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新書披露疫情初期真正爆料人,揭露“閻王”謊言

翻譯:小紅帽

編輯/譯評:枳實

圖片來源:雅典娜農場設計組精靈藍

譯評:

這篇英國《每日郵報》文章梳理了疫情早期的時間線。披露了最早向世界發出警告的香港大學袁國勇的論文。2020年1月16日《柳葉刀》將發出疫情警告的袁國勇論文交付審閱,審閱者庫肯教授通過傑里米爵士向世界衛生組織發出了預警。這才是迫使中共政府承認“人傳人”的關鍵因素。這篇報導從側面揭露了“閆王”(閆麗夢,王定剛)二人絕非最早發出預警,更不是促使中共政府承認“人傳人”的誘因。

這篇報導沒有提及的是,袁國勇這篇論文還提及了最接近的病毒就是舟山蝙蝠病毒。根據火來戰友的挖掘,中共病毒以舟山蝙蝠病毒為骨架的的證據從2019年12月起就已經由複旦大學張永振,香港大學袁國勇,北京協和王健偉等人分別測序發現。這樣看來,“1.19”的兩大關鍵內容“人傳人”和舟山蝙蝠病毒骨架都並非閆的發現,她做的貢獻,只是抄襲他人成果罷了。“閻王”二人對其“1.19”的百般渲染,今天看來可以說相當滑稽可笑。

從時間線看,閆麗夢在“1.19”的“爆料”,讓她看起來更像是盜國賊發現病毒真相無法隱瞞之後派出的埋伏進爆料革命的暗線。這樣的左右逢源,一箭雙雕之計,既用以攻擊爆料革命,以此向習近平交差,又妄圖移花接木,搖身一變成為“滅共力量”,滅共之後繼續披上畫皮盜國。從她直播中對郭先生和法治基金看起來情真意切催人淚下的感恩,到後來短短數月之後毫無緣由地恩將仇報,攻擊爆料革命,竟然用“一鴨十吃”這種尖酸刻薄的言辭,與之前判若兩人,完全更像一名戲精,而非能夠耐著性子完成枯燥繁瑣的實驗室工作的科學家或者宅心仁厚的醫生。正如熟悉實驗室工作的戰友早先(在“閻王”暴露之前)所說,每一個中共實驗室都有一位女性專門負責外聯,這位女性通常和領導有特殊親密(生殖器)關係,閆麗夢更像這樣的人,看起來並不像能夠在實驗室工作的人。現在看閆麗夢的戲精表現,令人恍然大悟。派出這樣的人進行臥底,因為她並非實際工作的骨幹,所以並不掌握絕密情報,因此並無雙面間諜之憂,因為她是戲精,底線很低,品格低下,卻利用其演技飾演天使角色,因此並不會擔心她假戲真做,真的加入爆料革命,揭發盜國賊,對中共包括盜國賊來說都很安全。

另外還有一點必須提及,回顧郭先生早先爆料,中共在投放中共病毒的目標之一便是以藉病毒疫情鎮壓香港的返送中運動。聯繫到本文所提及的論文,這家去武漢旅行的深圳家庭染疫,恐怕也不能排除其感染未必並非來自家人從武漢到深圳的無症狀傳播,而是就在深圳本地或香港因中共投毒而獲得。

譯文:

(編者註:原文文篇幅較長,為符合中文讀者的閱讀習慣,編者重新組織段落並加上了小標題。)

勇敢的中國科學家向世界發出了疫情預警

惠康基金會董事傑里米·法拉爵士(Sir Jeremy Farrar)在新書中披露了他本人是如何牽涉此事並向世界衛生組織發出預警,促使中共政府不得不承認中共病毒能夠“人傳人”的細節。荷蘭教授兼政府顧問蒂斯·庫伊肯(Thijs Kuiken) 在2020年1月16日收到《柳葉刀》雜誌寄給他審閱的一篇論文。該論文報告了一個家庭的案例,這個來自中共國南方城市深圳的一個家庭在新年期間前往武漢與親戚住在一起。這家人沒有去過武漢臭名昭著的海鮮市場,後者被誤認為是爆發的源頭,但其中兩人曾經去過醫院。但是另一名沒有去過武漢的成員卻在其他人回家時生病了。這個案例表明該病毒“符合人與人之間的傳播”。

