許多其他血管問題。所有疫苗都會導致所有年齡段的凝血障礙。眾所周知刺突蛋白會導致身體無法修復的凝血,例如腦血栓和血小板減少癥。這些風險均既沒在試驗中得到充分研究,也未正確地向醫護人員或疫苗受試者披露。

自身免疫性疾病

刺突蛋白被人體免疫系統認為是外來的,從而啟動免疫反應來對抗它們。盡管這是預期的治療原則,但任何表達了刺突蛋白的細胞也會成為我們自身免疫系統攻擊的目標。

這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幾乎可以影響身體的任何器官。刺突蛋白的某些部分很可能會與人類蛋白質永久融合,這將使身體長期面臨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侵蝕。自身免疫性疾病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出現癥狀,許多科學家對於如此讓年輕人面臨可能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感到震驚。

(未完待續)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Runaway

7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