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宅急便】郭文貴是中共全球“獵狐行動”的主要受害者

作者:東京櫻花團|捆綁CCP一千年

美國一家非盈利新聞調查機構2021年7月22日以《獵狐行動:中國如何利用隱藏在視線中的間諜網絡輸出鎮壓》的長篇新聞報道證實了滅共者郭文貴是中共王岐山、習近平於2014年作出的《公安部“獵狐2014”專項行動》海外緝捕的受害者。該報道還證實那些受命於中共獵狐行動者宣稱郭文貴是中共雙面間諜的說法是徹頭徹尾的謊言。那些潛伏在郭文貴領導的爆料革命隊伍中暴露者如王定剛(亡腚肛)和閆麗夢(蛇妖閻,冒充爆料COVID19真相的中國科學家)等一大批受命於中共的獵狐者都被定為“偽類”或“砸郭者”。這些潛伏者只有一個目標——襲擊郭文貴。

該文稱:“漫長的調查讓我們在關鍵時刻洞察了一個秘密世界。”

聯邦調查局中國反間諜部門負責人貝納維德斯說:“調查的時機與我們對獵狐事件何時在中國以外得到更廣泛的理解密切相關。” “這項調查絕對幫助聯邦調查局瞭解 Fox Hunt 特工的工作方式、計劃和意圖,以及他們在這個領域的積極性。”

這種侵略性只會在全球范圍內升級。2017年,一個綁架小隊在香港四季酒店襲擊了一位加拿大華裔億萬富翁。據稱,他們給他下了藥,用輪椅把他滾了出來,然後把他帶到了大陸。當另一位住在紐約的億萬富翁郭文貴提出高層腐敗指控時,中國安全部門負責人前往他俯瞰中央公園的頂層公寓與他對質。聯邦調查局特工命令他們退後,說他們違反了簽證條款。

北京在法國越過了另一條線。經過“兩年不懈努力”,中共當局於2017年3月宣佈,寧夏地區調查人員和駐巴黎使館人員已“成功說服”一名逃犯回國。

這一調查事實早在2017年,郭文貴自己在一次視頻中曝光了那位中共最高級別獵狐遣返者——中共國安部紀委書記劉彥平被美國FBI特工勒令離境。在劉延平與郭文貴通話錄音中,劉延平宣稱:“我代表國家,不是代表黨。我個人以為國家賦予我這個責任,目的是要尋求解決問題的出路。首先保證你的安全、保證你的家人安全。我們把這個問題在法律、司法層面尋求解決。你明白了嗎?……”

這是中共獵狐者慣用的口吻,軟硬兼施地騙其回國。回國後等待的不是所謂歸還你被查封的企業、資產和賬戶,是死刑犯判決。而那些潛伏在郭文貴的隊伍中的反對者們在騙取信任後紛紛站到了“砸郭者”行列後,並語氣一致地宣稱郭文貴才是中共的獵狐者之一,卻從未直面過一個事實——郭文貴是中共舉國之力遣返其回國的頭號敵人

事實上,中共獵狐計劃執行者若不能完成任務,等待他們的也將是一條地獄之路。因為,在中共眼裡,你知道的太多而又無力完成任務,其利用價值立刻變成負面資產,在一定程度將被視為不得不清除的地步。

據該文報道,“中共獵狐計劃”作為一項全球運動的一部分,無論是否合理,中共國派出秘密小組到國外,任務就是將被指控犯有“金融犯罪”的人帶回來。而這一罪名指控只是一層掩蓋的面紗。

在2016年9月,一名稱作約翰尼(朱峰)的人成為了一名“契約間諜”。他已經做了監視,為這次訪問做准備。中共的警察說,不要告訴任何人是你帶我來的。

他們在境外辦案由於是非法行動,往往需要很好的掩蓋能力。他們有很好的發展下線的能力,包括雇傭美國本地人充當特工、私家偵探(包括一名前紐約警察局的警官)。這樣,他們便輕松進出美國機場的臥底遣返中共的專家。該團隊遣返方式被稱為“情感炸彈”的高刺激性武器,即他們將要遣返者年邁體弱的父親從中國帶到新澤西作為誘餌,迫使其就範。而亡腚肛、蛇妖閆等都是威逼利誘的結果。中共獵狐計劃實施者一個主要手段就是,潛入對手內部,搬出靶標的親人和靶標者懼怕的任何事威逼利誘,策反其為自己人——化敵為友。這樣的手段,中共在和民國政府對抗時也是如此。

