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佩奧:美利堅宗教自由的遺產對世界影響深遠

作者:麥克·彭佩奧(Mike Pompeo)

翻譯:日本東京方舟農場 妙喜小油鍋

(圖片來源:mentalfloss.com)
(圖片來源: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

憲法的制定者們認識到,在所有美國建國的理念里,財產私有權和宗教自由首當其衝。這其中的緣由毋庸置疑——倘若誠實而刻苦的工作換來的成果無法保留,沒有一個人能享受到追求幸福過程中的快樂;如果民眾不被允許推崇普世的價值,整個社會就沒有一寸具備美德和賢良的淨土。

亞歷山大·漢密爾頓曾寫道,

「人類神聖的權利由上天自己親手用光芒所定義,而且絕不會被凡人的力量所清除和掩蓋。」

然而在當前整個瘟疫中,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已經將宗教作為可有可無的事物對待,削減信教自由的活動範圍,以輕蔑的態度無視其必要性。在此次瘟疫早期,加利福尼亞,馬里蘭,弗吉尼亞,和其他類似的州針對宗教結社的禁制令,認定這類活動屬於「非必要」,而同時酒水商店和墮胎診所卻被標記為「必要」,從而可以繼續開張。

對於一個自由社會來說,沒有任何基礎的權利能夠比宗教上的自由踐行更為關鍵。在監獄高牆之內,甚至在眾目睽睽之下遭受酷刑,在共產中國,伊朗,古巴,還有北朝鮮,有成千上萬的民眾皆因他們朝拜神祗的行為被冠以重罪。

沒有任何一個否決宗教自由的國度可以光明磊落地宣稱自己其餘的品行合乎正道。

倘若面對那些因信仰而被迫害的弱者們無動於衷,沒有任何一個信徒在接受一個以人為本的信仰時能夠問心無愧。可悲的是,宗教自由正在我們內部被不斷腐蝕。

維護宗教自由對於我國的外交政策有著決定性的意義,因為是否在內部一致遵循於這個建國的原則涉及到我國應對和領導全球盟友及戰略夥伴的能力——身為「光輝山城」的能力。

作為國務卿,我成立了「不可剝奪權利委員會」來專門考查這一種聯繫。我組織了多方面自願參與委員會的學者,由瑪麗·安·格蘭登領導,以我們民族建國的原則和《1948世界人權宣言》為依據提供諮詢服務。委員會最後的報告提醒著美國人民在我們國家的傳統裏最為珍貴的那一部分,而同時也邀請其他民族和國家帶來他們自己的文化遺產,以開啟共同致力於人權事業的新局面。就在委員會的報告發布數月之後,我前往印尼,和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獨立教團「納德拉圖爾·烏拉馬」會面,與之討論有關報告成果裏的共贏之處。

不幸的是,許多專制政府今天仍然在侵犯他們民眾關於信仰自由的權利。在共產中國,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之下,我們看到一個現代的典型,一個政府毫不在意其民眾與生具來的自由權利,甚至泯滅個人獨立的尊嚴。針對宗教極端主義空洞的聲明則被中共頒布出來,合法化其鎮壓國內宗教團體和少數民族的暴行。最煞人眼球的案例一直延續不斷,觸目驚心,且又駭人聽聞,這便是維吾爾族裔在新疆所遭受的待遇,其中除了通常的人身暴行,還包括奴役勞動和強迫絕育。

在我的國務卿任期中,國務院已經裁定中共在新疆的活動為種族屠殺。現任政府機構對此重大裁決的肯定也很令人欣慰。而我們今天在新疆看到的一切正在影射中共過去對西藏施加的暴政以及迫害,還有我們在香港所見的一切。

全中國的基督教徒仍舊在中共的鐵拳下遭受困苦。未經中共管束和監視的禮拜集會都被取締,任何未經中共批准的經文都被視為非法讀物。共產中國的例子應該已經足夠澄清這一問題,即所有缺乏對宗教自由尊重的社會體系終將迅速面臨政治自由的消亡。

為了闡明這一個發生在中國乃至世界上對宗教自由的攻擊,我連續三年召開了「推進宗教自由的部長會議」。這些會議是迄今為止在國務院舉辦的最龐大的人權會議。這個部長會議集合了來自全球各個角落的領導人物,以討論有關威脅宗教自由的議題,以及找尋解決問題的方案。會議也證實了宗教自由切實關聯到全球多數人口,而且會議也恰恰顯示出美利堅在這一議題上領導世界的能力和必要。

總統里根曾經說過,「如果我們在這里失去了自由,一切都將無處可逃。這是地球上最後一道自由戰線。」而我以你們國務卿的身份見證了全球的這一切。我十分確信,在為民族和人類守護自由的無盡旅途上,只要我們對神賦人權的宗旨保持正確的認知,美利堅之星必將光耀整個天際。

注: 
  1. 此文章原載於「堅守自由研究中心」2021年的春季期刊,《平等:愛國者的夢想,暴政者的面具》。
  2. 本文僅代表譯者觀點

原文鏈接: America’s Heritage of Religious Freedom Matters to the World


校對: MIMI    發佈:miumiu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