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狐行動:中共國如何利用隱藏在暗處的間諜網絡進行鎮壓活動

2021年7月25日

編輯簡評: 

這篇對中共獵狐行動的詳細報導, 讓我們看到了中共在世界各地公然迫害中國人、蔑視其他國家的法律和邊界,全球犯罪的事實。中共利用國際刑警組織等國際機構,對反抗出逃者海外抓捕。正如美國前司法官員的評論,中共獵狐行動反映了“中共國政府的專制性質,以及他們利用政府權力來強制服從和鎮壓異議”。

胡基(Hu Ji),這位來自武漢的警察帶著秘密偵察任務進入新澤西。

胡的司機(Johnny)在休斯頓的叔叔曾是胡的秘密小組的目標。兩個月前,他們“勸說“這位叔叔–一個省級航空機構的前總會計師–返回中共國接受所謂罪行的審判。胡基本上向約翰尼和他的親屬提出了一個殘酷的交易。如果你想幫助你的家庭,就幫助我們摧毀別人的家庭。

鎖定了他的新目標後,胡調動了他的團隊。該團隊至少有19名美國和中共國特工:僱傭的保鏢、私人偵探(包括一名前紐約警察局警長)和臥底遣返專家,他們輕鬆地進出美國機場。該小組在毫無戒心的鄰居睡覺時進行盯梢。他們使用化名和編造的事實來傳遞金錢、情報和威脅。當所要進行的佈置好後,他們將目標人物年老體弱的父親從中共國帶到新澤西州作為人肉誘餌–這種高風險的賭博被稱為“情感炸彈”。

胡基在國際刑警組織總部前來源: 武漢晚報

去年10月,胡再次成為頭條新聞,這次是在美國,紐約的聯邦檢察官指控他和其他七人共謀充當中共國的非法代理人。其中六人,包括這位前紐約警察局警探,還被指控密謀從事州際跟踪活動。

這項為期三年的調查首次揭示了“獵狐行動“的內部運作,這是一個陰暗的逃犯逮捕計劃,是習近平主席反腐運動的一個支柱。

但它強調了一些更令人不安的事情:中共國在世界各地公然迫害中國人的程度,蔑視其他國家的法律和邊界而不受懲罰。它還揭示了在兩國關係日益緊張的情況下,中共國特工和美國特工在美國本土進行的一場鮮為人知的隱蔽戰。

2014年啟動的”獵狐行動”和一個名為“天網行動“的項目聲稱已經抓獲了8000多名國際逃犯。目標不是殺人犯或毒梟,而是被指控–有理由或沒有理由–犯有金融犯罪的中共國公職人員和商人。他們中的一些人在海外過著奢華的生活,擁有豪華的豪宅和數百萬的海外賬戶。但其他人是持不同政見者、告密者或被捲入省級衝突的相對較小的人物。

作為習近平主席反腐運動的一部分,中共國在2015年發布了這份因經濟犯罪而被通緝的100名逃犯名單。名單上的名字是“獵狐行動“的目標,這是一個在2014年啟動的全球逃犯抓捕計劃,以及一個名為“天網行動“的相關計劃。這張照片出現在中國共產黨的英文報紙《中共國日報》上。

來源: 中國日報,經ProPublica遮蓋處理

前助理司法部長約翰-德默斯(John Demers)在上個月之前一直領導著司法部的國家安全司,他說,中共國在這裡追捕外籍人士時樹立了一個危險的先例,違反了美國法律並侵犯了兩個國家的人權。(德默斯拒絕討論在紐約進行的起訴。)

他說,全球”獵狐行動“反映了“中共國政府的專制性質,以及他們利用政府權力來強制服從和鎮壓異議”。中共國政府在國內更廣泛地利用反腐運動來達到政治目的。

中共國和美國沒有引渡條約,部分原因是中共國的司法系統存在有據可查的問題。但美國當局曾試圖與中共國當局合作,將逃犯繩之以法。一些在中共國非法居留的人已被驅逐回國。在有些案件中,中共國提供了證據,幫助美國當局對合法移民在美國犯下的罪行,如洗錢,進行定罪。

儘管如此,根據美國國家安全官員的說法,在過去的七年裡,中共國的追逃人員已經跟踪了數百人,包括美國公民和永久居民。臥底遣返小組以虛假的藉口進入美國,招募在美國的同夥,無情地追捕他們的目標。為了迫使他們回國,當局讓他們在中共國的親屬遭受騷擾、監禁、酷刑和其他虐待,有時還錄製類似人質的視頻寄給美國。在越南和澳大利亞等國家,中共國特工簡單地綁架了他們的獵物,不管目標是持不同政見者還是被指控腐敗的人。但在美國,這種綁架更加困難,獵狐小組主要依靠脅迫。   

