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麗夢將自己包裝成擁有真相,而實際上真相根本不是來自她

作者:文森特·洪(Vincent Hung)發佈於2021年7月25日zenodo 網站
翻譯:煙波浩淼 | 校對:Arthur | 編輯&發布:V


讓我們記住真正的先驅、英雄和吹哨人

自 2019 年底以來一直是全球大流行的病原體的新冠病毒(COVID19)表現出幾個不自然的特徵,包括弗林蛋白酶切位點以及與舟山蝙蝠病毒 ZC45/ZXC21 的異常相似性。此外,有幾條證據表明 RaTG13 是一種可能被操縱的假病毒,更不用說可能的假穿山甲病毒 Pan-SL_CoV/GD了。 (自 2020年9月14日起)這些重要發現都被收錄在閆麗夢所謂的科學報告中。然而,當我們按時間順序更深入地研究這些發現時,我們發現所有這些令人信服的證據和有見地的發現實際上根本不是閆麗夢首先發現、提出或完成的。閆麗夢的報告更多是綜述,而不是基於她自己的知識的科學報告。在這裡,我整理了時間線,找出了誰是最先發現這些關鍵證據和結果的人,誰是真正的英雄、先驅和吹哨人。

閆麗夢是第一個發現舟山蝙蝠病毒與COVID19密切關係的人嗎?當然不是。

我們先來看看誰最先揭露了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與中共病毒(COVID19)的密切進化關係。上海復旦大學的張永振撰寫了一篇題為《中國的一種與人類呼吸道疾病相關的新型冠狀病毒》的論文,並於2020年1月7日提交給 《自然》雜誌。這是最早可追溯的文獻來源[1](圖 1)。張永振的論文首次揭示了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與COVID19之間的密切進化關係1(圖2)。由於寫完一篇論文至少需要幾天的時間,張的團隊可能知道這個真相比2020年1月7日更早。根據基因庫的記錄,張永振於2020年1月5日上傳了第一版COVID19基因組序列(https://www.ncbi.nlm.nih.gov/nuccore/MN908947.1),可能在2020 年 1 月 10 日左右對外(世界各地)公佈。從此,全世界的科學家和好奇的人們都可以開始利用基因組進行生物信息學分析。最簡單的分析就是將 COVID19 的核苷酸序列放入 NCBI 的BLAST 程序中,以尋找最近的聯繫。我相信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會發現 ZC45/ZXC21 是 BLAST 結果中顯示的前兩個命中,就像我自己所做的一樣(圖 3)。中國南開大學的高山也整理了一個時間線,顯示在大流行初期,不同的人採取了不同的方式向公眾發出大流行的警告(圖4):  

12-30-2019施勁松:通過他的微信警告病毒可能爆發。 (請注意:同樣在 12-30-2019李文亮醫生通過微信向公眾發出了新的 SARS 爆發的警告。) 
12-31-2019:高山試圖在中國著名網站 (知乎)上發布關於大流行的警告,但由於審查制度而失敗。
1-3-2020 知乎:高山在中國著名網站知乎上成功發出了病毒可能爆發的警告,並為後續的研究做好了準備。 (請注意:同樣在 1-3-2020李文亮醫生因在此日期之前通過微信向公眾發出警告而被當地警方處罰。) 
1-10-2020:中國科學家發布了第一個COVID19基因組序列。
1-13-2020:高山完成了對公開可用的COVID19基因組序列的生物信息學分析,獲得重要發現,開始準備稿件。  

基於中國吹哨人的上述努力,閆麗夢既不是第一個發現舟山蝙蝠病毒與COVID19密切關係的人,她也不是第一個向中國人民和世界警告這一流行病的嚴重性的人之一。   

圖1 張永振的截圖 Nature 論文顯示張永振向投稿的發表記錄 Nature 於 2020年1月7日11

圖2 . 張永振的《自然》雜誌論文截圖,顯示了首次揭示COVID19在進化上與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接近的系統發育樹1。  

圖 3. 2020 年 1 月中旬以 COVID19 基因組序列為誘餌的 BLAST 結果顯示 ZC45/ZXC21 為前兩個命中。

圖 4 知乎截圖(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2527344)。高山整理的時間線展示了多人通過個人通信,以及在公共媒體知乎上發布警告,病毒基因組數據分析和研究文章撰寫等多種方式向公眾和世界警告COVID19的真相。  