庫伊肯教授立即意識到,這是正在發生的世界健康危機中的關鍵信息,但他作為保密審閱員的角色使他無法分享論文細節。於是第二天庫肯教授把他的評論寄給了《柳葉刀》,希望《柳葉刀》立即出版。但是24 小時之後什麼也沒發生。庫肯教授給傑只好給傑里米·法拉爵士發電子郵件求助。爵士同意應立即分享這些發現。傑里米爵士給《柳葉刀》的主編理查德·霍頓(Richard Horton) 發了電子郵件和消息,但沒有得到回复。第二天,他向世界衛生組織(WHO)的一位聯繫人透露了消息。在24小時內,中共國姍姍來遲地確認了(中共病毒)人傳人。北京還強調了中共國南部的那個人從家人那裡感染了中共病毒。官方媒體還說,一些醫務人員被感染了。而事實上,當時武漢一家醫院有兩層樓裡面已經住滿了被感染的醫護人員。

在傑里米爵士與科學記者安賈娜·阿胡賈( Anjana Ahuja) 共同撰寫的這本關於大流行的新書中,傑里米爵士將這篇論文的內容描述為“整個流行病中最突出的時刻之一,是眾多警告紅燈中最紅的一盞”。

這篇論文是由勇敢的中國科學家提供的,他們試圖提醒世界注意這種新疾病的危險。

南安普敦大學的一項重要研究發現,如果中共國提前一周採取行動封鎖武漢,病例數量就會減少三分之二,從而大大限制了中共病毒的傳播。

相反,(中共)政府讓醫生保持沉默,掩蓋疫情的嚴重性並阻止了公眾討論。

《柳葉刀》雜誌受到強烈抨擊

傑里米爵士說:“如果有一種新的傳染病可以在人與人之間無症狀傳播,那麼全世界需要立即知道。” “在疾病爆發中,速度可能比其他任何事情都重要。”

世界上最著名的醫學雜誌《柳葉刀》坐擁被中共國壓制的重要信息,證明中共病毒可以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並在大流行初期就已經在武漢以外地區傳播。其編輯也沒有把勇敢的中國科學家提供的關於無症狀傳播的關鍵證據分享出來。

傑里·米法拉爵士對該雜誌的行為感到震驚,因為迅速採取行動對於應對任何新出現的病毒爆發都至關重要。

《柳葉刀》雜誌之前已經身處巨大的爭議中心。因為該雜誌身為具有影響力的科學媒體,卻向中共獻媚,試圖扼殺關於中共病毒可能起源於武漢病毒實驗室的討論。此事讓《柳葉刀》所面臨的爭議雪上加霜。

保守黨議員鮑勃·西利(Bob Seely)說:“在這個分秒必爭的時刻,《柳葉刀》坐擁這些信息作為獨家新聞,而不是盡快將其發布讓公眾知曉。”“《柳葉刀》本應盡快通知全世界的科學家、醫生和公共衛生專業人員。”

上個月,《星期日郵報》透露,《柳葉刀》拒絕發表一篇批評中共國對維吾爾人的可怕鎮壓的文章,因為這可能會給(《柳葉刀》)北京辦事處的工作人員帶來麻煩。

《柳葉刀》雜誌曾因一封有爭議的信件而受到批評。該信件攻擊“關於中共病毒並非自然起源的陰謀論”。該信件由彼得·達斯扎克( Peter Daszak) 起草。而彼得·達斯扎克的非盈利機構資助了武漢實驗室的冠狀病毒高風險實驗。

1月24日發表該研究的《柳葉刀》拒絕透露何時收到該論文,但表示會在確保嚴格的同行評審的情況下,盡快分享所有具有重大公共衛生意義的論文。

比《柳葉刀》論文更早的警報:

審閱這篇論文的庫肯教授不知道的是,這位名叫袁國勇的香港著名微生物學家早已試圖在中共國發出警報。

袁教授曾在2003 年幫助確定了第一次非典爆發。他早就告訴中共國官員有關研究人員的驚人發現並警告說這種新病毒有顯而易見的傳染性。袁教授去年3 月說,“1 月10 日患者被收治入院, 1 月12 日使用我們的快速檢測試劑盒確診。”

2020 年1 月14 日,也就是國外出現首例病例的第二天,一名中共國衛生官員洩露的一份備忘錄承認“可能存在人傳人”,並警告稱“這是重大公共衛生事件”。

原文鏈接:《柳葉刀》被控坐研究科維德人類傳播被中國壓制|每日郵報線上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TV直播1台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23zmMzYJ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7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