聯邦調查局副助理局長佈拉德利-貝納維德斯(Bradley Benavides)說:”他們使用壓力、槓桿、對家人的威脅,他們使用代理人。”他是該局反情報部門中共國分部的負責人。”當然,他們善於獲得他們想要的東西。”

專家們說,獵狐行動是一場精心策劃的攻勢的一部分,目的是發出一個信息,即沒有人是北京的對手。隨著中國共產黨建立起歷史上最大的警察國家,它正在出口鎮壓。中共國開展了“世界上最複雜、最全面的跨國鎮壓活動”。隨著西方國家對恐怖主義等其他威脅的關注,中共國的間諜已經在散居國外的社區中充斥著被徵召的特工。

跨國鎮壓只是廣泛攻勢中的一條戰線。4月,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 告訴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聯邦調查局有超過2000個與中共國有關的積極調查,僅經濟間諜案就增加了1300%。雷作證說,聯邦調查局每10小時就對中共國展開一次新的調查。

司法部打擊中共國間諜活動的倡議已導致對前中央情報局官員、一名在美國出生的教授、中共國軍事官員和一名被控破壞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網上紀念活動的Zoom公司駐中共國高管的指控。  

“我們已經看到中共國政府的各種惡性行為,愈來愈多,”德默斯說。”我認為,在這種活動的自信甚至厚顏無恥方面,有一個真正的變化。”

除了追踪那些被指控犯有經濟罪行的人之外,中共國安全部隊還在世界各地追捕該政權所關注的其他人,包括西藏人、香港人、法輪功宗教運動的信徒,以及可能是最明顯的維吾爾人,一個以穆斯林為主的民族。美國和其他國家指控中共國在新疆地區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

本媒體(ProPublica)對新澤西州的案件進行了核查,這是涉及獵狐行動的第一次起訴,也是對中共國在美國的其他秘密任務的審查,與這位官員的說法相矛盾。多年來,來自中共國的秘密遣返小組在各種典型的美國環境中追踪他們的目標,從安靜的住宅區到郊區的連鎖餐館到移民商業區。胡的踪跡揭示了這項工作的雄心。他只是來自武漢的一個團隊中的一名官員,也是來自其他省份和北京的一群活躍在美國的團隊中的一員。

報導發現的證據超越了新澤西州的案件,表明武漢”獵狐”隊在幾年內從一個海岸到另一個海岸遊蕩,經常在美國執法部門不知情的情況下,利用移民社區的恐懼和沈默。

“你必須了解中共國的情報部門,”一位亞裔美國人前反情報官員說。”他們會監聽逃犯可能藏身和工作的社區中任何有機會接觸到的人。中共國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安全機構。”

中共國警方以某種方式將他的叔叔,即前會計,從休斯頓帶回來。報紙刊登了慶祝秘密搜捕成功的照片。在這些照片中,一個身材矮小、面容憔悴、神情呆滯的人站在機場跑道上,兩邊是穿制服的警察。

北京領導了這場討伐行動,但許多旅行抓捕小組來自各省。中共國在海外的大使館和領事館幫助他們,同時保持隱蔽性。如果像胡這樣的”獵人”成功了,他們的事業就會得到提升,並有助於傳播習近平關於沒有安全避難所的信息。如果他們失敗了,中央政府就會受到影響。

中共國法律要求公民協助中共國全能的情報機構,這種心態延伸到國外。散居海外的系統性間諜活動可以追溯到幾十年前。在2008年舊金山奧運會火炬傳遞期間,聯邦調查局特工看到中共國間諜用對講機指揮一排排盡職盡責的學生–大約有7000名學生從全國各地趕來–破壞親西藏的抗議活動。最近,聯邦調查局調查了一些事件,在這些事件中,汽車被塗成中共國警車的樣子,並裝備在加州的移民社區。前司法部官員德默斯說,這些流氓巡邏隊是中共國政府發出的信息,即移民應該服從北京的政權,注意他們的言行。

當習近平在2013年成為國家主席時,他向貪污腐敗宣戰。他利用了人們對精英階層在貪婪的經濟中致富的不滿情緒。他們中的許多人把孩子送到外國學校,購買了外國住宅,並準備了退出戰略。習近平將矛頭對準了公務員和商人的外流,他們的財富令人懷疑,正在向澳大利亞、加拿大和美國等國家轉移。