該文繼續指出:獵狐行動和一個名為“天網行動”的計劃於2014年同時啟動。抓獲目標不是凶手或毒梟,甚至也不是“被指控犯有金融犯罪的中國公職人員和商人。”他們的抓捕沒有理由,其中主要原因“是持不同政見者”。 這些正好反應了中共的“全球獵狐運動”是“中共國政府的專制性質以及他們利用政府權力強制服從和壓制異議”。 中共獵狐者為了迫使他們返回,當局讓他們在中國的親屬受到騷擾、監禁、酷刑和其他虐待,有時還會錄制類似人質的視頻發送到美國。在越南和澳大利亞等國家,中共特工只是綁架了他們獵物而已。美國FBI副助理局長、反間諜部門中國分部負責人 Bradley Benavides說,“當然,他們很擅長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 該文調查記者透露的這些手段和郭文貴在直播節目中多次提到的吻合。按中共相關專家說,獵狐計劃是進攻全球的一部分,目的是向他的反對者傳達一個信息,即沒有人能躲避北京的管轄范圍。可以這樣說,中共通過獵狐計劃和天網計劃就已經實現了全球管轄權,在某種意義上講,他已經實現了統治全球的目標。他們稱之為“跨國鎮壓”。

今年4月,聯邦調查局局長克裡斯托弗·雷告訴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聯邦調查局有超過 2,000 項與中共國有關的積極調查,僅經濟間諜案件就增加了 1,300%。Wray 作證說,聯邦調查局每 10 小時就會新開展一件與中共國有關的案件調查。”而這些調查卷宗涉及人多是中共派出美國等國家策反、打擊郭文貴的爆料革命實體——新中國聯邦。這給習近平的執政道路造成了極大的挑戰。因此,對郭文貴的打擊成為中共首要大事,可以說,這事關中共存廢問題。

早在2016年。中共就已經在向他的反對者們宣稱“海外不是法外之地”。他們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和紅通令遣返他們任何想要遣返的人。因為“中國法律要求公民協助中國無所不能的情報機構,這種心態延伸到國外。對僑民的系統間諜活動可以追溯到幾十年前。”該文證實了郭文貴一再聲稱的更為邪惡的情報網絡,利用僑民為其情報機構服務。在金錢利誘和所謂愛國情懷的欺騙下,海外留學生也是其中被利用的對象。導致美國政府不得不對中共國留學生進行背景審查,並且大量遣返。

中共國藍金黃外交營造了一個龐大的間諜帝國網絡, 該文調查記者稱:“為中國政府工作的組織太多了。”法律學者證實,“在大多數情況下,學生和社區協會實際上是受到控制的。中共國利用會談作為在美國領土上進行額外秘密行動的掩護。”一名聯邦探員憤怒地發現這一問題,而三名前美國官員也證實了這一點。他“告訴 ProPublica,來華盛頓討論獵狐問題的代表團中的中國警察偷偷離開,向獵狐目標施壓”。

這種外交欺騙卻是超乎美國人的常識,而郭文貴一直作為中共獵狐計劃的主要受害者,亡腚肛、蛇妖閆、九指妖等砸郭者從不提到這些真相。這兩位調查記者分別是塞巴斯蒂安·羅特克爾斯滕·伯拉歷經幾年艱辛的調查。可謂還一個滅共者郭文貴的清白。郭文貴是中共國14億人中20%少數政治領袖和商業精英中唯一一個敢和中共極權挑戰,並致力於推翻中共的有擔當的中國男人。郭文貴有千條理由可以在中共體制內生活的更好,但他選擇了西方文明大國都不敢與中共對抗的道路,這不是為了所謂自己的利益,那些“砸郭者”同為中國人,與之相比,他們所做的與正義力量對抗,選擇了與中共這條即將沉沒的南湖破船一起沉淪,可謂可悲、可恨,欣喜的是,郭文貴先生創建的新中國聯邦機構將是一個完全取代中共——這個全世界曾經敢怒不敢言的中共集權政權,解放中國人。

隨之而來的是,國際社會已經從中共噩夢般的謊言中醒來,那個曾經口口聲聲承諾不干預他國內政的中共政府。而這一重要報道正是證明西方認清中共一直在干預他國政權的證據。如今用美國聯邦調查局官員的話說,“這令人震驚!”法國國防部戰略研究所的中國問題專家保羅·查龍也說。“這也說明了一個更大的現象:北京政權的強硬態度,敢於在海外進行這些行動,嘲笑他國的主權。”                                                        

寫於2021年7月26日

免責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校對:東京櫻花團 / 東洋武士
責任編輯:東京櫻花團 / 文小白
發布:東京櫻花團 / 老黑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