讓我們繼續到弗林蛋白酶切位點。閆麗夢是第一個發現它的人嗎?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最早發現它的是中國南開大學的高山。

根據高山在知乎的記錄,他在完成了COVID19基因組序列分析後,  2020年1月13日 發現了兩個重要的突變位點,其中之一是弗林蛋白酶切位點(圖4)。後來 2021年1月21日,高山在研究之門網站上發表題了他的研究文章“弗林酶切位點在武漢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S蛋白髮現”,同一時間,他在知乎網站上發布了“武漢2019冠狀病毒S蛋白可能存在弗林蛋白酶切位點”的文章,隨後於2020年1月27日2(圖4 和圖5)以預印本的形式提交給中科院論文發布平台 ChinaXiv 。

圖 5 高山論文的屏幕截圖,顯示氨基酸和核苷酸序列比對,以證明弗林蛋白酶切位點的存在2。  

值得注意的是,法國研究小組2月20日發表了“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刺突糖蛋白含有同一進化枝的CoV中不存在的弗林蛋白酶切位點”, 2020 年2月20日在 COVID19 中暴露了相同的弗林蛋白酶切位點。所以閆麗夢絕對不是第一個發現弗林蛋白酶切位點的人。  

讓我們繼續討論非天然的RaTG13 和穿山甲冠狀病毒(Pan-SL CoV/GD)。閆麗夢是第一個發現RaTG13和穿山甲病毒非自然特徵的人嗎?答案是否定的。  

早在 2020 年 1 月 27 日,來自希臘的一個小組發表了“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全基因組進化分析,拒絕了作為最近的重組事件結果出現的假說”文章,提出COVID19不可能是由RaTG13和其他類似蝙蝠SARS病毒的重組事件自然產生的3(圖 6)。  

圖 6 “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全基因組進化分析拒絕了由於最近重組事件而出現的假設”的屏幕截圖,顯示了 2019-nCoV(NC_045512_Wuhan_Hu-1)的Simplot與所列病毒的序列對比3

另一個表明RaTG13是假的的非常有說服力的證據是,對Spike編碼基因的非自然同義突變/非同義突變統計分析結果。與COVID19 4相比,RaTG13的編碼基因的非自然同義突變/非同義突變的統計分析結果。 (圖 7)。該分析於首次發表 於 2020年5月 ,2020年5月,由個人博客書“書呆子有力量”(Nerd Has Power)的所有者完成,他也是閆麗夢報告的第二位合著者。  

在作者的註解和致謝部分,博主寫道:“第一個補充是對RaTG13的Spike編碼基因同義/非同義突變的分析。這是由埃莉諾·D·艾倫斯(Elannor D. Allens)首先發現和分析,他在我之前文章下的評論中描述了這一發現。用ZC45和ZXC21之間的同義/非同義比例作為自然進化的例子是由冠軍的親爹提出的。”4 所以,從這部分我們可以得出結論,同義突變和非同義突變分析實際上是由博主舒康、埃莉諾·D·艾倫斯和冠軍的親爹三位作者完成的。顯然,這並不是閆麗夢首先提出並完成的。  

對於大流行期間E蛋白突變耐受性的分析,博主寫道“第二個補充是對最近觀察到的病毒E蛋白突變的分析。首先這是約翰·F·西格努斯(John F. Signus)觀察並分析的,他還在一系列評論中發布了他的發現。這裡的寫作很大程度上歸功於他們的聰明才智和洞察力。”4 

圖 7. “書呆子有力量”博客屏幕截圖(https://nerdhaspower.weebly.com/ratg13-is fake.html)顯示了的同義突變和非同義突變分析:ZC45/ZXC21 和 SARS- COV-2 (COVID19)/RaTG13。  

另一個非常有說服力的證據是來自張道宇5 和莫拉利·C·偌哈卡( Monali C. Rahalkar) 和茹乎·A·巴乎利卡(Rahul A. Bahulikar)6共同發表於 2020年8月1日( 2020 年 8 月 7 日出版)的文章(圖 8)。通過對RaTG13下一代測序結果的宏基因組學分析(基本上是分析測序讀數的物種分佈或來源),他們發現只有不到1%的讀數來自細菌,這並不常見,因為糞便樣本應該產生至少 60-70% 或更高百分比例的細菌讀數5,6。  