2014年獵狐行動開始後,美國當局開始調查獵狐行動,(發現)他們威脅(設定的)美國目標,出現在目標人的家中,並試圖爭取當地警察和檢察官的幫助,特別是美籍華人。2015年8月,當習主席準備訪問時,華盛頓警告北京要控制獵狐行動。在總統訪問期間,聯邦調查局特工仍然發現自己與被部署在美國城市恐嚇持不同政見者的中共國間諜發生小規模衝突。

到2016年,聯邦特工發現中共國利用會談作為掩護,在美國本土開展更多的秘密行動,這讓他們感到非常憤怒。

獵狐行動中的另一位專家是李敏俊(Li Minjun),現年65歲,是一名醫生,曾在公安部工作。她的任務是:違背一位老人的意願,護送他穿越世界,以便伏擊他的兒子。

這位父親的年齡沒有被披露,計劃是將父親突然帶到新澤西的房子裡–以人為誘餌,引誘他的兒子出來。

後來,這家人指責中共國官員綁架了這位父親。檢察官說,該小組強迫他去旅行。

父親奉命告訴他的兒子,如果他的兒子不聽話,這個家庭將遭受多大的痛苦。調查人員說,胡希望這種震驚能使被通緝的徐當場投降。

世界各地的案件表明,這種強硬的手段是典型的。通常情況下,受害者在沒有掙扎的情況下隨同抓捕者,因為他們害怕對親屬進行報復。根據人權觀察的一份報告,2016年,一位住在加拿大的福克斯-亨特名單上的商人在山東省警方逮捕其前妻後,飛回山東省自首。

4月5日,關鍵時刻到來了。那天晚上,約翰尼開車回機場接(目標人)父親和警醫,他們順利通過了海關。與此同時,麥克馬洪坐在肖特山莊的房子外面,在計劃開始行動時與約翰尼交換了短信。不到一個小時後,約翰尼將人肉誘餌放在了親戚的前門。

漫長的調查在一個關鍵時刻讓人們瞭解了一個秘密的世界。

聯邦調查局中共國反間諜處處長貝納維德斯(Benavides)說:”調查的時間與我們對獵狐行動何時在中共國以外被更廣泛瞭解的理解很吻合。” 這項調查絕對有助於聯邦調查局瞭解獵狐行動是如何工作的,他們的計劃和意圖是什麼,以及他們在這個領域會有多大的侵略性。”

這種咄咄逼人的氣勢只在全球範圍內不斷升級。2017年,一個綁架小組在香港的四季酒店襲擊了一位加拿大華人億萬富翁。據稱,他們給他下藥,用輪椅把他推出去,然後把他帶到大陸。當另一位居住在紐約的億萬富翁郭文貴提出高層腐敗的指控時,中共國安全主管前往他俯瞰中央公園的頂樓與他對峙,聯邦調查局特工命令他們退下,說他們違反了簽證的規定。

而北京在法國又越過了一條線。中共國當局在2017年3月宣佈,經過 “兩年的不懈努力”,來自寧夏地區的調查人員和駐巴黎的使館人員 “成功勸說 “一名逃犯回家。鄭寧(Zheng Ning)是一名羊絨行業的高管,在他神秘失蹤之前已經在法國生活了三年。

與美國不同,法國與中國簽訂了引渡條約。然而,法國官員說他們對遣返一事一無所知。法國情報部門的負責人事後向中共國的同行抱怨。

法國國防部戰略研究所的中共國問題專家Paul Charon說:”這是令人震驚的”。”它還顯示了一個更大的現象:北京政權的強硬立場,它敢於在海外開展這些行動,嘲笑其他國家的主權。”

美國官員承認,政府對這一威脅的反應很慢。

更新,2021年7月22日。根據7月22日揭開的聯邦補充起訴書中的信息,我們更新了這個故事,以包括以前只被稱為PRC官員-2的人的姓名和頭銜,以及被稱為PRC官員-1的官員的頭銜。中共國官員-2是塗瀾(Tu Lan),50歲,武漢市漢陽區檢察官。中共國官員1是武漢市檢察院反貪局局長。

7月22日的起訴書指控另外兩名被告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非法代理人在美國行事和密謀行事,並從事和密謀從事州際和國際跟踪活動。起訴書還指控本案九名被告中的兩名被告妨礙司法和共謀妨礙司法。

翻譯編輯: Beicy-數學老師

新聞來源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