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對聯合國調查人員的邀請是可恥的

據《aclj》作者:邁克·蓬佩奧,2021年7月22日發布:

國務院領導人最近邀請聯合國“專家”、聯合國“當代種族主義形式”特別報告員和聯合國“少數群體問題”特別報告員對美國進行正式訪問,以調查“種族主義、種族歧視和仇外心理的禍害”。這一邀請貶低了美國,並為腐敗、虛偽的國際制度提供了合法性。美國人民應該譴責它不僅侵犯了我們作為一個國家的主權,而且是對這個國家作為世界其他地區燈塔所堅持的價值觀的侮辱。

每位受邀官員均由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任命。特朗普政府於 2018 年讓美國退出該機構,因為它不誠實且強烈反以色列。俄羅斯、中共國和古巴現在都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任職,賦予該理事會所反對的專制和專制政權以權威和合法性。因此,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古巴政府鎮壓抗議者的反應幾乎不存在,我們不應感到驚訝。當中共國通過其香港國家安全法,違反條約義務並破壞香港人民的自由時,我們不應感到驚訝,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沈默了。它甚至允許古巴代表宣讀一項支持該法律的決議,該決議得到了 50 多個受中共國影響的其他國家的支持。在其成立的第一個十年中,該委員會通過的批評以色列的決議比它為世界其他地區所做的總和還要多。它沒有承認中國共產黨在中國新疆持續對維吾爾族穆斯林進行的種族滅絕——事實上,它甚至沒有派高級官員調查這場悲劇。

很明顯,UNHRC不會費心去解決目前正在發生的真實、可怕的世界悲劇,但他們會浪費時間來到美國——這個建立在個人自由基礎上,致力於主張人人生而平等,以及有捍衛世界各地人權歷史的國家。還就種族問題向我們進行演講。為什麽拜登政府認為美國在專橫的精英面前貶低自己比團結我們的盟友來應對俄羅斯和中共國對人權和我們自己國家安全構成的嚴重威脅更重要?

在UNHRC會面前,這種荒謬的跪拜是拜登團隊的標準。他們和左翼癡迷的是,寧願在美國的種族關系上自我鞭打,而不是面對我們作為一個國家所面臨的真正威脅。在我們需要真正團結的時候,他們在各地的美國人中散播不和與分裂。他們對政治和權力更感興趣,而不是為我們的子孫後代創造更美好的未來。這種對政治遊戲的關註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自成立以來一直困擾的問題相同。這就是為什麽特朗普政府別無選擇,只能離開它。對於國務院的可恥邀請,我們應該亳不含糊地説:美國不是種族主義國家,我們不需要一個為共產獨裁提供掩護的腐敗國際組織來“審查我們的人權記錄”。

作為國務卿,我曾任命了一個獨立的兩黨學者小組在“不可剝奪權利委員會”任職。委員會的目的是審查自由原則,這些原則反映了美國建國時對所有人固有權利的承諾,特別是關於我們自己的獨立宣言和我們在1948年簽署的《世界人權宣言》。我完全讚同委員會的報告所指出的,“美國只有在國內表現出對同樣權利的承諾,才能在國外成為人權的有效倡導者。”但我們也必須牢記,在不完全履行其建國原則的國家(例如美國)與經常侵犯其公民權利而不受懲罰的國家(例如中共國、俄羅斯和古巴)之間不可能存在道德對等。邀請一個將這些專制政權視為成員的機構的代表來判斷我們對人權的承諾是一種可笑的政治噱頭,它將削弱美國在世界眼中的道德地位。

這並不意味著今天在美國沒有種族主義。這並不意味著美國過去沒有為兌現其建國承諾而奮鬥,或者說沒有工作要做。但是,讓我們的國家與眾不同,一直讓它與眾不同的原因,是我們通過接受建國原則克服了這些失敗。這是值得教給我們孩子的東西——美國的成立不是為了維護奴隸制,正如1619項目所聲稱的那樣;也不是一個種族主義國家,正如批判種族理論所支持的那樣;但是通過我們之前許多人的犧牲,我們的國家一直在努力實現《獨立宣言》中那些美妙的、不言而喻的真理。這些真理,以及美國人民對這些真理的​​持久承諾,使美國成為地球上最偉大的國家。不幸的是,我懷疑這(種族主義)會是聯合國“專家”的結論。

邁克·蓬佩奧 (Mike Pompeo) 是前國務卿和前中央情報局 (CIA) 局長。

原文連接:https://aclj.org/united-nations/the-biden-administrations-invitation-to-un-investigators-is-disgraceful

翻譯:洛杉磯盤古農場 – B7
校對:洛杉磯盤古農場 – TrueSky
編輯:洛杉磯盤古農場 – 心照

洛杉磯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