圖 8 張道宇和 Monali C. Rahalkar & Rahul A. Bahulikar 論文標題的屏幕截圖5,6

通過對穿山甲病毒的NGS結果應用相同的宏基因組分析(基本分析測序讀數的物種分佈或起源) ,2020年6月8日,張道宇發現穿山甲樣本可能受到人類樣本的嚴重污染7,正如當時他們發現穿山甲樣本中有穿山甲冠狀病毒的讀數一樣,他們也可以檢測到人類的讀數,如果沒有人的讀數,他們就無法檢測到穿山甲冠狀病毒的讀數(圖9)。閆麗夢的第二份報告的第二部分主要基於這篇先驅論文。圖 9 張道宇論文標題截圖7.  

因此,從上面的時間線排序來看,閆麗夢顯然不是第一個,也沒有在揭示假RaTG13和穿山甲病毒的真相方面做什麼。

最後一件事是SARS 突刺受體結合基序(RBM) COVID19中不尋常的切換/插入。閆麗夢找到這個結果了嗎?答案是否定的。

2020 3月15日,該分析由個人博客所有者(也是閆麗夢報告的合著者)發佈在《書呆子有力量》的博客(https://nerdhaspower.weebly.com/) 上。他分析了 SARS-Spike/ACE2 蛋白複合物 3D 結構,並進行了多序列分析,指出除了受體結合基序外,SARA S1部分與 COVID19 的 S1 部分異常相似。有趣的是,除了少數對 ACE2 結合實際上不是必需的氨基酸突變外,COVID19 RBM 區域與 SARS RBM 顯示出高度相似性(圖 10)該博主的結構基礎分析證實了這一點8。  

圖 10. 來自 《書呆子有力量》博客 (https://nerdhaspower.weebly.com/) 的屏幕截圖顯示了 COVID19、SARS 和 ZX45/ZXC21多序列比對8。  

雖然閆麗夢吹噓自己掌握了真相,但從我按時間軸分析來看,要想知道誰是第一個講述真相的貢獻者,這顯然不是她。

李文亮醫生在得知真相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來警告公眾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  

張永振和高山在知乎網站上發帖警告,知道真相後寫了科學論文。  

黑龍江省的一名護士在得知真相後給福奇寫了一封電子郵件。  

閆麗夢將自己包裝成持有真相,吹噓她的“閆報導”。但實際上,正如我在這份手稿中所展示的,這些真相來自鮮為人知的真正的先驅和英雄們。  

讓我們記住這場大流行中真正的先驅,不要讓其他人隱瞞或竊取他們的貢獻。  

參考資料:

1. Wu, F., Zhao, S., Yu, B. et al. A new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human respiratory  disease in China. Nature 579, 265–269 (2020).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0-2008- 3 

2. Xin Li, Guangyou Duan, Wei Zhang, Jinsong Shi, Jiayuan Chen, Shunmei Chen, Shan Gao,  Jishou Ruan. A furin cleavage site was discovered in the S protein of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Chinese Journal of Bioinformatics (In Chinese), 2020, 18(2): 103-108. doi:  https://doi.org/10.12113/202002001 

3. D. Paraskevis, E.G. Kostaki, G. Magiorkinis, G. Panayiotakopoulos. G. Sourvinos S.  Tsiodras. Full-genome evolutionary analysis of the novel corona virus (2019-nCoV) rejects  the hypothesis of emergence as a result of a recent recombination event. 2020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0.01.26.920249 

4. Nerd Has Power: https://nerdhaspower.weebly.com/ratg13-is-fake.html 5. Daoyu Zhang. Anomalies in BatCoV/RaTG13 sequencing and provenance. 2020  10.5281/zenodo.5018435 

6. Rahalkar, M.; Bahulikar, R. The Abnormal Nature of the Fecal Swab Sample used for NGS  Analysis of RaTG13 Genome Sequence Imposes a Question on the Correctness of the  RaTG13 Sequence . Preprints 2020, 2020080205 (doi:10.20944/preprints202008.0205.v1). 

7. Daoyu Zhang. The Pan-SL-CoV/GD sequences may be from contamination. 2020 10.5281/zenodo.5004213 

8. Nerd Has Power: https://nerdhaspower.weebly.com/

【文本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Gnews無關】

原文鏈接:https://zenodo.org/record/5136568#.YP4OBMTivic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ng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E-mail: [email protected] 7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