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Express】周末閱讀:是時候停止“嘗試共產主義”了

翻譯整理:藍精靈

Ethan Yang 美國經濟研究所:共產主義是一個可怕的治理體系。事實上,在這一點上,我們應該保持一致。任何不保證公民存在的合法性、個人權利、市場開放和負責任治理的政府都值得挑戰。

在古巴正在進行的抗議活動中,極左派將其可恥地歸咎於美國對共產主義政權的禁運。其他人可能只是繞圈子,試圖將抗議的原因歸咎於時政。盡管所有這些都可能助長古巴抗議的不滿情緒,但就像每個共產黨政權一樣,事情進展不順利的最終原因是人民生活在無能和壓迫的殘酷政權之下。 這篇文章不會集中於古巴,主要關註共產主義的一般話題。

共產主義的可恥記錄

真正的共產主義以前從未嘗試過,但肯定已經嘗試過各種口味,而且每一種都很糟糕。出於某種原因,他們的領導人無法讓自己關心個人的權利。也許它破壞了他們整體的集體主義觀點?也許個人尊嚴會導致資本主義滑坡?也許個人權利和偏好是資產階級的建構?古巴共產主義革命的領導人切格瓦拉和共產主義古巴的第一任領導人菲德爾卡斯特羅當然是這麽想的。事實上,《人類進步》指出:

“格瓦拉和卡斯特羅都認為同性戀是資產階級的頹廢。在 1965 年的一次采訪中,卡斯特羅 解釋說 :“這種性質的偏差與我們對激進的共產主義者應該是什麽的概念相沖突。”

盡管美國左派以某種方式將像切格瓦拉這樣的人的神化合理化,但他們似乎很容易忘記了,就像所有不顧人類生命的渴望權力的獨裁者一樣,他是公然的種族主義者、偏執狂和大屠殺者。“

“根據阿爾瓦羅·巴爾加斯·略薩的說法 ,同性戀者、耶和華見證人、非洲裔古巴神父和其他被認為犯有違反革命道德罪的人被迫在這些營地工作,以糾正他們的“反社會行為”。他們中的許多人死了;其他人遭到酷刑或強奸。”

即使在今天,古巴政府 和每一個共產主義國家都使用非常的鎮壓政策。事實上,為了回應一些人可能一直告訴自己不反對共產黨政府的抗議, 他們只是關閉了互聯網。當人們抗議外國政府的行為(例如美國的禁運)時,您不會這樣做;當抗議者反對國內政府時,你會這樣做。

為了簡要強調共產黨政權犯下的許多暴行中的一些,讓我們從中國開始。距中國天安門大屠殺紀念日已經一個多月了,數以千萬計的人死於毛澤東的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共產主義經濟和政治改革分別失敗。朝鮮是一個如此專製和貧窮的國家, 甚至不知道從哪裏開始。此外,還有整本關於蘇聯生活如何糟糕的書。

在柬埔寨(這個很酷,因為我的家人逃離了這場種族滅絕,這就是我們現在都住在美國的原因), 在共產主義紅色高棉的統治下,他們不僅設法殺死了四分之一的人口,而且謀殺、饑餓和酷刑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共產主義越南不得不動用武力進行幹預。越南可能是比較守規矩的共產主義國家之一。然而,他們仍然有一個專製的一黨製國家 ,就像中國一樣,他們目前的經濟成功直接歸功於市場改革。換句話說,變得更少共產主義和更多資本主義。

令人費解的是,在所有這些聲稱代表無產階級的政權中,他們最終使工人階級變得貧困和壓迫,甚至比最殘暴的資本家還要多。事後看來,這真的不是一個很難的問題。如前所述,任何不保護個人權利、開放市場和限製權力的政府,不僅是災難的根源,也是道德悲劇。

在像美國這樣的自由民主國家,有很多關於被治理者的同意的討論,這些同意是政府獲得合法性的依據。我們已經很難證明我們所生活的強加是真正自願的。這樣的觀念在共產主義政權或任何專製政權中根本不可能存在。

沒有一個國家采用共產主義或朝著共產主義的方向前進,能夠提供像美國這樣的自由開放社會中的生活水平和繁榮。事實上,這個標準太高了,因為沒有哪一種市場改革,沒有哪一個個人能創造出任何相對繁榮,也沒有一個人能創造出讓更自由國家的人權問題看起來會更差一樣。

治理的基礎

一些人,比如中國共產黨和世界上所有持有相同觀點的人,呼籲在政府方面建立道德相對主義體系已經成為一種時尚 。尊重政府的權利,而不是個人的權利。這樣的思維方式認為,世界必須包容不同類型的政治製度,從最自由的到最壓迫的。當涉及到個人權利或合理的經濟思想時,它避開了任何形式的道德基礎。它贊同不同政治製度適用於不同國家的幻想。

這在經驗上是錯誤的,這就是為什麽當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認為人權和開放市場是良好國家行為的普遍標準的原因。

看看任何自由經濟的繁榮與自由市場之間存在強大的相關性。嬰兒死亡率、教育程度、卡路裏消耗、預期壽命和其他理想指標等客觀指標在富裕國家都比貧窮國家好。基礎政治科學和法律理論告訴我們,製衡對於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來說是必要的,無論是防止任意使用權力還是全面屠殺。

想一想,限定豁免權是一種保護美國警察免於因侵犯公民權利而被起訴的原則,在這裏已經引起了足夠多的問題。想象一下,如果整個政府都擁有這樣的特權會是怎麽樣?一個克製和僵化的政府遠比一個不受約束和權力充斥的政府更可取。

最後,有一個基本事實,即政府無法管理社會;它們的存在只是為了通過確保權利和建立和平來促進生產的自然秩序。商業、發明、文化和貿易在沒有中央支配的情況下自發產生。這就是為什麽像毛澤東時代指揮社會經濟,中國令人難以置信的黯淡和單調。這也是前蘇聯總統鮑裏斯·葉利欽在參觀美國一家雜貨店時如此驚訝和敬畏的原因。“他告訴他的隨行人員,如果他們的人民(經常必須排隊購買大多數商品)看到美國超市的狀況,就會發生一場革命。”

關鍵要點

人們總是試圖為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失敗的原因尋找一些表面的原因,無論是因為製裁、資源短缺、通貨膨脹、內亂,還是你有什麽。這些都很好,但他們最終沒能看到房間裏的大象。或者在這種情況下,高度專製、壓迫和經濟上無能的系統就位。

我們生活在一個自由和開放社會,無知選擇了一個時代。我們越快睜開眼睛看事實,我們就能越快邁向一個每個人無論他的地理和政治財富如何,都能自由和繁榮生活的世界。

*以上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Gnews平臺*

參考鏈接

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its-about-time-we-stopped-trying-communism

校對發布:文顧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